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艺术品投资:风险与回报

文/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 舒原 译

[法]威廉‧布格罗,《有天使的圣母》,又称《天使之歌》(修复后的局部),布面油画,1881年作,保罗‧盖蒂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人气: 8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随着股市像皮球一样弹来弹去、房价持续走低、储蓄利率跌至谷底,很多人都转向艺术投资,寄望其成为更稳定的投资形式。通货膨胀危机爆发、国际货币浮动是人们普遍担忧的事情,而艺术则提供了有吸引力的替代投资形式,它自身就是国际化货币,可以避免纸币贬值带来的财产损失。此外,不像股票或其它投资基金,艺术品是可因其美学和文化意义获得欣赏的有形物品。换句话说,人们可以鱼和熊掌兼得。不过,艺术品投资并不意味着它永远是安全的、良性的投资,在进入这一回报丰厚的领域前,还是有许多方面需要留意。

一、了解细分的收藏领域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艺术流派很多,每个流派都有自己的市场和特色。比如说,19世纪美国绘画和19世纪欧洲绘画就是完全不同的市场,更不用说与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艺术或其它类型藏品如翡翠或家具的分野了。而同一世纪的两个时期,也各有自己的收藏家、艺术家群体和专业领域。这些不同因素会影响价格、需求以及画作的最佳出售地点。例如,美国绘画通常在美国会卖出好价钱,欧洲绘画则是拿到国际市场上更好卖。

艺术家的画作并不是在本国卖得更好。以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为例,即便他是法国人,他的画在美国也比在伦敦和法国卖得好,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在纽约的大拍卖行看到其画作上拍。另一方面,如果有人看到一幅画在海外出售,而其本国的市场更大,那么买家可能会从需求不足的海外购进,之后在本国转手售出。挑选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了解该领域的具体情况或者寻求行家的帮助是很重要的。

二、分析艺术家的成交记录

在决定是否要买、以什么价格买一幅画的时候,公开拍卖记录是藏家的最大资源。你需要选择那些有长期建立起的稳定销售记录的艺术家。许多收藏家使用互联网工具来帮助确定市场上的画作是否值得买,比如Artnet就保有大拍卖行最近10年艺术品拍卖记录的珍贵信息。当你拿一件待售的作品与成交记录做比较时,找出可资参考的一系列相关作品是很重要的。为了具有可比性,需要找出一件尺寸、题材接近的真迹。购买能代表画家创作风格的作品也很重要。例如,彼得‧门斯泰兹(Peder Mönsted)是一位丹麦风景画家,买下他罕见的肖像画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二、询问艺术品的保存状况

另一个需要留意的因素,也是Artnet或类似网站不能显示的,就是艺术品的保存状况:它有没有被撕坏或有后人重画的痕迹?油画颜料在修复过程中是否有剥落?雕塑作品有没有局部的损坏或残缺?其中,修复得当与否对价格有巨大影响。少量的重画或画的背景部位撕坏一小块,不会对价格有显著影响;而如果修复的地方是人物的眼睛,或者画布开裂部位正好在画面的焦点,画的价值就会大大降低。

专家们会使用紫外线(行内常称“黑光灯”)来评估画作的状况。油画颜料要完全干透需要百年以上。新颜料,或在晚于原作的时期加上去的颜料,其光泽度会和原作不同。不过,要区分出原画区域和重新描绘过的区域,还是需要训练有素的眼光。由于上光油(又称凡尼斯)会随着时间发污、使画面蒙上一层绿调子,掩盖住颜料的实际光泽,其结果,如果上光油有一小部分被洗掉,这个局部的光泽就会不同,常让人误认为是经过了修复。多数大拍卖行都会据买家要求在销售前提供作品状况的报告。

[法]威廉‧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有天使的圣母》(La Vierge aux anges),又称《天使之歌》(Le chant des anges),布面油画(修复前),1881年作,保罗‧盖蒂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三、画作修复需请行家里手

尘污会极大地影响一幅画作的外观。而面对蒙尘的绘画,许多经验丰富的收藏家都会为之兴奋,因为清洗过后画面往往会更美,价格也因此会拉高。一幅最高水准的油画如果蒙上尘污,精妙的细部就看不出来,同时,亮部变暗,暗部变亮,会削弱画面整体的对比。如果修复者谙熟这位艺术家的笔法,风险倒还不大。另一方面,尘污可以掩盖技法的缺陷,使得一幅粗糙的画作显得细致入微;也可以隐盖后人修复的痕迹。

总体来说,要清洗一幅画而不冒风险几乎是不可能的,损坏的概率依作品的具体情况和修复者的技巧而异。只有训练有素的眼光才能看到尘污背后的画作原貌,修复画作更是需要专业技巧。切勿在家里自己动手修复。

四、留意作品的尺寸和主题

多数购买画作的人不仅是为了投资,也会挂在家里做装饰。买画时记住这一点也很重要,原因有几个。就绘画而言,尺寸的确重要,但大画并不总是更好。收藏家对画将挂在哪里通常会预先有个概念,他们会希望画作舒服地占据墙面,而不会显得空间太局促。比方说,一幅画的高度超过9英尺(约2.74米)就会很难卖,因为多数人都没法妥帖地挂在家里。另一方面,画幅如果过小,挂在墙上就不够突出,也会降低其价值,除非画作的水平非同一般。对藏家来说,绘画的主题也很关键。举一个很好理解的例子,描绘美丽女子的画作会比表现生病孩童的作品卖得好,前者的售价往往也更高。

五、艺术收藏是相对稳定的投资

不像股票和债券,绘画和只此一件的雕塑都有较长的市场周转期。随着Artnet被收藏界普遍使用,大部分藏家都知道你在拍卖会上以什么价格购买了作品。这就使得买家很难于五年之内在公开拍卖会上转手卖出。人们不愿感觉自己花了太多的钱或者错过了购买的良机。一般来说,如果藏家本可以在一两年前以低得多的售价购入这幅画,那么眼下他们会缺乏高价买进的意愿。只有过了10年期,其拍卖记录才会被视为已完全过时。

当然,艺术品市场需求的突然剧增或者全球经济灾难的爆发也会带来变数,那样艺术品价值也可能在短期内产生很大浮动。然而,不同于股票,你不能简单地拉出相关信息,时时刻刻关注行情走势。短期事件可在数小时或数天内带来股市的大波动,而决定艺术品价格的是公开的拍卖记录。

就任何艺术品领域而言,目前各大拍卖行都没有每天或每月组织大型拍卖,因此,数次拍卖会之间价格维持不变的时间会相当长,不会受到短期事件的影响。即使一次成交显示出价格的急升或剧降,也不能就此得出结论:这位艺术家的画作行情因此上涨。

以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的画作《发现摩西》(The Finding of Moses)为例,虽然2010年上拍时估价仅300万〜5,00万(美元,下同),最终却以近3,600万拍出。

[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发现摩西》(The Finding of Moses),布面油画,1904年作,136.7×213.4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ARC)

多数人都将单次的高价成交视为某种侥幸,会希望连续多次看到价格走高,才会确定行情真的有所变化。就阿尔玛—塔德玛而言,他的另一幅杰作《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的相会》(The Meeting of Antony and Cleopatra)在随后的另一场拍卖会上拍出了2,900万。许多阿尔玛—塔德玛画作的藏家都热切关注著其行情大涨的状况是否会持续。

这样看来,艺术收藏是一种相对稳定的投资形式,要从中获益你必须得有耐心。

[英]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的相会》(The Meeting of Antony and Cleopatra),布面油画,1885年作,65.4×91.4cm,私人收藏。(Courtesy of ARC)

五、从小拍卖行和画廊买画

小拍卖行的成交情况不像苏富比和佳士得等大拍卖行那样受关注,因此对行情的影响力也没有那么大。这意味着,从小拍卖行购入再从大拍卖行售出可以获利。只是,大多数拍卖行都不像苏富比、佳士得和邦瀚斯那样能保证画作为真迹。这一点对于初入门或缺乏专业鉴定知识的藏家来说很重要。如果购买了伪作,要追讨损失通常没有法律可依。有句拉丁格言很适用于购买艺术品,叫做“购者留心”(caveat emptor)。购画的一方有责任弄清楚画作是否为真迹、状况是否良好,除非卖方/拍卖行保证他们销售的是真品,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保证作品保存良好。

另一个购画渠道是画廊,有声誉的画廊会保证其销售的不是假画。如同艺术收藏的其它领域,从画廊买画也是有利有弊。有利之处在于交易记录不会公开,你可以拿去拍卖,从新投入市场。再次出售给私人藏家也更容易。然而,画廊通常会寄望于出售的画作带来巨额利润,买家如果不够明智,可能会支付两倍三倍于拍卖价格的钱。这就可能使画作难以在合理的时段内带来投资回报。熟悉艺术市场是很重要的。

六、喜爱藏品并理解其文化价值

艺术品的买卖可以带来相当丰厚的利润,然而藏家总是应该确定购买了自己真正欣赏的东西。很可能你钟爱的东西他人也喜欢。考虑到艺术市场上的作品不太容易在一夜之间价格陡升,如果你珍视这件作品,就不会在意为收获而付出必要的等待。如果一个人进行买卖只是为赚取利润,除货币价值外对购买的东西毫不欣赏,要达成目标也不容易。

对所购买的艺术品拥有文化、历史和审美层面上的理解是很重要的,如此,买家就可以分出艺术作品的良莠。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绵延著很多不同类型的艺术。如果对这一投资形式有兴趣,花些时间去寻找你欣赏、为之击节的艺术时期及艺术类型是非常有意义的。

 

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首席运营官卡拉‧吕珊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Courtesy of Kara Lysandra Ross)

作者简介:

卡拉‧莱桑德拉‧罗斯(Kara Lysandra Ross)现任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简称ARC)的首席运营官,兼“达‧芬奇计划”(The Da Vinci Initiative)首席执行官——该计划致力于在美国公立和私立中小学推广写实艺术教育。卡拉早年毕业于德鲁大学艺术史系,曾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实习,作为19世纪欧洲绘画领域的专家,现定期为英文大纪元的艺术专栏撰稿,同时也是《美术鉴赏》(Fine Art Connoisseur)杂志的特约撰稿人。

作为著名收藏家、艺术史学者、教育家、ARC创始人兼主席弗雷德里克‧罗斯(Federic Ross)之女,卡拉也助力父亲编辑了《威廉‧布格罗作品全集》(Catalogue Raisonné on William Bouguereau),并为第二版撰写了第28章。她参与策划组织了2014年写实艺术大会(TRAC)的未来具象艺术版块,也担任了2014/2015年度ARC国际沙龙现场展的策展人和主要组织者。此外,她也被公认为研究埃德蒙‧布莱尔‧莱顿(Edmund Blair Leighton)的权威专家,眼下正在编撰莱顿作品全集。电邮:kara.ross@artrenewal.org

 

责任编辑:方沛

评论
2016-06-10 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