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家级贫困县巨贪频出 中共腐败无可救药

人气: 11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晓真报导)中共官场腐败透顶,不仅油水丰厚的地方腐败官员比比皆是,连国家级贫困县亦频出巨贪。近日,有陆媒盘点了几个这样的贪官,他们身在贫困县中,贪污受贿却毫不手软,动辄上千万(人民币,下同),甚至上亿元。外界普遍认为,中共官场盛行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根本无药可治。

陆媒《新京报》微信账号“政事儿”3日报导说,在中国的一些国家级贫困县中,存在着“穷县巨贪”的现象。这些贫困县官员,滥用职权进行权钱交易,或染指工程项目,动辄受贿百万、千万,甚至贪腐上亿元。

福建连城县腐败窝案

文章首先盘点了地处闽、粤、赣三省结合点的福建连城县。在这个人口仅有30余万的国家级贫困县,2016年初,该县一起遍及全县的腐败窝案令其在大陆名声大噪。

该县官员四套班子中,有三套班子的“一把手”在中共十八大之后落马。此外,财政、公安等多部门主要负责人也相继被调查。涉案人员16人,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而多部门“一把手”涉案、拉帮结派、相互包庇,利用手中权力大肆牟利是该塌方式腐败窝案的主要特点。

在这起窝案中,公安系统是“重灾区”,连城县公安局前局长雷松、前政委林负功、前副局长邓梅花、前纪委书记罗传炎等多名领导官员涉案,仅林负功个人涉案金额就达上千万元。

河北大名县前县委书记8年贪1.01亿

河北省大名县前县委书记边飞已于2013年12月被捕,当时河北省纪委人员在其办公室搜出十万现金。

河北省大名县和魏县分别于2001年和2012年被列入“国家级贫困县”,而边飞在1999年11月至2008年5月,历任魏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等职,此后一年担任永年县委书记,2009年12月至其被调查时,边飞一直任大名县县委书记。

在这期间,边飞共贪腐1.01亿元。

广西凤山县前县委书记贪污巨额国家资金

报导称,除了以直接收受贿赂等方式贪腐外,还有贫困县官员利用职权查收工程项目、操作造价,从中贪污。广西凤山县前县委书记黄德意就是其中一个。

2008年凤山县曾发生过一次山体崩塌地质灾害,致使凤巴公路中断,16间房屋被掩埋,造成5人死亡、6人受伤、1人失踪。国家随后下拨专项资金。

据中纪委通报显示,巡视组到达凤山县后便收到当地民众举报,说县里“花了5,000万元画了两只鸟”,还怀疑黄德意在此项目中可能存在权钱交易问题。

随后巡视组进行调查,发现黄德意擅自做主,动用国家防治地质灾害资金5350万元,在出入县城的山壁上雕刻“凤凰壁画”,花费相当于县财政年收入的一半还多,但壁画项目实际造价仅200多万元。

巡视组还查实黄德意插手工程项目,利用土地出让谋私利,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521万余元。

江西潘阳县官员曾卷走1/4县财政收入

位于江西省东北部的鄱阳县亦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李华波于2006年10月至2010年12月,在该县财政局任经济建设股股长。

据中共最高检通报,在此期间,李华波利用管理该县农业、林业、水利等基本建设专项资金职务之便,伙同县农村信用联社、县财政局相关人员,通过私盖伪造的公章、提供虚假对账单等手段,转移县财政局资金9,400余万元,并将个人分得的约7,200万元赃款中的2,900余万元转移至新加坡,其余款项用于到澳门赌博、个人消费等。

2011年1月,李华波预感处境不妙,遂潜逃至新加坡。据悉,2010年鄱阳县全县地方财政收入仅有4.1亿元。李华波官职不高,而贪污数额却占到当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之多,堪称“苍蝇巨贪”。

中共官员腐败成社会常态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以“贪腐治国”,在党、政、军各系统培植起由众多贪官组成的江派体系,江泽民儿子江绵恒更是堪称“中国第一贪”。国有资源被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等几大权力家族瓜分。

此外,中共腐败之风蔓延到军队、司法、医疗、教育、体育、传媒、国企等社会各个领域,官员们买官、卖官、索贿、受贿、官商勾结,贪腐行为之嚣张令民众愤怒。

有评论认为,中共腐败是制度性腐败,是从上至下的全面贪腐,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解体中共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社会的腐败问题。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6-05-06 4: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