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似文革再现 四川朱宗蓉遭一百多公里游街侮辱

人气: 41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18日讯】明慧网近日报导,四川古蔺县六十八岁的朱宗蓉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她投书表示,过去十六年来,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强制关押洗脑一次、非法拘留二次、判刑入冤狱二次(分别为三年,四年),曾被武警五花大绑全程一百多公里游街侮辱。

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的部分自述:

我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二日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原来所患有的神经衰弱、头痛、失眠、眩晕、胃窦炎、肾盂肾炎、子宫瘤、关节炎等疾病不翼而飞。亲身经历使我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炼功后身心受益,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全程一百多公里游街侮辱

二零零一年三月,武警将我们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用棕绳五花大绑,押上几辆大货车,在我们胸前强行挂上污蔑法轮大法的牌子,从古蔺公安局出发,经过县城闹市区后到古蔺县体育广场开“公捕大会”。当时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大声讲真相,有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修炼无罪”,当场就被警察勒脖子,时任古蔺县委委的曾红宣布逮捕令后再次将我们拉上大货车,绕县城游行后又沿着永乐镇—太平镇—石亮河—石屏乡—龙山镇—护家乡—古蔺县城的路线,全程一百多公里游行侮辱。

演示(明慧网)
游街演示(明慧网)

到太平镇时,县“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组织)还要求太平中小学组织学生在搞所谓“反对邪教崇尚科学”的签字仪式,我们大声告诉孩子们“不能签”、“不要签”,遭到随行押送的武警打、勒脖子等。那天太阳很大,我们站在敞篷的大货车暴晒,警察不给我们饭吃、不给水喝。路况很差,灰尘很大,三十多个同修也不顾这些,大声喊“做好人无罪”、“炼法轮功无罪”、“法轮大法好”,走一路喊一路。

遭野蛮灌食

被非法逮捕后我绝食抵制迫害。他们先是将我强行按倒在死囚床上,然后用大脚镣将我的双手、双脚分开铐在死囚床的四个角上,肚子部位用铁链子套在死囚床的两边,脖子也用铁链子套在死囚床的顶端横木上。然后强行将大胶管插进我们的鼻孔野蛮灌食。我有一次被胶管插进了气管,不能说话不能呼吸,脸涨得通红、眼泪直流,非常难受。我出现窒息状况后,他们才住了手,后来我吐了好几天血丝,咽喉肿痛得说话和吞咽都很困难。

经济迫害

他们无故扣发了我一九九九年一月至十月底担任支书应得的工资和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担任街道居委会主任的工资,另外在职期间,我个人垫付、用于工作的一千多元宣传费用也拒绝还给我,从经济上迫害我。

丈夫不堪重压去世

我丈夫原来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修炼后就没再犯过,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经常遭到骚扰、担惊受怕,不得安宁,承受不住长期的精神迫害,就在我被第一次抄家和两次拘留后的二零零零年二月离世了。

儿子请律师无罪辩护 当局非法判刑

我的儿子在我第一次非法判刑后,由于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和消息,请假到处寻找我,当时几乎找遍了半个省,经济上、精神上遭受了重大伤害;第二次我被绑架后儿子请了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律师当庭将检察院公诉人员辩得哑口无言,可最后法院还是依旧强行判了我的刑。

二女儿晋级和评优受影响

二女儿亲眼看着我在家被绑架,当场吓得直哭,茶饭不思、噩梦连连、失眠很久,并在以后的工作中受到“株连”影响,不能晋级晋升、评优选先,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对其思想、精神造成了深重伤害!

当局搞株连 小女儿被迫离婚

我的小女婿是公务员,因为不堪承受政法委、公安局三天两头的谈话,要求、威胁他监视、报告我的行踪,同时因为“610”宣布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不能考国家公务员、不能升迁、不能当兵甚至不能上大学等株连规定,小女婿逼迫我的小女儿离了婚,原本好好的家庭被拆散,不满十岁的外孙女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4-19 3: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