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希腊化时期艺术富丽登场

古希腊大理石坟墓浮雕,约公元前100年的希腊化晚期,马里布保罗‧盖蒂博物馆藏。作品文字说明上说:“女死者考究的服饰,华丽的高背椅和婢女举到她面前的镜子(或梳妆匣,留意那不是笔记本电脑),均可见出其社会地位很高。”(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人气: 11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Kati Vereshaka报导,张小清编译)古城佩加蒙(Pergamon,又译白加孟)是德国工程师卡尔‧胡曼(Carl Humann)在19世纪60年代发现的。当时他正为修铁路做土地勘测,发现当地居民正在焚烧古代大理石雕像残片以制石灰。这成为过去138年中一个考古发掘项目的肇端,如今,最重要的城市建筑构件均已出土。

佩加蒙是公元前281—前133年间统治小亚细亚大部地区的阿塔罗斯王朝的首府,目前在土耳其被称作贝尔加马(Bergama)。

山丘之上矗立的古城遗址见证著伟大的国度及其文化,而这只是亚历山大大帝通过其西亚和北非征战所留下的众多希腊化王国中的一个。而它的一些珍贵遗产,目前正从全球各收藏机构会聚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以“佩加蒙与古代世界的希腊化王国”为题向公众展现著辉煌。

这是美国以希腊化时期艺术为专题的第一次“跨国借展”。希腊化时期通常是指古希腊末期亚历山大大帝身后(公元前323年)至克莉奥佩特拉去世(公元前30年,即托勒密王国灭亡)的历史时期。

金银珠宝、手工制品、奢华的玻璃器皿,还有大理石和青铜雕塑,在在展示出希腊化时代诸王国宫廷制品的创新和精湛技艺。

有赫拉克勒斯结的王冠(又称洛布王冠),制于前200—前150年的希腊化时期,以黄金、石榴子石、玛瑙和缠丝玛瑙为材质。慕尼黑州立文物博物馆收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富丽堂皇的瑰宝

在开幕词中,策展人卡洛斯‧A‧皮孔(Carlos A. Picón)坦承,要想通过一次展览全面呈现主要的希腊化王国(包括埃及托勒密王朝、马其顿、塞琉古、巴克特里亚、印度—希腊王国以及比提尼亚和本都王国等)的艺术风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同时,希腊化艺术也常常超越地域风格的界限。

皮孔还透露,260余件展品来自12个国家的50多家收藏机构,可谓完成了“一项艰钜任务”。

电脑全景图像展示了作为希腊化时期王国最著名都城的佩加蒙在公元前129年的可能样貌。

上图中呈现了市井的喧嚣、宫殿的宏伟,以及有诸多观众等待戏剧开演的巨大圆形剧场。这为展览增添了活泼的元素,让我们发现,虽然我们自认古人遥不可及,但他们所生活的社会其实也是相当复杂且令人称羡的。

有半人马或西勒努斯(Silenus)头像的镀金银章,作于前200—前150年的希腊化时期,柏林国家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作为文化和商业中心的佩加蒙古城,当时的图书馆被誉为仅次于埃及亚历山大城图书馆。阿塔罗斯王朝积极推动艺术和科学,允许希腊城市维持独立性,并且从雅典建筑中汲取了灵感。典型的例子就是佩加蒙卫城,乃依据雅典卫城改建而成。

智慧女神雅典娜

展览中最大的雕塑是曾矗立于佩加蒙大图书馆门前的雅典娜纪念雕像。(雅典娜是智慧女神,也是手工艺者的守护神。)这尊雕塑实为雅典卫城上雅典娜雕像的1:3缩小版,卫城的大理石雕像据说用黄金和象牙打造而成,出自希腊古典时期雕刻名家菲迪亚斯之手,惜未传世。

雅典娜大理石雕像,作于约公元前170年的希腊化时期,公元前5世纪菲迪亚斯所作黄金象牙雅典娜雕像的缩小复制品,柏林国家博物馆藏。(SMB / Antikensammlung)

菲迪亚斯没有任何作品留存至今,所以这尊雕像不啻为我们了解其艺术风格的捷径。

雅典卫城的雅典娜雕像是菲迪亚斯创作的两尊黄金象牙雕像之一(另一尊是奥林匹亚宙斯神庙的宙斯像),这两尊雕像影响了后世所有雕塑家对雅典娜和宙斯的呈现,也让菲迪亚斯在整个希腊化时期和罗马帝国时期名声大著。

“我们太习惯于比较古希腊与古罗马艺术,由此很难充分理解希腊罗马艺术相交融的希腊化艺术的通用语汇。”皮孔说,“这种通用语汇在公元1世纪时以罗马为中心,其成形的关键因素是罗马人大量收集希腊艺术品。”

该展览还首次一起展示了从两艘古沉船——希腊海域沉船安提凯希拉号(Antikythera)及突尼西亚海岸沉船马赫迪耶号(Mahdia)上发现的一些希腊雕塑和华丽工艺品,这些艺术品早在公元1世纪已经在运往西方国家了。

这尊大理石青年雕像(似表现即将上场的希腊式搏击手)作于公元前1世纪初期的希腊化晚期,出自1900—1901年发现的安提凯希拉号沉船,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半人马形的角状杯(来通杯),出自塞琉古帝国,作于约公元前160年的希腊化时期,白银镀金,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提供)

出自安提凯希拉号沉船的一套玻璃碗在许多方面都令人惊叹,并不仅仅因为它们拥有隽永的优雅,其体现的玻璃工艺技巧即便在今世也让人印象深刻。

罗马人对希腊艺术的崇尚

展览中也包括希腊化晚期和罗马帝国时期的许多作品,说明了罗马人对古希腊艺术无条件的好尚。有些最令人回味的作品都是罗马帝国早期复制的古希腊作品。

罗马贵族邀请希腊老师辅导子女,希腊哲学家也被邀为门客,而当罗马将军列阵向同胞展示作为战利品的希腊雕塑时,罗马人开始搜求希腊艺术品,以便在家园中进行展示。对希腊艺术的需求大增,使得希腊工匠纷纷移居罗马。

一类杰出的例子是一尊下跪的波斯罗马人以及一尊垂死的高卢罗马人的大理石雕塑,都是2世纪早期的罗马帝国对希腊青铜像的复制(见文末图)。

观众也会看到气宇轩昂的亚里士多德以及乖戾的老荷马的大理石像,同样是罗马复制品,体现了两位伟人身上一些非理想化的特点。

荷马大理石胸像(约前750—前700年间在世),公元1世纪的罗马帝国早期对公元前2世纪希腊青铜像的复制品,1780年发现于意大利,现藏伦敦大英博物馆。(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绰约的舞者

除了气势宏大的大理石雕像和精致的珠宝,整个展览中最引人入胜的或许是一尊蒙面舞者青铜雕塑,作于希腊化时期的公元前3—前2世纪,据介绍出自埃及的亚历山大城

《蒙面舞者》,青铜雕像,公元前3—前2世纪作品,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女子紧裹的服装和面纱衬托出扭转的身姿,昭示了古往今来伟大艺术的共性。她高贵神秘,步履婆娑,将繁简融于一身。看到她,你马上会明白为什么古希腊雕塑家当时如此受欢迎。

这些展品包蕴著难以企及的优美和完善,观者也很容易理解古典艺术何以被追仿至今。固然,艺术欣赏中有主观因素,然而,时间总是能将伟大的艺术甄别出来。

“佩加蒙与古代世界的希腊化王国”展(Pergamon and the Hellenistic Kingdoms of the Ancient World)将于2016年6月17日结束。

(前)垂死的高卢罗马人,大理石雕塑,作于约公元2世纪初期的罗马帝国时期,为约1514年在罗马发现的公元前2世纪初期古希腊铜像的复制品,那不勒斯国立考古博物馆收藏。(中)波斯罗马人跪像,大理石雕塑,作于公元2世纪初期罗马帝国时期,为公元前2世纪初期古希腊青铜塑像的复制品,梵蒂冈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前)垂死的高卢罗马人,大理石雕塑,作于约公元2世纪初期的罗马帝国时期,为约1514年在罗马发现的公元前2世纪初期古希腊铜像的复制品,那不勒斯国立考古博物馆收藏。(中)波斯罗马人跪像,大理石雕塑,作于公元2世纪初期罗马帝国时期,为公元前2世纪初期古希腊青铜塑像的复制品,梵蒂冈博物馆藏。(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公元1492年,哥伦布携带着《圣经》和《马可.波罗游记》,带领他的航海团队,浩浩荡荡地向东方的大元王朝出发。
  • 在古希腊和罗马人眼中,遥远的中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丝国”,直译叫“塞里斯(Seres)”,意思就是“丝的”或者“丝来的地方”。Seres被认为是源于汉字“丝”,也是拉丁文中的“丝”(serica)一词的来源。
  •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语: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尔.桑蒂(Raffaello Santi),画家、建筑师,1483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马尔凯省的乌尔比诺镇。
  • 最新考古学发现,西伯利亚独角兽的灭绝时间仅为2.9万年前,彻底推翻科学界几十年来认为它已经消失35万年的看法。
  • 一个顽皮的、身上长著一对大而雪白翅膀,手中拿着一张金弓、一枝箭的小神,在西方的绘画等艺术作品中时常会看到。他叫丘比特,是希腊神话中被视为爱神、美神的维纳斯之子。永远长不大的丘比特与母亲一起主管神、人的爱情和婚姻。
  •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从帝王将相到文人墨客,从绿林好汉到才子佳人,无论是怎样叱咤风云的人物,没有谁敢说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没有谁敢说不是时势造英雄,命运没有固定的模式,绝对的规则。
  • 人们对古代文明、不明飞行、外星人等话题一直很感兴趣,也从各种太空照片、或考古发现中寻找古文明或外星文明的线索。最近,在距今2000多年的古希腊雕塑吸引了人们的主意力,有人在雕像上发现了现代笔记本电脑的身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