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树倒党员散”(完整版)

12月28日下午,中共国防部举行例行记者会,中共官方明确说,习近平当局收回武警部队的指挥权,是为了“确保政治安全”。外界认为,这是当局间接承认了一个事实,就是中共武警部队参与了针对习近平的政变。(FREDERIC J. BROWN/AFP)

人气: 264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羞于提中共党员身份的时代到来了。

目前大陆网路上,“党员”一词已普遍成贬义词。“你党员啊!”“你才党员呢!”“你全家都党员!”这些话正变成贬义的用法,甚至被有些人认为是“最恶毒的话”。

近期,中纪委机关报自曝党员羞于承认自己的党员身份引来外界热议。“党员”二字在当今中国社会老百姓的眼里如同“瘟疫”,很多人都避而远之。

随着中共邪恶政权的巨大黑幕越来越多地被外界曝光,中共已成为民众眼中的异类。眼看“朝廷”危机四起,中共的党员们越来越不敢、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中共党徒了。

一、“党员”成贬义词 中共党员羞于表露身份

3 月24日,中纪委机关报以“有大学生应聘时羞于提党员身份”为标题引述《湖北日报》的报导,称该省某市一个镇政府的王某某等8名党员干部为了出入境方便, 隐瞒真实情况,将政治面貌填为“非党员”,工作单位填的是“个体户”或“无业”,可一游玩归来,他们又重新捡起党员干部身份,将旅游费用在镇财政报销。

文章进一步说,实在有一些人和上面这8人一样,打心底里不拿党员身份当回事。

文章还提到,有大学生党员毕业应聘时,羞于提自己的党员身份;有的党员干部,在干工作需要往前冲的时候,向后转、靠边站,一到提拔任用时,挤破头地往前冲,一点点能力和成绩都会说破天。总之,要不要把党员身份亮出来,完全以自己的利益为标准。

该文被大陆媒体广泛转载后,在新浪微博上不到半天就有3万多网民参与讨论。

针对学生为何羞提党员身份,广东惠州网民说:“在高校的招聘会上,有企业公开说明不招党员。”浙江杭州网民说:“大学的时候都知道入党的人的目的,大部分是为去考公务员,得到领导看重,企业老板才不信这个。”

而针对有官员以自己的利益衡量是否承认党员身份,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表示:“我加入共产党,后来我发现共产党是这样,就不愿意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了。这是一种潮流了。世界上来讲,或者从中国来讲,都是一种历史潮流。大家认为共产主义带来灾难,应该抛弃。”

大学生不愿亮出党员身份

早在2011年5月中旬,微博上就曾流传这么一条信息:“一个女大学生来公司面试,经理看了看简历抬头问她:‘你是党员?’那个女生顿时紧张了起来,激动地说:‘党员也有好人啊!’”

就 此事,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大四学生的某党支部还特意进行了一场信仰危机的讨论。这个主题针对的是当前的社会现状──“现在很多同学对自己的党 员身份主观上蛮淡漠的,不会主动说自己是党员,当有一些是非争辩的时候,他们也不愿意亮出自己的党员身份,表明自己应该持有的立场”。

或许意识到中共的危机正在大学蔓延,2011年6月20日下午,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为此还特意去了上海交大上了一堂“党课”。

今 年4月2日,专栏作家、政治分析人士陈破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共党员在民众眼里的形象早已经不再纯洁,而是告密、背叛和‘坏人’的同义词;众所 周知,‘入党’的动机本身就是不纯洁的、是为了谋取利益和特权的。总之,越来越多的党员在某些时刻选择隐瞒自己的身份,这本身就是不经意的自我否定。”

“党员”一词已成为贬义词

目前,大陆弥漫着一种反共、厌共的情绪,在网路上“党员”一词已成为贬义词,甚至成为骂人的话,例如:“你党员啊!”“你才党员呢!”“你全家都党员!”。

有网民甚至称:“你才是共产党员,你们全家都是共产党员”,在正常人类里这应算是最恶毒的话了。

“党员”在大陆社会已风光不再,而如同“瘟疫”一般成了人们躲避的对象。

近 年,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中,一男嘉宾当时自我介绍说:“我做PHP的”(注:PHP是一种编程语言),话音未落,女嘉宾全部灭灯。但是,这条 消息在网络上传开后,有人将这个男主角的身份改成“党员”,变成男嘉宾开口说自己是党员,马上遭到了女嘉宾们的集体灭灯。这样一改后马上在网络上引起强烈 的反响。

党员遭灭灯
网络流传的版本说,在一个相亲节目中,当这个男子说出自己的中共党员身份时,所有女嘉宾一同灭灯。(网络图片)
image1
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中,这位男嘉宾当时自我介绍说:“我做PHP的”(注:PHP是一种编程语言),话音未落,女嘉宾全部灭灯。(网络图片)

无独有偶,陆媒曾报导2012年10月,四川阆中天宫乡副乡长戴彬曾一度成为网络的“焦点”。他在参加《非诚勿扰》的相亲节目中,被24名女嘉宾全部“灭灯”。真正让戴彬红极一时的不是他相亲场上遭遇的尴尬,而是因他的“副乡长”的头衔被灭灯。

对此,网名为“TeYu Hou”的网民表示:“在社会大众的心目中,年轻人加入共产党,要么是傻子,要么是骗子。社会就是这种刻板的印象。傻子少,骗子多。”

“TeYu Hou” 还举例说:“岂止姑娘看不起党员,民间企业和外资企业招聘,一听说是中共党员,马上就说不下话了。有一次一个老乡给我电话,得意洋洋地说:我女儿是党员。 我说:你小声说,毕业后找工作时小心一点。的确,以前推荐朋友去面试,一切顺利,最后对方看到履历表上一个中共党员的身份,马上被用人单位拒绝了。一个收 入不菲的工作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网民:树倒猢狲散

中共在意识形态上早已彻底破产,政治信用也丧失殆尽,已经陷于严重的信任危机与合法性危机。民众不再相信共产主义已是不争的事实。

2015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北侧一棵古树被大风吹断,一时民众纷纷议论:“在特殊的日子、在敏感的地点,大树轰然倒塌,有何预兆?”“这树根彻底烂了,就像中国共产党”“翻翻《推背图》看看就知道了”“树倒猢狲散,猢狲散,猢狲散,重要的事说三遍”。

从民众的各种讨论中可见,大多数人都认为中共气数已尽。相对应的,“党员”在中国社会也越来越被边缘化。事实上,中共自己也知道危机越来越严重,外媒的报导也直言“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共产党员已经很少了”。

和颐酒店女生遇袭 民众拿党员“开涮”

近期,民众对“党员”的看法越来越负面。

针对近日发生的北京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中国纪检监察报》于4月8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说,假如“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发生时,有一名或数名中共党员就在现场,他(们)是否可以对暴行听之任之、对呼救无动于衷呢?答案是‘不’”。

此后,一些大陆媒体和网站将中纪委的这篇文章,换了一个吸引眼球的标题《中纪委机关报:女生酒店遇袭,党员若在场“不允许”当看客》。但这篇文章再次一石激起千层浪,遭到大陆网民的调侃与讽刺。

网民们挖苦道:党员在现场啊,都在隔壁房间做按摩呢;确实不能袖手旁观,应该立即撤退;不能当看客,要当嫖客⋯⋯等等。

由此可见,中共“党员”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已丑陋到何等地步。

中纪委两次发文的背后

4月2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就缴纳党费的事,发文“提醒”党员。文章称,2015年年底,中央巡视组在总结巡视央企发现的问题时承认,一些央企存在“有的党员干部拿着高薪却不按规定交纳党费”的现象。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第二天,即4月3日晚上又更新了“学思践悟”栏目,刊文称党员干部要“相信组织、忠诚组织,多大的事都主动找组织讲清楚”。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共的话一直要反过来看。它们提什么,通常意味它们缺少什么。中纪委的文章,实际是说明,中共的党员不交党费,不参加其组织活动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

香 港《争鸣》杂志4月号的消息似乎佐证了些许情况。据报,中共中组部、中办3月16日发文敦促退离休党员老干部(除患病、行动不便外)必须履行中共党章规 定,按时每月参加组织生活,如有事不能参加需办理请假获准手续。据悉,副省部级离退休干部参加组织生活的仅55%,地厅级45%。

中共已故大将罗瑞卿次子罗宇曾发表看法说:“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根本不是有任何信仰,或是有任何理想。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要入党的人,就是为了利益。什么利益呢?实际上就是要去当官,要去贪污,贪污够了以后就跑掉。”

“三退”人数与日俱增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2013年中共新党员为240万人,与2012年相比减少了25%。是自2003年以来中共新党员人数最少的一年。与之同步的是,大陆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人数也出现急剧下降的趋势,参加地方公务员考试人数减少了12.3%。

与此同时,大纪元退党网站数据则显示,中国人退出中共组织的人数与日俱增。从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以来,在退党网站声明退党的海内外华人与日俱增。截至2016年4月12日,已有超过2.3亿的中国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作者高文谦表示,党员羞于提自己的身份,这也是当今“盛世中国”的一大景观。网友们开玩笑说:这是“遗传了革命先烈地下党的基因”。

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程晓农认为,这说明共产党的名声已经臭了,入党已不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原因在于共产党说了太多的好话,做了太多的坏事,已经砸了自己的牌子,早已是挂羊头卖狗肉。中共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整个党已经堕落成专为自己谋私的利益集团。

两会期间北京保安系统升级,中国各地从机场到车站,从地面到地下,遍布北京各个角落的安保防护网,并非要防恐怖分子,而是访民。图为2016年03月02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名特警站在警车前。(大纪元资料室)

二、中共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惊人相似

现今中国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经济下行压力巨大、金融市场波动加剧、意外事故群体事件频发。社会危机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人民的怒气如同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翻看历史发现,中共的现状与大清朝灭亡前的景象竟惊人相似。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共体制内人士以借古喻今的方式,暗示中国正处于大变局的前夜。中共灭亡的命运无法逃避。

大清朝灭亡前的诸多神秘预兆

2011年10月10日,《中国经营报》发表的大陆自由撰稿人傅国涌的文章《1911,大清朝完蛋的前夜》近期在网络被热传。

傅 国涌作为民国史研究专家,对清朝末年的景象在文章中做了描述。文章开始便给大家展现出大清朝完蛋前的情景:“进入1911年,北京所有掌权的人们,没有一 个想到他们快完蛋了。我看到那个时代掌握大权的人留下来的日记,包括他们的回忆、他们的书信,没有一个人在10月10日之前想过大清朝快完蛋了,从上到下 都没有。他们的日记整天记录的就是吃饭送礼,看上去似乎真是繁华的‘盛世’。”

但是在大清朝垮台之前,其实出现了很多神秘的预兆,文章举例说,“老百姓中纷纷传说天上将会出现一颗慧星,慧星现,朝代变。从1908年到1911年,短短的两三年间,民间到处传言大清朝要完结了。”

傅国涌说,在当时人们的日记里发现,至少有三个不同地方的人看到了彗星滑落的现象。综合当时报纸的记载,好多人的日记和回忆可以确认,那个时代《烧饼歌》《推背图》是最流行的读物,是中国人改朝换代时的一个心理寄托。

傅国涌分析说,大清朝为何脱轨?第一个因素就来自这些神秘预兆,其背后是人心的变动,人心思变。

1909年至1910年连年大雨,南方多地因水成灾,粮食欠收。粮食危机带来金融危机,多家银行被挤兑关门。米价、房价急剧攀升,贵得惊人。

有意思的是,文章还提到“很多人当时的日记里每天都是不同的谣言记录,但过了几天,谣言统统都变成了事实。比如说今天写的‘太原沦陷’,明天写的‘西安沦陷’,过后一个星期都变成事实。”这景象与当今中国社会“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竟如出一辙。

文章还描述说,大清朝之所以脱轨,不光金融有问题,银行要关门,国库也没钱,这是财政困难。一个天朝大国,到了国库山穷水尽的时候就一天也混不下去了。钱都到哪里去了?毫无疑问是落到私人的口袋里了,许多亲王、贝勒和大臣家里都很有钱,唯独大清朝的国库没钱。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也在重复周期性的规律。傅国涌的这篇文章在2016年再次被热传,与现在中国出现的诸多问题似乎有了某种契合。

“癸酉之变”大清朝由摇晃走向垮塌

去年网络热传的中纪委官员习骅的文章《官员都在坐等出事》,讲述了清朝由盛转衰过程中的标志性事件“癸酉之变”。

该文介绍了发生在1813年秋天的一次未遂民众起义——“癸酉之变”。文章称,当时一些直白的民谣早已家喻户晓,而在中国历史上,民谣一贯具有政治风向标的意义。但各级官员早就知道要出事,却都像请客一样,把问题迎进了紫禁城。嘉庆皇帝差一点儿就成了大清的末代君主。

文章说,“癸酉之变”是大清重复历史周期律的不祥之兆。正当整个官场鼾声一片时,国情和世情发生了巨大变化,清朝进入加速下坠通道,灾祸接踵而至。“帝国大厦由摇晃走向垮塌,癸酉之变只是第一步——费正清找到了原因:官员们都在坐等出事!”

《清明上河图》里隐藏的危机

今年清明节前夕,4月3日,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网旗下微信公号“侠客岛”以“眼看着朝廷危机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隐晦地画点实情”为题推荐了《人民日报》的署名文章“《清明上河图》里的黑色幽默”。

据悉,“《清明上河图》里的黑色幽默”这篇文章是由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余晖所写,他认为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为宋徽宗绘制了风俗画长卷《清明上河图》,表面展现商贸繁忙的开封城,其实是警示宋徽宗种种乱象:占道经营、船桥相撞、城墙失修、私粮控市、官员仪态等。

文章最后表示,宋徽宗不愿理会画中描绘的一系列不祥之兆:“历史给予宋徽宗的一次重要机会就这样白白地流逝了”。

对此,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向大纪元记者分析,《清明上河图》表面是繁华景象,背后却是危机四起,和现在的形势非常相似,这是作者以古讽今,现在同样也是表面繁华,内部却是暗潮涌动、危机四伏。

华颇强调,中共体制的弊端所造成的现在的社会现状,习近平无法解决,除非习近平走民主宪政、普世价值这条路。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说,“眼看着朝廷危机四起,他只能向皇上隐晦地画点实情”,单看这标题,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已很明显。

人们只看到了“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繁荣,而没有看到其背后的危机。(清明上河图局部,故宫博物院提供)

习近平“文胆”暗指中共处于生死关头

今 年4月3日,财经网在微信再次刊出前中央党校副校长李书磊于2014年为戊戌变法百年写的祭文《说什么激进》。文章谈道:“变法(或称改革、维新、改良) 历来是一个政权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以非革命的方式自求生路的措施,是统治集团在对政权覆灭的畏惧感、对国家存亡的责任感支配下采取的一种自我抑制与自我更 新。或者是由于环境的突变,或者是由于弊恶的长期积累,总之到了生变法之思的时候政权已经是面对危亡了。”

文章还放出重话,“能否变法是对一个政权素质严峻的考验,没有比这种考验更真实、更恼人的了,通过则生,通不过则死。”

官媒引用清华教授的话说明中共处境

今 年4月4日,中共党媒《学习时报》引述学者、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对改革的看法:改革开放之初,中共想到的改革,不外乎就是从某个起点走向某个终点, 起点是旧体制,终点是新体制。这个过程的结果会怎样呢?按照当时的逻辑来说,只能想到两种结果,一个是成功,一个是失败:如果最后走到终点,改革就成功 了;如果又回到原来的起点,改革就失败了。

孙立平表示,但是,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就是走到半路的时候,它不走了,不动了。它不但不动,还把这种状态定型为一种相对稳定的体制。

改革出现了一种停滞,“有人不愿意往下走了”,换句话说,下半场有人不愿意接着踢了。

中共体制内专家破禁忌公开提总统制

4月2日,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在接受联合早报网专访时分析,中国正走在“历史大变革的前沿”,它正在重新寻找国际关系、经济发展和政治价值的三大定格,在目前仍“未定格”的不确定过程中,对内对外“必然引起很多紧张”。

汪玉凯认为,如何找出能够真正被人民认可、被国际社会大体认同的制度设计和有效的制度架构,这才是高层必须要做的。

汪玉凯提到,至于有人说,中国未来可以由国家主席制变为总统制,他认为形式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关键是制度设计的科学性和合理性。即使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为总统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生态看,必须是“系统性改革”。

汪玉凯说:“如果再回到文革的价值形态上,中国肯定没有前途。”历史潮流是向着民主和法治方向演进。

时事评论员石九天认为,通篇来看,尽管汪玉凯的看法仍有局限性,也可能他没有说出真心想法,但是这已是中共体制内人士重大的突破,开始公开讨论总统制的问题了。

反腐专家承认现行体制架构存在问题

同样谈到体制问题的还有中共纪检监察学院前副院长、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

李永忠在今年3月10日发表的文章《反腐终极目标不只是抓贪官》中语出惊人:“只要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搞政改试点,只要党委不分权,任何一个纪委都不可能对同级党委进行有效监督。”

“党 委只要把决策、执行、监督三个权拿在一起,不管是中纪委、省纪委、市纪委、县纪委,都不可能‘对同级党委特别是常委会成员’(十八届三中全会语)进行有效 的监督。党委的权力结构不改,案子难查处,监督难实现,纪委的监督责任也很难落实。最多是扬汤止沸,而非釜底抽薪!”

李永忠说:“一两个高官落马,是个人素质问题,上百个高官落马,是权力结构问题。素质不高自然是贪腐的原因之一,但是权力结构在里面起的作用更大。”

2015年4月23日下午,王岐山在中南海会见了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和成长于北京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日本裔的政治经济学者,谈及反腐、改革、法治等具体问题。

王歧山在对话中承认,“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我自己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医学上有自己给自己开刀的唯一例子,可以在网上查到,俄国的西伯利亚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体制内人士纷纷反省

今年4月初,中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在谈到广东省委常委、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一事时,不无感慨地说:“这些不受民众监督的权力,会使他变得不认识自己。在这种意义上,李嘉等人,是这种体制的受益人,又是这种体制的受害者。”

于建嵘呼吁(中共)该反省那些制造腐败的制度了。

曾供职于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社,任职副编审的邓聿文在3月28日发表了评论文章《政改一刻也不能耽误》。

文 中说:“内地最近爆出的疫苗问题已经说明这个体制不可救药了,表面上看这是个监管问题,实际上它是政治问题,出现这种事,不是监管不严而导致的,而是这个 体制一定会出现的,所以要改的不只是监管,而是重构体制,这就需要改革,改革不是小打小闹,而是从根上改,这个根只能是政治。”

民众一刻未停在问责中共

今年以来,“问题疫苗”、“女子酒店遇袭”、“海关新税制”等多起民生问题都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弹,问责中共的声浪一次高过一次。

最近,一女子在北京和颐酒店走廊遭陌生男子拖拽、险遭强奸的事件引发民众强烈关注,在短短一天一夜,阅读量达到13亿之多,网络、微信、微博连续十几个小时被刷屏。有网民留帖说:“北京首都的派出所都这样,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没救了。”

4月7日,时事评论员东步亮在东网发表评论文章《民生热点里透露的仍是政治舆情》说:“看起来,这好像是一个社会新闻,是一个民生热点事件,但是,实际上这仍然反映的是政治舆情。”

文章最后说,有关部门也许禁得了明显涉及敏感话题的政治新闻,但禁不了的民生和社会新闻里,仍时刻暴露著这个腐烂体制的政治脓疮。

同时,法轮功学员在海内外不断讲述著遭受迫害的真相,并揭露中共的邪恶。江泽民等一系列中共高官也都被告上了国际法庭。目前,国际上对于追究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呼声越来越大,使得中共面临更大压力。#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4-18 7: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