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蓬安:“河北王”为何沦为郭文贵的家丁?

人气: 18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19日讯】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所带来的新闻效应,压倒了十八大以来被查的所有副省部级官员,甚至多数正省部级“落马”高官也无法企及。在中纪委宣布后的两天时间里,各主流网站均在显要位置从不同的角度报导张越此前所拥有的权势与财富,剖析张越所拥有非凡的“政政关系”、“政商关系”。

作为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被查前在该省常委中排名第六,但张越却拥有“河北王”的霸气称谓,仅就这一点,哪个副省部级官员敢与张越相比?2008年6月升任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晋升副省级的张越,在“落马”的省部级高官中只能算晚辈,但他如此之狂,凭借的当然是其硬朗的后台。

张越通过妻子结识周永康,获得了日后快速升职的重要资本。有媒体披露,张越的第二任妻子孟莉和周永康的第二任妻子贾晓烨曾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同事,关系非常要好。2001年周永康与贾晓烨结婚之后,张越便通过引荐结识了时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公安部部长的周永康。有了“政法王”周永康这颗“大树”,河北地界又有谁敢动他?而做过10年周永康“大秘”的周本顺自2013年3月担任河北省委书记后,张越更是如虎添翼,再加上同为山东广饶县老乡的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辅佐,估计“河北王”这个称谓并非空穴来风。

正因为张越“政政关系”复杂,政商关系复杂,中纪委甚至也有“投鼠忌器”的担忧。去年6月初,网上就有鼻子有眼地传出“疯狂阻挠聂树斌案平反的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已于五月三十一日被中纪委双规”。而媒体报导,在一位河北官场内部人士看来,张越的落马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拉锯战”,“张越从2014年就多次被中央纪委人员带走问话,中间还缺席了几次重要的会议,但一般隔段时间张越就回来了。有几位官场人士曾私下说,和张越见面时很尴尬。”

张越用手中权力结下的“政商关系”,无疑又反过来作用于“河北王”。还是在公安部任职期间,张越先后结识了权贵资本家车峰、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和北京著名地产专案盘古大观实际拥有者郭文贵,结成了不正当的政商关系,坊间将他们的组合称之为“盘古会”。郭文贵与马建、张越结盟,动用公检法部门、安全部门的力量,逼退对手,加之车峰暗中助力,以低价拿下市值百亿的民族证券股权、推动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合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联合早报网》曾报导“马建涉嫌与北大方正集团董事李友等被查有关,他也跟此前落马的中共中央统战部原部长令计划关系密切。”舆论直指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与谷丽萍关系密切,为此论调提供的依据是,谷丽萍在日本拥有的两处市价高达5亿美元的豪宅疑为李友所送,奢华程度直追日本首相官邸。但这一说法未能得到证实。

可就是这样的“河北王”,却沦为郭文贵的“家丁”。第一财经日报一篇题为《郭文贵曾炫耀实力:让张越2小时赶来他不敢迟到》的文章报导,张越为打击实名举报郭文贵侵占国有资产的曲龙(郭文贵的合作伙伴),不择手段地置曲龙于死地,全程干预“曲龙案”,成功助郭文贵以900万元的底价将曲龙及他人名下的两亿多资产占为已有。

但即使这样不遗余力地唯郭文贵马首是瞻,也未必赢得郭文贵的起码尊重。在郭文贵的眼里,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也仅仅是他的“清障”干将或者“随从”,甚至就是一名“马仔”。媒体报导,在李友与郭文贵交恶之前,有一次李友在郭文贵办公室,后者为了炫耀自己的实力,对李友说,我让张越2个小时赶来,他绝不敢迟到。而2个小时之内,张越果然从河北赶到郭的办公室。

“一进门郭坐在办公桌前身子都没有抬一下,对李友介绍说这就是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然后对张越说,你就在那个椅子上坐吧。那把椅子就在门边,而客人坐的沙发还空着,张越就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了。据说李友当时彻底被震撼了。”该人士称。

被外界视为“河北王”的省委政法委书记,在一个据说只有初中毕业的地产商面前却显得如此卑微,甚至备受屈辱,心甘情愿地带着自己执掌的公权力沦为郭文贵的“打手”,毫无疑问被郭文贵抓住了“把柄”。郭文贵能控制住张越,除了此前已有的权钱交易外,也有可能仿当初拿着一盘长达60分钟的录影带举报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权色交易”,收受外商巨额贿赂,牢牢地控制住张越。当然,郭文贵敢以这种方式控制长期在公安系统任职的张越,肯定还有其他更得力的警方资源足以制约张越,去年元月“落马”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极有可能担当了这一角色,而马建其实也是郭文贵的“打手”。

马建和张越作为高级干部,原本可以过上十分体面的生活,可他们却不幸沦为郭文贵的“打手”。如今这二人相继被查,对那些仍充当着张文贵、李文贵“打手”的官员来说,能不能起到一点警示作用?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6-04-19 9: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