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四)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1996年8月首次莅临澳洲讲法(明慧网)

      人气: 80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7日讯】一九九六年八月、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和一九九九年五月,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应邀来到澳洲悉尼讲法。很快,法轮大法传遍了整个澳洲。李先生第三次抵达澳洲悉尼适逢“四二五”万人中南海和平上访之后。面对中外记者的问题,李先生充满正气而又祥和的回应,令在场各方人士印象深刻。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一)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二)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三)

师父三次来澳洲的点滴回忆--澳洲法轮功学员启文

明慧网报导,1996年8月2日是师父首次莅临澳洲的日子。那时我已得法8个多月了,盼见师父的那种心情难以用文字形容。我记的那是有生以来最触动心灵的一次,那是幸福,难以言表的幸福感,至今还记得那种纯真的、发自心灵深处的充满整个生命的幸福感,同时还带有兴奋和紧张的心情。

当时我们在澳洲就只有早期的两个在悉尼的法轮大法炼功点,一个在 Ashfield 公园,另一个在 Cabramatta 的 Cabravale公园,出来参加炼功的学员两处加起来有10多人。从知道师父要来悉尼讲法,到师父抵达讲法也只有三四天时间,我们觉得要能有一百个人来听法,就是个惊喜了,后来来听法的人数竟然比我们期望的数量多了二至三倍。事实上大法修炼是超常的,来听法的人数又如何能用人心去衡量呢?后来我才明白当时是用人心去对待听法的人数了。

第二天,8月3日上午8点左右,师父来到了会场外面。我当时只有一个跟前一天一样的感觉,觉的师父举手投足间总是如此的洒脱非凡。师父与每一个在会场门口的义务工作人员都握手问候,还特意与当时唯一的一位在门口帮忙的西人学员多谈了几句,我当时有幸在旁做了中英文翻译。当时我觉的:师父想得十分周到,连这点小小的细节也考虑到了。后来明白了这就是师父教导的“怀大志而拘小节”的法理的一种体现。

当时来听法的人,大部分都是未开始修炼或刚开始修炼的人。师父在讲法开始就强调了学法的重要。师父一直站着讲法,连续站了五个多小时。来听法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常人心态的人,会上提的问题大多都是对大法认识很初期的问题,大多数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中有直接的答案,师尊仍是不厌其烦地详细回答。

其中师父在回答问题讲到释迦牟尼佛的时候有这段法:“当年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魔说:我现在乱不了你的法,等你的法进入末法时期的时候,我派我的弟子徒子徒孙们出家到你的庙里去,我看你怎么办!释迦牟尼佛当时就流泪了。释迦牟尼佛当然他没有办法呀,到末法了,也就乱了。他讲的末法时期不只是人哪,不只是庙啊,人类社会到处都有破坏人类事业的事情存在,这样的人存在。”(《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我当时看到师父讲这段法时眼里带有点点泪花,心里产生很大的震动,觉的大概是师父看到度人的艰难与当时释迦牟尼佛度人的艰难乃感同身受啊,我也不自主的眼里充满泪水。一年后有次在国内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回想讲起此事,不少学员都不禁流泪。

几年过去了,现今想起当时的情景仍似昨天一般的清晰,一般的感慨。当时震撼的心里直为释迦牟尼佛难过,更希望能为师父有所分忧,但现今明白了另一种法理:其实释迦牟尼佛当时并非为自己流泪,而是为其弟子而流泪,而我们的师父,又更何尝不是为业力深重的众生而流泪呢!

在讲法结束后,师父在会场亲自为全体在场的人净化身体。师尊走出会场时有法轮功学员请求师父在《转法轮》书上签名,随后很多人都要签名,大概是当时大多数人都还未看过《转法轮》。师父很照顾当时这些学员的心情,在不停地签,直到天快黑了还在签。最后师父和在场的学员一起合影留念。

我记得这一整天,师父就只在下午简短的法会间歇时间里喝了点瓶装水,从早上直到天快黑了还未见吃什么充饥的,还要照顾到我们这些新学员的又签名又照像的要求,现在想起仍觉的我们澳洲学员真是又幸运又惭愧。

师父第一次来澳讲法时,与几个弟子走过悉尼达令港时说(大意):在达令港这地方建立个炼功点不错嘛,这地方人也多,还免了花钱在报纸上介绍法轮功了……

师父离澳几天后,我们二三个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在达令港炼功点的周末炼功活动。随后来参加达令港炼功点周末炼功的法轮功学员愈来愈多,将近10年来,几起几落,甚至中共特务也曾向达令港管理层施压要停止我们这个炼功点。达令港炼功点的炼功活动虽然并没有完美的百分之一百保证下来,但基本上都未曾有长时间停下过,基本上周末的炼功时间都能够保证有法轮功学员在炼功,近几年来越趋稳定,其中有不少学员的默默付出。达令港炼功点始终都是悉尼,也是澳洲的主要的对外炼功点之一,人多的时候,炼功人数超过200人,少时也有二三十人。有很多学员是从达令港炼功点得法。

大概是1996年11月24日一个星期天,早晨十点左右,我们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正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我突然像有什么预感,自然的睁开眼睛一看,随即心里一震:师父正向我们走来!

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但很快就看见一路小跑在师父后面的一位老大姐同修,对我打手势,意即“赶快起来迎接师父”,但随即见师父打手势叫我不要动,继续炼功。我于是还是坐在那里不动,但禁不住再看看师父,见师父很快从身边经过,踏地无声,轻飘飘地走过,并不觉得师父走得快,但随后跟着师父而来的几个学员却是在大踏步跟着,却仍拉开一段距离。

师父站在后面看学员炼功。我当时是负责拿炼功用的录音机的,坐在那里炼功却让师父站着看我们炼功,自己总觉的不是滋味;师父为学员们考虑,明显不想打断学员们炼功。过了一会,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觉的还是不应让师父站在后面等我们炼完功,我们的打坐才开始十几分钟。我硬著头皮,轻脚走到师父身前行礼后,询问师父我是否应叫大家停下来好让师父会大家?师父笑笑说还是要让学员们炼完功再说。于是我也只好站在旁边,再也没有谁说话了。

又过了好几分钟(在当时的我看来,当时那段时间可真漫长),我终于又鼓起勇气问师父:“师父,我叫他们停下来好不好?”师父又笑笑,看看我说(大概):“音乐停了也就停了。”我想了想,慢慢走近放音机,把音乐慢慢调小停下,并向大家说:“师父来看我们了。”

功友们睁开眼睛,自然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愣愣地四处看。据当时在场的一位老学员回忆说,她当时刚睁开眼睛,看到师父祥和地坐在那张没有靠背的公园凳子上看着大家,还以为是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呢。等大家醒过神来,看到师父来了,都惊喜地赶紧凑到师父身边来,师父给大家讲法一个多小时。随后师父也给大家解答问题。

我总有这样一种感觉:刚刚见到师父时心里会很兴奋、紧张并伴随着难以言表的幸福感,但走近师父身边,整个人却是出奇的平静和自然。我想大概是因为在师父身边时,师父的慈悲场对我们弟子的作用的结果吧。

达令港炼功点是我所知的在澳洲唯一的一个师尊亲身到场讲法的炼功点,也是我所知的澳洲唯一的因师父亲自点名而成立的炼功点。这个炼功点环境优美,东靠(百米处起)市区,南有一长长喷水池,北面连接一人行道后就是港口海水大水池,西连着达令港主要的行人通道。每至周末,行人游人总是不断。

我们炼功的区域,生长著几排树木,地面是达令港不可多得的沙地面。印象中,每每到我们炼功时间,尽管天气看起来要下雨,雨总下不来,常常是等我们炼完功后才下雨。很多小弟子(天目)看到法轮功学员身体是透明体的,更常常见树上树顶盘转着巨大的法轮,还有师父的大法身。炼功点后面(北面)几米处就是个连着海港的大海水池,水池面在炼功时间漂满了朵朵莲花,美不胜收。小弟子们关于达令港炼功点神奇的故事可不少呢。无论是春夏秋冬,在达令港炼功点炼完功后,我们总感到舒畅、奇妙的感觉。

师父亲临达令港炼功点的消息很快传开,于是不少法轮功学员表示希望能见上师父一面。师父答应了。在1996年11月26日晚,师父与澳洲学员再次见面,地点在悉尼市中心的Masonic中心。

这次来听法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估计超过600人,从师父第一次在悉尼讲法至今,短短三个月,澳洲炼功学大法的人数猛然增加。当晚我站在法会门前招呼前来参加法会的人员。我当时有个执着心,总希望和师父握一次手,但还不至于敢造次妄为,对自己说:要是师父向我伸手要握手就好了。但我知道自己是不配也不应该主动把自己的凡人之手首先伸向师父的。

师父果然准时到达,似乎看穿了我那充满执著的人心,师父宽厚地笑着,向我伸出手来。握上师父那柔软温暖的大手,是一种难言的幸福感。只不过如今想想当时自己的心态,我还是觉的很汗颜,很惭愧。师父照顾他人感受的言行举止总是那样的细致周到。

师父的这次讲法讲了很多,我印象中是第一次听到了师父对宇宙层层结构的讲法,那时开始觉得大法大得难以想像,像师父所提到的,难以用人的语言去形容。我另外还记得,当时有个南澳来的法轮功学员提问,希望师父讲讲当时在国内法轮功的发展情况,师父回答中,提到国内已有上亿人在修大法。最后会场租用时间到点时,有不少学员意犹未尽,希望师父多讲讲,但师父表示,若超出会场租用时间,租场地的费用就要多交,为了不增加学员们的经济负担,最好还是尽量按时结束。师父的一言一行,每次都体现了对学员们的关心。

1999年5月2日至3日,召开了“全澳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达令港国际会展中心大厦召开。当时有来自部分世界各地的2700多法轮功学员参加了这个法会。师父也到来了。

由于当时举世瞩目的“4.25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刚刚过去一个星期,各媒体中外记者纷纷想采访师尊。有一些记者甚至怀有不好用心,尤其是香港一家中文杂志,向法轮功学员骗取了集体炼功排字的相片后,回去加工,用下流的手法,把学员们排出的“真善忍”的字样恶意曲改成其它字样在杂志上大登特登。我觉得,这本杂志与已经对法轮大法进行暗中捏造所谓罪证的中共恶党中的恶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此行为,也是在为中共恶党即将开始的罪恶作鼓噪呐喊的前奏。

这次,我们几个澳洲早期得法的学员见师父时,大家坐下后,我注意到师父向每个法轮功学员头部一一望来,之后点点头。

5月3日晚法会结束后,师父和一些弟子一起用餐。我觉得师父当时表情有些深沉,大家好像也同时感到心情有些沉重。当时师父见大家不动筷,便笑着鼓励大家多吃点。师父自己却吃得很少。两个月后,中共恶党开始了对一亿大法修炼者的全面迫害。

数次亲见师父,最常见师父穿的是件洗得干干净净的颜色开始变淡的T恤衫。师父总是穿洗得干干净净的几乎是一样的衣服,对吃食更简单。这方面的故事,以前常听国内法轮功学员提及。

我的感觉是:除了大法的浩大无边无止境,师父的言行举止也永远有我们弟子学不完的。

以上的这些回忆,是我把自己所见所闻所感,尽量以真实无误之语原本展现。只有这样朴实的语言和纯净的心态,才配的上讲述这么珍贵的回忆。

回忆师父第三次来澳洲讲法的珍贵片断--澳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报导,1999年5月2日,“全澳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悉尼风景优美的达令港国际会展中心大厦召开。当时有来自澳洲、美国、加拿大、瑞典、泰国、日本、新西兰、新加坡、香港、澳门、印尼、和中国大陆等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2700多人参加。由于当时举世瞩目的“4•25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刚刚过去一个星期,各媒体听说法轮功创始人来到悉尼,许多中外记者纷纷来到法会门外,要求面见师父。

李洪志师父第三次到澳洲讲法。(明慧网)
1999年5月2日,澳洲学员聆听李洪志师父讲法(明慧网)

5月2日上午师父来到会场,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讲台,开始给与会的弟子讲法(这次讲法的内容就是后来出版的《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然后大法弟子轮流发言,交流了修炼中的心得体会。师父坐在会场听弟子们的心得交流。

这时门外的中外记者又一次要求进会场面见师父,师父当时让大法弟子转达给记者,欢迎他们来会场,但是希望他们先听听法轮功学员的发言,对法轮功稍有了解之后再见面。于是有些记者进入会场就座,听取法轮功学员的交流发言,后来一位记者也得法了,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次日,1999年5月3日清晨七点钟,与会的各国法轮功学员在悉尼著名景点达令港大草坪上集体炼功。当时,湛蓝的天空下,如茵的绿草地上,随着优美动听的炼功音乐,身穿黄色T-恤衫的法轮功学员整整齐齐的排成“真、善、忍”和英文的“法轮大法”等字样,在集体炼功,远远看去,好看极了。

当时师父站在瞭望台上观看弟子炼功。只见师父面带笑容,高兴地拿起话筒,对下面排字炼功的弟子讲话,鼓励大家。弟子们个个睁大眼睛,惊喜地仰望着慈悲伟大的师父,聆听师父洪亮而亲切的声音,感到非常幸福。当时的场面十分感人,真是无比殊胜。

随后交流会继续进行。这时,一位法轮功学员向师父反映,有不少带小孩的新入门的法轮功学员还从没见过师父呢。话刚讲了一半,师父便说,“你记住,找个时间。”该学员便高兴地告知带小孩的学员在婴儿室等候。(编注:带幼儿的法轮功学员在单独的会场,不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的主会场)

后来,因会务需要,临时需要将带小孩的法轮功学员和小孩一起集体移到另外一个房间去。当这个学员后来突然想起师父先前的吩咐要去婴儿室看望大家时,才得知师父早已经抽空去了婴儿室,看望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和孩子们。

如今这些幸运的法轮功学员对当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感动地说,当时师父突然走进婴儿室,大家一下子拥到师父面前,师父与他们握手问候。当时有二个相差六天的仅四个来月的小孩,师父走近他们,还慈爱地摸摸他们的小脸,拉拉他们的小手,当时的情景让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终身难忘。

时光飞逝,转瞬间,当年这些幸运的孩子们如今已经是法轮大法中的小弟子,早已经跟随其他弟子一起参加了各种正法的活动。

在大会交流中间,师父在国际会展中心的一间会议厅里分别会见了中西方媒体,并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记者们分别提出了一些有关问题,师父一一作答。其中一名外国记者突然以不太友善的语气,提出了一些被当时在场的学员认为是比较刁钻的问题,且该记者提问题时的态度很不礼貌;但是,当时师父以博大的胸怀,浩然的正气,泰然自若、祥和地回答了那名记者的问题。当时的情景,使得那时在场的各方人士甚为钦佩。作为弟子,心中则感到对师父说不出的敬仰和自豪。

法会结束那天晚上,师父和一些弟子用餐,表情有些深沉、严肃,大家好像也感到心情有些沉重。师父便笑着鼓励大家快吃,多吃点。同时还给大家讲故事,其中也讲到了在宇宙历史中,曾经发生过的、动人心魄的、悲壮的历史与澳洲的关系,特别是澳洲这块地方在久远历史上曾经与师父和大法结下的不解之缘。

在这人类历史上辉煌的一瞬,弟子扪心自问,师父苦度,无以报答。如今,十几个春秋过去了。大法弟子在反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历经魔难,矢志不移。

责任编辑:高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9年4月25日,一个春天里晴朗平静的日子,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上访,和平请愿希望当时的中共总理朱镕基解决天津警察非法抓捕天津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十七年过去了,记忆犹新,那些具有崇高道德风尚、不畏强权暴力、身体力行真、善、忍法理的法轮功学员今日可安好?
  • 17年前的“4•25”,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震惊世界。但中共把“4•25”和平大上访诬陷为所谓“万人包围中南海”。随后,江泽民集团利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向全中国和海外散播谎言,大肆污蔑法轮功团体,并为后期疯狂的迫害罗织各种所谓的罪名。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的血腥镇压。
  • 从1999年4月25日发生万人上访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简称“四‧二五”大上访)事件至今,法轮功群体在中共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下走过17年的反迫害历程。他们在巨难中坚守正信与和平理性的精神风貌令世界震惊。在善与恶的对比中,国际社会选择站在正义的一边,纷纷给予法轮功褒奖和支持。
  • 2016年新年将至,海外部分法轮功学员聚集在所在国家和地区,或是自制贺卡、诗歌等寄给明慧网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恭贺新年好。
  • 明慧网近日报导,二零一五年七月底、八月初,吉林省长春市的景阳大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长春的故居所在地)、吉林大学礼堂(法轮功创始人曾经讲法的礼堂),以及长春的伪皇宫、长春电影制片厂这两个参观景点及周边的车站、广告牌、林荫小路等,随处可见诉江”真相标语。
  • 2013年5月18日,纽约曼哈顿唐人街旌旗招展,锣鼓喧天,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7千余名与支持者在此举行庆祝法轮大法弘传21周年游行。从勿街夹与布隆街开始一直到富利广场(Forley Square),气势庞大的游行队伍绵延数个街区,颇为壮观,唐人街居民与商家纷纷走出家门、店面,争相观看这浩浩荡荡的场面,许多过往游客也被游行庞大的气势所震撼而驻足观看。
  • 如果说中共建政在中国大陆“打遍天下无敌手”,法轮功则是中共的滑铁卢。在这场不见硝烟的信仰之战中,中共不得不把邓小平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转变为“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不但失去了大量宝贵的人力物力,国民经济严重受挫,而且还失去了法律,失去了公正、失去了秩序、失去了人心,最后也将因法轮功而失去政权。《九评共产党》中说,中共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 对法轮功修炼人的镇压,实质上是一场对所有人良知的迫害——题记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大师公开传出了佛家上乘的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最高原则。法轮功人传人、心传心,刚刚几年就在中国有了数千万的修炼者。来自民间的道德觉醒给了这个民族又一次机会。
  • 4.25法轮功万人上访事件后,江泽民于1999年7月20日对有一亿人修炼的法轮功采取了全面镇压,为此江泽民成立了能够跨部门调动资源的610办公室(特务机构),610办公室负责人通常由政法委书记兼任,这就是延续至今的中共第二权力中央的形成过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