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兵仙战神韩信

【千古英雄人物】韩信(6) 忠心不二

灭齐之战使双方对峙的优势明显偏向汉军一边,汉军完成了对项羽的大包围,保证了最后胜利。(新唐人《笑谈风云》提供)

    人气: 74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占领齐国

齐国地大人多,实力雄厚。楚汉相持,齐国保持中立,坐山观虎斗。赵国被破后,齐国为防止韩信进攻,派了二十万大军在边境严阵以待。

尽管刘邦阴险狡诈,又夺韩信兵权,韩信对汉仍然忠诚如初。他马上招兵买马,重组了一支新军,为攻打齐国做准备。韩信治军有方,招募的新军经过短时间的训练就成了善于作战的精兵。刘邦担心新军人数不足以对抗齐军,调曹参和灌婴来帮忙,顺便监视韩信。

韩信出兵伐齐前夕,刘邦的谋士郦食其自告奋勇要去齐国劝降。他到了齐国对齐王田广和齐相田横大肆宣扬韩信以往的战绩,列举魏王豹、赵王歇和陈余夏说等人的教训和燕国投降的先例,指出投降则可保住国家,不投降则灭亡。

田横和田广并非项羽的盟友,与韩信交战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就被郦食其说动决定降汉。他们把郦食其奉为上宾,同时放松了边境的守备。

韩信带领军队向东进军,还没从平原渡过黄河,就听说汉王派郦食其已经说服了齐国投降。虽然不明就里,他还是计划收兵回师。不过他的谋士蒯彻却另有想法。

蒯(音kuǎi)彻,范阳人,因避汉武帝刘彻的名讳,史书上多以“通”代“彻”,称其蒯通。他为人机敏聪明,能言善辩。秦朝末年(前209年),陈胜自立为王,派大将武臣率军攻打赵国,蒯彻帮助武臣,劝说范阳令投降,从而影响到赵国诸邑令,使武臣不费一兵一卒,得地三十余城。蒯彻故此以“说士”而闻名于世。

蒯彻觉得韩信罢兵休战此举不妥,他提醒韩信,大将军您攻打齐国是遵汉王命令行事,汉王派使者劝降齐国但并没有通知您停止进军,您如果现在就放下齐国不打了,是否算不遵守汉王的命令呢?再说,郦食其一介书生,单凭三寸不烂之舌真就能说降这么大的齐国吗?如果没有您大军压境的威力是不可能的。

韩信听了蒯彻的话,甚觉有理。齐国实力强大,对汉不会尽心尽力的。倘若他日形势有变,难免不起叛逆之心,不如彻底解决为好,于是趁齐国不备,迅速率军渡过黄河,歼灭了齐军主力,轻易占领了历下,并火速攻占其余各地,他自己亲率汉军主力日夜兼程扑向齐都临淄。

“齐王田广闻汉兵至,以为郦生卖己,乃曰:‘汝能止汉军,我活汝;不然,我将亨(烹)汝!’郦生曰:‘举大事不细谨,盛德不辞让。而公不为若更言!’齐王遂亨郦生。”(《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田广、田横闻报,怒不可遏,认为郦食其衔命使齐是为了松懈齐人的防备,让汉军趁虚而入。他们命令郦食其让韩信退兵,否则要下油锅。郦食其选择了死。

杀了郦食其之后,田广、田横各自率军仓皇出逃。韩信分兵追击残敌,各路齐军一败再败,整个齐国很快就掌握在韩信的手里,整个灭齐战争前后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

有后世学者认为郦食其之死罪在韩信,韩信攻齐是妒忌郦食其的功劳盖过自己。其实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原因有三:

一、韩信志存高远,胸怀坦荡,绝非争名逐利之徒。从他领兵打仗开始,战功赫赫,刘邦不仅不赏,反而三番五次地把胜利果实占为己有。韩信对此毫无怨言,依然忠心耿耿为刘邦着想,丝毫没有怨天尤人。打下赵国后,韩信没有为自己邀功请赏,而是请刘邦封张耳为赵王,这样的韩信要功劳有什么用呢?

二、从平定三秦到尺书降燕,韩信对汉的功劳已经超过了刘邦手下所有的战将和谋士,他完全没有必要和一个谋士争高低。

三、郦食其之死完全是刘邦的阴谋。刘邦因为在荥阳战场上一直处于劣势,迫切需要通过破齐之战来分散楚军的攻击力,解救荥阳。为了保证破齐的成功,刘邦一反常态调拨部队增援韩信。虽然有了增援,汉军和齐军相比从数量上还是相差甚远,郦食其自告奋勇去劝降齐国,刘邦正好利用。刘邦既让郦食其去劝降但又不通知韩信停止进军就是明证。对郦食其的死,刘邦是不会惋惜的。当初为了自己逃命,刘邦曾几次把自己的儿女推下车去。连儿女都不顾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区区一个谋士呢?

故郦食其之死咎在刘邦。

这是刘邦的另一个诡计,让韩信打胜了、打败了都不能得好。如果韩信不打了,违背了刘邦的旨意;如果韩信打了,还是违背了刘邦的旨意。

当时齐王只是口头上同意归顺刘邦,并没有正式的文书,按齐国历来的表现,这种归顺更像是缓兵之计,实乃继续坐山观虎斗。如果不彻底解决齐国的军事力量,韩信不可能高枕无忧地南下攻楚。

灭齐之战使双方对峙的优势明显偏向汉军一边,汉军完成了对项羽的大包围,保证了最后胜利。

灭赵、伐齐,韩信这几场仗都是典型的从无兵状态到以少胜多,全虏敌军、杀主帅、完全攻占一国,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

潍水之战

韩信破齐之时,正值项羽第二次东征彭越,在十五天内收复十七座城池,平定梁地。齐王田广在溃败无奈之下求助于项羽。项羽经过反复思考,决定由大将龙且挂帅领二十万兵马救齐。

龙且行动迅速,十月即与齐王田广会师高密。当时形势对韩信十分不利,西南有田横军、东南有田光军、东北有田既军,构成夹击之势。龙且为项羽手下第一猛将,曾与田荣联合大破秦军于东阿,名将英布也是他手下败将。齐楚联军超过二十万,龙且之军多楼烦骑兵,甚为精锐。韩信之兵不到十万,还要分兵在历下、临淄等地,以防田横、田既等反攻。

两军尚未交锋,龙且手下宾客献计说,汉军远离本土,拚死战斗,锋芒锐不可当。而齐、楚两军在自己家门口作战.士兵容易逃散。因此不如修筑深沟高垒固守,让齐王派遣心腹大臣招抚已经丢失的城邑。那些城邑听说自己的君王还健在,加上楚军前来救援,必定都会反叛汉军。汉军客居齐地,远离本土二千余里,如果齐国的城邑全部反叛,汉军势必无处取得粮草,这样即可以不战而使他们投降。

这确实是破韩信军的上上之策,但龙且不愿意采用。他说,韩信一个靠漂母施舍、从人胯下钻过的人,实在不值得害伯。况且现在援救齐国,不打一仗只等汉军主动投降,我还有什么功劳可谈啊!若与他交锋得胜,半个齐国就归我了。

龙且的考虑是,如果坚守不战,齐军力量会大大恢复。虽然能打败韩信,但重新掌握齐国的是田氏,龙且和楚国什么也得不到。齐国和楚国本来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次放下恩怨实乃形势所逼。一旦危机不再,合作关系便会冰消瓦解,那么龙且北上之行只是为齐国做了一次嫁衣裳。这些因素决定了他要在战场上和韩信对决。

汉高帝三年(公元前202年)十一月(当时以十月为岁首),齐、楚两国军队隔潍水摆开阵势。田广和龙且合军于潍水东岸,韩信在西岸。优势的兵力和潍水的天险使得龙且充满必胜的信心。

韩信命人连夜赶制一万多个袋子,装满沙土,投堵潍水上游,积存的河水形成了一个水库。他令一半人马埋伏在水边,自己率领另一半部队渡河袭击龙且。龙且心中暗笑:韩信果然徒有虚名,连半渡而击的道理都不知道,让我来教训教训他。于是趁汉军渡河到一半的时候发起进攻。韩信假装战败,往回奔逃。龙且得意洋洋,更加坚信韩信胆小如鼠,于是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带着大部队渡水追击。他的先头部队刚过河、主力部队渡河过一半时,汉军挖开潍水上游的沙袋,大水奔泻而下,河中士兵被冲走大半,岸上的齐楚军队被分割在河的两岸,首尾不能相顾。汉军趁机猛攻。混战之中,龙且被曹参所杀,西岸的齐楚联军全部被韩信军歼灭,阻留在潍水东岸的楚军不战而溃,四散奔逃。

韩信紧追不舍,追逐败兵到了城阳,俘获了田广、田光和田章,大获全胜。曹参东进,平定田既军;灌婴向西追击田横,田横一路溃败逃往梁地,归顺了彭越。灌婴继续进军到干乘攻打齐将田吸。齐将田吸、田既均战死疆场。汉军扫平齐地,共得七十余城。

自请封王

韩信大破龙且军,平定齐国,下一步就是和项羽决战。决战之前,最关键的是要巩固已取得的成果。齐人历来不甘心被他人统治,加上田横未死,更增加了齐国的不稳定性。汉军占领的齐国城池,比以前占领的所有城池的总和还多,所以镇守齐国是个很大的挑战。

齐国的局势比燕国更复杂,韩信身边的人中也没有类似张耳这样管理国家的人才,只有灌婴、曹参那样的武夫。不得已韩信修书刘邦:“齐伪诈多变,反复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便”,请求自己为“假齐王”,就是代理齐王的意思。

刘邦本来就忌惮韩信,因为要倚重韩信对抗项羽不得已才交给韩信一定的兵权。韩信在东边平定齐国之时,刘邦在广武被项羽射中了胸部,后来围钟离昧未果又被项羽反戈一击被迫退走险阻,一心盼望着韩信摆平齐国之后来救援他。看到韩信的书信,不由勃然大怒,当着使者的面大骂。旁边的张良连忙踩了一下刘邦的脚,提醒他局势危机,不如好好对待韩信,让他守住齐国。如若齐国发生变故,形势会更加不利。

刘邦工于心计,立刻明白孰轻孰重,马上改口说:要当就当个真王,干嘛要当假王?于是派张良为特使,带着印绶来到齐地,封韩信为齐王。张良走时又带走了韩信的大部分兵力到荥阳和项羽决战。

张良彩像,清人绘。(公有领域)

后人大多认为韩信的悲剧起始于这次自请封王的举动。持这种观点的人忽略了刘邦和韩信最根本的性格,只看到某一节点上的表面现象。首先,设立齐王是形势的需要。刘邦看不到这点或不愿意想到这点,韩信直言上书是忠臣之举。那么谁适合在齐地主政呢?韩信在齐地连打胜仗,声望如日中天,除韩信之外,确实没有任何人可以稳定齐地的局势。其次,韩信为刘邦立下赫赫战功,就算真的论功请赏,封他为齐王,也毫不为过。第三,刘邦对韩信的嫉妒、打压和排挤并不是从韩信封为齐王才开始的,而是从离开汉中就开始了。每次都是在身处绝境时才起用韩信,情况稍微好转就剥夺韩信的兵权或是限制韩信的发展。虽然韩信一直以德报怨,对汉室忠心耿耿,也没能感化刘邦。

武涉劝进

虽然刘邦连个王都不愿封给韩信,但韩信的功劳和能力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很多有识之士看出韩信才是左右大局之人,可以一统天下。如果韩信靠向刘邦则汉胜;倒向项羽则楚赢;如果自立为王则天下三分。项羽本来自信天下无敌,看不起智谋和兵法。龙且之死给了他当头一击,左思右想之后,他请能言善辩的武涉前去游说韩信。

武涉的家乡和淮阴毗邻,算是韩信的同乡,素以口才见长。武涉来见韩信,分析了刘邦的为人,历数了他种种贪得无厌、背信弃义、翻脸无情和以怨报德之举,如此不讲信义反复无常之人怎么能依靠呢?刘邦没有和韩信翻脸,是因为要借助韩信对付项羽。一旦项羽消灭了,下一个就轮到韩信了。像韩信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一定要为汉王效力而使自己身处险境吗?

武涉的游说一针见血、入木三分,但韩信不为所动,表达了“虽死不易(改)”的忠诚。他要武涉向项王致谢。武涉见韩信态度坚决,也只好悻悻而归。

武涉走后,韩信的心腹蒯彻也来和他讨论相同的话题。他深知韩信轻利重义,有恩必报,所以假托相面向韩信进言。他自称受高人指点,深谙相术奥秘,从骨相、面容预测命运,一向灵验。韩信果然很感兴趣,请蒯彻为自己相面。

蒯彻让韩信屏退左右,一语双关地说:“只看您的面相,最多不过是封侯,而且还有危险。但看您的背,则贵不可限量。”这里蒯彻说的“背”意指背弃汉王,“面”是相对“背”而言,意指忠于汉王。

他进一步阐述道:天下大乱之初,俊雄豪杰振臂一呼,万人云集响应。大家的目的是推翻秦朝。现在变成了楚汉相争,连累无数无辜之人肝胆涂地,骸骨暴露在荒野之地。项羽虽然起势很好,威震天下,但如今受阻于成阜一带,三年不能突破;汉王率领十万大军,在洛阳一带凭借有利的地形,一日数战却无寸土之功,连连败退,他们都是智勇不足之人。如今双方的锐气已尽,财力空虚,百姓厌战已久,盼望安定,但没有可以依靠的力量。当下的情况,没有圣贤大德之人难以平息天下的祸乱。现在两个王的命运都掌握在您的手里,你帮汉则汉赢,帮楚则楚胜。我愿意为您披肝沥胆,献上愚计,就怕您不愿意采用。按我的计策,最好是两不相帮,您与他们三分天下,鼎足而立。以您的圣贤才能,加上强大的兵力和齐、燕、赵、代的大片疆土,就可以把刘项两家强制住。我们顺应民意,天下人一定会来响应我们。再怀诸侯以德,以礼相待,诸侯们一定前来归顺,天下就属于齐了。常言说“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秧”,请您一定慎重考虑。

韩信说:汉王对我有恩,我听说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我怎能因为自己的私利而背信弃义呢?

蒯彻说:“足下自以为善汉王,欲建万世之业,臣窃以为误矣。张耳、陈余乃同生共死的刎颈至交,巨鹿之战时因为小小误会变成不共戴天的仇敌,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祸患生于多欲而且人心难测!将军和汉王之间的情谊不能和张耳和陈余当初的感情相比,而和汉王之间的误会却远远超过了他们之间的矛盾,为什么坚信汉王不会加害于您呢?有言道:野禽尽,走犬烹;敌国破,谋臣亡。从前大夫文种复兴了被消灭的越国,帮助勾践坐上霸主的地位,自己却落得功成身亡。这两个例子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我听说勇猛有谋使君主畏忌之人自身是危险的,功劳盖世的人得不到赏赐。您涉西河、虏魏王、擒夏说、引兵下井陉、诛成安君,徇赵胁燕定齐,南摧楚人之兵二十万,东杀龙且,向西报捷,就是我所说的盖世无双的功劳和天下无二的谋略,如果去归附项羽,他也不敢信任您;如果归附汉王,汉王也必然心存顾虑,您还能去归附谁呢?处于人臣的位置上,功劳却比谁都高,您很危险了!”

韩信止住了蒯彻的话:“先生不要说了,我好好想一想。”

过了几天,蒯彻看韩信没有动静,又去游说:“善于听取意见是成事的条件,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是成功的关键。时机易失难得。请您一定要仔细体察。”韩信始终不愿意背叛汉国,蒯彻深知事关重大,如果他们的对话泄露出去绝对是灭门之祸,于是佯狂为巫,逃离他乡。

韩信始终没有自立为王,最后的结局真的印证了武涉所说的“项王今日亡,则次日取足下”的预言。后世人对此评议颇多。许多人不能理解韩信“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的心胸,把他轻生死重然诺的行为贬称为“愚痴”,也有后人说韩信的盖世才华只在军事方面,在政治上则远非刘邦的对手。其实韩信在战场上的胜利靠的并不是兵多将广,往往是处在绝境或弱势中以非凡的智谋取胜。这种智谋不仅需要细致入微的洞察力和审时度势的精准判断,也需要超越常人的果敢和气魄,这种智慧用在哪里同样也是无人可与之抗衡的。韩信不为之也!

这就是历史的韩信!

汉高祖刘邦。(大纪元制图)

老辣多疑的刘邦其厚颜无耻的程度古今历史鲜有出其右者,并非智力胆识有过人之处。事实上,楚汉战争的所有重大成果都是韩信打下的,刘邦最大的业绩就是把别人的功劳都集中到自己的手里而已。#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韩信】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彭城大捷之后,项羽把刘邦当作主要目标。他调整兵力,联合了齐、赵、魏等国和九江王英布准备南北夹击,直捣关中。正在这时,归属刘邦的魏王豹见刘邦势衰,起了叛逃之心,与项羽联手,计划从侧面夹击刘邦。刘邦必先派辩士郦食其前去劝说,无功而返。不得已刘邦只能再次起用韩信,任命他为左丞相和大将,和曹参、灌婴等率兵击魏。
  • 汉高祖元年(前206年)六月,刘邦择良日、设坛场、斋戒、沐浴、具礼,拜韩信为大将军。拜将之后,刘邦问韩信可有妙计回到关中。汉军兵弱将少,根本不是项羽的对手,因此刘邦也没有更高的目标,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做关中王。 韩信首先指出刘邦东争天下,最大的敌人是项羽,他请刘邦在勇敢、强悍、仁厚、兵力方面与项羽相比,谁强谁弱。
  • 鸿门宴之后,项羽率领诸侯进入咸阳。当时秦王子婴虽然是败国之君,仍是王的身份,项羽不仅没有给他应有的礼遇,反而杀了子婴和所有秦国的王族、宗室和大臣,又一把大火烧了咸阳宫和秦始皇陵,大火三个多月不灭。这场大火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造成了对中国文化的巨大破坏,使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辛苦建立起来的所有档案和先秦以来众多的文化典籍毁于一旦。秦以前华夏文明数千年的记录几乎都被付之一炬。
  • 战国末年,诸侯割据的分裂局面被统一的秦王朝所取代。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出巡途中突然在沙丘离世。始皇遗诏公子扶苏主持葬礼,使之返都即位。管理诏书的赵高勾结丞相李斯矫诏赐死了扶苏,拥立少子胡亥为皇帝,即秦二世。
  • 韩信,史称“国士无双,兵仙战神”。他创造了一个历史,五年之内结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乱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统一。汉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话,战必胜、功必克,千古无二的霸王项羽亦是其手下败将。他乃历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怀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无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诠释大忍之心。
  • 战国时期,各国文字、货币和度量衡各不相同。齐、燕等国发行刀币,赵、魏、韩等国则通用铲形布币,秦和东周流通圆形方孔钱,楚国却使用贝币。秦始皇下令规定:在全国统一发行使用圆形方孔钱,禁止使用六国各自的龟、贝、玉等币。规定全国统一使用金、铜两种圆形货币,其中金为上币,铜为下币。这种铜钱沿用到两千多年后的清朝。
  • 秦始皇是一位富有雄心壮志之明君,一生勤政。史书称秦始皇“昼判狱而夜理书”,夜以继日,辛勤工作。据载,每天批阅各种奏请简札达一百三十多斤重。
  •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继位后,求贤若渴,一时天下人才西流。秦国所用丞相及主要谋士,多来自他国“客卿”,如范睢、吕不韦、李斯等人。他们在本国虽不被重用,入秦却成为名相或上卿。
  • 秦王嬴政(后为秦始皇),顺天时、应地利、符人和、治百乱于一瞬,兴百废于一时,一统江山,正本清源,为华夏千古保正道、固良基,树万古丰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