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三位君子 义薄云天

作者:华翰
翟璜、魏成、李克,这三位,都不失为君子。(shutter stock)
    人气: 6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战国时期,魏国的魏文侯想挑选一名宰相。现成的人选有两个:一个是魏成,一个是翟璜。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就请大将军李克一起来商量,共同研究选定一个。

魏文侯把自己的难处说了一番。李克说:“下属不参与尊上的事,外人不过问内眷的事。臣子我在朝外任职,不敢妄议朝政。”

魏文侯一再请求他说,李克这才讲了判断人格的五条原则,即:“平时,看他所亲近的;富贵时,看他所效法的;显赫时,看他所推荐的;穷困时,看他所不做的;贫贱时,看他所不取的。这五条,就足以判断人格的高低了。”

李克没有明确地指出到底谁更合适。

魏文侯听完李克的话后,沉思了片刻,说道:“先生请回府去休息吧,我的宰相已经选定了。”

李克在回去的路上碰到翟璜。翟璜问他:“国君对宰相的人选,确定了没有?”

李克说:“是魏成。”

翟璜一听立刻变了脸色,愤愤地说:“我曾经向国君推荐了五名臣将,其中还包括你李克,我哪点比魏成差呢?”

李克慢悠悠地说:“您把我介绍给您的国君,难道是为了结党营私以谋求高官显职吗?今天国君问我宰相的人选,我只不过说了一番原则的话,并没有讲出其中任何一个人。我之所以推测国君会选中魏成为相,是因为:魏成虽是千钟俸禄,却拿出十分之九用来结交外面的贤士;以十分之一留作自己用。所以,使国君得到了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这样的英才。这三个人国君都奉为老师。而您所举的五个人,国君都任用为臣属。仅这一点,您能和魏成相比吗?”

翟璜听后,心里仔细一想,感到十分惭愧。一再向李克道歉说:“我是个粗鄙之人,刚才的话失礼了!我愿拜您终生为师!”

【附言】
翟璜之所以对李克大为不满,是因为李克在魏文侯面前推荐他人当宰相。在翟璜看来,自己也曾经向魏文侯积极荐贤,你李克能获得如此地位,也全仗我翟璜的推荐,你为什么不思报恩推荐我?却去帮我的竞争对手魏成去说话呢?

其实出于至公之心的李克,只不过是在魏文侯的强烈要求下,说了一番判断人格高低的标准之言,并没有对魏文侯明说谁该是宰相的人选。而翟璜却认定李克一定在魏文侯面前,褒赞魏成、而贬抑自己,这是翟璜愤怒的真正原因。当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便真诚地向李克道歉。

应该说,翟璜、魏成、李克,这三位,都不失为君子。李克荐贤能出以公心,实为难得。魏成将自己的大部分俸禄拿出来结交贤士,是真正的宅心仁厚。翟璜虽有私心,但深明大义,过而能改,亦不失为大丈夫,他表示:“我愿拜您终生为师!”——多么郑重,何等虔敬而感人啊!@#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刘秀对刘盆子赏赐丰厚,还让他做了赵王的郎中。人们在称颂刘秀的贤德时,天下的混乱局面也平息下来,日渐安定。
  • 唐朝初年,官员选拔制度,尚不完善,有的人靠冒名顶替,虚报资格,获得了官位。唐太宗下令,要求这些人自首。若不自首,查出来就判死刑。不久查出来一个人,戴胄依照法律,判处他流放。唐太宗责备戴胄说:“我下诏书说过,不自首的,查出来要判死刑,现在你却判了他流放,这是失信于天下。你因这案件收受贿赂了么?”
  • 黄霸待人宽厚,内心精明,很受下属和百姓的爱戴。在他的辖地内,户口年年增加,政绩在所有郡县中名列第一。朝廷提拔他当京兆尹,这在官员序列中属于“二千石”。后来,因为黄霸宽厚惜民,征发百姓整修运兵道路不积极,和征发到北部边境的骑兵与马匹数目过少,因此遭受弹劾,连连降级。但黄霸并不悔丧、辩解。
  • 儒家有言:“孝为百善先。”又讲:“亲亲为大。”可见孝养父母乃是立身处世的根本,天经地义的大事。
  • 刘易熟知兵法,善打恶仗,对狄青守卫的那个地段边境的情况非常熟悉,带他一起到边境去十分必要。但是刘易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特别爱吃苦荬菜,一顿饭吃不到苦荬菜,就会呼天喊地骂不绝口,甚至还会动手打人。士兵、将领都怕他。
  • 吴隐之被朝庭升迁、离开广州时,坐船经过石门水域,忽然之间,天昏地暗,狂风呼 啸,浊浪滔天!船几乎就要翻沉了。驾船的长者讲:“此刻风涛狂怒,船上必有贪腐!”
  • 郑钧和孝章帝,为后人树立了崇尚道德品格的学习榜样。
  • 陶侃的母亲湛氏,是豫章新淦(江西南昌境内)人。以前,陶侃的父亲取她为妾,生下了陶侃。陶家贫贱,湛氏就靠纺织挣钱,供养儿子,让他结交胜过自己的朋友。这位湛氏贤妾,福荫了陶门的几代人!
  • 《后汉书‧列传第三十一》记载: 第五伦(人名)在乡里任“啬夫”的小官时,均平徭役、赋税,调解乡里间的矛盾,公正和善,很得人心。但他认为自己做官发达不了,就带着家人搬到河东去了。
  • 《汉书•列传第六十》记载:汉代人王温舒,为官谄媚,善于趋附权贵,对于无权无势者,又视之为奴隶。他执法时,对当权者的家族,虽罪大恶极,积案如山,也不予追究。对无权势者,即使是属于皇亲国戚,也会予以凌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