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还原历史系列】

林辉:秦城监狱潘扬案主角一死一疯

人气: 164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5月08日讯】秦城监狱是中共关押高级官员的监狱,这些年落马的薄熙来、周永康等人就关押在这里,而当年文革期间,这里也同样关押了不少中共高官,如毛泽东的秘书李锐、师哲,原上海常务副市长潘汉年、上海市原公安局局长扬帆等。本文就说一说潘汉年、扬帆的不堪往事。

被打成“潘扬反革命集团”入狱

1955年,在批判胡风思想的同时,毛泽东在清洗完所谓的“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后,为了进一步消灭党内异见者,于当年7月,在全国开展了“肃清反革命运动”或“消灭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运动”,即肃反运动。7月16日,上海市委第三书记、常务副市长潘汉年被逮捕的消息被公之于众,其原因是“内奸”。随之,各地各界人士纷纷表态,拥护中央政策,上海更是掀起了一场声讨和揭发运动。在这场揭发声讨潘汉年的运动中,又将也已被逮捕的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扬帆揪了出来。罪名和潘汉年大体相同,他们两人被认定是一起重大反革命案件的主犯。此后就称之为“潘汉年、扬帆反革命集团案”,简称“潘扬案件”或“潘扬事件”。

潘、扬于1955年初被捕后,经过了长达8至10年的“预审”囚禁后,1963年,潘汉年以反革命罪被判15年徒刑,文革中再次被捕入狱,直至1982年8月才得平反。扬帆则被判刑16年,前后关押24年。另据统计,“潘扬案”所涉及到的人员达千人之多,直接被捕者就有830人,受党纪处分者也有100余人。

潘扬入狱真实原因

从表面上看,潘汉年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毛看了潘自己写的一份材料,这份材料说他在抗战时曾被李士群拉去南京见过汪精卫,谈话将近一小时,但由于种种原因,潘汉年一直未将此事报告中央。在潘主动陈述后,毛遂将其打成“隐藏在党内的内奸”,还追加了“国民党特务”和“日本特务”两项罪名。而扬帆则因与潘汉年走的太近,所以被捕。

然而,真实的原因是毛为了掩盖中共与日军暗地里勾结,并进行秘密谈判的见不得光的历史。

根据现有资料,中共与日军的勾结始于1941年。1941年4月,当中国的抗日战争正处于关键时刻,苏联和日本签订了中立协定,声明“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国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和主权。”同时,史达林命令中共和日本驻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汪精卫南京伪国民政府联系签约,商谈夹击国民政府及其军事力量的具体步骤和措施。

接到史达林的命令后,中共保卫部长李克农派专人到苏北新四军驻地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并命令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情报部长扬帆和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兼长江局情报部长潘汉年具体执行。当时,还有中共中央电令直接到达。因为事关重大,饶、扬、潘三人不敢冒然行事,当即决定潘汉年返回延安,当面请示毛泽东,并要求中央给予正式文件指示。潘汉年于1943年携带中共中央正式文件返回新四军,开始着手和冈村宁次以及在南京的汪伪政权谈判缔约。

当饶、扬、潘到达南京后,首先去找了汪精卫,却遭到了汪的拒绝。深谙共产党邪恶本性的汪精卫说:“在上海、广东、武汉,我和共产党头目们打了好几十年交道了,共产党这个葫芦里所卖的药是何其剧毒,我是很清楚的,无论如何共产党这个贼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况我之所以脱离重庆走曲线救国的道路,就是为了消灭赤祸,共产党无论走到哪里,就把饥荒、内战、烧杀、愚昧、落后带到哪里。我的左膀右臂陈公博和周佛海两位先生不都是中共十二人成立大会上的成员吗!”

中共代表被汪精卫拒绝后,竟直接与日军驻华部队总司令冈村宁次接触。经多次谈判后,饶漱石和扬帆返回苏北驻地,留下以潘汉年为首的工作组,继续完成和日军谈判缔约的工作。

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也披露了一则抗战后期,中共背着国民政府和四万万浴血抗战的同胞,私下里透过秘密渠道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议和。该书披露:1945年6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报家门:我是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卫兵们大惊失色,紧急通报上去,军部的长官连忙出迎,殷勤接待……抗战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从此开始。

根据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扬帆谈判后提出的“局部和平文本草案”,除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以之外,日方还答应让出八个县城,新四军保持中立,也可以将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这化敌为友的第一次正式谈判自然未获实质性成果,但已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了准备工作。

虽然谈判随着中国的抗战胜利而终止,但中共非常害怕这丑恶行径曝光,这也是毛在建政后将高饶打成“反党联盟”将潘扬打成“反革命”,并监禁起来的主要原因。至于说扬帆入狱是因为举报了江青在上海的一些糗事,也只能算是原因之一。

潘扬一死一疯

潘汉年、扬帆入狱后,遭受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迫。潘汉年夫妇先是被送往北京市公安局团河劳改农场,之后被关进秦城监狱,1975年5月被送往湖南省第三劳改农场。1976年1月,被正式宣判“无期徒刑”,此时潘汉年已罹患肝癌。在此,潘汉年度过了最后岁月,于1977年4月14日病逝。

而扬帆先后在功德林监狱、秦城监狱关押二十余年,1975年从秦城监狱出来,被遣送到湖北沙洋农场。在狱中,他的精神已濒临崩溃,眼睛也看不见了,浑身是病,几度病危。到了农场,他经常自言自语,甚至两度冲出屋去,跳入河中,所幸被当地农民救起。

1978年妻子李琼带着孩子去农场看扬帆,见面后扬帆呵斥道:“你们要自重,不要冒充别人的家属。我知道你们是江青派来的……”随即破口大骂。李琼无论怎样如他接触,都遭到扬帆的抵触。扬帆的精神显然已经不正常了。在妻儿无奈之下要回去时,扬帆破例请他们吃饭,但却说:“今天这顿饭是组织上让我陪你们,你们两个人我还是不认识。”

其后,扬帆被接到上海精神病院治疗,三个女儿轮番在病房照顾他,但他却不认得她们,女儿们只好以护士的身份出现。一年多后,扬帆的精神才稍稍恢复正常。1998年冬,扬帆去世,终年87岁。

小结

一心效忠中共,甚至不惜出卖中国利益的潘汉年、扬帆,以及与他们有着近似经历的中共党员,收获如此结局,不正证明中共这个党是个邪恶之党吗?这样一个不仅残害人民,也残害自己成员的党,理应为所有人抛弃。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5-08 3: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