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亡国灭种的前奏

人气: 18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4日讯】 因了连日暴雨,几十个工人在泥石流中撒手人寰,这样的惨剧,就上演在前几天,而且就上演在我栖身的福建泰宁。多灾多难的时代,狐裘蒙戎的党国,有太多的惨剧让我们心胆俱裂,目不忍睹。

这只是无数惨剧中的一幕。在我写作本文的当天,正值汶川地震八周年,当年的天灾和人祸同谋,造成大量家庭绝门绝户;数月前的深圳,因建筑垃圾堆积成山,不少市民也被土石滑坡所活埋······

纷至沓来的噩耗,让尚且苟活着的我们,常常慨叹于生命的无常和脆弱。孙子曰:“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我们除了献上哀思,剩下的就多是爱莫能助。

我们习惯于在各种惨剧的落幕不久,就又如鲁迅所说:“依然高高兴兴,再等着灭亡的更加逼近。”几十个工人的消亡,若过往烟云般会被淡忘。景区泰宁迎来的,照样会是兴高采烈,熙熙攘攘。

而总是擅长于把各种丧事当作喜事操办的党国,也并不会就因为有过种种严重的自然灾害,在各种关乎生命存亡的工作中,就变得从此富有前瞻性,就真正将惰政和虐政,自此优化成勤政和善政。

再多生命的惨烈消亡,也换不来僵尸党的一段柔肠,这已成其为铁律。非但如此,一边践踏生命、人权、尊严等等的匪帮,一边还要就着种种肝肠寸断,极尽蛊惑之能事,大肆渲染其“伟光正”。

“把灾难变成庆典,把哀伤变成喜悦,把问责变成感恩,把反思变成赞美,把对生命的珍惜变成对组织的效忠,把对个人善行的感激变成对国家的颂扬。”(《朱大可:谁杀死了我们的孩子?》)

这回也不例外。这回的泰宁“风光”在了CCTV,同时各级党官在电视画面上,也都表现得一个比一个“亲民”、“爱民”。而日常则是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就连百姓有没有饭吃都没人管······

油头粉面者在“勤政为民”中多喜饰演补锅匠,饰演马后炮······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犯后,即使千呼万唤,也都唤不来一缕春风。批量死人了,“公仆”就猫哭耗子假慈悲。

防不胜防的自然灾害,令苍生如履薄冰,缺德党在表演“亲民”、“爱民”的幕后,还要雪上加霜,频频制造着触目皆是的政治灾害、人权灾害,这就更是让匪区的蚁民,益发感受到了生之艰难。

有些自然灾害或无可避免,有些政治灾害和人权灾害,只要多一段推己及人的柔肠,于党国也就不会发生。而党国这么多年来,又都做了些什么呢?百般遮蔽,掩盖不了的是人神共愤,触目惊心。

看看衔冤负屈者年年的行号卧泣,看看天赋人权的被无视被践踏,看看衙役一波接一波的滥施抓捕,看看次次“离奇”的遇害,看看郭飞雄的正在被虐杀······严峻的现实奏响的是亡国灭种的前奏。

是的,魔窟中颤动着的各种混音,奏响的正是亡国灭种的前奏。这种前奏让你心绪凝重,让你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巨大的社会裂变,正在潜步而来,而漠视生命的存在和庄严,只是前奏的旋律之一。

各种颤动的音符,都符合了亡国灭种前奏所需的节拍。荀子说:“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人者安,聚敛者亡。故王者富人;霸者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筐箧、实府库。是谓上溢下漏。”

善于拢络人心的社会就稳定,只知一味搜刮民财的就必然亡国,“聚敛者亡”符合。赵家人了然大难就要临头,争相藏富、逃税、洗钱在离岸金融中心国家,“亡国富筐箧、实府库”,这也符合。

古训又云:“上下相疏,内外相疑,小臣争宠,大臣争权。此‘危国之风’也。”这点符合。“上不访下,下不谏上,妇言用,私政行。此‘亡国之风’也。”这也符合。这类亡国之势十分明显。

被不断推向亡国灭种深渊的匪区,完全符合于右任所说的“亡国三恶因”。惯于践踏人权、迫害良善的匪区,正如鲁迅所说:“倒行逆施,斫丧社会元气,就可以得‘亡国灭种’的‘眼前报’。”

······

太多颤动的音符,弹奏出了亡国灭种的前奏所共有的颤音。只是惯于及时行乐、醉生梦死的人们,在黍秀宫庭、水剩山残面前,或麻木得不知危险的临近,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国民还是亡国奴而已。

这个风雨如晦的雨季,没有例外,陌上还是不见希望之花的盛开,有的只是雷鸣和闪电,有的只是荒丘之上对生命、人权、尊严等等,一贯的漠视和践踏,有的只是荒庙之中植党营私的狗咬狗······

惨烈消亡的生命,被化作了一捧捧的骨灰,同时被化作灰烬的,还有生的艰难和恐惧,浓的亲情和乡愁······而苟活者的血泪,还将淌落在颤动的五线谱里。亡国灭种的前奏,总是拉得低沉又漫长。

任何一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在人世皆为唯一,并且是无可复制。由血肉之躯构成的生命元素,不是春季割过的韭菜,不是单一元素,是合成元素,合成了亲情和友情,有其与生俱来的珍贵和庄严。

国家真实存在的标志性之一,是会出自本能地敬重生命的珍贵和庄严,会给予生命该有的呵护和善待。草菅人命的所谓国家,有的不过只是国家的空壳,在人们心目中,无法得到真正的国家认同。

鹿走苏台的党国,给不了生命所该有的呵护和善待。呜呼!“泪断愁肠难断,往事总成幽怨。幽怨几时休?泪还流。”愿所有惨烈消亡于各种自然灾害、政治灾害、人权灾害的亡魂,走好,安息!

写于2016年5月12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赒济担任教育 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 后者逍遥法外第358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 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1889天,被 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 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能任 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 天不应,叫地不灵,沆瀣一气、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6-05-14 7: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