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大陆互联网金融重新洗牌 未来是变数

澳洲的通信技术仅排第54位,网速排名为第38位。(Fotolia.com)

人气: 46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近日大陆出台网际网路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因网际网路金融吸纳了大量的民间资金,却一直不断出现跑路潮问题,这一轮的整顿中所涉及的关键问题、有无可能带出新的问题、结果将如何等等,大纪元记者专门采访了大陆金融专家巩胜利,就读者关心的问题进行了详细解读。

大陆全面整顿网际网路金融 覆盖范围广

4月21日,财新网独家报导,在网际网路金融专项整治工作已经启动下,在整顿期间大陆全面停止登记注册在名称或经营范围中跟“金融”有关字样的机构,包括交易所、金融、资产管理、理财、基金、基金管理、投资管理、财富管理、股权投资基金、网贷、网络借贷、P2P、股权众筹、网际网路保险、支付等。

而一周前(14日)央行出台的《网际网路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各省级政府联同当地的金融监管部门,从已登记注册的企业入手一一甄别,包括摸底排查、清理整顿、评估、验收四个阶段,要求2017年1月底之前完成。如果没有通过监管部门的认定,就会被取缔吊销营业执照。

据陆媒21世纪网 4月20日报导,广州金融业协会、广州网际网路金融协会、广州市房地产中介协会联合下发文件,全线叫停广州地区的首付贷、众筹购房等金融业务。

北京暂停登记“项目投资”“投资管理”“股权投资” “非融资性担保”等投资性经营项目。

中国网际网路金融面临重大的洗牌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先生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开始发生了史上最高峰的包括理财、P2P、上市公司等很多企业的跑路潮。所以今年就面临整顿,可能要到明年中国新年前后这段时间,中国网际网路金融面临重大的洗牌,最后结果现在没法确定。因为中国网际网路金融刚刚兴起,也没有规范,像E租宝已经是几百亿的黑洞,在深圳已经按法律程序在走了。”

专家巩胜利进一步解读,“中国网际网路金融现在已经营运的公司全部都要进行整顿,因为它面临新的规范、新的制度还有新的管理方式的出笼,应该是最大的整顿项目了。最麻烦的是很多企业资质不够,它圈了钱,不管是自己花还是出国收购外国的公司也好,都是钱没了人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他举例,像E租宝争论比较大,有的说是政府的监管出了问题,有的说资金链没有断的那么严重,是政府把它断掉的,网际网路金融到底怎么走,目前中国还没有比较实际可行的方法。也就是说今年到明年之间,中国网际网路金融面临着一个新的整合、新的合法性的选择。如果通不过这个选择的话,那可能再接下来就难以继续了。

整顿网际网路金融会不会影响已经在海外上市的企业?

就此次整顿是否会影响在海外上市的企业,他表示,网际网路金融目前在国内还是凤毛麟角,单一网际网路金融的在海外上市的,据我所知很少,还是传统型的公司在海外上市比较多。网际网路金融企业圈钱后运行范围目前也算比较小,国内一些所谓的创业板的中小企业中有一些网际网路金融公司,但也不多,毕竟才一年多时间发展。

投资理财等这部分已经营运的公司不再吸纳资本,等这一轮结束到明年。他认为,“这一轮的看点是包括网际网路金融的营业执照要重新审核,你今后允不允许、合不合法,这一轮整顿后才知道,如果整顿后,被认为不合法,你营业执照要被收掉。现在麻烦在网际网路金融管制管理,特别是确认资质问题现在说法比较多,也没有很大规范性,这能凭官方这一面定下来吗?这是很麻烦的事情。”

另外他提出数字货币的这块,离开网际网路金融根本就寸步难行,所以这部分也要看它具体最后怎么解决。

专项整治下如何避免出现新的风险问题?

澎湃网4月21日报导上海虹口区的望洲财富董事长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消息时,开场白中说,红火的理财行业(包括网际网路金融、线下理财平台)在中央专项整治的高压下,风险不断显现,不少公司高管选择滞留境外或者失联。

针对这种说法,巩胜利专家表示这有一个前提,“前一段时间网际网路金融的企业跑路的比较多,据我所知,在珠三角企业最活跃的地方、就是被作为国家先行的试点顺德地区,有一个香港的中小银行也碰到这样的问题,有一些中小企业也在纷纷的跑路。所以现在网际网路金融也都面临这个问题,拿了钱之后还能不能继续下去的问题,那继续不下去,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跑路了。所以北京的最高层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就用一年期限进行整顿,包括整顿网际网路金融牌照的未来发放、未来怎么样规划,这段时间都要做出选择”。

由于大陆官场腐败已经侵入脊髓,上至中央政治局委员下至村官,在这样贪腐成风的环境下,已运行的网际网路金融机构不可能独善其身,这也是外界共识,在专项整顿下企业CEO会不会因问题败露而出现新的跑路问题,巩胜利专家认为这个问题明明白白存在。

他进一步分析,“一方面大陆现有体制的问题是腐败根源,比如有地方,贪官一抓,可能企业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比如中国最火的房地产企业,它就面临产权私有化问题,如果没有产权私有化,你谈什么房地产?在这样全面贪腐的大环境下,你没有曝光官员财产制度,怎么去除腐败?在这个大环境,实际上中国一些企业面临的是死结,你只要一公布,可以说是一网打尽。”

他认为,中国不是一个法治国家,也不是老百姓说话能算数的,没有举手权力来限制官方,没有办法达到法治应该达到的目标,党的权力比政府权力要大得多,他们不敢也不愿意从根源治理。

他总结表示,简单说现在网际网路金融治理也是一个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法,因为中国的法律环境这样,它也只能这样。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只是一个延缓网际网路金融灾难爆发的过程。而从根本上来讲,不管是谁,都要从国家的体制来着手,现在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人类5千年文明发展至今,大家都知道方法所在,只要你财产见了阳光,你没地方逃得掉。如果无法见阳光,当然明明白白的黑洞在那里摆着,基本上是不治之症,只是缓冲过程。他强调,这是大环境铸成的现实,因此不可能最后治理成功的。#

责任编辑:蔡致信

评论
2016-04-22 1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