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

【千古英雄人物】曹操(13) 魏武兵法

千古英雄人物——魏武大帝曹操。(大纪元制图)

    人气: 23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第三章 曹操兵法

宇宙大穹中众多天国生命都期望能转生中土,结缘、演绎。结缘既毕,一朝众生则继续转生他邦。在人间,则谓其朝“气数已尽”,已到改朝换代之时。此时亦多有天相垂示,天灾人祸、政局腐败、以至最后大多以战争结束旧朝。一代新朝、新人又将入主神州大地。战争遂与天灾、瘟疫、疾病、生、老、病、死一样,为人类社会及文化必不可缺之重要组成部分。兵法用来运筹帷幄、指挥战争,达到神赋予人间征战之目地也必然应运而生。

上古战争,兵法因未有效承传而多已流失,至春秋战国之时,诸子百家之期,兵家作为百家之一,出现世间。战国之时,战争规模空前,诸多兵书、兵法流传,广为应用。其中,孙武、吴起、孙膑、尉缭等都有兵法,兵书流传于世,但大多在后朝辗转流失。其中孙武所传兵法经孙膑补充,多达数十万言,堪称古代兵法之佼佼者。被后人奉为“兵仙”、“战神”之韩信,“王侯将相”一人全任。“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世出”是楚汉之时人们对其评价,著有兵法三篇,亦过早流失。

曹操统军三十余年,征伐五十多战,手不舍书,昼则讲武策,夜则思经传。而因事设奇,量敌制胜,变化如神。自作兵书十余万言,诸将征伐,皆以《新书》(即《孟德新书》)从事;从令者克捷,违教者负败。曹操能“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诸葛亮)。“至于御将,自古少有。”(孙权);“曹操智计殊绝于人。”(诸葛亮)

曹操著有《孟德新书》《孙子略解》《兵书接要》《魏武帝兵法》《司马法注》《太公阴谋解》《续孙子兵法》等兵书,然仅《孙子略解》(即《孙子兵法注》)完整保存下来。唐人杜牧说:“孙武书数十万言,魏武削其繁剩,笔其精粹成此书。”曹操《孙子略解》为后世传下孙子兵法要旨和曹操兵法、谋略,为历代兵征天下、王者治国所借鉴、依从。

《孙子略解》(即《孙子注》)

操闻上古有弧矢之利,《论语》曰:“足兵”,《尚书》八政曰:“师”,《易》曰:“师贞,丈人吉”,《诗》曰:“王赫斯怒,爰征其旅”,黄帝、汤、武咸用干戚以济世也。《司马法》曰:“人故杀人,杀之可也。”恃武者灭,恃文者亡,夫差、偃王是也。圣人之用兵,戢而时动,不得已而用之。

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孙子者,齐人也,名武,为吴王阖闾作《兵法》一十三篇,试之妇人,卒以为将,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后百岁余有孙膑,是武之后也。审计重举,明画深图,不可相诬,而但世人未之深亮训说,况文烦富,行于世者,失其旨要,故撰为略解焉。

曹操在此序文中特别指出:“圣人之用兵,戢而时动,不得已而用之。”《诗经‧周颂》:“载戢干戈,载橐弓矢。”戢、橐都说是把兵器收藏起来,但非毁掉。战争实乃历史必然,自古圣人不仅不反对战争,而且认为应该做好战争准备,要“足兵”,备“师”,甚至主张“整旅”以讨伐不臣。曹操提出“恃武者灭,恃文者亡”。只靠战争而不恤民、不讲仁义是要亡国;反之,只靠讲仁义道德,而不做战争准备,亦将亡国。

曹操言明战争之必然性及其历史作用,引用《司马法》中两句话:“人故杀人,杀之可也。”即故意杀人之人,可以杀之,以顺应天义,安邦定国、解救庶民。

吴王夫差和徐偃王亡国事例说明二者必备而不恃一之道理。史载,吴王夫差打败越国后,不知修明国是、安民治国,而是恃武北向争霸,败齐师,会诸侯,与晋争强,结果越王勾践乘虚而入,灭掉吴国,夫差自杀身死。徐偃王走另一极端,他只知修文,不谋军事。《韩非子‧五蠹》篇说,“徐偃王处汉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割地而朝者三十六国,荆文王恐其害己也,举兵伐徐,遂灭之。”

曹操《孙子略解》洋洋万言,因篇幅所限,无法在此重刊。其军事思想深受历代兵家称道。他强调“兵以义动”(《三国志‧武帝纪》),“示天下形势,以顺诛逆”。为赢得战争中主动权,他“奉天子以令诸侯”,为除暴乱维护汉室而举义兵;占领河北后免难民租赋,又发布抑豪强兼并令,以使“百姓亲附,甲兵强盛”。

曹操一贯采取精兵、简政,关心将士,体恤士卒。在《鼓吹令》中他说:“孤所以能常以少兵胜敌者,常念增战士,忽余事,是以往者有鼓吹而使步行,为战士爱马也;不乐多署吏,为战士爱粮也。”每地战事结束,曹操要求将士肃清边境,百姓布野,勤劝农桑,令行禁止,总得称咏。

曹操对于“将”之要求:“将宜五德(智、信、仁、勇、严)备也;为将要知天时、地利。”

曹操选将用人,主张破格求实;认为“将贤则国安”,“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贤之急时”,因此,主张“举贤勿拘德行”,“举士勿废偏短”(《三国志‧武帝纪》),唯才是举。当需决定大计方略时,曹操与众将士商讨,择其善者从之,曹操甚至还要求属下找不足、多谏言。建安十一年,操下令曰:“夫治世御众,建立辅弼,诫在面从,诗称‘听用我谋,庶无大悔’,斯实君臣恳恳之求也。吾充重任,每惧失中,频年已来,不闻嘉谋,岂吾开延不勤之咎邪?自今以后,诸掾属治中、别驾,常以月旦各言其失。”

曹操认为“礼不可治兵”,强调“吾在军中持法是也”,注重以法治军。他针对汉末政失于宽之状况,“纠之以猛”,以使“上下知制”,制定军法,如《军令》《步战令》《船战令》《论吏士行能令》《败军抵罪令》等,以维护军队统一指挥。

《魏武军令》

后汉魏武军令:吾将士无张弓弩于军中。其随大军行,其欲试调弓弩者得张之,不得着箭。犯者鞭二百,没入吏。不得于营中屠杀卖之,犯令没所卖皮。都督不纠白,杖五十。始出营,竖矛戟,舒幡旗,鸣鼓;行三里,辟矛戟,结幡旗,止鼓;将至营,舒幡旗,鸣鼓;至营讫,复结幡旗,止鼓。违令者,髡翦以徇。军行,不得斫伐田中五果、桑、柘、棘、枣。

《步战令》

严鼓一通,步骑士悉装;再通,骑上马,步结屯;三通,以次出之,随幡所指。住者结屯幡后,闻急鼓音整陈,斥候者视地形广狭,从四角而立表,制战陈之宜。诸部曲者,各自安部陈兵疏数,兵曹举白。不如令者斩。兵若欲作陈对敌营,先白表,乃引兵就表而陈。临陈皆无欢哗,明听鼓音,旗旛麾前则前,麾后则后,麾左则左,麾右则右。麾不闻令,而擅前后左右者斩。伍中有不进者,伍长杀之;伍长有不进者,甚长杀之;甚长有不进者,都伯杀之。督战部曲将,拔刃在后,察违令不进者斩之。一部受敌,余部不进救者斩。临战兵弩不可离陈。离陈,伍长甚长不举发,与同罪。无将军令,妄行陈间者斩。临战,陈骑皆当在军两头;前陷,陈骑次之,游骑在后。违命髡鞭二百。兵进,退入陈问者斩。若步骑与贼对陈,临时见地势,便欲使骑独进讨贼者,闻三鼓音,骑特从两头进战,视麾所指,闻三金音还。此但谓独进战时也。其步骑大战,进退自如法。吏士向陈骑驰马者斩。吏士有妄呼大声者斩。追贼不得独在前在后,犯令者罚金四两。士将战,皆不得取牛马衣物,犯令者斩。进战,士各随其号。不随号者,虽有功不赏。进战,后兵出前,前兵在后,虽有功不赏。临陈,牙门将骑督明受都令,诸部曲都督将吏士,各战时校督部曲,督住陈后,察凡违令畏懦者。口有急,闻雷鼓音绝后,六音严毕,白辨便出。卒逃归,斩之。一日家人弗捕执,及不言于吏,尽与同罪。(《通典》卷一百四十九)

《船战令》

雷鼓一通,吏士皆严;再通,甚伍皆就船。整持橹棹,战士各持兵器就船,各当其所。幢幡旗鼓,各随将所载船。鼓三通鸣,大小战船以次发,左不得至有,右不得至左,前后不得易。违令者斩。(《通典》卷一百四十九)

为贯彻以法治军思想,曹操特别注意军中司法官吏选拔,认为“夫刑,百姓之命也。而军中典狱者或非其人,而任以三军死生之事,吾甚惧之。其选明达法理者,使持典刑”(《三国志‧武帝纪》)。

《败军令》

令曰:《司马法》,“将军死绥”,故赵括之母,乞不坐括。是古之将者,军破于外,而家受罪于内也。自命将征行,但赏功而不罚罪,非国典也。其令诸将出征,败军者抵罪,失利者免官爵。(《魏志‧武帝纪》)

曹操用兵,极擅赏罚。曹操说:“言明赏罚,虽用众,若使一人也。”“赏善不逾日也。”“恩信已洽,若无刑罚,则骄惰难用也。”“自命将征行,但赏功而不罚罪,非国典也。其令诸将出征,败军者抵罪,失利者免官爵。”不官无功之臣,不赏不战之士;“治平尚德行,有事赏功能”。赏罚分明。

曹操深知经济之好坏,关系战争成败。军队无辎重、粮食、委积,“亡之道也”,因而吸取“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三国志‧武帝纪》裴松之注)之经验,大兴屯田,达到足食强兵之目地。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点阅【千古英雄人物之曹操】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汉武帝始,儒家思想和外儒内道谶纬学说流行于两汉。通经、仁孝为两汉取士之据。灵帝、献帝逢汉末坏灭之时,社会道德日下,腐儒俗道充斥。“举秀才,不知书,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描述当时之世为士少才、为子不孝、为官不清、为将不勇之风气。曹操三发求贤令,不拘品行,唯才是举,得天下英豪以道御之。
  • 关羽西保麦城。孙权使硃然、潘璋断其径路。十二月,潘璋之司马马忠俘获关羽及其子关平于章乡,斩之,遂定荆州。孙权传关羽首级于曹操,曹操以侯礼葬之,亦了结一段千古传唱之曹操与关羽,惜英雄、识英雄,英雄结草、涌泉相报所结之“义”缘。
  • 古潼关居十大名关第二位。曹操于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始设潼关,并同时废弃函谷关。《水经注》载:“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谓之潼关。”南有秦岭屏障,北有黄河天险,东有年头原踞高临下,中有禁沟、原望沟、满洛川等横断东西之天然防线,势成“关门扼九州,飞鸟不能逾”。
  • 赤壁新败,鼎足之势初成,朝野诽议四起。曹操借退还汉献帝加封三县之机讲清“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己败则国家倾危”之真相;表明“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江湖未静不可让位”之立场。曹操定中原,清腐儒,扶正道,济苍生,匡正汉室,汉祚因曹操而又得以延续几十年。此令足以让后人明了真历史中之曹操。
  • 赤壁之战,曹操军中疾疫大兴,致战力大损,凯风突自南来,助成焚如之势,天实为之,岂人事哉!曹操曾与孙权书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虽天公不作美,拒让曹操跨越江南一步,但大英雄笑谈雄兵百万,叱诧风云之霸气,不得不让后人钦佩。
  • 袁绍有三子,谭、熙、尚。绍后妻刘氏爱尚,数称于绍,绍欲以为后,出长子谭为青州,沮授谏绍,绍不听,曰:“吾欲令诸子各据一州,以视其能。”于是以中子熙为幽州刺史,外甥高干为并州刺史。秋,九月,曹操渡河攻谭。谭告急于尚,尚留审配守邺,自将助谭,与操相拒。连战,谭、尚数败,退而固守。
  •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袁绍兼并公孙瓒,据黄河以北幽州、冀州、青州、并州,封号乌桓,北无后顾之忧。袁绍以其长子袁谭、次子袁熙、外甥高干分守青、幽、并三州,自拥精兵十万、骑万匹欲南向以争天下。时曹操主豫、兖二州,兵不足两万,北有袁绍大兵压境,南有张绣、刘表不肯降服,东有刘备联绍,东南孙策蠢蠢欲动,西有关右诸将观望。
  • 曹操征张绣,讨袁术,伐吕布,此后,长江以北扬、徐、兖、豫四州均归曹操所有。
  • 曹操尽收豫州之地,奉天子以令诸侯,关中诸将望风服从。
  •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汉灵帝崩,十四岁皇子刘辩登基,即是汉少帝。尊母亲何皇后为皇太后,何太后临朝。以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参录尚书事。何进与袁绍密谋尽诛宦官,太后不听。绍等又为划策,多召四方猛将及诸豪杰,使其引兵向京城,以胁太后;何进采纳之。曹操闻而笑之,不以为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