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原:请贺卫方教授们重新思考“退党问题”

人气: 61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4月03日讯】知名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3月27日发了一条微博,作出四项呼吁:一、要求公布团中央人员和职级配备等情况;二、全国人大应公布团中央本年度预算详细数字;三、共青团本是一个群众团体或非政府组织,不应由政府预算供养。可否考虑逐渐回归本位,由团费和募捐来自养,日常业务大量招募自愿者从事以减少开支;四、呼吁取消团中央及类似团体的行政级别。

这条微博引来好几千条回应,不过其评论和转评功能很快就被关闭,微博本身也被删除。是啊,各级“团组织”,本来就是五毛大本营。

一位基层团委书记,叫王银川的人,一夜之间弄出洋洋洒洒的8000字长文,公开“回击”,但做出的“解释”却漏洞百出,稀里糊涂。

文中说:1,贺卫方呼吁公开团中央的人员和职级配备情况以及团中央年度预算,但这两项“一直都是公开的”。(在哪里“公开”的?)

2,贺卫方提出共青团是否应该由财政供养、取消团中央及类似团体行政级别的问题 ,王银川书记称,《党章》明确阐述了党团关系和共青团的政治属性。(《党章》能支配纳税人的钱?)

3,总书记习近平也强调,“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贺卫方身为党员,观点却与中央的要求背道而驰。(“群团工作”和“团工作”是两码事吧。)

文章当然免不了对贺卫方教授的“上纲上线”:说维基解密”爆出的贺卫方是美国“线人”、贺卫方称“共产党没有注册,所以非法”,以及认为“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和“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欺凌,是中国欺负西方人的结果”。司马南随即在微博上向贺卫方喊话:“该您回答了!”

像司马南、陈光标之类的跳梁小丑,笔者个人已经无话可说了,让笔者深感担心的,是贺卫方教授的回应。

贺卫方说,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违反党章或纪律的言行,相反地,还自认为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人。他说,“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国家如此,政党也是这个道理,“假如我这样的党员在党内绝迹,那恐怕真是灾难降临的时刻”,因此他坚持不退党

“假如我这样的党员在党内绝迹,那恐怕真是灾难降临的时刻”。我们来推敲推敲这句话。

“我这样的党员”是什么涵义?应该是“党员中”还用“人性”思考,认可普世价值,尊重法律,认同“民主”、“人权”等现代政治文明的人。选择“退党”,内心脱 离邪党的人正是这样的人,从退党人数上看,这样的人不是正在“在党内绝迹”吗?

“那恐怕真是灾难降临的时刻”。灵商极高的一句话,知道恶魔、恶者会有报应,知道灾难即将降临。

“坚持不退党”。很感情用事,很不理性的选择。为何“坚持不退党”?想挽救它?有这个能力吗?想同它共患难?它的罪恶能承担的起吗?

笔者也见过很多这样的人,是“党员”,而且“组织”上也说他是“优秀党员”、“劳模”,身边的人也说他是“好人”,自己认为做人、做事“对得起良心”,共产党再遭报应,也跟他无关,所以用不着“退党”。

这其实是一种变异的可怕的自负,这种自负使自己看不清“退党大潮”的伟大涵义与深邃来源,看不清自己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所扮演的角色,看不清自己的危险。

“中共”当然是“党员”们组成,一些“党员”们没有人性,没有人味,干着迫害佛法、迫害信仰、杀人越货、卑鄙龌龊之事;还有一种,貌似“好人”,貌似尊重普世价值,中共正是利用他们来欺骗世界、欺骗世人,用来“掩护”其背地里的罪恶,当“灾难降临的时刻”,这种人的结局同样可怕,在未来人看来,似乎也更可惜。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4-03 10: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