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动漫天王大雄:一杆画笔走天下 创作也是修炼

大雄为法轮大法日创作的画作(局部)。(大纪元)

人气: 31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纽约采访报导)郭竞雄这个名字,可能并不为很多人熟悉,但提起“大雄”,在漫迷中则可说无人不知。大雄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已20年。由于绘制漫画揭露中共迫害,早前已捧得“动漫界奥斯卡”的他在中国大陆曾不止一次被中共拘禁折磨,后不得不出走美国。在今年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大法洪传24周年纪念日前夕,大雄接受了大纪元的专访。

大雄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美术设计系,1999年创办“旗”卡通漫画工作室,汇集三十多名画手,仅2002年就出版图书七十余册,平均每月绘制1,200余幅漫画。2006年,“旗”卡通与金庸合作的漫画《天龙八部》获法国昂古莱姆漫画节最高特别奖,这是华人第一次获得“动漫界奥斯卡”;随后,大雄也与欧洲最大的漫画出版公司顺利签约。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六年后的2005年,揭露中共本质的奇书《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时任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的他开始在课堂上讲述《九评》,却从未被学生举报。他还以圣果的笔名发表了很多《九评》的漫画,因此遭中共国安多次约谈、逼迫表态以至软禁、拘捕折磨,不得不在2008奥运前离开故土。

2010年,大雄荣膺第31届美国ICON漫画节“最受读者欢迎”和“特别艺术嘉宾”两项大奖。两本《星球大战》漫画翌年出版,其中《卢克的冒险》仅发行半个月就荣登全美畅销书第五名。

迄今为止,大雄仍是中国漫画家走向国际舞台的领军人物,也是在美国市场做主流漫画的唯一中国人;而在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上,他已稳步走过20年。

郭竞雄(大雄)资料照。(郭竞雄提供)

谈修炼

记者:您是怎样的机缘走入修炼的,可以分享一二吗?

大雄:人嘛,总会有些关于人生意义这些终极问题的思考。“你是谁?在干什么?你要去向哪里?”说人活着是只为吃饱穿暖,这一生就没啥追求了?其实这样的人不多见!所以这世界很多人都有一个精神的归宿,信佛教,信基督教,或者是其它宗教。现在很多人说中国人没信仰,我觉得其实大多数中国人是信仰一种家庭或家族的观念。人的精神需求是人的一种常态,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因为你有精神追求,当你身心和物质上都没有太多压力的情况下,这种精神上的渴望就变得很强烈。在我大学期间,我就经历了从哲学到宗教的过程。我接受了佛教的世界观,相信因果轮回,相信善恶报应,但看到传统佛教面临当今世界的尴尬,又有很多困惑。我信佛,但是并不知道该怎么做能升华自己。大家都是磕头烧香,要么就是各种法事活动。当年我是年轻人,对这些形式上的事情又很排斥。

当时中国社会上各种气功啊、特异功能祛病健身什么的非常多。我母亲因为身体不好,经常有她那个年龄段的人来推销各种气功。我有事没事就跟着听,跟着看,觉得新奇。后来就接触了法轮功。如果说缘分,我想这就是缘分。我就是觉得这个师父说得对,那些我在各种宗教领域里存在的困惑,师父都能用简单通俗的、用现代科学的语言解释清楚。

郭竞雄(大雄)作品。(郭竞雄提供)

当时一起喜欢研究哲学的朋友们还说我:“你们师父的语言都是大白话,初中文化!”我当时回答说:研究了这么多哲学和宗教,我认为世间的真理一定是能让世界所有人都能听得懂的语言,但却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珍惜。人们都是抱着自己的认知,不认真去听别人在讲什么。那些玄而又玄的哲学思考,已经陷入了逻辑的牛角尖,让大众听不懂。那些传统宗教的语言其实也是一样,对应今天这个时代,变成了更像故事和神话传说,而不能成为一个可以依附的修炼阶梯。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在当时的认识。

郭竞雄(大雄)以法轮大法修炼为主题的漫画。(郭竞雄提供)

记者:法轮大法修炼人不执著于功名,漫画创作却给您带来诸多盛誉,包括中国动漫天王的称谓,这样的成绩是否让你意外?

大雄:如果你是一个学生,学习好你的专业就是对你的要求;如果你是一个工人,做好你的工作就是对你的要求;你为人子女,为人父母,你的所作所为就要符合这些身份的要求。这是我在听师父的法中学来的。我是从事这个工作的,做好我的工作这就是修炼对我的要求。你做得好,成绩就自然有。

法轮大法只是不让我们抱着那么强烈的欲望去追求这些、不择手段去谋求这些。做损人利己的事情,这就不对了。重了有社会上的法律去制裁你,轻了对你个人的身心也不好。

话说回来,我们这个行业,画面会说话,好和不好,市场说了算。我走到全世界,就是凭著一杆画笔。我也尊敬我的职业,也是一种修炼。有人欣赏,那我高兴,心存感激,但是艺无止境。我看到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我不求做到最好,只求每天都比我之前的要好一些,有进步,就是自我超越了,都说修炼很艰苦,但是这其实是一种幸福的体验。

大雄创作的《大法礼赞》。(大纪元)

记者:出走中国大陆前,您通过画笔和授课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曾不止一次被国安抓捕拘禁。您不惧怕吗?是什么力量让您义无反顾?

大雄:首先要说,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中国非常的多,做得好的人不计其数。如果你知道,他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座丰碑。也许他出身平凡,看上去不起眼,或者是不被关注的行业和阶层。但是他们做的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超越自己的伟大的事情。我只不过是因为行业的特点——属于文化界,所以容易被人关注。

我就在世俗间生活,世俗的追求我也有啊,我也可以忍气吞声夹起尾巴做人,但我可以忍一时,不可能忍一世呀。我从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受益这么多,看着他披着世间的污名,作为一个学员,我不闻不问我良心难安?妥协于那种政治压力,我一辈子都会看不起我自己的。我不想背着负罪感过一辈子。

其实这也是我认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最终会失败的原因。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在阳光里。你强大、恐怖,手中有武器,人们可能暂时会屈服。但是人都有对未来的选择,要么离开你,要么反对你,何况你的迫害本身就是谎言?为法轮功翻案,还世间一个公正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所以您说这个选择难么?不难!其实这是一道智商题。

郭竞雄(大雄)表现修炼者在天安门举横幅遭非法逮捕的作品。(郭竞雄提供)
郭竞雄(大雄)漫画,表现众多法轮大法修炼者至北京上访,由于人数太多,被临时非法关押在体育馆。(郭竞雄提供)
郭竞雄(大雄)表现法轮大法修炼者受中共酷刑折磨的漫画。(郭竞雄提供)

谈漫画

记者:聊聊漫画吧。日本动漫和欧美的连环漫画在全球拥有庞大的粉丝群,您对它们的风格和艺术水准怎么看?

大雄:文化背后是国力的体现。日本在80年代社会上升期的时候作品很好,很有积极向上的热情,而且日本这个民族的敬业精神,把匠人精神发挥到极致,很值得我们学习。但是90年代日本经济开始下滑,文化就明显呈颓势,变态的东西很多,也很极端,所以市场一天不如一天,关键是精神内核不行了。

美国是把艺术工业化的国度,市场化也是美国的全球战略。动漫绘画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载体,一直在将美国精神推广到全世界。美国的漫画英雄全世界都知道。但是商业的快节奏,往往使读者口味多变,追求商业就有妥协。

记者:目前已有华人漫画家从神韵演出中获得灵感,您认为华人漫画是否应有自身的文化特色?

大雄:科学没有国界,艺术也应该没有国界,只要是优秀的作品自然就有人喜欢。文化特色是自身带来的,不是刻意追求的。

记者:今天的动漫结合了大量电脑制作技术和科技文化,您认为动漫发展的前景如何?对现阶段中国大陆的漫画家们有何建议?

大雄:其实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每一次技术和科技的革新都会带来行业的变化。我以前看过小说《神鞭》,甩辫子的清末武林高手遇到了民国,被迫把辫子剪了,但是成为了神枪手。主人翁的原话:“辫子剪了,神字留下了!”时代总在变,但是掌握技术的是人。无论用什么手段,我们依然可以做超越自我的强者。我们当代人活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我们不可能让今天的世界不变,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心。

至于说给同行的建议,我谈不上建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乐和不同的境遇。作为同行,我希望看到更优秀的作品。我只是发现有些年轻的画家对世界的认识还很封闭,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例如美国漫画“火”了一个“美国队长”,中国也创造出来一个“中国队长”。人家“美国队长”弘扬的是普世价值,你中共的队长是弘扬共产专政么?所以如果有建议,我觉得还是应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

谈创作

记者:自2000年《戏画聊斋》在大陆出版至今,您自己最满意的漫画图书是哪一部?

大雄:艺术创作永远有遗憾,尤其是和商业结合。我没有最满意的,但是我会几年推出一本自己在几年内的自选集,每本都卖得不错,算是对自己学习过程的一个整理。

记者:可以向粉丝们透露一些您近期的创作状态和着眼点吗?

大雄:作品能够被美国市场接受并喜欢,我当然很荣幸。这几年美国的漫展很频繁和盛大。我被邀请去各个地方和城市参加展览签售。基本上美国的大城市都跑了个遍。刚开始来美国的时候,语言不通,只能接受一些他们的稿子来出卖技术。例如画《星球大战》、画《超人》和那些美国流行的文化。现在随着知名度的提高,话语权越来越重要。很高兴我有几部作品被电影制作公司看中,正在拍电影。希望早日与大家见面。

记者:近期在绘制什么新作?预计什么时候和读者见面?

大雄:我最近有一套作品《红色低语者》,可能会在日本首发,是讲中共建政后的一些灵异事件。第一集很快就会发表,美国一些出版公司也希望引进过来。到时候我希望媒体也帮我宣传一下。华人和美国人在文化上还是两个群体,尤其是读报的中国人。

郭竞雄(大雄)漫画新作《红色低语者》之一帧。(郭竞雄提供)
郭竞雄(大雄)漫画新作《红色低语者》之一帧。(郭竞雄提供)

责任编辑:杨亦慧

评论
2016-05-14 4: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