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雷洋案关键证据消失 官媒抓住“嫖娼”不放

在“魏则西事件”之后,又一个失去生命的年轻人引起了舆论关注。大多数网民质疑警方暴力执法。图为雷洋送医医院急诊室。(网络图片)

人气: 1559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近日,北京市昌平区的一名29岁男子雷洋在警方押回审查期间突然死亡,引起大陆舆论的关注和质疑。就在各方呼吁警方提供监控证据时,关键证据却罕见“缺失”,当人们都在对该案疑窦丛生时,警方却反复证明雷洋是如何嫖娼,而官方媒体也攻其一点对雷洋开始污名化报导。

舆论质疑:雷洋是怎么死的?

北京市昌平区警方5月9日通报称,7日晚8点许,在该区霍营街道某小区足疗店,查获涉嫌卖淫嫖娼人员6人,雷洋抗拒执法,并试图逃跑,被采取强制约束措施,在带回公安机关途中,雷洋突然身体不适,送医不治死亡。

9日晚上,一篇题为《刚为人父的人大硕士,为何一小时内离奇死亡?》的帖子在网上传播,引起大陆网民对该事件的广泛关注和质疑。

11日中午,涉事足疗店一女性涉案嫌疑人接受了北京电视台采访。在视频中,提问者问道:“凭你的经验,是不是类似的场所,他应该去过或经常去?”

澎湃新闻在随后发表的社评文章《雷洋是怎么死的》中说,这种诱导性提问有转移视线、混淆是非的嫌疑。人们都在质疑雷洋是怎么死的,警方却集中精力反复证明雷洋嫖娼了,除了增加死者身上的污名,与雷洋之死的真相和责任认定毫无关系。在家属和公众汲汲以求真相,警方急需回应公众疑惑的时候,对死者进行污名化只会让真相更加遥不可及。

文章说,雷洋案的核心是警方在抓嫖过程中有无粗暴执法的行为,以及粗暴执法与雷洋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真相需要证据,现在关键的视频证据缺失,民警称拍摄设备“碰巧”打落摔坏,已经让人疑窦丛生。昌平警方作为直接相关方,不但没有回避案件调查,反而一直掌握着信息和公布信息的节奏,更让人对此案办案程序是否正当合法,产生怀疑和焦虑。

一系列证据罕见“缺失”

雷洋的离奇死亡引起各方舆论关注。雷洋的家属对此事提出多个疑问:他在哪个足疗店嫖娼?具体什么时间?谁在执法?开什么车?执法的过程是什么情况?死亡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身上留有的伤疤怎么解释?口里流血怎么回事?为什么死亡后没有及时通知家属?

各界舆论认为,事件最好的证据就是视频。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11日采访了北京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邢永瑞在回答为什么没有执法记录仪时解释说,因为是便衣打击,执法记录仪都是挂式的,当时便衣民警穿的都比较单薄,执法记录仪没办法外挂,如果手拿会非常明显。他说“便衣打击可不用配戴。”

在没有记录仪的情况下,邢永瑞说当时用手机进行了记录,在制服过程中,场面混乱,手机掉地摔坏。

另外,当雷洋家属去事发小区提取监视视频时,得到的答复是监视器的摄像头坏了。

对于警方执法视频设备的说法也有矛盾之处,警方在其第二份声明说“视频设备被雷洋打落摔坏”。搜狐特约评论员令狐卿在其文章中表示,舆论正在强化一种怀疑的心理,人们翻出警方的采购公示,显示执法记录仪有抗摔功能。并且,从这个前提出发,质疑机器被摔坏,储存卡也会有记录。尽管通报中是“视频拍摄设备”,不一定就是公示的执法记录仪,但舆论有意无意地忽视区别,以加强质疑的力度。

他说:“此事件归纳起来,足疗店外的这场致命遭遇,已经缺失了雷洋本人的说法,现在又缺乏执法视频设备的证据,再次缺乏现场监控视频的物证,剩下的,都只是昌平警方的说法。这种说法缺少关键物证,缺少可信口供,容易变成一家之言,而且又是直接相关方,其可信度难以服众。”

“嫖娼”与死亡是两个问题

在警方的陈述中,都是侧重强调雷洋“涉嫖”证据确凿,而对雷洋猝死之事则只是“身体不适”。舆论认为警方是在避重就轻、转移视线。

大陆网路上一篇题为《证明雷洋嫖娼不等于执法没有过失》的评论文章认为,“如果人仍然活着,嫖没嫖当然是一个问题,但一旦人死了,问题的核心在于执法过程是否存在问题。而这恰是所有人都不该回避的问题,因为这牵涉公权力是否被滥用,牵涉我们是否可以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牵涉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可以不用想下一个会不会是我的国度里。”

文章说,一个人死了,当然不能白死,不能稀里糊涂地死。即便死者真是嫖客,在这样的故事中死去,也应该追问警方在事情中的责任。而有媒体却转移话题或视线方向,比如坐实死者的嫖客身份、用污名化死者来洗地。

中共警方热衷“扫黄”的动因

雷洋“嫖娼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有网民引述了具有卓越见解的西方政治学里的定律之一的“塔西佗陷阱”,即是指当政府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还有大陆网民认为,JC(警察)抓嫖本质上不是为了扫黄,他们才不管黄色泛滥对社会会造成怎样的恶劣影响,他们盼的就是遍地黄色,那样才能发财。他们抓嫖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罚款,其热衷于扫黄,一为罚款(交公是指标 )二为敲诈(私了拿钱则为目的)三为享受人为鱼肉、我为刀俎的权力快感,居高临下、虐待他人,享有阴暗的优越感,他们是黄色资源的最大受益者!

时事评论员郦剑锋在其《人民为何不信任政府?》中表示,中共是什么,虽然中国人不一定完全说得清楚,但贪污腐败、鱼肉人民、无恶不作中国人都是深知的。除了暴政,中共的最大特点就是撒谎的本领。在一整套谎言机制的作用下,中共撒下了许多弥天大谎。谎言,也贯穿中共的全部历史,充斥着整个中国社会。

他说,“人民对中共的不信任,并不是‘怀疑一切’,它反映了中国人民对中共本质的深刻认识和对中共的抛弃,体现了中国人民的日益觉醒,这个潮流谁也阻挡不了。它也标志着中共谎言欺骗的彻底破产,彻底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必将从根本上动摇中共的统治,最终解体中共。”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6-05-11 11: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