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伐纣 留给暴政的判决书

作者:皇甫容
  人气: 8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一个人在他生老病死的生命规律中,会形成很多个人的习惯和积弊,一个王朝同样如此。在它数百年的运作中,也会留下许多根深蒂固的习性和观念。自成汤建立商朝,王位传至纣王时,商朝国祚已享六百多年。即使纣王后期穷奢极欲,不敬上天,致使生灵涂炭,陷万民于水火,可是无论诸侯还是百姓,对起而伐纣一事依然心存疑惑。

文王演八卦 卦辞蕴玄机

周文王被囚禁于羑里,夜观天象而悟到伐纣天命,因此他在囹圄方寸之地,推演八卦,以卦象排序布置了伐纣的每一步,包括何时讨伐纣王。武王和周公俱是天赋异秉之人,他们看懂了文王卦中隐藏的寓意,所以彼此心有灵犀,心照不宣,采用以玄译玄的方式,表达他们对卦象的理解,并按照各自的解读,推行政令、处理国事。

所以当文王出狱后,看到西岐在武王和周公等人的治理下,物阜民丰井井有条、民风教化淳厚谦让,一派圣主明君的治国之像。文王非常高兴,所以当时为了避人耳目,在西岐就形成以卦辞传递军令的形式,既谨慎安全,又避免纣王的猜疑。

上天之谋 难窥难漏

当时天下之势,不仅百姓不堪忍受商纣苦役,就连许多诸侯都纷纷倒戈归附西岐。文王去世后,武王遵父遗命行事谨慎,伐纣的进程也在步步推进。

但在四月初一那天晚上,武王从恶梦中惊醒,急召胞弟周公旦入内禁议事。武王对周公旦说:“可能伐商大计已泄。适才我做一梦,梦中商朝人以锋利兵器恐吓我。想顺从对方没有机会,想转而进攻又动弹不得,陷入困境,没有办法改变僵局。是不是现在称王,条件、时机还不具备?”

周公听完武王的话,非常镇定地说:“王兄,上天降下惊梦是为了让你尽快惊醒,身负天命,担当大任,就有称王的资历。况且,现在王兄遵循上古正道施撒仁义,本就是王者所行之道。王兄要祈祷上天,赦免有罪之人,安抚大众,为民祈福。不要为老虎插上翅膀,猛虎一旦添上羽翼就会飞到都邑,蚕食无辜百姓。”

武王听后,感叹道:“虽然谋划大业,事先要多方筹备,才能完善。但是真正不会泄露、不会崩溃的安排,只能是来自上天。我怎么忘了这一点。”

天生葛藤,佑助周人

上天曾在程邑降梦于武王的母亲太姒,梦中太姒看到纣王的宫殿长满了带刺的葛藤。太姒醒后告诉文王,文王卜卦算之,此梦征兆预示商朝将亡。

周公一直记着这个梦。天生葛藤,佑助周人。当武王陷入困惑时,周公常会在一旁时时提醒:“ 如果国君下达政令,下级不去执行,以致政令废弃,下级会因此犯下渎职之罪而受到惩罚。王兄,若我们废弃、违逆上天之命,不也会受到惩罚吗?先父奠下伐纣基业,而我们却袖手旁观天下庶民遭受煎熬,此又于心何忍?就像农夫耕田稼穑,光撒播种子,却不铲除野草、蒺藜,任由野草疯长,任由蒺藜爬满良田。庄稼都已成熟,农夫又不去收割,任由野兽践踏蚕食,最后农夫落到忍饥挨饿的地步,那叫谁去可怜他的处境呢?”

武王听后茅塞顿开,挽着弟弟的手说:“是呀,我听说以前,很多训典都符合王法。我们遵照王法行事,就不会出现太大的过错。只要我们勤修明德,就一定会得天祐,越过世道艰险!”

社稷大略之一——归德

潭水积深,鱼鳖就会聚集深藏;草木茂盛,鸟兽就会汇聚共享一方;举荐贤才任用忠武,士人就会不招而至;关市平稳,商贾也会慕名前来;分土地、轻赋税、薄徭役,邻国百姓就会自行迁徙定居。水的本性流向低处,人的本性汇向利益之地。君王要想招募天下百姓,就必须先要备好有利之地,士庶自会前来。这就像冬天的向阳地、夏天的遮荫处,不用招揽,百姓会自行迁来居住。这就是“归德”。

这是一次闲谈中,周文王周公旦特别讲到教德、和德、仁德、正德和归德这五德。周公的记性非常好,有时看到武王处理朝政,难以顾暇社稷大略时,周公就会把文王的原话复述给武王听。

纣王在朝歌开酒池肉林,耗天下之资建造鹿台,又大设酷刑杀害良相和忠臣。而在西岐,武王秉持文王教诲,保持淳厚的德行,重祭祀行王风,不役百姓,以仁笃化解诸国纠纷,以宽容涵纳诸侯庶民。

时机对于西岐,就像庄稼已经成熟,西岐若不去收割,那么成熟的谷粒就要落满大地,任人践踏。因此,受命十一年(约公元前1046年),武王、姜子牙率军攻打朝歌。在牧野之战,商军阵前倒戈,武王大败殷商,纣王于鹿台自焚而亡。

 

武王完成灭商的大业后,建立周朝,成为天下诸侯的君主。商朝的很多贤民和诸侯在朝歌的郊外拜见武王。当时武王已经92岁高龄。武王登上汾地的小土山,遥望朝歌,长叹道:“纣王无道,狂妄藐天。却自绝性命于熊熊大火,暴虐的下场,真是令人震惊,你们千万不要再重蹈覆辙。”

三千年前武王伐纣的历史演绎,为后世数千年留下经典的教训“不要助纣为虐”。纣王引火自焚的结局,三千年后的今天,对当今世上的独裁暴政仍有深刻的警示作用,无疑是留给它们的一份历史判决书。@#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非常之人,超世之杰”,这是《三国志》对魏武帝曹操的评价。作为“超世之杰”的曹操不仅是中华历史上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还是一位上马能杀敌,下马能赋诗,且精通音律、能歌善舞、善弈围棋的博学之士,其书法造诣十分深厚,有“金花细落,遍地玲珑;荆玉分辉,瑶若璀粲”、“笔墨雄浑,雄逸绝论”之大美。
  • 在统一的过程中,曹操“外定武功,内兴文学”,一方面广纳文士,形成了“彬彬之盛”的建安文学局面;一方面自己身体力行,创作了不少流传后世的诗作。正如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时序》中所说:“观其时文,雅好慷慨,良由世积乱离,风衰俗怨,并志深而笔长,故梗概而多气也。”尤其是曹操,其诗悲壮慷慨,震烁古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种充满激情诗歌所表现出来的爽朗刚健的风格,后人称之为“建安风骨”,曹操无疑是其最为重要的代表。
  • 在漫长的历史中,有一幅隽永的古画“子牙垂钓”。画中的主人翁,在中国是位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非为钓锦鳞,只为钓王侯”。民间还传说:“太公在此,百无禁忌”。只要子牙在场,鬼神就不会兴风作浪。
  • 千五百年前,孔子在齐国欣赏了气势磅礡的《大韶》舞后,深深沉浸在恢宏的气势中,以致三个月都分辨不出各种肉的美味。
  • 以孝治天下是中国古代圣王治国的基本思想之一。中国自古以来推行的儒家思想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认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结构,家和则国和,家庭稳定则社稷稳定。所以自古教化百姓都首先从齐家开始,齐家便是遵循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的人伦五常,使得家庭和睦。孝道这种家庭伦理推广到社会,便是君臣有义、长幼有序、朋友有信的治国法则。
  • 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一个个王朝带着昔日的辉煌走入历史,留给人们的是淡淡的神往。回眸那些业已在历史大舞台上上演的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兴衰大戏,人们会发现,天灾总是伴随着一个朝代的衰亡,与另一个朝代的兴起,为后世留下了诸多的经验和教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