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陆外逃精神科医生敬贺李洪志大师生日快乐

从上海外逃到美国的上海精神病院医生马锦春先生向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表示诚挚的生日祝贺,及祝各位法轮功修炼者在法轮大法日快乐。(马锦春提供)

人气: 60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在全球法轮功学员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十七周年之际,为营救被中共关押在精神病院的异议人士,从上海外逃到美国的上海精神病院医生马锦春先生向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表示诚挚的生日祝贺,及祝各位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大法日快乐。

5月11日至5月15日,全球部分法轮功学员九千多人将在纽约举行系列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活动。在这期间前后,世界各地政要、社会名人纷纷向法轮功学员表示祝贺,同时大批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及社会各界正义人士也向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敬贺生辰快乐。

前上海民政第一精神卫生中心的精神科医生马锦春也通过大纪元向李洪志先生表示祝贺。他非常希望不久的将来能有机会见到李洪志先生,聆听李大师谈对人生的正见,“我相信那一定能使我受益匪浅”。

2015年4月,马锦春为曝光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上海著名的民运人士乔忠令的黑幕,而举家逃离大陆旅居美国,向世界人权组织呼吁营救乔忠令。

当马锦春告诉乔忠令想要出国营救他时,乔忠令很激动,连说感谢,说马锦春“像中国古代的义士”。

首次听到“法轮功”

马锦春说,他第一次听到“法轮功”三个字还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

当时,电视几乎所有的频道的所有普通节目全部停播,改为滚动播放讲述修炼法轮功如何造成练功人死亡、精神失常、自杀以及造成家庭悲剧的节目。然而,中共造假宣传还是让马锦春产生了怀疑。

在中共的抹黑宣传中有一个所谓的“练功者”剖开肚子找法轮的画面给马锦春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当时他所在医院有许多医务人员看了节目后也纷​​纷指责和咒骂法轮功,而他内心却是一种怪怪的说不出的味道。

“因为电视刻意灌输法轮功等于精神失常的概念,”马锦春说。

马锦春对一位女同事说:“修炼法轮功的有这么多人,即使电视中所说的精神病例子是真实的,这些个案也没有任何统计学意义,否则围棋九段高手钱宇平精神异常去住院,我们不是就推理学围棋都会得精神病,大家围棋也别玩了。”

 

马锦春从消息灵通的同事那里了解到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到中南海和平上访过程中的高度自律性,让他啧啧称奇。图为,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到中南海和平上访。(大纪元资料图片)

 

中共越批法轮功 了解的信息越多

马锦春表示,随着中共对法轮功污蔑的批判深入,他了解的信息也越来越多。

首先是他从消息灵通的同事那里了解到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到中南海和平上访过程中的高度自律性,让他啧啧称奇。

同事告诉他,上访的大部分是老头老太(编者:法轮功学员遍及社会各阶层,当时正有大批中共高级离休干部、社会名人参加。),他们早晨7点多从中南海周围的胡同一下子冒出来,然后秩序井然地占用一半的人行道,另一半留出供路人行走,现场安安静静,中午时分上访人拿出面包和饮水进食,晚上9点多这些人又秩序井然消失在北京的胡同里,现场没有乱扔一片纸屑。

在马锦春的印象中大部分中国老人自由散漫,动不动还倚老卖老,而乱扔垃圾和乱穿马路更是家常便饭。“我家老人就有这种陋习,不知向他们说过多少遍也没用。”马锦春说,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些老人有如此神奇的改变呢?后来才明白这种神奇的力量是法轮大法教导的“真、善、忍”。

另一个让马锦春对中共抹黑法轮功的宣传生疑的是积极批判法轮功的是所谓的物理学家何祚庥的所作所为。

“与其称何祚庥是科学家,还不如称他是敏感的政治跟风者。”马锦春说,中共找何祚庥来批判法轮功,不但没有增加他的认同感,反而让他更加心生怀疑。

大批高知分子修炼法轮功令马锦春改变看法

随着时间推移,马锦春对法轮功的了解愈趋向全面。起初马锦春有一种偏见,以为法轮功修炼者都是社会底层没什么文化的人,闲来无事锻炼身体,可能跟做广播体操差不多,后来一件事改变了他的看法。

马锦春负责的病床位上有一名女病人的儿媳是长宁区公安局的副局长,一次马锦春随口问她的老公最近忙不忙,她回复说:“由于儿子和儿媳整日不在家,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他操劳。政府下达硬性政治任务,儿媳负责上海交通大学一群修炼法轮功的教授的思想转化工作,由于大学教授的社会影响力,故也不敢打骂这些人,所以工作难度很大,最后儿媳只好对这些教授说只要你们在悔过书上签字就算结案,你们要练功也自便吧,反正她也能向上面交代了。”

“原来法轮功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原来社会上高层次的精英也修炼。”马锦春表示,当时感到非常诧异。

同情法轮功

2000年,那时马锦春单位所在的程家桥街道所辖的社区不断出现“法轮大法好”的传单,街道领导的政治压力很大,悬赏如帮助抓获法轮功传单散发者一名奖励1000元人民币,并在社区重要道口拉起横幅进行强力宣传。

“当时的1000元应该是重赏,接近本人半个月工资。”马锦春说, 7月的一天,他记得天气特别热,中午11点40分他调休半天下班回家。在医院内近大门口处取自行车时,发现有几辆自行车前面的车斗里都有法轮功传单。

马锦春说:“医院大门附近有摄像头,若有人举报,传单散发者必会有麻烦。”马锦春出于对散发传单者的保护,就将所有车斗里的传单拿走处理掉。

“从1999年到2000年这一年里,我对法轮功的态度发生很大变化,我认为法轮功修炼者炼功不妨害他人或社会秩序,政府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去打击他们?如果政府有精力更应该关心许许多多其它急需要解决的问题,某种意义上讲我对法轮功产生了一种同情心。”马锦春回忆说。

识破天安门自焚伪案

2001年,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马锦春仅从医学专业角度就发现了两个疑点。

一、采访记者怎么没有穿隔离衣和戴口罩就进行采访?这是对烧伤病人的极度不负责任,根本违背医院的消毒隔离制度。

“当年我医学院本科临床见习是在上海瑞金医院,该院烧伤科全国著名,为了最大限度保障病人利益,烧伤科都不允许我们学生见习。”马锦春分析说。

二、气管切开的小女孩刘思影在说话,甚至唱歌?

马锦春分析说,如果是将插管开口堵住刘思影因此能说话,那么真是将病人的命视作草芥,因为烧伤病人喉头水肿才需要气管切开,这时有大量的脓性分泌物渗出,应该频繁地用吸引器将分泌物吸走,甚至还要用雾化治疗以稀释分泌物,一段时间不吸引会导致堵管并加重肺部感染。

在“自焚”事件真实信息缺乏的情况下,马锦春认为,觉得不管什么原因导致12岁的刘思影烧伤,医院都应该竭尽全力地去抢救,央视采访的影像却让他发现医院实际根本没有把刘思影的生命当做一回事,“按照这种无视医疗原则的态度去治疗,结果必然是病人死亡,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预判是正确的,我感到很愤怒。”

不久,马锦春在华东政法学院就读某门课时,一名来自有众多法轮功修炼者的东北省份的张教授(化名)在讲课巧妙地谈到了“法轮功”。

张教授说,他原大学哲学系内、号称“中国哲学第一人”某教授也修炼法轮功,跟随他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就有几百号人。学校以停止授课资格来逼迫该教授放弃法轮功,但该教授却不为所动。

张教授在谈到“自焚”事件时幽默地说:“政府说法轮功是X教让人去自焚,那么你政府用那无坚不摧的共产主义理论有无办法说动一个共产党员去自焚?”顿时教室里哄堂大笑,大家明白了他的真正意思。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自焚’是假的言论。”马锦春说。

意外获得翻墙软体 思想彻底转变

2004年初,马锦春离开医院去当律师,将自己的邮箱放在网上后,意外收到法轮功学员发来的翻墙软体“自由门”。

“我一直为搜索信息被防火墙屏蔽而烦恼,而有了‘自由门’我看到了真实而完整的自由世界,从此我的视野和认识开始发生改变,我知道了很多很多我过去所不知道或被蒙蔽的事实真相。”马锦春说。

在马锦春看到的真相中,高智晟律师所写的文章《神与我们并肩作战》令他印象非常深刻。文章中所披露的中共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惊人内幕,改变马锦春人生轨迹。

“我很早就知道高智晟先生的名字,知道他从陕北农村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村孩子成长为全国十大优秀律师之一的奇迹。但之前并不知道他为了维护素不相识弱者的利益,为了受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生命,他不惜一切代价地大声疾呼,他付出了自己和全家的幸福。在我明白一切后,高智晟先生成了我心中一个真正伟大的人,他的勇气令我折服,我看到了他力量的源泉——基督耶稣活在他身上,他在为这个世界作光作盐。上帝让高智晟先生在我的心田里埋下了信仰的种子。”

2011年4月,马锦春受洗成为一名基督徒。

马锦春表示,他从内心感谢高智晟先生。高智晟先生敢于牺牲自我为法轮功修炼者的苦难发声,让他切实感受到了高智晟人性的善良和博爱。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向中共暴政屈服的精神也让他非常敬佩。当他在精神病院遇见被中共迫害多年的异议人士乔忠令时,他也作出了为营救乔忠令而放弃自己的个人利益流亡海外的决定。

“应该说高智晟先生是带领我的现实好榜样,他背起他的十字架走耶稣基督的道路,我只是背起我的十字架紧随其后走同样的道路。”马锦春感慨地说。

 

呼吁制止迫害法轮功和乔忠令

马锦春通过大纪元向中国国民呼吁:“关心包括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高智晟先生、乔忠令先生在内的千千万万的正在忍受中共暴政伤害的人们,今天你不要为还没有受到中共伤害而暗自庆幸,因为在暴政面前任何一个人都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当上个世纪末中共开始毫无人性地镇压法轮功修炼者时,大家是否会想到数年后如此多的房屋被政府强拆,如此多的民众被政府殴打,如此多的教堂被政府铲平,所以大家应该克服小恐惧站出来为他人发出关爱、同情的声音,今天如果你不为他人发出声音,那么明天你面临被灭口的大恐惧时也没人会为你发出声音。”

“这里我更要向中国的精神科医生呼吁,停止将法轮功修炼者送入精神病院强制服药的行为,我更要向中国的外科医生呼吁,停止活摘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行为。因为你们的做法在任何宗教、法律、道德体系内都是不能容忍的犯罪行为,请你们别忘了你们的职业是医生而不是屠夫。你们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停​​止这些反人类的行为,更应该将相关的病史资料公布于众,以有效制止中共的疯狂行为。历史总要清算一切,只分时间的快与慢,任何一位伤害过他人的医生都应该积极的悔过,以求得自我的真正救赎。”

延伸阅读:上海精神科医生逃美 佐证中共迫害法轮功

(一)精神病院医生马锦春:不随众人作恶

(二)上海精神病院迫害正常人黑幕

(三)乔忠令亲述视频佐证中共迫害法轮功 #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6-05-12 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