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越与郭文贵勾结圈钱 情节堪比大片

4月16日,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被调查。(大纪元资料室)
张越与郭文贵勾结圈钱,情节堪比大片。(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793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去年已传的沸沸扬扬、涉神秘富商郭文贵搭建的“盘古会”的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终于落马。张越曾动用其权力,助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股份,并控制了举报郭文贵的中垠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龙及打击郭的“仇敌”谢建升。

“河北王”张越落马

4月16日,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当局调查。至此,张越落马的传言将近一年后,终于“靴子落地”。张越被民间称作“河北王”,被指是周永康的心腹,曾长期在周永康主管的政法系统内的北京公安局为官,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长等职。

这是继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执行总裁余丽等落马后,由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政泉置业”)实际控制人郭文贵组建的“盘古会”人马中,又一名重量级人物落马,但郭已成功出逃美国。

去年年初,郭文贵与李友反目,双方在网上互相攻击、举报,致使双方的共同后台、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及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执行总裁余丽等多人落马。

陆媒《棱镜》去年3月曾起底郭文贵时,不仅提到了落马的马建是“盘古会”的重要成员,而且“河北省某高官”也是“盘古会”的重要成员。

《棱镜》在张越落马当天报导称,当时所指的“河北省某高官”就是此次落马的张越。

报导援引拥有不同背景的多名与张越有交集的人士称,作为“盘古会”重要成员,张越至少在两次重大事件上对郭文贵给予了帮助:收购民族证券股份;帮助控制举报郭文贵侵吞国资的曲龙,并击退了另一位“仇敌”谢建升的反击。

在这两大事件当中,张越涉嫌对阻拦者动用了刑讯逼供等手段;除了曲龙,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这些手段甚至还用在了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身上。

张越动粗助郭收购民族证券

郭文贵动用马建等人的资源扳倒北京副市长刘志华,保住盘古大观后,2009年郭将目光投向了现金流更为充裕的金融机构,决定收购民族证券。当时,民族证券的第一大股东为首都机场,控股61.25%;第二大股东是东方集团;第四大股东是河北的石家庄商业银,持股6.8%。

郭让合作伙伴曲龙的中垠公司出面,从第四大股东石家庄商业银行开始收购。

同时,张越也开始动用政坛关系,帮郭文贵“摆平”了河北国资委、河北银监局等相关机构,确保这一收购可以顺利进行。这是张越在收购民族证券股份一事上的第一次“出手相助”。

马建以安全部名义亲自出面协调,向北京产权交易所出具了安全部的公函,要求设置排它性条件。双管齐下之下,最终,2009年12月,石家庄商业银行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让其全部6.8%的股权,政泉置业以2.91亿元受让。

当年12月,首都机场同样在北交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民族证券61.25%的股权,同样设置了几乎无法满足的高门槛,最终流拍。具有优先受让权的股东之中,只有政泉置业提交了受让申请,并以16亿元的低价接盘:与一年前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手中的股权相比,此次交易的市净率几乎低了一半。

当时外界普遍预计,第二大股东东方集团会成为首都机场的接盘者。接近东方集团董事长张宏伟的人士透露,东方集团并非不愿意接盘,而是张越“动了手脚”。在正式交易前,张宏伟被张越的下属郭东斌等人,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带至河北承德某旅馆滞留4天。

在这4天中,张越等人对张宏伟进行恐吓威胁,甚至对其采取了“坐老虎凳”等手法。据悉,最后双方谈妥了条件。张宏伟回到北京随即给郭文贵方的账户转了一个多亿,并不再要求受让首都机场的民族证券股权。

这是张越在收购民族证券一事上,对郭文贵的第二次“出手相助”。张越也从郭文贵处获得了数额不小的金钱回报,其中就包括张宏伟转去资金的一部分。

控制与郭反目的曲龙

郭文贵与帮助其的曲龙由于天津华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4亿元纠纷,2010年反目成仇。曲龙向中共国安部纪委、中纪委实名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券过程中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问题,并接受了媒体采访。

2011年3月31日晚,马建的下属高辉、张越的下属郭东斌、郭文贵的保镖赵广东等10多人,在北京东四环边上,将曲龙的轿车团团围住、砸开车窗,强行将曲带走。第二天早上,曲被带到河北承德某看守所,并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已危害到国家安全”为由,任何人不可将其转移。

曲龙在2011年5月6日被批捕前,被关押于承德某看守所里,期间被外提了三次,每次都超过了24小时。据曲龙家人称,在被外提期间,曲龙遭受了“老虎凳”、强迫持续进食且不得上厕所、被塑胶袋套住至窒息等刑讯逼供手段。

当时承德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并未做出批捕的决定,但第二天,张越亲自电话要求必须立即批捕。

2011年5月6日,曲龙以涉嫌“非法持枪”和涉嫌“职务侵占”被批捕。2012年,曲龙以职务侵占8.55亿元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击退“仇敌”谢建升

除助郭文贵控制曲龙之外,张越还帮助郭文贵击退了另一位“仇敌”——谢建升。谢同样因为天津华泰的纠纷而大受损失,2012年他以赵云安、郑介甫、郭文贵、曲龙等人合同诈骗,向河南焦作市公安局报案,为此,焦作市公安局成立专案小组。

此后两年,郭文贵通过马建下属高辉责令焦作市撤案,谢建升则开始了他漫长的上访之路。2014年6月,案件得以重新启动,殊不料,3个月后,专案组组长、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被调查,谢也因涉嫌行贿王而遭通缉,此后逃往海外。

此次击退谢建升,张越出力不少。双方首先爆发了一场“抢人”大战:争夺曲龙的控制权。因为谢建升在河南焦作成功立案,2014年8月12日,历经公安部、司法部、河北省监狱管理局等相关部门审批后,曲龙被从河北押解至焦作。

2014年9月6日,河北省监狱管理局以“还有余案”为由要求押回曲龙。谢建升称,张越当时直接打电话给河南政法委主要官员,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在2014年9月12日凌晨,再次将曲龙移交至河北省监狱管理局。据曲龙家属透露,曲随后在不同监狱间多次转移,至今不得见包括家人、律师在内的所有人。

谢建升向《棱镜》转述曲龙向其透露的信息称,因为担心曲龙供出民族证券收购事宜,张越利用自己的权力,责成河北省司法厅副厅长兼监狱管理局局长许新军、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宋国军,赶至焦作市公安局再度押回曲龙。许新军于2015年6月24日因此而被免去河北省司法厅副厅长、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职务。#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
2016-04-17 12: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