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灿烂小妞:中国教师,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人气: 192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4日讯】学生教训老师

媒体爆料,亳州蒙城一学校初中课堂上,马老师让学生交试卷,学生不交卷还出口成脏,马老师义愤填膺,推搡学生。好家伙,几个男生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还有学生拿板凳砸,完全是往死里打的节奏。最要命的是,更有女生在后面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于是,男生得到鼓励,厮打更加起劲。

视频显示,马老师共掌掴学生三次。每次掌掴,都换来更大的一波毒打。可怜的马老师完全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但还是如西西弗斯一样推石头上山。掌掴,毒打;再掌掴,再毒打,再掌掴,再毒打……

蒙城以雷霆万钧之力,迅速做出处理。

校长撤职。

马老师深刻反省。

学生道歉,恢复上课。

尘埃落定,一切恢复正常,从此大家相安无事,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好一个童话故事的结尾。

校长撤职,也许是负领导责任。这样的窝囊废校长不当也罢。只是当老师,那可是直接堵抢眼啊,校长大人,好自为之吧。

马老师向学生道歉,深刻反省。不知道遭受群殴的马老师怎么道歉的?如何做出深刻反省?一个代课教师,挣一点辛苦钱,稍有人心者,也料不到会有这样的下场。但竟至于在课堂上被群殴,被侮辱,被耻笑,现在又被二次伤害,还要向打人者毕恭毕敬的道歉,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伤害者!

大刀向老师头上砍来

每当看到这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景象,我就会想起一个歌名——《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现在,我们的大刀还在挥舞,但却是向老师头上砍去。

山西朔县弑师

10月4日,是朔州二中高一开学的日期,晚上7时的晚自习是学生们到校后上的第一节课。高一(16)班的班主任郝旭东来到了教室里,晚7时30分左右,他走到班长跟前,询问班费的收缴情况。了解到有两名同学还没有缴,其中包括李明(化名)时,他抬起目光望向李明。

7时44分,郝旭东走到了李明的座位旁,李明突然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把弹簧刀,猛地刺向郝旭东的腹部。郝旭东忍着剧痛,捂著流血的肚子向讲台方向退去,但李明并没有就此罢手,他追上前去,将正向前门挣扎的郝旭东一把搂住脖子,右手持刀再次向郝旭东老师刺去,直到郝旭东倒在血泊中。

在日记中,李明发泄著对初中时教他的两位老师的不满,声称“做鬼”也要杀他,称 “我就是个坏学生,还坏到家了……我恨老师,更恨学校、社会……我要发泄,我要复仇,我要杀老师”。李明还写道:“不光是老师,父母也不尊重我,同学也是,他们歧视我……我也不会去尊重他们,我的心灵渐渐扭曲。我采用了这种最极(端)的方法。我不会去后悔,从我这个想法一出,我就知道了我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一条通向死亡的道路,我希望我用这种方式可以唤醒人们对学生的态度,认识到老师的混蛋,让教育业可以改变。”

浙江丽水弑师

新华社电(记者 方列)在失踪两天后,浙江丽水市缙云县盘溪中学31岁女教师潘伟仙的遗体在县城附近的一座山上被找到,而杀害她的竟然是她的学生丁某。

10月21日中午,因为学生丁某前一天逃课,潘老师找他谈话,丁回答说是上网去了。潘老师本想给丁某的家长打电话,但没联系上,只好中午带着他去做家访。下午2点25分,丁某从校外回到教室,有老师问他,潘老师怎么没一起回来?丁某回答说,他俩在校门口就分开了。直到晚自习课时间,潘老师一直没有出现。当晚10点左右,警方在一座山上找到潘老师的尸体。而犯罪嫌疑人就是她的学生丁某。据丁某交代,他借口父母不在家,而爷爷奶奶在山上干活,将潘老师骗到山上后掐死。

潘老师是今年8月才调到盘溪中学的,此前她在缙云一所偏远的山区学校任教。她去年带的班是县里的优秀班级,而她本人也曾连续5年被评为县优秀教育工作者或校级优秀老师。

中国政法大学弑师

10月28日晚,中国政法大学程春明教授在课堂上被学生砍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报道称:事发时间为当晚6点40分左右,死者名叫程春明,系该校教师。当时他正在该校端升楼201教室内准备上课。

有目击同学称,嫌疑人所用凶器为一把菜刀。事发时,教室内尚未上课,程春明正在做课前准备。嫌疑人突然手持菜刀冲入教室,向程春明右颈部砍去,共砍两刀。目击学生称,嫌疑人砍伤程春明时,神情镇定。随后,该嫌疑人走出教室,掏出手机并报警。

如果要列举,长沙学生奸杀高校女教师案、陕西省渭南市高三学生伤害教师案、广东化州初三学生杀女教师案、湖北安陆市中学生杀老师案等等。

远的不说了,现在,无论如何,在一个月之内,连续发生三起弑师事件,杀人者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从农村到城市,从地方到首都,无一例外,都举起了高高的大刀,向老师砍去,刀光闪过,血肉横飞……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最后一个惨案竟然发生在中国法律的最高学府——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的大四学生,也选择用屠刀来解决问题。

我们的学生怎么了?我们的老师怎么了?我们的教育怎么了?为什么原本启人心智、丰富灵魂的教育,却培养出一个个杀人魔王?为什么善行结不出善果,还要结出恶果?为什么老师非但得不到尊重,甚至于要以鲜血来偿还,以生命为代价?校园暴力何以产生?如何预防?教育究竟应该走向何方?

这些问题不弄明白,不做解决,悲剧就一定会重新上演,程春明就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在《论语》里,那种“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浪漫的师生关系,何等的脱俗?何等的精神愉悦?何等的心灵充盈?现在都丢到哪里去了?中国历史上是最尊师重教的国家,所谓 “天地君亲师”。 就算到了民国时期,这种风习还是很好的,现在丢到哪里去了。

不久前,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了《过去的老师》,我没有读,但只看书名,就被温暖所笼罩。那是一个朱自清、鲁迅、夏丏尊、李叔同、陶行知、叶圣陶等人做教师的时代。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著名的作家,中国最著名的教育家、散文家、哲学家,他们都曾经站在中学、小学的讲台上,给我们的孩子们输送最新鲜的,最人文,最壮骨胳的营养。那个时候教师待遇达到每个月7块大洋,而旧时代的公务员警察却只有两块大洋。而我们现在,尊师重教又体现在哪里?不能只在教师节那一天尊师重教啊。

现在早已是一流、二流、三流的人才都不会来弄教育了,韩寒的话是不中听,但难道不是事实吗?

在郝旭东老师的博克后,有一个家长的留言,基本上代表了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

呜呼,心痛至极!!决不让我的儿子做教师!愿旭东天国走好!下辈子不要选择做教师!中国的中小学教师根本不是人做的工作。国人只看到教育费用高额不下,不去追究其根源!只看到教育的负面,不看竞争的激烈残忍程度!只知道向教师索取教学成绩,不去考虑自己的孩子是否可造之材!如此扭曲的基础教育,城乡教师巨大的收入反差……谁来解决?怎么解决?

如果这件事反过来,是教师杀了学生而不是学生杀了教师,我想,各种新闻媒体又会要大做文章了。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中国,你怎么啦?怎么感觉整个社会都在仇视教师一样的?社会发展到今天,一方面有人喊:要发展教育,要尊重教师;另一方面,教师上无力赡养父母,下顾及不了妻儿,穷困潦倒,两袖清风,即使如此,还是有人巴不得把教师往死里整才好。国家富强,要靠教育,教育要依靠教师,难道把教师整死了,中国的教育就上去了?!现在教师的生命连草介都不如,我真替中国的教育事业感到担忧啊!

我发誓:我的儿子将来敢当教师,我就亲手将他掐死!

好(郝)老师,一路好吧!

校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国民心里我们教育的现状,也是我们教师的生存现状。那么导致这一切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从教育制度本身来说,陈旧的教育体制,落后的教育方式,非人的教育评价,嗜血的教育竞争等等,都让我们的教育异化。

教育首先是人的教育

教育首先是人的教育。这是教育的原点,教育的对象是人,教育当然是教育人的,是人的教育。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们眼里面还有人吗?我们是非人的教育,是分数教育,是升学率教育。马加爵惨案之后,云南某地的一个校长说,在当前的教育评估下,我们只管提高高考升学率,我们哪管自己培养出的是马加爵,还是刘海洋?

现在,纷纷扬扬的各种教育改革,都是教学内容改革,或者是课程改革,简称课改,从来不会也不屑关注教育对象,关注人的教育问题。教育主管部门热衷于各种物化的评比,自满于硬体设施的达标,宣扬教育手段的现代化,恰恰忽视了对人的关怀。即便有一些思想品德课程,往往又涂抹太多的意识形态色彩,以一种高蹈的道德宣言取代了基本的“人的教育”。

还记得爱因斯坦对教育的定义吗?当把学校教给你的所有的一切都忘掉之后,剩下来的才是教育。

那么,哪些东西会忘记?那些通过机械训练、强化巩固,反复抓、专反复的知识点,海量的试题,解题方法和秘诀宝典,这些东西学生一出校门,就会遗忘到九霄云外,不会遗忘的是善良,是好奇心,是健康的心态,是宽容、不偏激的心理,是悲悯的情怀,是远大的志向,是胜不骄、败不馁的风度,是眼光,是情怀,是同情心,是一种道德人格……只有有了这些,才是一个有灵魂的学生。然而,我们学校教育恰恰把这些丢弃了。我们的学生如此苍白,形销骨立,除了可怜的分数,他们一无所有。

师生关系严重恶化

师生关系严重恶化。从根本上来说,师生目标一致,应该是很好的合作者,老师爱护学生,学生尊敬老师,师生团结一心,咬定青山不放松。如陶行知先生所说:“师生彼此崇拜,培养出值得彼此崇拜之活人。”

然而,现实中的师生关系日渐冷淡,渐行渐远,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因为唯分数论,师生关系的恶化,还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恶化的原因有多种。

一是沟通渠道的堵塞。老师忙着评职称、评称号,忙着考计算机、考英语,还有继续教育、课程培训等,特别是面临沉重的考试压力,要精确到小数点后第几位,心态很难有平衡的;而学生害怕分数,害怕升学,害怕考试的排名,害怕按照分数来排座位,压力同样不堪重负。这样一来,师生都处于紧张焦虑之中,都处于一种亚健康状态,自然很难静下心来,好好沟通。

二是教育手法的落后。时代的发展,造就了一代人个性的张扬和突显。无庸讳言,学生普遍厌学,很大的问题是出在施教方式上。学生为什么不愿意学?这个问题很值得深思。而且,学生越来越有主见,越来越拒绝不适合自己的一套。当我们单纯地把学生看成是受教育的工具,不顾及他们对现行教育的看法,不顾及我们的教育方式他们是否愿意接受,火山就已经在酝酿了。

因此,处于夹缝里的老师,要不就是管出来一堆麻烦,要不,就像杨不管一样,放任自流。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形,教育思想显然没有充分准备,进退失据,动辄得咎,没有研究如何在尊重学生个体的情况下,完成教书育人的历史使命。

三是惩罚教育的缺失。曾几何时,我们颁布了一个个法律,保护未成年人的权利,保护未成年人的安全。与此同时,一个个紧箍咒戴上了老师的头,老师的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个语言,任何一句批评,都可能构成对学生的人身伤害,都可能成为呈堂上对我们不利的证词。这就是教育部门提出的绝对禁止老师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否则,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票否决。至于何为变相体罚,至今还是语焉不详。逼得老师只能一味的退缩,一旦说服不起作用,学生就会爬到老师头顶做窝,学生打老师左耳光,老师不敢把右脸给他。师道尊严早已被丢到爪哇国去了。

老师们拥有教育者的名义,却没有教育的权利。人们纷纷用自己的想法给教育戴上沉重的镣铐,却要老师戴着镣铐去跳轻松的舞。有人把教育的理智溺爱成了一簇轻飘飘的棉花糖,却要老师用它把铁块锤炼成锋利的宝剑;有人把教育的权利弱化成了一把薄纸刀,却要老师用它清理杂乱的果枝。教育需要雕琢,就会有疼痛;教育需要清理,就会有删除。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日本的宽松教育已经显现出了严重的弊端,他们也开始修正自己的教育理念,西方的教育里从来没有确实必要的惩罚,甚至是更加严厉的惩戒。我不否认一个眼神改变一个学生的教育神话,在某个特殊的教育环境里,这种神话是可以存在的,但是神话毕竟是神话,离现实的教育还是有一段距离,理智的教育应该是有爱有罚的教育。

教师对学生固然是爱的奉献,但有时候,为了这爱能够尽可能地播撒,难免需要辅以一些小小的惩戒.惩戒,并不意味着没有平等;有惩戒,也不意味着不尊重学生。必要的惩罚也是爱,甚至是大爱。然而老师对学生的惩罚缺少社会支持。要知道,自由、平等、尊重也是需要通过学习的啊,甚至通过一定的惩罚才能够领会的。学生时期的放纵到了社会上,可能就是放大了的暴戾,学校不能给社会培养出一批批不知道惩戒为何物的无法无天者。

 当教育只剩下纵容

远古有记载:“舜耕地,牛不走道,舜鞭己不责牛。”牛不走道,舜为什么要鞭己不责牛?这说明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理解他当时的心情?很多人根据现代人的观念这样解释:牛不走正确的路,是因为人没有引导好,牛自己是不知道的,所以不应该责罚牛,应该追究自己的责任。并更进一步强加给现代的教育,以此来要求老师们仿效古人,对那些问题学生要反思自己,绝对不能把责任放在学生身上。

于是,当某重点高中的一名高二学生在课堂上看小说,因为老师没收了他的书,两人发生了口角,最终这名学生手持利刃,亲手杀死了班主任时,不绝于耳的却是这样的评论:“孩子是受教育者,他之所以犯错,是教育者失职。”于是,当发生了北京某艺术职校的“辱师事件”后,就有某教育专家跳出来说,“我们不应该责怪孩子,孩子没有错。”这些论调都有要求教师做到“牛不走道,舜鞭己不责牛”这种境界的感觉。

当错在学生、老师连生命权益都得不到保障的时候,这些一味指责教育者的专家是否想到,一味的放任,一味的包容,将会培养出怎样的学生?这种宗教信徒式的宽容、忍辱负重难道就是我们的教育所追求的?

很多人相信教育是是万能的(当然不是那些一线的教育者),“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做不好的教育”式的“教育万能论”现在很是时髦,特别是在那些教育大家或者专家们看来:只要是教育出了错,学生做错了事,那么责任一定在于教师。不管学生犯了什么性质的错误,甚至是犯了罪,都会以一句“要以教育为主”类的永远正确却大而空的话作为结束语。其实,这种假大空的语言,或者是语录式的口号,在实际的教育中丝毫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不知不觉中,我们的教育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没有了底线的宽容其实成了对学生的纵容。教育已经宽松的有点过了,超越了溺爱成了一种放纵。一边是日益难管的学生,一边是某些人高高在上的豪言壮语,中间便是可怜兮兮、战战兢兢教书的老师。我们的教育给了学生充分的自由,宽松的氛围,温馨的生活。不准排名次,害怕学生承担不起;不准批评学生,害怕伤害了那些脆弱的心灵;犯了错误也养表扬,那是给了学生人性的关怀……但是我们的社会也是这样吗?社会生活不需要竞争吗?公务员考试不需要名次吗?在社会上犯了罪不需要惩罚吗?

此外,把学生负担过重的责任强加给老师,那么它又会折射出多少教育者的尴尬与无奈呢? 是谁在给老师排名呢?是谁还在用高考选拔人才呢?老师只是跟着指挥棒在跑,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也是受害者,至少老师不是负担的源责任者。

美国哈佛大学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哈佛的一名学生私自将校图书馆的一册珍本带出,后主动向学校认错并归还图书。霍里厄克校长肯定其勇气和诚实,接着还是将这名学生开除。20世纪80年代,日本一名女中学生因坚持留校方禁止的长发被除名,学生家长诉至法院而败诉,法院认为,日本之所以有今天,靠的是严守纪律。

可在我们教育语境中,在对素质教育的偏解下,校纪校规却束手无策,显得那么软弱无力,规章制度以爱的名义一味地退让,底线一天天降低。如果一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无所畏惧,上学时对校纪校规、对教师无所畏惧,成人后就会对法律无所畏惧,做人就会没有底线。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你还能指望他成为遵纪守法、品德高尚的有用之才吗?

我始终认为,当教育只剩下纵容,就绝不仅仅是教育的不幸。

社会环境带来恶果

社会环境的恶化。今天,全社会大喊要尊重孩子的个性发展,于是家长、社会都给了孩子一种错觉:我就是我,我行我素,没什么好改变的。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独生子女,家长对孩子的溺爱,让孩子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唯一的中心,老子天下第一。
更糟糕的是,今天的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金钱至上,各种不良思想和信息沉渣泛起,浓烟滚滚。

人是社会的人质,个人更是社会整体的一部“作品”。

在信仰缺失,道德沦丧的环境里,学生怎么可能建立起自己一座道德伦理的大厦?学校就算心有余也会力不足,岂不知道一傅众咻的道理?所有这些,必然导致孩子们的道德教育的苍白和失血。【如觉本文精彩,请加微信thdz3086424068,朋友圈更有种有趣有料】

更可怕的是,拜金主义思想的污损,尤其是教师群体在整个社会中地位的低下,特别是经济地位低下,无形中增添了学生对教师的鄙视。他们可能会想,看你那个穷酸样,也配管我?看你那个寒酸样,我好好读书,结果不就和你一个样,上帝,绕了我吧!想想看,教师本身就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又怎么可能在学生面前建立起自己的师道尊严?

而且由于成长环境的特殊性,这些孩子心理承受力又特别薄弱,缺乏理智解决问题的方法。校园暴力存在的很大因素是他们找不到良好的沟通渠道,找不到消解不良情绪的出口,对生命价值和法制尊崇不够,以致铤而走险,酿成大错。

鲁迅在90年前大声疾呼,救救孩子。我们今天则要高声呼喊:救救老师。

文章来源:时代文摘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5-04 10: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