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跨越心界 一位中共党支部书记的觉醒

吴艳霞在多伦多天梯书店。(吴艳霞提供)

人气: 12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5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伊玲报导)“没有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中生活过的人,很难理解人们为什么那么看重党员身份。因为那是心灵依附、政治生命、决定个人和家庭社会地位、前途命运……共产党利用控制全社会资源来达到控制人的思想。”吴艳霞说。

这是2016年中国新年期间的多伦多,冬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暖暖的洒在吴艳霞做义工的工作室。她身着蓝色绒质大岭西装,背对窗户,面带微笑,用平静的语调,讲述她曾经跨越万水千山、艰难曲折的心路历程。

1957年出生天津一个中共烈属家庭的吴艳霞,成长道路一帆风顺,18岁入党,大学毕业成为天津园林学校一名高级讲师,政教科党支部书记;天津园林局几百名“优秀党员”中的十名标兵之一,年年是市优秀教师,还曾获得三八红旗手,“八五”国家计划立功奖章。

2005年初,这个拥有28年党龄、对共产党充满狂热忠诚和信赖的“红标兵”,在全球退党大潮冲到500万时,她选择退出中共党一切组织,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思想的人。

“做好人你们做不过我”

吴艳霞在多伦多参加法轮功游行。(吴艳霞提供)
吴艳霞在多伦多参加法轮功游行。(吴艳霞提供)

天津是中国著名历史文化名城,依河榜海,名人商贾汇集,是个拥有千万人口的大城市。1996年,法轮功风靡全国时,天津市大街小巷到处有人炼功,许多机关、企业单位内部就设有炼功点。用“每100米就有一个炼功点。”来形容当时盛况一点也不夸张。

吴艳霞的先生顾旺所在天津电器设计研究所就有一个炼功点,每天午休时间,楼下就有近50人炼功。研究所的马工程师炼功后,弯曲30度的驼背直了。顾旺患了面部中风,口眼歪斜,炼功2个月好了。

当时社会上流传因炼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很多。但吴艳霞不为所动,她从没有练过任何气功,也不相信。

顾旺告诉她: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还让人做好人。吴艳霞心想:做好人?那好啊,你就做去吧。你们怎么做也做不过我。

吴艳霞身上的光环是勤奋做出来的。她每天第一个到校,最后一个离校。她跟学生的关系也好,外地学生经济困难,她会给予帮助。她的好人名气流传在外,家长送礼开后门,也要把孩子塞到她的班。

这里是一块净土

吴艳霞所在天津市园林学校也有人炼功。一次,学生向她介绍法轮功。她问:“你们法轮功做好人和共产党讲的做好人到底有什么不同?”这位学生想了一下说:“你们做好人是人越多干得越起劲;法轮功做好人是有没有人看见,他/她都会做好。因为他们是发自内心的,就是为别人好。”

由于顾旺很忙,吴艳霞周末只好跟着顾旺一起活动。她随顾旺参加了几次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听到了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

一个没文化,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太太,修炼前,视钱如命,买东西少找几毛钱,她会坐车去把钱要回来;儿女过年过节买来的礼物,她会拿商店去对价格,按原价回礼,决不多花一分。她被儿女称为财迷老太太。

这个财迷老太太炼功以后,一次拿100元去买桃,找的零钱中有张50元纸币。她拿这张50元的钱去买肉时,发现是假的。卖肉老板愿意为她做证,让她去找仅10米之远的卖桃人。她转身走2步停住了,想了一下,低下头把那张假钱撕掉了。

当卖肉人说她为什么这么傻时,老太太平静地说:我师父告诉我,要处处为别人着想。钱又不是他造的,他如果给别人,不就害了别人吗?他如果不给别人,他要卖多少桃子才能挣来50块钱啊!

类似这样的故事很多很多。每次开完法会后,吴艳霞都显得很兴奋,她没想到,在当今全民追求金钱的时代,竟然还有这样一群人。

一次法会后,吴艳霞又显得很兴奋。一位法轮功学员问她:“感觉如何?”她回答:“我真想把你们这帮人全都拉来入党。”那位学员听后笑笑说:“恰恰相反,我真希望你们那些党员都来学法轮功。”

接触法轮功群体越多,吴艳霞的心被一次一次地被敲打。夜深人静时,她开始思考:那个我平时都看不上眼的财迷老太太,在利益关头能想到别人,我做的到吗?做不到!我做的好事都是有回报的,他们最终会传出去。既为“党”增辉,自己也得到名的满足。

她发现法轮功这里确实是一块难得的净土。

发生在母亲身上的奇迹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1996年底,吴艳霞的母亲患肺癌住进了医院。病房里共有4个床位,另外3个人都先后离世。精明的老人明白自己的病没救了,她不想死在医院,赶紧让吴艳霞接回家。出院时,医生也告知:老人最多能活3个月。

出院后,吴艳霞亲手给母亲做寿衣。一边缝一边伤心流泪:母亲才68岁,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她想到了法轮功,那时,吴艳霞还没有正式炼功,对法轮功并不了解。但母亲已经到这个地步,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老人炼功已经不可能,她连坐起来都困难。吴艳霞只好让母亲躺着,给她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到第3天时,老人可以坐起来了,再过几天就能站一会儿,再过几天就比划着炼一套功法,慢慢地间歇着炼一套、二套……3个月下来,老人能下地,行走自如了。

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惊呆了,都以为老人死了,竟然活过来了!

见证了母亲的起死回生,吴艳霞彻底改变观念:法轮功确实不是一般功法。从此,她正式走入法轮功修炼。同时,吴艳霞的父亲、弟弟、妹妹、公公、侄子以及邻居、熟人、朋友等,全都因为老人的奇迹走入修炼法轮功。

吴艳霞在为自己挣来一身光环的同时,也付出了健康的代价。她患有严重的胃溃疡、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两个月之后,她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半年后,各种疾病全好了。她们全家沐浴在修炼的快乐中。

心灵触动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全国范围大抓捕,正式开始了打压法轮功。随着打压不断升级,谎言也在不断升级。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抹黑法轮功。

广受欢迎的法轮功突然在中共的宣传下变了样,人们用歧视的眼光看待法轮功。随之而来的是一批又一批亲身受益的法轮功学员走出来,向政府、向民众澄清事实。他们天真地以为如果政府了解实情,一定会支持他们。

法轮功学员的愿望落空了,偌大的国家没有人愿意听法轮功学员的声音,眼见的是一批又一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押和被失踪。形势越来越严峻。

1999年9月开学前夕,中共教育部对全国教育系统下达指示,所有大、中、小学开学第一周停课,全体学生、教职员工被强行看谎言宣传下被妖魔化的法轮功的录像,还要全民表态。天津园林学校买了一大批白布,每个人在上面签名,支持取缔法轮功。

天真无邪的小学生看到电视里那些谎言下编造的血淋淋的场面,有的当场呕吐,有的吓得夜晚发出恐惧的惊叫。吴艳霞一位同事的孩子就是无法接受那些画面,被老师劝回。

这孩子从小跟吴艳霞很亲,每次见面都要蹦蹦跳跳跑过来,又搂又亲又抱的。当他妈妈告诉他,吴阿姨炼法轮功时,孩子吓得惊恐地躲在妈妈背后,再也不让吴艳霞碰他。第2天,这孩子还送给他妈妈一个玩具镜子,让她放桌上,以防吴阿姨从背后杀她。

“我变成了新一代的南霸天、黄世仁、刘文彩?(中共用于仇恨宣传,谎言编造的所谓恶贯满盈的反派明星,欺骗了几代中国百姓)”吴艳霞心灵受到极大冲击:我也曾经跟这个孩子一样,只要有人提起黄世仁、南霸天,我就恨,无名得恨。尽管我从来没见过他们,但是党就能让我恨,党说他们是吸劳动人民血的魔鬼。

吴艳霞意识到,这场迫害正在毁掉一代人。

无法跨越的一步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吴艳霞明白,法轮功修心向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全国上亿的人炼功,一个这么大修心向善群体正在遭受无休止的打压、迫害,严酷事实逼得她不得不思考。

显然,这场打压是错的。做为体制内的人,吴艳霞知道上访没有用。共产党要做什么事情,早就做准备策划了,不可能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以她多年形成的惯性思维,一定是某些个人欺上瞒下,使党不理解。如果共产党知道社会上还有这么一个善良群体,一定会站出来支持的。多年培养教育,她绝不会怀疑党有什么错。

当无数法轮功学员前仆后继地去上访,去给民众讲真相时,吴艳霞没有动,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公开站出来跟共产党理论。

一个孩子的高度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吴艳霞在国内。(吴艳霞提供)

形势越来越严峻,天津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捕。一位姓赵的法轮功学员因为送妻子去北京上访,亲眼见证“4‧25”现场,为那和平、祥和的气氛所感动,从而走入法轮功修炼。7月20日以后,因为向民众讲真相,夫妻双双同时被抓,留下一个15岁和10岁孩子无人照看。

吴艳霞决定和妹妹去看一下孩子,给孩子买点吃的。为了避人耳目,姐妹俩打扮成老太太的样子。到了那个小区时,她们打听孩子住处。看得出来,那些街坊邻居很紧张,她们走出很远了,邻居还半躲著身子,悄悄地朝这边张望。

进屋一看,两个孩子正坐在桌子上写作业。吴艳霞问他们,心里有没有压力?同学老师有没有歧视?男孩平静地说:“我有什么压力?我父母又没做错事,他们只是讲了一句真话。如果讲真话都被打压,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听完这句话,吴艳霞怔住了:虽然我也看到大法的美好,不仅强身健体,还使人心灵净化、社会道德回昇,但还没有站在民族存亡的高度去想这场镇压。一个孩子都可以为中华民族着想,我作为老师感到自愧:在大是大非面前,首先想到的是保护自己。

那一瞬间,吴艳霞的心胸轰然震开了:是的,我们上访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民族。当人们连说真话的权力都被剥夺,靠假话维持生存时,那不是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吗?

吴艳霞被一个孩子教育了,再也坐不住了,她买来电脑,做资料。她也要向民众讲清真相,制止这场迫害。

被剥夺沉默的权力

不久,来吴艳霞这里取资料的几位法轮功学员被抓了,吴艳霞的弟弟妹妹也被抓了。警察顺藤摸瓜,吴艳霞被抓到了派出所。吴艳霞给所长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所长无话可说,最后说:“你好糊涂啊,共产党要定性法轮功,你能怎么样?”

警察又找来吴艳霞的父亲,这个一辈子维护共产党的老人,使出家长的威严。吴艳霞在父亲的威严下屈服了,签字不练了。该放过他们了吧,不行。吴艳霞是天津园林系统的名人,在学生、老师中影响很大,共产党怎能错过这个抹黑法轮功的机会呢?
“610”的人要求吴艳霞发声,说的话事先编好了:我炼法轮功上当了,受骗了,法轮功给我带来多大多大危害了……吴艳霞说,没有啊,不是这样啊,没有怎么能胡说呢?我是亲身见证大法美好的人啊。

吴艳霞很清醒,这场迫害明显是错误的,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公开站在共产党的对立面。共产党多年的灌输,让她的灵魂已经跟党绑在一起,否定它,就是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前半生,否定自己曾经有过的光环和辉煌时光。那是打共产党的脸,也是打自己的脸。她,还做不到。

但是,吴艳霞也不想信口雌黄污蔑法轮功。因为那不是事实,她是见证者,也是亲身受益者。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母亲起死回生……这一切都是事实啊!连这些事实都可以不顾,只是去符合党的要求,那还有良心吗?

“为了配合党的要求,我不说话行不行?”吴艳霞毕竟不是那种为了利益今天这样变,明天那样变的人。她不想站在共产党的对立面,但也不想配合共产党污蔑法轮功,在痛苦的纠结中,她想用沉默来求得一点可怜的生存空间。但是,她的愿望落空了。在共产党内,必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这是他们说的所谓的党性。

心灵挣扎

没有坚持党性,吴艳霞立马成了异类,第2天就被抓到洗脑班,从此失去人身自由。吴艳霞被免去了政教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并强行送去“洗脑班”10天,还受到了开除党籍和不许做教师工作的威胁。半夜三更警察来踢门,三天两头被警察带走,连带学生实习都有人跟着。

2000年3月至2001年8月期间,警察隔三岔五闯入她家,随便翻东西,查看电脑。2000年农历6月22日,是她父亲的生日,3名警察闯入她家,不让她出门。同年的中秋节,单位里派七八个人到家里看着,不让出门。腊月二十九,吴艳霞一家三口买好了年货,准备回老家和公公婆婆一起过年。还没出门,四、五名警察闯进来,强行把她拦住,看了三天不让出门。

吴艳霞的弟弟妹妹被抓后,9个月音信全无。她的父亲想打听儿女的下落都不可能。这个一辈子维护共产党的老人,面对共产党无情对待,精神几近崩溃。临死的时候说:“如果我的孩子偷了人家一根钉子,那是贼,应该受到惩罚!可是他们什么坏事都没做啊,为何受到这样的对待?”最后,老人在悲伤和绝望中含怨去世。

吴艳霞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大半辈子拥以为荣、全力追随的党,是自己的政治生命,心灵依附,怎么突然反脸不认人了?这个露出狰狞面目的党,怎么可以对它的党徒任意凌辱、迫害?这是怎样的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啊!她整天在痛苦中煎熬着,精神已近崩溃。那段时间里,她很害怕电话铃响和敲门声,夜里经常被恶梦惊醒。

吴艳霞每一次被抓起来,校长都会去保她。校长每次去都会说一句同样的话:她是我们学校最好的教师。最后一次被抓,校长又说出同样的话。这一次,“610”人员怒目圆睁,用手指校长的鼻子,厉声地说:你说话已经有问题了,知道吗?你应该说:她曾经是位好同志,但现在不是!

昔日共产党的“红色标兵”,“先进教师”,“三八红旗手”……此时,所有的光环如今一钱不值,因为她没跟党保持一致。

为了逃避无休止的迫害,2001年,吴艳霞全家移民加拿大。

一本书的力量

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表,吴艳霞一遍接一遍地读。每读一遍,她被惊醒一次。她明白了共产党是怎样破坏了中华传统文化,取而代之的是邪恶的党文化。中国人就这样被共产党没完没了的系统灌输,把人们的思维、价值观变异了,共产党把全体中国人变成符合它统治所需要的人……

共产党用控制社会的一切资源来控制人的灵魂。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把一批又一批人划作异类,去打击,迫害。杀鸡儆猴,让人们在恐惧地活着:谁要跟共产党作对就没有好下场!

有幸没有被迫害的人们,或随妖魔起舞,或麻木,或恐惧,他们已经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心安理得地沉默着……这是一个多么荒诞的世界啊!

迷雾终于拨开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终于被看清了。吴艳霞感到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痛苦,比肉体痛苦还要多很多很多倍,那是发自心灵深处的懊悔和绝望。大半生追求、维护、拥以为荣的东西竟然与流氓、魔鬼挂钩,她觉得自己活得好窝囊,好窝囊……

被扭曲的灵魂

吴艳霞想起了过去,想起自己曾经被扭曲的灵魂、变异的思维和价值观,完全用共产党灌输的那一套去看待这个世界:

善良的小学老师被批斗,连给她倒一杯水服药都不敢,因为她出身不好。她也曾和那些“红五类”去欺侮那些“黑五类”,觉得理所当然:谁让你出身不好呢?

公公曾告诉她:美丽的小姑新婚一个月,就在共产党的土改运动中被乱棍打死,娘家人连夜偷偷把她埋了,连哭一声都不敢。她没有同情,说:谁让你们把她嫁给富农?嫁给贫农不就没事了吗?

吴艳霞觉得自己前半生是个没人性的半生,第一次有了人性后,却又被划为新一代的“大恶人”,成了被打击的对象。

摆脱心灵桎酷

《九评》让吴艳霞看清了中共的本质。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带给了人一种高尚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是中国人失落已久的祖宗文化和传统的根。法轮大法的出现无可指责,他给世界带来光明与祥和,是回昇与希望。

法轮功没有选择和中共作对,当时炼功人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共党员、各级官员、社会精英。是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它一定要选择与人民为敌,它不可能容下真、善、忍。善恶没有中间词,那么只有抛弃它。

2005年,当全球三退大潮数字冲破500万时,吴艳霞作出人生的重大抉择: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她终于跨越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彻底摆脱了共产党的心灵桎酷,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思想的人!

“我仍然是个好人,善良,但不再与任何党有关了。”吴艳霞庆幸自己成为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明白生命的意义。目前,她在一家西人食品公司工作14年了,她的敬业和善良赢得管理层和同事的尊敬。工作之余,她全力参与劝“三退”(劝说民众退党、退共青团、退少先队),脱离这个邪恶残暴的专制体制,唤醒可贵的中国人。

一位哲人说过:魔鬼能赢的必要条件是好人的沉默。吴艳霞深知,中国人本质善良,只不过在那个特殊环境中,身不由己,灵魂被共产党强行绑架。她相信,当中国人民清醒之时,就是共产党灭亡之时!#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