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篇(18)

【故国神游】刀笔雄词决讼狱 包公堂外放青天

作者:宋紫凤

为防止奸吏借机敲诈勒索,包拯下令大开正门,百姓皆可亲至堂下,面呈诉状,直陈冤屈,一时府吏肃然。(羊妹/大纪元制图)

  人气: 10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北宋《开封府题名记》碑上刻着一百八十三位开封知府的姓名。其中一个名字已不可辨识,据说这是因为历代来到碑前观瞻的人们都因为缅怀与敬仰,不禁会用手指摩挲指点其名,天长日久,碑字竟被磨去,且沉沉凹陷下去,这个名字就是包拯

这历史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他来世的一个目的或意义。譬如大宋仁宗朝的包拯,人们称他为包青天,因为他不仅是一位清官,更俨然是为清官之典范与象征。

虽然,包拯之前也有过寇准那样弹劾官吏不避权贵的人物,包拯同时,也有范仲淹这样敢言直谏哪怕冲撞皇帝得罪宰相的大臣,但的确只有包拯才真正做了一回青天大老爷。这不仅是因为他下断民讼,上弹权贵,更因为他的德行具足了一个执法者的一切必要之条件。

看看历史上的人物,会发现忠直之臣往往首先是个孝子。包拯也不例外。他在史书上留下的第一笔就很突兀,29岁的包拯中了进士,却因为父母的缘故,辞官不就家居十年。后来父母过世,直到39岁时包拯才又出仕,做了天长知县。他在 53岁时弹劾当时的翰林学士李淑,认为李淑对他80岁的老母亲“不尽侍养之责,妄驰仕进”,可见在包拯看来,孝是衡量德行的一个标准,而德行远比才学重要得多。

自然,清官者首先是廉洁的。关于包拯清廉的佳话有许多。北宋端州之地产端砚,为皇家之贡砚,但是当地州官却要征收十倍数量的端砚,以备打点送礼之用。康定元年(1040年)包拯知端州,一革陋习,严格按贡砚所需的数额征收,离任时,包拯没有收过一方端砚。对于“廉”,包拯的态度恰如其在呈递仁宗皇帝《乞不用赃吏》中所说:“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对于贪官污吏,他主张永不录用,使“廉吏知所劝,贪夫知所惧”。

此外,作为一个断案如神的清官,必然要有洞察入微的机智。包拯知天长县时,曾有农人告状,说他家耕牛的舌头被歹徒割掉。由于割牛舌无利可图,包拯断定歹徒的动机是出于报复,于是不动声色令农人回家杀牛卖肉。宋时,杀牛卖肉事属违法。果然,不久割牛舌的歹徒前来上告农人杀牛。包拯破了案子,歹徒惊服。不过这还只是小的机智,而包拯的智慧不仅擅断人事,亦能仰察天意。庆历三年(1043年)包拯迁监察御史。当年上清宫失火。包拯为此上《请不修上清宫》折,引《汉书》之言劝谏仁宗说“人火、天火同为灾异;皆以朝廷政令参验得失而劝戒焉”,他认为这场大火是天意垂诫,故而要“励精治道,谨修人事,以答天变”,而不是重兴土木,耗费民力,背道而驰。

除了德行、廉洁、智慧以外,对于一个执法者来说,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品质就是仁,或曰忠恕之道。历史上有很多法家的代表人物,多数是比较严峻,严峻过了头就成了苛酷。而中华文化中有一种东西叫做中庸,有了中庸就不会走入极端。王法自然有王法的威严,但执法者还要心怀忠恕之道,才能是一个不致偏激的中庸的执法者,否则,王法很可能变成严刑峻法,虽有利于惩恶,却无功于劝善。而包拯就能够做得恰到好处,无怪乎元人脱脱为包拯做传时,说他“不尚苛刻,推本忠厚,非孔子所谓刚者乎”。

然而说起包拯的心怀忠恕,至少“看”起来并不太像。史书中描绘的包拯如同黑面判官,又说人皆以包拯笑比之黄河清,可见包拯一笑之难。如此一副石心铁面,不近人情,如何能心怀忠恕呢。其实包拯的不近人情,正是因为无私。一但无私了,人就会觉得他不近人情。

在成为一个清官的诸多品格中,无私是最难做到的。包拯早年未出仕时,就拒绝与权贵之家交往,以免日后为官时有所拖累。待到为官以后,他与故人亲党皆断绝往来,平日居家时,衣服、器用、饮食一如布衣。包拯的丛舅犯法,包拯依法责罚,此后亲旧屏息收敛,无人敢借着是包拯的亲戚而胡作非为。这为我们留下了一个大义灭亲的典范。而他对家人唯一的要求就是一部家训:“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者,非吾子孙!”

所以在与亲旧朋党的人际关系上,包拯与寇准不同,能做到无所求于人;与范仲淹亦不同,能做到无所施于人。换言之,包拯心中所系的只有国家之法度,普世之规则,天下之大公。所以在二十五年的宦途生涯中,包拯是彻彻底底的心无所累,凭着一身正气,如天马行空,独来独往。而在他的刀笔下,弹劾过监守自盗的得宠宦官阎士良,弹劾过贵为皇亲国戚的张尧佐,弹劾过当朝宰相宋庠。影响最大的一次则是七次上疏弹劾当朝宠臣王逵,在最后一次上疏中,他直谏仁宗说:“今乃不恤人言,固用酷吏,于一王逵则幸矣,如一路不幸何!”其言激切刚直,朝野震动。有人说包拯遇上了一个好脾气的皇帝,其实仁宗成就了包拯的清名,包拯何尝不成就了仁宗的仁名呢。正因为包拯执法守正不避权贵,在元明时代的小说中,包拯化身为神通广大的日断阳夜断阴的下凡星宿。在后世百姓的信仰中,更化身为五文昌帝君之一,第五殿阎罗王,于冥冥中执掌着维护人间正义的权柄。

晚年的包拯权知开封府。按旧制,凡有来告状者,不得直接进入堂下,要将诉状转由府吏呈递。为防止奸吏借机敲诈勒索,包拯下令大开正门,百姓皆可亲至堂下,面呈诉状,直陈冤屈,一时府吏肃然。彼时东京城内有惠民河沟通淮水。巨室公卿多有在惠民河两岸修筑园榭,往往侵占河道,久之惠民河堵塞不通,涨水为患,严重时,坏官私庐舍数万,包拯查知原因后,不避东京城内的豪门巨室,毅然下令,将侵占河道的水榭楼台通通拆毁。在两岸民众的观瞻下,惠民河的汤汤之水向淮水奔去,河上曾经的画栋雕梁泥沙俱下地被洪流淘尽,那一派势不可阻的气势似乎在昭示着世间:滔滔天下惟公道,转眼淘尽泥沙。@#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文化是以道家文化为本位的,虽然历史上曾出现韩愈、柳开、石介等以维护儒家道统而自任的大儒,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儒学无论从其发源或其发展中,都是不能脱离道家而自成体系的。然而,这并非只是单纯学术上的论辩,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盖因中华五千年文化是神传文化,故而中华五千年文化中的神性,永远是一种文明成就所以能够成立的根本。并且,越是神性具足的文明成就,越具有更为长远的生命力,更为广大之影响力。而儒家学说之生命力,正在于它有了道家文化作依托,从而成为神传文明在人间之延续,这一点,北宋大儒邵雍其人其学即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 随州,城南,当地大姓李氏的园宅里,两个孩子正读书其间。一位是这家的少主人,另一位则是少主人的朋友——一个随母迁居此地的穷孩子——他在这里乐不思蜀,不是因为贪玩于这园子里的花草奇石,也不是贪嘴于那案上常备的点心果品,而是因为这里有令他读之不尽的书。
  • 泰山的西麓,一道山涧时隐时现,在参天古木的掩映下、在嶙峋怪石的环绕中,倒映着千年的女萝,浸润着三十三层的诸天,似有种不可言说的静谧。涧水淙淙,寻声而上,得一古观,观中有亭,临水高踞,有三人端身正坐读书其间——这一幕时隔千载,却宛然如在目前。这三个读书人,正是被后世尊为宋初三先生的胡安定、孙明复、石守道。
  • 宋仁宗庆历年间,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将岳阳楼修葺一新,又选唐宋诸贤诗赋,或题壁,或刻石。其中最为醒目的当然还是范文正公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不过,范公之记并未记岳阳楼之形制、结构、雕梁、画栋,而是备述洞庭之景,诸如霪雨霏霏若何,薄暮冥冥若何,春和景明若何,皓月千里若何,全文三百七十余字,写尽洞庭万千气象,却写不尽范文正公心中的岳阳楼之大观。
  • 茫茫大海上,风浪渐高,大宋出使高丽的官船在风浪中摇来荡去,如一苇败叶,似乎下一个浪头过来,就会被埋没浪底,船上的人惊恐万状。而此时吕端却独坐舱中,手捧一卷,凭案展读,如坐书斋。多年以后,这位于倾危之际端坐读书、毫无惧色的吕端成为太宗的当朝宰相、托孤重臣。而他果然不负厚望,辅佐真宗顺利登基。
  • 人生如酒,初酿寡味,久渐醇厚,至若醇极至清者,非有陈年之酿而不可得。只是不是每一种人生都可抵此境界,而欲抵此境界,必要有一把年纪,且要有一场经历。
  • 景德元年秋(公元1004年),辽人南侵,大战在即。
  • 巴东之地有江,江边有亭,名曰秋风。立于秋风亭上,一川江水横亘目前,特别是在波平浪静的时候,独对远水接天,久也不觉其单调。而在这秋风亭上,曾有一位年青人,凭栏而立,望着一叶孤舟,浮在为水汽与宿雾染青的江面上,从早至晚,脱口吟道:“远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这位年青人,就是年方弱冠的巴东县令寇准。
  • 太宗朝太平兴国八年(983年)的阳春,东京城外的金明池绿波荡漾,其南的琼林苑亦是春意盎然,新举进士们云集苑中,他们刚刚通过了殿试,又赶赴天子赐宴,这真是普天下读书人的莫大殊荣。此刻琼林苑的春光若有十分,这些天子门生们则占尽了七分,他们个个意气风发,明媚如早春。
  • 吕中说:燕蓟不收则河北不固,河北不固,则河南不可高枕而卧。这句话道出了终始北宋的大患。中原人忘不了,没有了燕云十六州的屏障,契丹人的铁骑曾长驱而入,直捣彼时仍是后晋都城的开封,而他们撤去时,所过之处尽为赤地,劫掠无遗。半个世纪过去后,中原已是大宋天下,但辽人窥觑中原之心却一刻未忘,此外,大夏国亦雄起西北。然而无论是辽人或是西夏人都没能再卷土重来,盖因天祐大宋,遂有杨家将满门忠烈,世代守卫边疆,是为中原之藩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