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习频繁调人 中共换届卡位前哨战开打

因为从3月底开始,中共各省、市、县、乡这四级最高地方党委书记的换届工作相继开始, 而习想培植的人马,也必须及时在相关位置上出现。图为阴霾笼罩下的天安门广场。(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气: 693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净文报导)在忧心经济下行、反腐胶着、乱事频发之时, 习近平现在不得不为2017年秋季的中共19大最高层人士卡位战而更多谋划, 因为从3月底开始,中共各省、市、县、乡这四级最高地方党委书记的换届工作相继开始, 而习想培植的人马,也必须及时在相关位置上出现。

接下来的8月,中共将召开北戴河会议,内部商讨高层人士安排, 10月的六中全会将是19大的预演。因此,高层人事卡位战已经打响。

省市县乡大换届

2016年中共政治是一项重头戏,从3月开始,大陆各省市县乡四级党委大换届,这是中共19大人员安排的前奏,目前,围绕换届的人事调整已经在不少地方密集进行。

按照惯例,省市党委换届以58岁划线,超过即不再提名。正部级的省委书记、省长则以63岁划线。换人比较集中的几个省分包括广东、湖南、内蒙古。一般省级常委人数在11至13人之间,不过,海南(12人)、青海(14人)、新疆(15人)和西藏(15人)除外。于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走一个旧的,就需要补一个新的来。

比如广东的珠海、中山、东莞、佛山、汕头、肇庆、阳江、肇庆等八个市更换了市委书记或市长,数量超过省属22个市的30%。如省商务厅长郭元强调任珠海市 委书记,阳江市委书记魏宏广调任湛江市委书记,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兼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陈小山接任阳江市委书记,中山市长陈良贤调任汕头市委书记,珠海市委常委焦兰生接任中山市长,广晟资产经营公司董事长朱伟调任佛山市长,佛山市委常委兼南海区委书记梁维东调任东莞市长等。

湖南省属的15个市州同样有超过三分之一在一个月内调整了一把手。省纪委副书记兼监察厅长周农调任衡阳市委书记;娄底市长李荐国升任市委书记,长沙县委书 记杨懿文继任娄底市长;湖南省委副秘书长兼政研室主任曹炯芳、省交通厅长胡伟林双双空降湘潭市委书记、市长;邵阳市长龚文密、市委副书记刘事青以及株洲市 长毛腾飞、市委副书记阳卫国,则均在当地依次顺位升接市委书记、市长。

省级层面的卡位同样在进行。如辽宁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林铎调升甘肃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由于省委书记王三运已经年满63岁,故而人们认定林铎今次升任省长,只是第一步,接任省委书记应只是时间问题。这与原上海市委副书记李希调任辽宁省省长,几月后再接省委书记的模式如出一辙。

20个省委常委空缺

据凤凰网2016年4月10日统计,大陆还有20个省分缺常委,安插谁到这个位置,就成了各方争夺的焦点。这20个省分包括:

在黑龙江,前省委副书记陈润儿调任河南省委副书记而出现空缺,前政法委书记杨东奇调任山东省委常委而出现空缺,前统战部张赵敏当选省人大副主任而空出统战部长职务。

在辽宁,林铎调任甘肃代省长而空出纪委书记一职,谭作钧出任常务副省长而空出省委秘书长一职,前政法委书记苏宏章2016年4月6日落马而空出位置。

辽宁前政法委书记苏宏章2016年4月6日落马。(网络图片)

在湖南,孙金龙调任新疆党委副书记而空出省委副书记的位置,林武调任吉林组织部长而空出省委常务一职,李微微任省政协主席而空出政法委书记一职。

在浙江,王辉忠当选省人大副主任,空出了政法委书记一职,刘力伟任省人大副主任而空出了省委常委,前宁波市委书记刘奇调任江西省委副书记而空出了省委常务的位置。

在天津,目前市长黄兴国兼任市委书记,省委常务朱丽萍任市政协副主席后,需要补上一个省委常务。

在河南,刘满仓当选省人大副主任后空出了政法委书记的职位,前常务陈雪枫2016年1月16日落马后,继任者洛阳书记李亚未入常,因为还需要补一位省委常委。

在江苏,石泰峰升任省长后留下了省委副书记的空缺,副省长徐鸣任省政协副主席后,还缺一个省委常委。

在云南,接任省委组织部长的李小三未能入常,前省委秘书长曹建方被免职后,接任秘书长的李邑飞未能入常,于是空出两个省委常委的位置。

在湖北,张昌尔出任省政协主席,空出了政法委书记的位置,襄阳市委书记王君正调任吉林省委常委后,还缺一个湖北省委常委。

在广西,危朝安出任人大副主任后,空出党委副书记一职,温卡华出任政协副主席后,政法委书记的位置空悬。

另外,在很多地方有一个位置空缺的,如在北京,前市委副书记吕锡文落马后空出了这个位置;上海市长艾宝俊落马后空出了市委常委一职;在河北,杨崇勇任省 人大副主任后,空出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在陕西,胡和平任代省长后,省委副书记空缺;在内蒙,布小林任自治区代理主席后,空出了统战部长职位;在宁夏,蔡 国英当选政协副主席后,需要补一个宣传部部长。

上海市长艾宝俊落马后空出了市委常委一职。(大纪元资料室)

在安徽,徐立全当选政协副主席后,政法委书记空缺;在福建,于伟国升任省长后,省委副书记需要补缺;在广东,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被查后,接任者郭元强尚未入常,还缺一个省委常委;在四川,李昌平调任国家民委副主任后,留下一个省委常委的空缺。

光从这个补缺名单上看,习近平反腐几乎波及了大陆每个省市,真应了老百姓那句话:“乌鸦一片黑,没一个地方是干净的”。

换届提名年龄划线

不过,对于58和63这两个年龄坎,最近也有不少特例。此前中共出台了《2014至2018年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从时间跨度来讲,恰好覆盖 19大换届前后。《纲要》明确提出,不简单以年龄划线,不把换届提名年龄作为平时调整的年龄界限。目的是要打破过往存在的超龄就不能获提拔的“天花板”。

如最近贵州省水利厅厅长黄家培升迁副省长,黄生于1957年1月,很快就满60岁,但他在习阵营提出的新常态下,搭上了省部级的末班车。

中组部改字与习反对温室培养

对于接班人的选定,习近平阵营在2014年推出了新修订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这是该条例时隔12年后首次修订。旧版条例的“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一般应当从后备干部中选拔”,在新版条例改为“注重使用后备干部”。从“一般应从”到“注重”,用意丰富。

2016年中共两会,人们发现无论习近平本人,还是分管党务工作的刘云山乃至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等人均大谈中共的选人用人机制。官方特别翻出习近平当年主政地方时就用人问题的讲话,明确“反对后备干部放在温室里刻意培养”。这应是18大后中组部用人转变的高层动向。

多维新闻此前多篇文章解释了由于反腐整风打乱了18大后的人事格局,捉襟见肘已经是掌管用人大权的中组部最为棘手的问题。尤其是对于未来接班人的发现与培养提拔更是攸关大局。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曾就文革之后的用人“青黄不接”警告说有“亡党亡国”之危。

“注重使用后备干部”的新表述意味着中组部传统的干部名单制计划的垄断地位正在被打破,本文一开始的事实也颇能说明中共人力来源多元化的趋向。

第三梯队的由来与变化

在组织上,中共一直注重其所谓“接班人的培养”。

1949年中共建政后初期,时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安子文向毛泽东和刘少奇建议,“拟仿照苏共的干部职务名单制的办法”。此后这一模式一直延续至今,尽管其用人体系经过多次修补,尤其是邓小平时代引入考绩,但至今基本上完整沿用苏联模式,即按照“官僚等级名录制”“官职等级名录制”进行管理,所谓的“中管干部名单”和“储备干部名单”就是其具体内容。

据大陆《中国新闻周刊》2014年刊发的报导〈“第三梯队”名单建立前后:起用一代新人〉一文称,1983年起,中共当局建立了省部级后备官员名单,即 “第三梯队名单”。名单中不少是中共太子党或团干部或官二代等。至1984年秋,首批名单确定约1100人。1985年、1986年、1987年分别推出 了三个更新后的版本。

多年后,这份名单开花结果。第17、18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除两位之外,皆是名单中人。由此可见中共官僚体制的僵化弊端和所谓虚假选举的真实内涵。

据《第三梯队后继无人 中共接班断层何补?》一文介绍,在1980年代“第三梯队”计划之后,中共再无公开消息披露中组部制定类似的庞大接班人计划,但事实上,这并不意味着中共没有任何动作。从20世纪90年代初起,中组部开始探索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副厅级以下以及部分专业性较强的领导岗位实现公开选拔。中共曾下达《关于抓紧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通知》和一个五年(1998至2002年)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一个十年(2010至2020)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规划纲要……

中共30多年前的“第三梯队名单”开花结果之后,如今已后继无人,中共接班面临断层问题。(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2000年时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的胡锦涛在全国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工作座谈会上谈到当时用人的三大问题——相当党政领导班子没有形成合理年龄梯次结构,县以上知识专业结构不合理(包括缺少熟悉现代经济管理、金融、外经外贸及法律的干部),相当领导尤其是年轻干部思想蜕化。彼时,中组部下达明确领导年龄配比方案,声称其后两年,要抓紧选拔一批45岁以下的年轻干部进入省部级领导班子。

此后,中共人才培养和选调机制更趋于机动,空降、挂职、公派交流等花样繁多。譬如中组部分别于2005年和2009年,选派94名中央单位和沿海省市干部 “空降”东北,选调25名中央财经部门、金融系统官员“空降”湖北、重庆。2001年中组部与哈佛大学启动了一个人才培养计划,包括现任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皆曾参与哈佛受训。

江派大批人马 玩厚黑学毁了中共

不过在江泽民执政和干政的这20年中,江泽民改变了中共提拔干部的标准。如果说在中共执政初期,毛泽东、刘少奇之流还有一些虚幻的共产主义理想的话,到江 泽民时代,这些理想都被“闷声发大财”的极端个人利益所取代了,就拿18大后落马的江派官员来说,无论是薄熙来、周永康,还是徐才厚、郭伯雄等,他们为了 钱、权,可以出卖一切,可以干出任何人们想像不到的恶事。

中共就是这样被这帮人毁了。

我们所说的江派,不只是指与江泽民有直接关系的一小部分人,而是中共社会在过去20年来按照江泽民“闷声发大财”的治国理念,而出现的一大批拥有权力、拥有财富的一大批人,他们或是政府要员,国企高管,或是商贾富人,军队首领,金融大鳄等等。

这帮人完全放弃了中共的所谓理想,放弃做人的原则,他们贪腐无底线,道德无底线,任何淫乱、荒诞、无情、邪恶的事都干得出来,他们在政治上完全奉行“厚黑学”,极端利己,搞的所谓经济发展,目的只在于如何从中大把捞钱。

如周永康、徐才厚那样动辄上百亿的贪腐,与几十上百女人的淫乱,把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活活杀死,以偷盗他们的器官来卖钱等等,“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都在江派十多年的恶行中充分表现出来了。其邪恶,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愤。

习近平上台后,为了这个国家不被这帮恶人搞垮,为了夺回自己的政治权力,习近平、王岐山这些年抓的贪官,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江派恶徒,但是,由于江泽民、 曾庆红这样的邪恶核心还没有被击垮,它们还在组织一大批江派人马暗中搞破坏,大陆过去半年多里发生的三次股灾,就是江派人马在股市的政变。2016年3月 江派藉新疆无界网络搞出的逼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还有张春贤公开反对习近平的种种迹象都表明,习近平与江泽民两大阵营之间,早已是水火不相容,在未来一两 年内,双方必然发起最后的决斗。

清除江派残余 习用人多样化

从前面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变动中,不难看出一个趋势:习近平在利用自己的人马迅速取代和淘汰江派人马。用王岐山的话说,现在抓的都是“18大后还不收 手”的那些铁杆江派,很多人抛弃江派转向后,习都给予重用,如前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本是周永康的心腹,但他举报了周永康的政变,从而得到习的重用,升 任中央政法委委员,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正部长级)。不过,这样的人是否能真正转向,还看其个人的选择。

一般人习惯从官员的出身背景来划定其所属帮派,如人们常说的团派、太子党、红二代、官二代等,但这样的划分在当今中共政坛上已不适用,因为当今中共的政治 核心问题就是围绕法轮功的选择问题,就是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派系之间的较量和对抗的问题,因此,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区别其是江派还是习阵营,而一个简单易行的指标就看他是否直接或间接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

当今中共的政治核心问题就是围绕法轮功的选择问题,就是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派系之间的较量问题。图为2014年7月17日美国华府法轮功15年和平反迫害游行。(爱德华/大纪元)

明白这个用人标准后,不难理解习近平新近提拔的人,看上去很多样化,他们中有团派,有高校学者、国企高官、或地方大员,看上去很散乱,其实脉络很清楚。比如,甘肃省省长刘伟平调任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调任中国社科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有人说这是“能上能下”的体现,刘伟平是被贬到了中科院。殊不知,中科院一直是江泽民大儿子江绵恒的贪腐重灾区之一,习把这两人安插进去,就是为了在科学院系统清除江派的大量残余,为下一 步布局。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05-01 2: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