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民珍事:仓廪实则知礼节 衣食足则知荣辱

严自律
管仲认为,治理国家,首先要使百姓富裕起来。百姓富了才容易管理。百姓如果很穷,便不好管理。(志清/大纪元)
    人气: 2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在中国古代,普遍有轻商意识( 也包括手工业)。他们认为,农业是“本”,(手)工业和商业都是“末”。在汉字当 中,“本”指的是树根,“末”指的是树梢,由此可见工商业的地位是很低下的。如果有谁重视工业、商业,便被视为“本末倒置”。

然而管仲(以下称管子),却主张给末业以适当的位置。管子认为,只有经济上富强了,国家才易于治理。他说,治理国家,首先就要使百姓富裕起来。百姓富了,才容易管理。百姓如果很穷,便不好管理。如果百姓富了,他们便会安心地生活在自己家中,重视自己的家。只有安居在家乡,重视自己的家,才能尊敬和服从上级,害怕犯罪。相反,如果百姓很贫穷,他们便不重视自己的家乡,从而不怕犯上作乱;也就难于治理。他留给后世的一句名言,就是“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要富国富民,管子首先重视农业生产。他说,农民把自己的精力用在土地上,并且不失农时地耕种,国家就一定会富强。他说,到了一个国家,走在它的田野里,观察一下农民耕种土地的情况,了解一下它的农业活动,就可以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是饥是饱了。管子也是把农业视为“本”,而把工商业视为“末”,并且不准其他行业妨害农业。他说,粮食多,天下的物产就应有尽有了。所以,要振兴那些有利于农业的事 业,而扫除那些妨害农业的事情。

但是,在重视农业生产的同时,管子也决不忽视(手)工业和商业,他并不把(手)工业和商业看作是妨害农业的事情。在《管子‧立政》篇中,他提出了“五贫”的看法,指出五种使国家贫穷的作法,这“五贫”就是:山林野火无人救,草木不能正常生长,国家要受穷;水利工程失修,灌溉用水保存不住,流动不畅,国家要受穷;田野中不植桑麻,五谷不能在适宜的土地生长,国家要受穷;农户不养殖六畜,不种植瓜果蔬菜,国家要受穷;(手)工业生产只重视雕刻奢侈用品,女人只织造那些图案繁缛的绸缎,国家也要受穷。在这“五贫”当中,他批评了五种不正常的生产情况,而其中的四项是有关农牧业生产的,另一项则是有关(手)工业生产的,由此可见,管仲重视农牧业生产,同时,也关心工商业的发展。

“五贫”当中的最后一项,就是有关(手)工业生产的。这句话反映了他主张工业生产(其实就是作坊式的小手工业生产)不能只生产供少数人使用的奢侈用品,而应以生产大众用品为主的思想。

管子曾建议桓公要“竱(读转)本肇末”,意思是要先把本末一齐发展起来,然后再让末业走上正常发展的道路,给末业一个适当的位置。在“末业”中,管子最重视的是商业。他说,万乘之国,必有万金之贾(读古,商人);千乘之国,必有千金之贾。意思是说,有万乘战车的大国,一定有万两黄金的商人;有千乘战车的国家,一定有千两黄金的商人。这说明他对当时各国商业情况以及商业在国家中的地位的了解。他让商人集中到一地居住,监视他们的资财,了解他们的价格,让他们肩扛车拉,沟通四方有无,用他们所拥有的商品,交换他们所没有的商品,买贱卖贵,还要让他们从早到晚从事这一事业,不要见异思迁,还要教育他们的子弟也长期从事商业,兴家致富。

对于工匠也采取同样的办法,让他们集中到一起居住,考察他们的劳绩,选拔精工巧匠。还要让他们从早到晚,为四面八方的百姓生产用品,把他们的生产技巧传授给子弟。也要教育他们不要见异思迁,要世世代代做工,兴家致富。

当时,管子把齐都临淄,规划为二十一个“乡”,相当于现在的居民区,每乡两千家。其中工商之乡,就各有三个,可见齐国的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了。

正因为管子重视各行各业的发展,齐国才有可能“尽鱼盐之利”,使经济得到长足地发展,使国力大大增强,特别是军力也得到了加强,成为齐国称霸诸侯的根本保证,也成了使齐国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持强大的基础。与此同时,各地百姓都感到:生活丰富多彩,有钱可赚,有物可买,全民方便。以至于国强民富,众皆欢歌!(《史记‧齐太公世家》《史记‧管晏传》《国语‧齐语》《管子》)@*#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高宗渐渐明白过来,冷静下来,然后诚恳的说:“你能如此依法办事,我就有了可以放心的法官了!”并下令史官:让他把此事写入史书。
  • 皇帝亲近徐鹿卿,引起许多人妒忌。于是有人捏造假奏疏广为传播,伪托徐鹿卿所作,文章中对宰相与文武百官极尽诋毁之能事。
  • 汉文帝在位的时候,匈奴势力很强大,时常大举入侵边塞。汉文帝派刘礼带兵驻扎在灞上,徐厉驻扎在棘门,周亚夫带领军队驻扎在细柳,以阻击可能南下的匈奴的进军。
  • 有一天,光武帝出宫,去林间打猎,直到深夜才乘车回来。他们来到上东门的时候,负责这里守卫的上东门侯(官职名)郅恽,不给开门。
  • 宋朝的创业开国皇帝赵匡胤,和其后继位的赵光义,都是打天下的武将出身,也许他们深知“马上得天下,不能马上治之”的道理,所以都喜爱读书,尤其爱读史书,从中了解历代王朝兴亡更替的道理。
  • 八拜之交,出自于宋代徽宗时期著名文人邵伯温的《邵氏闻见录》:北宋名臣文彦博听说国子博士出身的李稷待人十分傲慢,心中非常不快,他对人说:“李稷的父亲曾是我的门人,按辈分他应该是我的晚辈,他如此傲慢,我非得教训他不可。”
  • 虽然帝尧有很多为百姓谋福的事迹,但是其中最为后人称颂的,要数 “求贤若渴、任贤图治”一项。
  • 唐朝初年,太行山以东的地区,社会纷乱,人们揭竿而起,攻杀地方长官,响应刘黑闼的召唤,以致各地官府,上下猜疑,人心惶惶。
  • 《柳玭家训》中,有一篇文章,训谕子弟说:“家族门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为失当,判罪会重于别人,死后也无颜见祖先于地下,这是可畏的一面;门第高,容易产生骄横的心理,同时也容易招来忌恨,你干了好事,别人不会相信;如果稍稍有点过失,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此即所谓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学习上更加勤奋,在行为上更加检点,这样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样。”
  • 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意思是讲,孟子曾经说过:“官职爵位有两种,一种是天上的官职爵位,一种是人间的官职爵位。有的人,信践仁义忠信,乐于行善,并且不知疲倦。这种人,在天上是有官职爵位的。另一种人,他们在人间当了公卿大夫,这种人的官职爵位,就叫人爵。”笔者摘译孟子的这一段话,是为了弄懂清代纪晓岚的一篇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