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与党媒切割 人民网员工在大纪元刊辞职信

人民网记者在大纪元网上刊发辞职信与过去切割(来源:本人提供)

人气: 62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中共人民网一名员工,在悉尼看到了共产党信息高墙内看不到的真相,尤其当她看了大纪元九评共产党》之后,其认知体系被彻底颠覆。经过两个多月的挣扎和思考,她决定跟党媒做一个切割了断。她表示,大纪元真实、值得信赖,愿意在这样的媒体上公开向人民网提出辞呈。

向人民网发表公开辞职信 与党媒做一个了断

近日,人民网湖北频道的媒介顾问吴君梅女士向大纪元网投发了她在5月6日写给人民网的辞职信,信中有三句话:“不想再颂盛了!不想再颂圣了!!更不想再敲诈了!!!”

吴君梅女士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自己来澳洲悉尼二个多月,这个辞职信是自己在澳洲经过这段时间内心的痛苦挣扎后的一种觉醒,与党媒进行切割、与自己的过去进行切割。

她表示,中共用一个互联网的防火墙完全把民众罩在里面,封锁所有的信息。而在里面的人只能匍匐,你站不起来,你看不见,没有触觉,没有思考的权力,包括对现在的近代历史。

她向记者娓娓道来自己这段时间的心路历程。

人民网记者在大纪元网上刊发辞职信与过去切割(来源:本人提供)
人民网记者在大纪元网上刊发辞职信与过去切割(来源:本人提供)

喉舌利用记者调查与企业勾结 获取灰色收入

吴君梅一直在大陆媒体中任职,原是湖北电视台的,2012年前后进入人民网的采编部,一段时候后到了网络舆情分析的部门——舆情监测室。

她介绍:“这个部门既是一个技术部门也是一个业务部门,人民网其中有一个子栏目——投诉平台。当地民众投诉到这个平台上,人民网就会安排调查人员去调查,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调查这块。我的调查任务最多的可能是污染企业,长江沿岸的民众来进行投诉,然后我就看到很灰暗、很阴暗的一面。”

她表示,自己做这份工作其实内心是比较痛苦的:“如果一个正常的新闻媒体,会做事实的报导,再对这些现象进行抨击、谴责,甚至会去跟相关部门去维护这些受害老百姓的利益。但实际上人民网不是这样的,我们接到投诉,我去调查采回来的一些采访录音、图片,交给人民网之后,就会成为这个企业违法的把柄。

“人民网就会拿去跟企业做一些交易,获取一些灰色的非法的利益,我个人在这两年的过程中就特别痛苦、难受。”

为逃避现实寻找寄托 入基督教遭批评

吴君梅表示,人特别痛苦的时候,就会找一些寄托和逃避。所以她在2014年底就接触了基督教家庭教会。

她曾问来武汉进行商务活动的印度弟兄说:“我的工作是在做坏事情,还不能解脱,因为自己的工作是家庭赖以生存的经济收入,但它不是上帝喜欢的公义的、圣洁的,甚至是罪恶的,为此特别痛苦。他当时给我答案:‘要么不做这个工作,要么向上帝祷告,去除你工作当中不公义的部分’。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

2015年圣诞节的时候,教会有一些庆祝活动,她在准备表演的节目过程中被单位发现了她的基督徒身份,领导找她谈话说:“因为我们是党的喉舌,你只能允许有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观,我们是做政治工作,你不能有其它的信仰……”,他们要求她不能参加聚会,到后来还报告给人民网的总网,随后一些地方上的国保也介入找她谈话。

她表示:“到年底的事情,发生了一些特别不愉快的事情,然后我特别想到底怎么样来过今后的人生。”

这次基督教徒张凯律师在电视认罪的时候,她正好前往悉尼在广州转机。“晚上到了酒店打开手机看到他在电视上认罪的这个片段,我特别气愤,因为我是基督徒,我知道他们怎么对张凯。我只是在党的喉舌部门工作,他们就这样对待我,而张凯,他们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他,我想想就不寒而栗,我知道他在里面经受了什么。”

“我们媒体内也有消息互通的微信群,知道所有的记者,你去曝光它黑暗的时候,当地政府是怎么对待的,你可能马上就被犯罪,什么被嫖娼、被经济犯罪。”

“我现在在这里做了一个切割,我到时候回去,可能会说我贪污了,这都有可能,立马把我投进监狱,我觉得太显而易见的事情了,他们太无所不用其极地做这件事情。”

澳洲听闻真相 颠覆之前认知系统 

吴君梅的儿子在澳洲悉尼留学,去年下半年把腿摔断了,因此她办理了陪读照顾儿子,并在今年二月底来到悉尼。她就此开始接触一些大陆接触不到的人和看到大陆被封杀的各种资讯。

“我上网看到很多国内看不到的89六四、法轮功的真相,包括现在一些国内民众接触不到的谷歌搜索引擎。”

她表示:“之前知道自己过得很不开心,知道很多不对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对,不知道不对在哪里,最近一段时间心路历程也是走的特别艰辛。”

她表示自己除了在网上大量浏览,也在市面上寻找华文平面媒体:“我最早接触的是大纪元时报,在购物时看到这份报纸带回家慢慢看。后来当地法轮功学员在博活搞活动发资料,我拿了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并花了两天看完了。”

当她看完《九评》后,觉得明白了曾经被困扰的问题,她坦率表示:“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特别难以接受,因为我们在家里(大陆)采写新闻,认为法轮功是不是因为共产党对他们不好,所以他们也去说共产党不好……等我把整本九评看完之后,真的觉得可以用‘剥皮见骨’来形容,就是九评把共产党分析得太透彻了。”

她表示,因为知道了真相,国内的这份工作做不下去了:“我在这里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包括在这里看到法轮功声势浩大的游行,接触到当地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包括教会的姊妹,我觉得就算是回去了,我需要这份工作、需要这份薪水,但是我也做不了这样的事情了,还不如做一个了断。”

她强调:“我现在跟我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做一个切割,当了解所有的真相之后,这种事情已经做不下去了。包括看我以前做过的采访,那些普通民众的痛苦,包括官商勾结,所有的录音采访、图片,我也经常浏览,噢,我再也不想这样过了,跟我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做一个切割、做一个了断。以后也不允许自己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她数天前撰文揭露:“中共喉舌人民网作为上市公司,每年一个多亿的营业收入,大多是两种方式。其一:为各级政府做严密的舆情监控,各级政府出资大方,一般都在几十万,甚至百万以上,一旦发生重大舆情,会负责为政府诡辩洗地。手法娴熟,主要利用人民日报,人民网的权威地位发声,以及手下多如牛毛的五毛党对冲舆论,帮助恶政者转移视线,消除影响,回避核心,推卸责任,重建形象。”

“其二:利用人民网平台的各地投诉平台,以监督报导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一旦有违法违纪的企业和单位被举报至投诉平台,人民网会安排人员实地调查,取得实证之后,以核稿之名约见企业第一领导人,威胁刊发报导,企业为避免曝光伏法,会出钱了结,让人民网再为其做舆情监控,并负责网络正面引导和宣传。如此合作费用自然不菲,也在几十万到百万之巨。这便是人民网系的丑恶本质。”

大纪元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媒体

吴君梅介绍:“在澳洲不到一周,有法轮功学员跟我谈退党,我很害怕没拿她的资料,后来看了大纪元的报刊和九评,有法轮功学员在我住的区搞活动,再问我要不要退,我觉得可以退就退了。当时他们在澳洲总理去中国访问的明信片上征签,我也当场签名了。”

她认为:“大纪元是在讲真实的事情,大纪元媒体是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就是要告诉人们真实的事情,不仅是为了法轮功群体去抗争和呼吁,而是为全中国的人。”

她强调说:“对我而言,最大的触动是来自于大纪元报刊和大纪元的这本小册子九评,及大纪元群体内的人。这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媒体,所以我愿意在这个媒体上来表明我的观点、立场。这是我人生中的一种新认识,觉得该做一个决断。”

呼吁大陆同行不要再为党摇旗呐喊

吴君梅表示,希望大陆媒体同行能从她的经历得到反思与启示。她恳切表示:“现今的中国人民已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欺骗和制度暴力下匍匐许久,我们的确需要抬起头,需要堂堂正正的站立,需要看清,需要反思,需要自救,更需要摆脱中国共产党,万勿对其心存幻想。在官媒的就不要再为他们摇旗呐喊了。国内像南都的传媒人也辞职了,他觉得因为跪得太久了,想换一种姿势。我受良心的谴责也觉得做不下去了。我觉得为了我们下一代我们该做点什么。”

她还强调,“如果我们知道真相不说的话,连沉默都是帮凶,如果现在还在做的话,那就更是帮凶了,我希望这样的人更少一些,我希望他们要么放下笔,要么用自己手中的笔来写一点真相,告诉民众真相,这是我们能做的。”#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5-10 4: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