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玛丽的鸡汤

作者:Zerlina
    人气: 212
【字号】    
   标签: tags:

太阳快要落山了,可天依旧灰濛濛。枯萎的牧草被风压倒在一侧,露出了前面不远处一个红色破旧的小房子。炊烟从深红色的小烟囱袅袅升起,屋内的玻璃窗上镀上了一层薄薄的蒸汽。炉子上的小锅咕噜咕噜地响着,鸡汤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在炉火边打瞌睡的艾比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远处山谷的一阵狼嚎打破了屋内宁静的气氛,艾比突然狂吠起来。

同样在打瞌睡的玛丽被艾比惊醒后急忙跑向了厨房,揭开锅盖尝了尝鲜美的鸡汤之后才心满意足地熄灭了炉火,顺势丢出一小块骨头给艾比。玛丽用手抹掉窗上的水汽,她望着渐黑的窗外不由得担心起来,这么晚了,布莱恩怎么还没回来?每次提到到布莱恩,玛丽的嘴角都是向上扬起,布莱恩简直就是玛丽的骄傲!

布莱恩是一个勤劳的小伙子,自从玛丽的父母去世后,是布莱恩帮她撑起了整个牧场。虽然他们不太富裕,但总的来说还是过得去。现在冬天来了,他们的生活就有一些拮据了,不过,布莱恩是个聪明人;他会用玛丽编织好的羊毛衣拿到城镇的集市,去换一些过冬的用品。每次布莱恩从镇里回来他都会为玛丽买一些新奇的小玩意,玛丽为了犒劳他所以特意熬了鸡汤给他,单纯的玛丽深信她和布莱恩会过上好日子。

天彻底黑下来了,窗外狼群的嚎叫声由远到近,逐渐清晰起来。最近一群不知来头的野狼闯进了山谷,虽然它们没有袭击牲畜,可是牧民们依然担心狼群会在无法觅食的冬天偷袭牧场。想到这,玛丽有些坐立不安,她披上外套提着灯去了羊圈。她把羊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在她确保万无一失后,她才插上了门闩。正在她转身时,却与身后的一个黑影撞了个正著。玛丽刚想放声尖叫,不料被一双大手摀住了嘴巴。“嘘,是我!”“你吓到我了,布莱恩!”玛丽轻声责怪道。“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这么晚多危险啊!我们快点回屋吧!”布莱恩体贴地说。

回到屋里,玛丽关上了吱吱作响的木门。寒风顺着门缝溜进屋里打了个旋,吹灭了炉壁里那微弱的火苗,玛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玛丽为布莱恩盛了碗鸡汤并摆放在家里唯一的一张老式小木桌上,布莱恩在一旁一边整理著货物一边想着城里那位可爱的姑娘。

“布莱恩,你瞧!我为你准备了鲜美的鸡汤,趁它还热快喝了它!”布莱恩放下了手中的货物,撩开挡在前额金色的碎发,露出深蓝色的双眸。他朝玛丽愉快地喊道:“谢谢你,亲爱的!快来看看我给你带回了什么!”

昏暗的烛光下,玛丽抚摸著那精美的丝绸长裙,兴奋地把它往身上比划。望着笑容灿烂的玛丽,布莱恩有一些愧疚;他没办法告诉玛丽住在城里的凯特林笑容比她更迷人。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上了年纪的家俱在狭小的客厅里互相拥挤、脚下木制的地板吱吱作响、卧室内一张用桌子拼起来的小床。然而,他脑海里都是凯特琳家里豪华的样子:水晶吊灯、漂亮的大理石台阶、精美的家俱……这一切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丝厌恶从他的眼中闪过。

布莱恩坐在餐桌旁眉头紧锁地沉思著,他面前的鸡汤已经凉了,表层的油开始凝固。突然他像做出了重大决定一般对玛丽说到:“亲爱的,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想与你商量一下!”玛丽闻声走过来,“最近有人出高价去捉那群闯进山谷的狼,这是一个好机会,我和附近的牛仔们已经做好了决定,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如果我可以捉到它们的话,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临了。” “天啊!布莱恩,我劝你最好不要去冒这个险!”玛丽尖叫着说。 “我们都设好了陷阱、做好了诱饵,就等着它们上钩了!”“可是……”未等玛丽开口,布莱恩已经离开了餐桌。玛丽叹了口气,收起了布莱恩没喝的鸡汤。

第二天一早,布莱恩就在餐桌旁擦拭着生銹了的猎枪。玛丽端上那碗热好的鸡汤,可是布莱恩依旧没有理会碗里的美味,他拿好猎枪便直奔马厩。临行前,身材高大的布莱恩将瘦小的玛丽揽在胸前,他轻轻揉着她棕色的长发,并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玛丽目送著布莱恩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边际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屋里。傍晚玛丽准备好饭菜等著布莱恩回来,她实在是太困了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夜里,鹅毛般的雪花伴着呼啸的狂风纷纷落下,包裹住了整个牧场。

清晨,牛仔们便被仓促的敲门声吵醒,玛丽无助地站在门外双眼红肿,她单薄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布莱恩一夜未归,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请求牛仔们帮她寻找布莱恩。牛仔们先是一愣,接着他们答应了玛丽的请求。可是这一夜的大雪隐藏了所有的踪迹,牛仔们除了在牧场附近找到一把猎枪,便一无所获。玛丽咬紧了毫无血色的嘴唇,强忍着泪,谢过了那几位热心的牛仔。玛丽憔悴的脸上充满了绝望,牛仔们实在不忍心告诉她其实布莱恩根本就没有找过他们,而且他们也从未听说有人要去捕获那群狼。

天真的玛丽以为布莱恩死了,就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夜里。@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或许有人说,不读这共党的书是好的,可学生伢子岂不都要走到街上变成野孩子了?但学子们虽然烧掉了那万恶的洗脑书,可他们并没有停止学习,相反,他们开始了真正的学习。他们将走向社会,开始认真而精准的学习“社会”这本大书。
  • 其次,最近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共产党其实是个宗教来的,而且其任务是要坚定不移的打倒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这宗教也是煞厉害的,可能和魔鬼有些连系也说不定,红小兵们当年革命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和它结下什么契约吗?这的确令人惊疑不定了。
  • 梅姑瞧见了,抓准了空儿,嗓音一点一滴,从舒缓到急促,似一阵风打草绿大地连天拔起,老者指头细细拨著琴弦,催著琤琤琮琮的弦音绕着场子,流过每个茶客心湖…
  • 在洁的印象中,奶奶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一个人常常在夜色浸透大地以后,周围再也听不到一丝丝声响和屋子里再也见不到一点点光亮的时候,悄悄的拉开窗帘,透过窗户久久的仰望着深邃的夜空,仿佛在与夜空诉说着什么,也仿佛在期盼着甚么。
  • 没有哪个国家的公民,在该国政府管辖下的土地上居住,还要办理暂住证,中国大陆例外。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一笑而过。
  • 宇宙的中心有一颗美丽的星球叫“蓝星”,蓝星上的人都是神之子。亿万年来,邪王红魔一心想霸占蓝星。在宇宙面临毁灭的世纪末,它趁机带领红魔军攻占了蓝星上的“天朝国”,并把天朝国改名为“红朝国”,立蛤蟆精变成的人形当假国王。蛤蟆精暴戾无比,杀人无数,并且对天朝国内的修炼人赶尽杀绝。
  • 秋菊在另一架飞机上,她的服务技巧很快获得旅客普遍好感,她的秘诀只在于肯凝听,当客人提出要求时,她一定目视对方,给予完全的尊重。若安看在眼里,说秋菊是前途无量。
  • 萧芹循线再深入打听:曾经有一个卖泡沫红茶暴发的王实丰,开了好几家分店,但不大与同业来往,几年后把店全收了,跟太太同时销声匿迹。吴晴判断王实丰即权枫风。
  • Z被要求放弃自己的思想,做到和别的什么思想相统一?Z想不通。“不是思想自由吗?我想什么自己做不得主么?如果我的思想是别人的,那我是谁?”Z想不通。
  • 等我把来意说明了,家琪的妈妈说:“先生,你可不可以到美国去作证?现在香港被中共势力渗透得很厉害,为了你的人身安全和证据的安全,最好到美国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