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还我妈妈自由”

一个留美小女生的母亲节奢望

在美国上大学四年级的中国90后小女生Julia在母亲节的“奢望”是“还我妈妈自由!”(凌浩/大纪元)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5月10日讯】今天是母亲节,身在美国的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给在中国的妈妈打一个电话,我只想让她听到我的声音,亲口对她说声“母亲节快乐”,感谢她二十多年来作为一个母亲的付出。然而,这么简单的愿望今天却成了奢求。

(大纪元记者杨杰费城报导)5月8日上午,美国费城自由钟广场阳光明媚,游人如织。当日适逢母亲节,陪母亲出游的家庭特别多,温馨而喜庆。文静、柔弱又仟巧的Julia,却是带着另一样的心情来到自由钟广场。这位上美国大学四年级的中国90后小女生在母亲节的“奢望”是“还我妈妈自由!”

Julia悲伤地说:“三天前我妈妈在中国广州被警察非法带走了。今天是母亲节,身在美国的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给我妈妈打一个电话,我只想让她听到我的声音,亲口对她说声‘母亲节快乐!’感谢她二十多年来作为一个母亲的付出。然而,这么简单的愿望今天都成了奢求。”

Julia的妈妈刘竞是一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就在3天前她被强制带到了广东三水洗脑班进行所谓的“洗脑学习”,目前不允许刘竞女士的家人、单位同事探视她。Julia说:“我好不容易找到广东三水洗脑班相关人员的电话,就在刚才我还在打电话给洗脑班的一位王姓队长,对方一听到我妈妈的名字后就立刻粗鲁地挂断了电话。我又打给洗脑班副所长陈爱中、古英桂、政治处主任廖毓平、副主任李继红、教育课员警徐文奇、二大队队长钟多能、科长陈瑞雄、二大队警察郑巧珍及杨小珍等人,他们也都挂断了我的电话。我不知道我妈妈现在好不好,我不知道我的妈妈有没有挨饿,不知道她在里面有没有睡过一天好觉,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

Julia表示,在2003年,只因她妈妈遵循真、善、忍的原理修炼,做好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不愿意写所谓的“转化书”,在没有逮捕令及出示任何合法文件的情况下被从自己的家里强行送到广东三水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她说:“那时年幼的我失去了母亲的陪伴,我的家庭痛苦不堪,伤害对我造成的阴影直到十多年后的今天仍然无法在我的心里完全散去。妈妈也因为没能守在年幼的我的身边,常常内疚痛苦。”

让Julia痛苦的是,这种不堪的伤痛再次发生。”可能因为妈妈对中国的司法仍抱有信任,仍然相信自己的祖国是能够给自己一个公道的。妈妈告诉我,2015年7月,她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希望在中国能匡扶正义,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元凶绳之以法。”

然而在今年的4月9日,刘竞女士开始被户籍所在地–广州天河区林和街和德荣居委轮番电话骚扰,声称要找她“约谈”,却说不出任何理由。当她合理拒绝被“约谈”后,居委会竟找到她的单位要人。4月25日,刘竞女士的单位在受到上级(省级)单位的压力下,告诉她“上面”威胁不“转化”就要“判三年”。

Julia说:“5月5日晚上11:45许(中国时间5月6日上午),在我和妈妈的通话中,妈妈告诉我单位有人给她打电话,说“他们”(违法“警员”)来到了单位楼下,要我妈妈下去。当我挂断电话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那之后我竟会和她失去联系。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回家,爸爸告诉我说妈妈就在昨天被强制带到了广东三水洗脑班进行所谓的“洗脑学习”。自此我就再也没有联系到妈妈。”

Julia表示,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听的最多的就是妈妈嘱咐我做事要符合真、善、忍,要替他人着想,要先他后我。“信仰真、善、忍的妈妈,处处身体力行地做好人,我真的不知道他们非要把妈妈这样一个把做好人当成自己人生信条的人“转化”到哪里去?在今天文明的21世纪,怎么还会有‘洗脑班’这种恐怖的地方存在!”

5月28日Julia将大学毕业。原本妈妈及家人定好要来美国参加她的毕业典礼。Julia说:“眼看着毕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现在却无法联系到妈妈,我不知道要怎么对我的朋友、同学、教授解释,为什么我的妈妈和家人可能来不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我在妈妈对我‘做人要抱持善念’的教育下长大,我对斗争真的不熟悉,我不强壮,我也会怕,今天在美国自由钟广场,有幸看到在美国信仰和修炼法轮功的人们在自由地庆祝著‘世界法轮大法日’。想着同样信仰真、善、忍在中国失联的妈妈,如果今天我不为发生在我妈妈身上的一切罪恶和不公站出来说话,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为我最亲爱的妈妈做什么。我虽弱小,我不再惧怕,我要质问是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权力? 竟然可以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任何合法文件对公民任意非法监禁?是谁泄漏了妈妈递交的本该保密的诉状?是谁默认了这一切违法的罪恶行为?是谁在他们背后给他们撑著保护伞?我希望我仍能相信我的祖国有正义存在,我希望我能相信只是那些正义的人们没有看到这肮脏的罪恶正在我的国土上发生著。我呼吁还我妈妈自由,让她回家!”

责任编辑:张燕

评论
2016-05-10 1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