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算中共和江泽民 牵出共青团”系列报导之下

共青团到处引发民愤 面临垮台

人气: 285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近两年来,共青团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加速下滑,其在网络上培养“五毛”,并不时挑衅民众的举动更是招致全民反感。共青团的名声也臭不可闻。

接上文:习打击令计划江泽民 共青团遭清算

网络上的大陆民众毫不掩饰对共青团的厌恶。有网民公开喊话:“强烈要求解散共青团。”还有的说,共青团已是“高位截瘫的废人”,中国共产党更是满身流脓的恶鬼,全都解散吧。

“作恶之人”中又见共青团

在中共发动“文革”50周年前夕的5月2日晚上,北京大会堂举行了一场“红歌”晚会,唱的很多是“文革”的歌曲,开场所唱的就是臭名昭著的“大海航行靠舵手”这首歌。此晚会引来舆论强烈批评,被外界质疑是“文革风”复辟。

报导称,这是由中共宣传部下属宣传教育办公室、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中共团中央中华未来之星组委会、中国歌剧舞剧院主办的一场交响演唱会。

在这次争议事件中,共青团再度深陷其中。

这已经不是共青团第一次招来民众的厌烦了。

五毛约架”事件背后的共青团身影

2015年7月22日下午,山东威海市文登青年侯聚森(五毛)在校门口与人约架,之后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十日。

侯聚森约架事件发生后,共青团的不少官方微博对此表态。最先引爆并扩散的官方账号是山东共青团官微,随后共青团中央官微发声力挺侯聚森约架事件。

但是这个“五毛”约架事件,遭到中共两大党媒刊文猛烈呛声,大量官方毛左、“五毛”卷入互战。该事件此后成为引发中共党团派系严重分裂的政治事件。

随后,侯聚森(网名:侯聚森-侧卫36)被网络“人肉搜索”,发现其除了吹捧共青团“万岁”等言论外,在百度贴吧等网络平台发表的若干言论,均是一些具有攻击性甚至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被网民称为“网络痞子”。

随后,侯聚森与共青团之间的关系被揭开。

据侯聚森本人发布的消息显示,他已被共青团山东省委和省教育厅主办的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录取,被官方视为“重点培养对象”。去年6月29日至7月2日,山东省共青团在山东青年政治学院组织网络宣传引导工作专题培训班,共120余名学员,侯聚森是其中之一。

共青团与任志强的第一次“战火”

过了两个月,即2015年9月21日上午,共青团中央官微发布微博称:“对于我们共青团人来说,共产主义既是最高理想,也是实现过程。”并喊出“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此话引来大陆知名地产商任志强的炮轰。

任志强评论说“曾经被这个口号骗了十几年”。此回应被网上“五毛”围攻后,任写出长篇文章解说为什么共产主义是骗人的鬼话。

任志强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一文说,“我们被欺骗了十几年。文革让我知道只有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再革命。而没有共产主义接班人!”任志强还认为,中共想让共青团员们接共产主义的班是天大的笑话。

随后,共青团宣传部长景临发表《与任志强先生商榷》一文,给任志强扣上帽子,很快各地共青团系统的攻击文章跟上,共青团湖南官微发出《警惕任志强的诡辩术》、青春湖北发出了“对共产主义实干者的质疑,才是急功近利”、呼和浩特共青团官微发出“站好,理想主义——致任志强的们一封公开信”……

9月21日至9月23日,除相关微博、评论外,双方针锋相对地发布了三篇长微博,每篇都是两三千字。

9月24日12点23分任志强发微博称,“领导指示”删微博,于是“这次看领导面子删了,但下次再有类似情况仍会坚持反击。”

新浪上自喻是“农夫”的网民指责共产主义的说法:“共产的是你们既得利益集团,是你们这群吃着人民的,喝着人民的,还要欺负人民的特权阶层。为了能继续吃喝人民血汗,继续欺压良善,你们就拿一个破主义,继续给人画饼,现在没人相信了就急着跳出来打压。”

海外中文媒体的报导称,在那次较量中,团中央似乎没有巴结上习近平,却被任志强一个人几乎打成哑巴。也因此,团中央与任志强就这样结下了梁子。

共青团再攻击任志强 文章被删

今年2月后,网络上“硝烟”再起,这一次,团中央似乎找到了报复任志强的机会。

2月19日,在习近平视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央视后,多家中共喉舌报导称“党媒姓党”。

当日晚上,任志强在微博发帖炮轰:“彻底地分为对立的两个阵营了?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

此言论立即掀起轩然大波。

随后,任志强被中共多家喉舌戴上“反党”高帽,在网际网路“游街示众”。同一天,中青网法人微博@中国青年网发表评论称,“任志强这样的党员,其长期以来的言行都早已背离了党的根本宗旨,违背了党的政治纪律,已经不能称之为共产党员了。”文章还表示要“坚决把这样的毒瘤清除出去”。这是网络上最早发出的对任志强“清党”的舆论之一。

2月25日,中青网发表作者“明启”写的《应坚决把任志强这样的党员清除出党员队伍》。该文在网络上流传相当广泛,在观察家看来,它是中青网追杀任志强系列文章中,杀气最重的强悍文章之一。

就是这样一篇充满杀气的文章,随后突然消失了。如果用这篇文章的标题在中青网上搜索,得到的结果是“蒸发”了。

该网还采访了中共政协委员、上海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葛在报导中称从未看过任的微博,却对任进行了严厉批评,一时舆论哗然。

中青网的采访报导惹来葛剑雄的不满。

在该网发表对葛剑雄的采访2小时后,出人意外的是,葛剑雄在个人微博发布言论对中青网予以谴责。葛剑雄说:“我十分震惊、非常遗憾地看到了中青网在未经我的审阅、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发表了这样的标题和内容。”

中青网因此沦为外界的笑柄。

共青团一官员被揭是“两面人”

任志强事件刚刚消停,另一场“战火”又起。今年3月中共两会后,“山东5.7亿非法疫苗案”在大陆爆发,“疫苗恐慌”席卷而来,民众人心惶惶。此时,一名共青团官员因替中共站台而遭到“人肉搜索”。

事件的起因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公知贺卫方因为在微博转载外国人对“问题疫苗”事件的评论视频,遭到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副主任蔺姓女子(网名为“小蔺”)的批评,指贺卫方等是“助纣为虐”,并直接爆粗“……请滚回去滚出去”。贺卫方随后在微博上反击,指其把揭露疫苗黑幕定性为“攻击中国”是“不识好歹”,并称“真正助纣为虐的正是你这种三流官僚”。

随后,网民开始“人肉搜索”蔺姓女子过去的微博,有人指不但她的儿子在加拿大留学,连她的外甥和外甥女都在加拿大,抨击她“人前反西方,人后托孤西方,太分裂。”

有网民表示,“一边义正词严的高呼坚决抵制西方价值观,一边把儿子、外甥、外甥女送到西方,那个叫小蔺的迅速窜红,火爆网络。其实这不是她一个人的故事,而是天朝一道炫目的风景。一个无声的行动,胜过一万句声嘶力竭的口号,无论他们表演得多么卖力,装得多么自信,都难逃一个耻辱的标签——骗子!”

“整个国家都是这些口是心非的人在折腾,完蛋了!”

因为网民愤怒汹涌,“小蔺”很快就删除了其所有微博内容。

贺卫方要求取消共青团预算供养和行政级别

3月27日,贺卫方在其个人微博发出四点呼吁,要求中共人大公布共青团中央本年度财政预算。他强调,共青团是群众团体或非政府组织,不应由政府预算供养,并呼吁取消团中央及类似团体的行政级别。

该微博发出的短短三个小时内,大量民众跟帖评论,光点赞的就超过5000人。因为反响大,新浪很快关闭了评论和转评,随后连微博内容本身也全部被删除。虽然如此,贺卫方的上述文章还是引起众多媒体的关注。

未料到该文招来了许多攻击,28日,共青团福建省宁德市漳湾镇团委书记王银川发布8000字长文“十问贺卫方”,文章充满文革式的攻击语言。

29日,贺卫方在微博发布《答王银川》,再次阐述自己的立场,并且回应了王银川的其他质疑。

4月1日,大陆凯迪网有网民就贺、王之争发表看法:“贺卫方从法律角度阐述了共青团的地位及应该的行事方法,还有报酬取向,这叫大家眼前一亮。原来,共青团的性质是群众组织,也没有具体的为百姓当“公仆、当勤务员”的工作,拿纳税人的钱实不妥当。

该网民还表示,“对贺卫方的说法,团干部王银川大为恼火了,其发表了文章反驳。但,咱看他的文章,尽是扣帽子,打棍子的文革式的恐吓。其这样的文风,很明显是在用政治势力压人。王银川所以如此,究其原因,应该是动了其团干部的奶酪。”

贺卫方几乎一语中的。

5月1日之前,团中央公布今年部门预算,其中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约为3.06亿元(人民币,下同),比去年度的6.24亿元,减少达一半,其中在外交、新闻出版、文化产业发展等项目上的预算均为0。

团中央旗下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早前已传出停办本科课程,一度引起师生疑虑。目前,团中央旗下有多达二十个直属单位,其他相关组织更多不胜数,预料将有大批机构被合并或裁撤。分析人士表示,此次改革的矛头,更多的是对准共青团的行政及权力机关。

5月6日,共青团中央新浪微博账号还发表了一则消息称“当国家传媒均已操控在境外势力手中时,就是亡国的信号。”

有网民的评论一针见血:“看不懂,翻了翻评论才知道,横竖写着两个字:你XX扣我钱。”评论随后附上“笑哭”的表情符。

共青团老是做不得人心的事

“团中央的智商真的不怎么够数 ”,大陆网民对团中央如此评价说。这又源自何事?

近期,大陆男艺人韩庚被共青团中央力推为“优秀青年”、“传播青春正能量”的代表后,网上有关韩庚的“黑历史”被起底,指韩庚曾笑嘻嘻讲述自己偷东西,逼迫同学喝尿等丑事,引起不少网友反弹,认为他身为公众人物,不该如此“毁三观”。

“这真不是人品问题,这是智商问题。这不是缺心眼吗?如今团中央居然把韩庚给捧成‘青春正能量’,不知道一个没有道德的小偷歌手的正能量到底正在哪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团中央和韩庚的气质确实一脉相承。 ”

网民称“共青团老是做出不得人心的事情”。

大陆网络上有一个特殊群体,被称为“自干五”。所谓“自干五”,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是一些网民对在网络上自发维护政府的人取出的蔑称,与收钱发帖的“五毛党”相近。

4月12日,共青团中央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公号上发布了一则动画视频,反驳网上对“自干五”的嘲讽,称他们“爱和平”、“三观正”,与共青团一起为网民“营造了一片清朗的网络空间”。

视频中称,“自干五”是一个“崭新而骄傲”的名词,他们逻辑缜密、战斗力强大,“讨厌领工钱的五毛,更讨厌领‘皇军’工钱的美分”。

今年1月,共青团官微发帖谈“爱国小粉红”:“【小粉红是谁?】尽管遭受着种种责难与诋毁,她们却始终呆萌如初。”

“小粉红”是对一批“翻墙”网民的统称。周子瑜事件后,“翻墙”去周子瑜、蔡英文等人的脸书上进行表情包大战的大陆网民中就有不少人自称“小粉红”。这批人包括“五毛”、愤青和部分跟风网民。

评论:共青团面临垮台 还不明白原因

2015年10月10日,知名评论员章文在《共青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一文中表示,最近两年,更是感觉共青团陷入了混乱和迷茫。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党内政治斗争的影响,但共青团在新时代下的自身定位不清晰则是关键。

当今的青年,大多对政治冷感,而追逐物质。共青团那种大而空的口号,岂能吸引这些年轻人?共产主义早就成为让人笑话的古董,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更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

2016年4月27日,文化观察家傅桓发表评论文章称,共青团或许直到现在还不明白遭抛弃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民众对他们的反感和厌恶。

大纪元时事评论员方林达表示,共青团作为中共组织的一部分,其衰败其实也是中共走向末路的表现。现在共青团已是“僵尸机构”,正是“天灭中共”大背景下的表现,共青团与中共一样,都将走向解体。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从最近几年共青团的行为来看,早就沦为招致公众厌恶的一个团体。可笑的是,这个团体不以为耻,还经常洋洋自得,说明直到垮台前,他们都还没有明白导致他们垮台的原因是什么。#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5-11 9: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