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留学生:感谢李洪志老师给我身心健康

文: 中国大陆海外留学生:凌云(笔名)

上千名来自纽约、台湾和欧洲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集体炼功。(摄影﹕戴兵/大纪元)

人气: 5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5月31日讯】大学毕业后在家等待办理出国手续的时间里,我和母亲一起学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神奇再次出现,我的身体得到进一步的调理,体内的寒气、湿气在往外排(夏天身体都发凉,出的是冷汗),身体由冷变暖。炼功后两天,我的气色开始转变,皮肤变得白而红润。我的语言任课老师都说我变年轻了,他们都觉得很惊奇。

几个月之后,我腰椎间盘突出、肾虚等彻底消失了。除此之外,我整个人变得非常精神,学习到凌晨三、四点,第二天也能按时起床,而且完全不觉得累,不像以前得肾虚的时候,连躺着睡觉都觉得累。正是因为有了健康的身体,我才能够应付在海外读语言课程时每天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学习,并且一次性通过了大学的语言考试并在今年四月开始学习研究生课程。

来到海外之后,我没有得过一次病。相比之下,和我一起来的很多同学则是由于水土不服,经常请假不上课,甚至有些人还专程跑回国做手术,为此耽误了语言班的学习,导致现在都还没能入学。

我在读高二的时候,由于学习压力过大,得了肾虚(肾虚指肾脏精气阴阳不足,出现腰酸、四肢发冷、畏寒、燥热、盗汗、虚汗、头晕、耳鸣等等症状)。那时候我上课老打瞌睡,做什么事情都无精打采,成绩直线下滑,为此我没少挨老师训。但当时我只是认为,导致这些症状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平时没有休息好。直到高考前几个月的时候,我突然有一天吃饭的时候下颌骨脱臼了。为了不影响后面的备考,母亲非常着急的联系了骨科医院的专家,第二天一大早就带我去医院看病,刚和医生一见面,医生就说我脸色发黑,经过检查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得了肾虚。母亲又立刻去找中医大夫给我开了一些补肾的中药,服用了几天之后感觉自己又恢复到可以应付高强度学习的程度了,我以为自己的肾虚治好了。

在大学一年级的一次体育课上,我在体能测试的时候又把腰闪了,后来疼痛感还从腰部扩散到全身。于是我请了一天假去了市区的市中医院看病,在做完CT之后我被确诊为腰椎间盘突出,而且又是由于肾虚导致的,那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糟糕了。此后每隔两周都要去医院拿药,而且药也不便宜,一次就要花四百多元人民币;除此之外还必须遵从医嘱多静养,也就是说,除了学习、吃饭和上厕所,我都必须尽量在床上躺着,而且中药天天吃胃也受不了。过了一段时间,当腰部的疼痛感没有以前那么严重的时候,我就把中药停了,改用母亲购买的台湾金门膏药“一条根”,但是还是得天天贴,不贴腰就痛。

到了大三的时候,我开始准备考研,除了要完成补习班老师每天给我制定的考研复习任务,我还必须要兼顾专业课的学习。以至于我后来看到考研的复习资料我就情绪低落,而且我的脾气越来越差,每次和家里打电话都是在抱怨,和家人的关系也搞得很僵。后来在大学辅导老师的建议下,我去医院看了心理医生,经过检查我才知道自己患有重度抑郁症和中度焦虑症。以后我每天都必须服用抗抑郁和抗焦虑的进口药物,到后来我对药物产生了依赖性,如果一天不吃药浑身就不舒服,而且剂量也慢慢在加大。

到了大四我的学习任务进一步加重,看着同学们在宿舍玩游戏影响我学习就心烦,觉得他们在浪费光阴。我的生活就是教室、图书馆、食堂和宿舍,我觉得自己生就是个孤独的苦命人,既不愿意沉沦,一直都在学习学习、努力努力,又不知前方的路有多远,尽管每年都拿奖学金,似乎也没激起我多少快乐。面对我越来越糟糕的身体和心理状态,母亲非常担心,但又没有办法,母亲说:“我能为你做的我都做了,我可以在经济上支持你,物质上满足你,生活上帮助你,但你因学习和心理压力带来的身心疾病我却无能为力。唯一能救你走出困境的只有法轮功了,管不了那么多了(以前母亲因担心迫害),炼吧!”

这样在母亲的建议下,我开始看李洪志老师的著作《转法轮》,晚上睡觉前躲在学生宿舍的蚊帐里看一会儿《转法轮》,就这样已经出现了神奇,每次看《转法轮》时都有一种暖暖的热量包围着我,我的体能开始回升,失眠、多梦的症状减轻,睡眠质量得以提高,精力变得充沛,我很快停掉了抗抑郁和抗焦虑的药物和“一条根”膏药。

更神奇的是,不知不觉中我变得心胸开阔,能以包容的心态看待问题,主动因自己学习较晚而影响了大家的休息而向同学们道歉,改善了与宿舍同学的关系。最后我以全系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并顺利敲开了海外留学的大门。

在此我真心感谢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心,希望更多的莘莘学子能明白真相,在大法中受益,成为道德高尚、学有成就的社会有用之才。#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5-31 9: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