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王岐山批涉矿腐败 罗干家族被聚焦

人气: 18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4日讯】5月22日,双主管的纪检监察杂志刊文《违纪中管干部有相当一部分存在涉矿腐败》,谈的是十八大以来因此落马的官员与流失的国资。而公开报导显示,王岐山最想追究的两大国资流失案,皆是十八大之前的陈年旧案。

这两大案──山东鲁能电力与洛阳栾川钼矿,均为财新网于不同时间率先报导内幕。前者当年无人被查,后者却有前洛阳市委书记孙善武被判死缓。在周永康落马之后,孙善武案可能被逆转。

孙善武前洛阳市委书记,2008年落马,2010年被判死缓。服刑5年之后,2015年3月,非常罕见的通过申诉管道获得重审。这个时间正是周永康被移送起诉前一个月。同时,财新网以含特稿形式的两篇文章,点名期间曾多次批示该案的周永康(时任公安部长)。财新网之后,又有《财经》代孙善武发声──要在秦城监狱质问周永康:“当年为什么把我打成贪官?”

孙案在主流媒体复活之前,其内幕于2013年下半年先被大量解禁,其时,周永康案呼之欲出,同时孙善武刑期较短的女儿(刘宇萍)于2013年5月出狱后就为父奔走申诉,提出的主要案由是“因阻止洛阳栾川钼矿被人侵吞,而遭到‘高层利益集团’陷害”。

这个“高层”,除了周永康,还有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据称,因孙善武采取了查封账户等相应的阻挠措施,在“外来和尚”滕尚富(徐州商人)吃不下来时,“神秘商人”罗刚出面,以“拿到中央领导批示”压迫孙善武,而洛阳市委、市府亦接到公安部多道批示要求“为境外投资者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当时罗刚以港商港资之名)。

罗刚与“中央领导”罗干的关系是兄弟(一说堂系)。就这样,世界排名第三、亚洲排名第一的洛阳栾川钼矿成为罗刚私产。罗刚获利25亿多,却造成4,700亿的国有资源流失。

那次大量解禁的,还有罗刚的儿子、罗干的侄儿──罗韶宇的敛财史。一如父亲,罗韶宇打着“中央领导”罗干的旗号,在江苏空手套得18.6亿的国企江动集团,其核心子公司江淮动力,曾是私募大佬徐翔炒作的概念股。

在2003年时,罗韶宇经营的“迪马”牌运钞车市占率第一,因有罗干在公安系统、金融系统指定厂家、强推更换。在薄熙来主政重庆时,罗韶宇财富迭创高峰。在多地搞房地产时,罗韶宇有周永康背后撑暴力拆迁。

在罗刚于国内鲸吞国资时,同一期间的2005年,罗干则是在国外收购矿产。地点是阿根廷大山脉矿区(SIERRAGRANDE),这座当地最大的铁矿,除铁矿、磷矿外,还富有可用于生产核武的贵稀金属──钴。据报,该矿区还曾建有阿根廷军方的高级实验室。

据阿根廷媒体披露的合同显示,其约定条款中还有与商业无关的移民政策。原来罗干在阿根廷除了转移资产,也预备退休后的藏身之处。谁知2005年,罗干还是因迫害法轮功的群体灭绝和酷刑罪在阿根廷受到起诉、通缉。

因此罗干有生之年是不敢到阿根廷,周永康殊途同归。在罗干退休之后,继位的周永康计划在2012年2月访阿根廷,却因为王立军2月6日出逃而成为绝响。

孙善武的入狱与两任政法头子包庇亲属敛财有关,案子的改判最终要靠家属和律师收集证据材料,但他的再审申诉,是与习王的态度直接相关。尤其时机选在周永康落马之后,显示习王藉该案,往前可牵出罗干,往后可敲打江泽民。政法系统的无法无天,周永康是继承罗干之恶,若能再把罗干关进秦城监狱,那对民众而言无疑是好事成双。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5-24 3: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