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全球化第一人──成吉思汗(上)

成吉思汗被评为千年风云第一人
作者:皇甫容

成吉思汗征战归来。蒙古伊儿汗国时期著名史学家拉施特.勿丁所著《史集》中的插图。(公有领域)

    人气: 58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倡导“全球化”的今天,世人用新世纪的角度和视野去回顾历史进程,追本溯源,可以追溯到近代文明和全球化体系的真正的开拓者。

1995年12月31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公布了该报“千年风云人物”(Man of the Millennium)的最终人选——成吉思汗。入选理由是:成吉思汗以其“全球化”的眼光,建立了横跨欧亚大陆的自由贸易圈。在网络还未出现的七百多年前,成吉思汗就打开了全球信息交流通道,他是拉近世界各国的最伟大的人。

1999年12月,美国《时代周刊》也把成吉思汗列为“千年人物”第一位。现代人对于文化的反思也逐渐冲破近代科学造成的思想藩篱,重新衡量成吉思汗和他的蒙古帝国的历史定位及对后世的影响。

据美国学者威泽弗德的研究,成吉思汗为现代世界建立了几个重要的架构,包括国际法准则、全球商贸、专业化战争等。蒙元时代实际上就是第一个全球化时代,蒙古帝国所实行的世俗政治、法律面前无论贵贱、贸易自由、知识共享、宗教宽容、外交豁免权、国际法、国际邮政体系等构成了近代世界体系的基础。

在威泽弗德眼中,成吉思汗是用帝国的形式创造了和平的世纪,欧洲的近代文明实际上受益于蒙古的征服,且不用说印刷术、指南针、火药这些经蒙古人传播到欧洲的技术,“欧洲人生活的每个方面——科技、战争、衣着、商业、饮食、艺术、文学和音乐——都由于蒙古人的影响,而在文艺复兴时期发生了改变”。

蒙元帝国全盛时期四大汗国与帝国本部疆土图。(海远网志)
蒙古帝国疆域的扩大演变(1206-1294)(Astrokey44, modified by Sting/维基百科)
蒙古帝国疆域的扩大演变(1206-1294)(User:Astrokey44/Wikimedia Commons)

传递文明的重要载体——商贸

蒙古是游牧民族,自身不善于生产和耕种。他们所需物品多以商品交易来获取,也因商贸是传递文明的重要载体,因此成吉思汗在征伐过程中,非常注意保护商业和商人。1218年春,花剌子模在布哈拉接见蒙古使者,同意成吉思汗的提议,双方缔结通商协议。

成吉思汗根据两国达成的通商协议,派出由450人组成的大商团,用500峰骆驼载着金、银、丝绸、驼毛织品、貂皮等贵重商品前往花剌子模。成吉思汗在给花剌子模国王的书信中写道:“我们应使常行和荒废的道路平安开放,以便商人可以安全、自由地来往。”

但此行蒙古商团在讹答剌城几乎全部被杀害,只有一人逃出生天。成吉思汗听闻大为震惊,但他还是希望能通过使节交涉解决纷争。于是又派出三名使者前往花剌子模询问肇因,并向国王转达他的原话:“君与我约定,保证不虐待任何商人。今即违约,枉为一国之主。虐杀商人,若非君命,就请将讹答剌城守将交付于我,否则即将备战。”

但花剌子模国王置若罔闻,再杀一名蒙古使者,引得成吉思汗震怒,也成为蒙古大军第一次西征的原因。不过,成吉思汗在西征过程中,向来都是先派出使者进行交涉,或者进行劝降,在以和平手段沟通无效后,才会采取武力攻伐。

在成吉思汗征服的城市中,都会进行详细的人口调查,以人口为基准征收赋税,只要按时缴纳税金,蒙古一概不会过问都市的内政。据文献记载,成吉思汗唯一进入的城市是花剌子模的布哈拉(Bukhara,今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市)。而在其它城市,成吉思汗多是将军队移到城外,将都市管理权交给当地的伊斯兰人。

相比花剌子模时代,当地的居民可以更自由地买卖交易。加之商道、驿站的活络和安全,使得丝绸之路上重要的枢纽城市撒马尔罕更为富庶。元朝人周致中在《异域志》中讲到,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斯坦市)极为富丽堂皇,此地城郭房屋皆与中国相同。繁华程度类似中国,很多商人到了这里竟长年居住不思还乡。

在今天撒马尔罕出土的金币,正面烙印着“成吉思汗”的名号,并以波斯语写着“伟大的世界统治者”。对于功绩显赫的商人,成吉思汗就赐予他们金币作为奖励。

成吉思汗金币,背面铭文为“618年(伊斯兰历、公元1221年)于伽兹那,汗中之汗,最伟大的,最公正的,成吉思汗”。这种署有成吉思汗全名和制造地、年份的金币世所罕见。展出于上海博物馆。(乌拉跨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缔造“全球化”的第一人

当时的中国、波斯和阿拉伯国家较于蒙古,在文化技术上都比较发达。但因路途的不畅、各自文化的限制、洲际之间的壁垒阻碍了新技术的传递。当时的国际商贸往来,规模相对也都较小。

蒙古帝国在攻打西夏、金国的过程中,不断地将中原文明和各种技术,跨越种族在各区域之间传播。印刷术、纸币、火器、自由贸易、外交豁免权等原本只存在于个别区域,后经蒙古帝国、元朝的推广使之构成了类似现代全球经贸体系的雏形。其继任者创建四大汗国,以及日后的贴木儿帝国、莫卧儿帝国,形成容纳多元文化和文明的时代。

成吉思汗打开东土中原的疆域界限,引军走向世界。古代亚欧大陆交通因汉朝和罗马帝国的衰亡,曾经中断过,蒙古大军的西征重新恢复并拓宽了亚欧大陆通道,扩大了贸易路线的辐射范围。在成吉思汗的引领下,“在思想与知识方面,有意识地为世界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经贸开放之门”(《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由成吉思汗颁布的法典《大札撒》(意为“大法令”),把蒙古帝国带向了民主制,帝国内官职虽然是世袭的,但在法典的约束下,帝国的民主氛围超越了古希腊雅典民主政治的黄金时代——伯利克里时代的民主制度(伯利克里:Pericles,约公元前495年-公元前429年)。

现代社会文明的标志包括人民的平等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在信仰自由方面,成吉思汗的法典对待宗教有着十分开明宽容的态度,法典规定,对当时流行的各种宗教予以自由信奉、平等对待的态度。各宗派的教师、教士还可以根据情况免除赋税和徭役。

有学者认为“全球化起源于成吉思汗的大一统”,成吉思汗是缔造全球化世界的第一人。“大一统”的环境改变了当时世界的格局和发展方向,形成“今日世界的诞生”。

成吉思汗祖孙三代一统蒙古、统一中原、统一欧亚大陆,这三个“一统”大业随着中原文明的西传载入史册,其功勋彪炳千秋,成为世界史上的一大奇迹。

当时光流转至倡导全球化的今天,回顾八百年前由成吉思汗建造的蒙古帝国,由他传播的东方文化和思想引发日后世界格局的剧变。或许之前,今人的思维方式受进化论的误导,再加上实证科学的影响,人们一直低估了那个气势磅礴的蒙古帝国的黄金时代,也一直低估了成吉思汗应享有的荣誉和历史地位。@#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汉天朝,经三百余年,奠定该朝留予千秋万代之“内道外儒”、“天人合一”汉文化本质,并传播大中华文化于域外。盛极而衰,帝纲不振,宦官为患,权臣作乱,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大汉天朝气数已尽。天意当此,遂有一代英雄转生世间,成就后续大业。曹操为政于乱世则独担大任,不屈权势,为政清正,正邪分明,匡正世风。
  • 人生百年,相比人类长河之历史,微不足道!即使较之这人类最后五千年文明史,亦不过白驹过隙。然欲造就人类辨真伪、识善恶及应对各种世事之思想、能力、行为,则是漫长、巨大之灵魂加工工程,非一朝一夕所成,非一生一世可就。创世主通过漫长岁月对具有神佛体形却无神佛思想及能力之人类一点一点注入思想内涵,培养诸方面能力及行为,包括让人类所称之“自然现象”——风、雨、雷、电等成熟亦需要时间过程。很多人类应有之思想情操、文化底蕴、修养内涵,皆通过几代人或一整个朝代,多少众生参与所完成。
  • 韩信打下汉室天下,享受战果却诡计多端厚颜无耻的刘邦,将叱咤风云功高盖世的一代战神蒙上“谋反”的罪名冤死在长乐宫中,留下一段千古遗恨。
  • 齐国地大人多,实力雄厚。楚汉相持,齐国保持中立,坐山观虎斗。赵国被破后,齐国为防止韩信进攻,派了二十万大军在边境严阵以待。尽管刘邦阴险狡诈,又夺韩信兵权,韩信对汉仍然忠诚如初。他马上招兵买马,重组了一支新军,为攻打齐国做准备。韩信治军有方,招募的新军经过短时间的训练就成了善于作战的精兵。刘邦担心新军人数不足以对抗齐军,调曹参和灌婴来帮忙,顺便监视韩信。
  • 韩信,史称“国士无双,兵仙战神”。他创造了一个历史,五年之内结束了秦朝末年天下群雄逐鹿的混乱局面,中原大地再次统一。汉得天下,皆他之功。他成就了一段神话,战必胜、功必克,千古无二的霸王项羽亦是其手下败将。他乃历史上多少年不遇的大根器之人,怀王霸之志,忍胯下之辱,无故加之而不怒,完美诠释大忍之心。
  • 后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书坑儒”,并将其当作秦始皇残暴,毁坏历史、文化之所谓依据,不知真正准确史实。为正视听,还原历史真貌,本节将细述“焚书坑儒”史实、原委及意义。
  • 秦王嬴政(后为秦始皇),顺天时、应地利、符人和、治百乱于一瞬,兴百废于一时,一统江山,正本清源,为华夏千古保正道、固良基,树万古丰碑。
  • 铁木真骑着锁儿罕失刺送的马,顺着人畜在草地上留下的踪迹,一路向斡难河下游寻找,终于在豁儿出恢山附近与母亲和兄弟们重逢。久别重逢的喜悦也降临在这个小小的部落,为其凝聚了新的气息。这股新的气息,是命运的气息,也是王者之路的气息。
  • 历史的天空回荡著一首波澜壮阔的史歌,既有金戈铁马一路西征的动人心魄,又有娓娓道来的花絮和插曲。这部宏伟乐章,由成吉思汗“有度量,能容众,敬天地,重信义”的德行交织谱成,咏颂著蒙古王“深沉有大略,用兵如有神”的凯歌。
  • 贤才是国家之瑰宝,事业之中坚和骨干,关乎国运盛衰兴亡。元太祖成吉思汗不仅以赫赫战功彪炳史册,他的善于用人之道也一直被后世称道。他采用知人善任、恪守诚信、爱惜人才的策略, 以诚信责人,更以诚信律己,唯才是举、不分贵贱,使得他麾下聚集著众多能臣、勇士,出现“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的场景,为其日后大业奠定基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