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藏债30兆 政商巨富搬钱出逃

学者指出,中共害怕社会动荡,因此隐匿地方债确切数字,并发行各种金融商品,债务让人民买单;政商巨富们则是使出各种五鬼搬运的方法,将升斗小民的钱搬到手中,接着就移民出国。(AFP)

人气: 13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湾高雄报导)中共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不断扩大,3月底大陆公布地方债余额逾16兆(人民币,下同),4月5日中国网文《中国地方债怎么欠了24万亿?》文中谈到 2012到2014年间,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从15.89兆飙升到24兆。中国政治评论员伍凡去年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提到,中国地方债已经完全失控,他认为,中共地方债可能更高,应该已经达到30兆,那意谓中国3.8兆美元的海外储备完全被吃掉。中共害怕引起社会动荡,因而隐匿事实。伍凡指出,中共面对过去30兆旧债,加上现有财政支出要供养上千万名的地方官僚和公务员,两个无底洞都解决不了,新旧债务将把中共政权活活拖死。

究竟,中共地方政府如何欠出惊人巨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吴惠林指出,原因复杂,其中,中国推行税改,地方税收多数被中央拿走,地方收入短少,加上,盲目追求GDP数字,举债投资建设,但实际上,这些建设与投资获利几近零,甚至营运亏损连连。

地方政府没钱只好大肆举债,根本没钱还债,只好使出各种手段融资,打包债务发行公债,成立各种名目融资平台公司、影子银行等发行金融理财商品,债务让人民买单。伍凡认为,“GDP持续下滑,并且中国有巨额的资金大量外逃下,重蹈2008年美国次贷风暴一触即发。”吴惠林也感叹说,不只中国,全世界都在玩这种货币游戏,很早就有学者提出“公债亡国论”警告,但“听的人少,因为事实不到眼前都不相信。”

此外,地方惯用“卖地”贴补收入,但现在房地产下跌,加上土地出让过程腐败,导致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愈加严重。地方政府祭出剥离债务手段,将地方债转为企业债,地方企业破产,再进行重组,债务化整为零;再来,还有向企业“提前征税”,要求钢铁业预缴两年税赋,但是,钢企萧条,生产一吨钢利润2块5毛人民币,提前征税简直是杀鸡取卵,伍凡说,“这就是中共专制独裁政权下的经济生产和税收的关系,地方政府为了维持它们的收入,它是不顾一切的。”

中共放任错误经济模式恶性循环,吴惠林表示,做错本该付出代价,并悬崖勒马,但不只中国,很多民主国家仍选择持续用“政府驱动经济的发展模式”。吴惠林比喻当代经济是“一台不能停下来的经济运作机器”,用钱刺激需求、用需求拉动经济。“为了GDP成长,不能停止建设,明知危险也只能持续、拼命举债”。中国与其他国家不同在于,“规模更大、更多造假与贪污,而极权封闭,资讯掩盖下,所有人都被它拖下水。”失控的巨大债务,中共怎么还没崩溃?吴惠林说,“崩盘只是迟早。”他认为比起通膨,中国很可能是以泡沫化,造成金融系统性风险。就制度上来说,中国共产党早就垮掉了,连共产党员都不相信共产党,只是现在那些人利用共党在把持权力,搜刮财富。

中共是世上最大诈骗集团

他谈到近期曝光的“巴拿马文件”,看在很多学者眼里,巴拿马文件是稀松平常的,“就是洗钱嘛,中国巴拿马与其他各国的巴拿马都一样,都是洗钱。”只是中国洗得更大、更隐晦,也存在严重贪腐。而遭曝光的中共高官权臣,吴惠林认为,数目一定远远不止,关键是,“到底是谁决定把哪些人抛出来?政治游戏背后千丝万缕,没有真相。”

他提到,共产极权下的中国,把自由世界的资本与货币这套权贵搬钱游戏发挥得淋漓尽致,并且中共用非常不诚信的方式进行。“它可以什么都不认账,完全不讲诚信,就是要把你吃掉。”

顺着巴拿马文件的出现,这些洗干净的钱都要找安全地方放,吴惠林表示,在中国“这些人拿了钱就到美加置产,将五鬼搬运来的钱,变成实质的东西,然后,他、第二代就移民了。”吴惠林说,太多顶尖专家幕僚们在帮这些政商巨富做搬钱的事,民众该关注的是货币游戏的黑幕,“政府独占货币,用无形方式搬钱 (将升斗小民的钱搬到巨富手中),更是造成贫富差距的元凶。

巨债难偿,中共现在成立亚投行,向外找钱,在试图用杠杆、五鬼搬运这套故技重施,钱搬来搬去,搬到少数人口袋里去,里面也牵涉斗争,江派与习派。因此,外人也雾里看花。这就是中国经济难解读的地方,要说世界上最大的诈骗集团就是中共。

吴惠林说,选择最速效的经济解药,那就是慢性毒药。他不断呼吁,让市场回归自由运作,政府不要过度干预,让环境公平、公正,希望觉醒的人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