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类证据揭示中国有庞大的活人器官库

中国器官移植爆炸性增长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间高度重合。(追查国际提供)

人气: 50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珍报道)1999年后中国器官移植业爆炸性增长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同步,并呈现其独有的特征,移植器官之丰富、规模之大、等待时间之短和移植器官质量之佳、之鲜活等特征,都指向其必要条件──器官的反向配型和基数巨大的活人供体库的存在。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过十年的持续调查取证,对中国865家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的追踪,以及对9500多名移植执业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多轮搜索和分析中,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获取了上万条资料证据,于2016年5月19日公布了一份21万多字的综合调查报告,揭示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以及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

以下是中国存在活人供体库的六大类证据。

证据1: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超短

正常国家是正向配型,即病人等器官,等待器官时间为几年。而中国是反向配型,即器官等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1~2周。

号称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统计表明,该医院2005年647例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二周。该网页已经被删除,但是可以在互联网档案中找到备份[10]。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直接引来了大量的国际器官旅游人数。仅2003~2005年3年间,每年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人数就有2000多人。

证据2:急诊肝移植数量惊人 按需杀人

所谓急诊肝移植,是对存活时间不超过72小时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紧急换肝手术。因为紧急配型困难,国外等待供体时间很长,所以罕见急诊肝移植。而在中国,急诊肝移植竟然很普遍,根据《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1]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间,在8486例肝移植数据中,竟然就有高达1150例是急诊肝移植。

中共体制下的死囚处决也得按一定的司法程序──需要最高法院批复和按规定的时间处决,所以死囚犯不可能满足大量突发的急诊肝移植的需求。这样大的急诊肝移植数量和惊人的快速移植表明,医院可以及时从供体库中为患者采摘匹配的器官,是在按需杀人。

证据3:一台手术多个备用器官

许多医院都为一台移植手术使用多个备用供体器官,例如,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2005年在新疆做一起肝移植手术时,甚至拿3个活人做备用肝。这揭示了活人器官供体库的存在和地下运作体系的精良。

证据4:多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

很多大陆医院是多台移植手术同时进行。例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曾在一天之内就做了24台肾移植手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一天之内做过24台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广州中山大学附属一院曾在一天内做了19台肾移植。长沙湘雅医院一天做过17台移植手术。

从医学角度看,在同一天找到如此多的组织配型相对吻合的死囚供体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是事先已经存在着验好了血型和组织配型的活体器官供体库。

证据5:活摘曝光后的突击移植

追查国际经调查确认,在2006年3月9日苏家屯集中营事件被曝光后,中国许多医院都有一个突击移植的时段。一时间全国众多医院,突然间有了大量的器官供体,需要加班加点的赶着做器官移植。从那时到2007年间,形成了一个器官移植的高峰期。该现象显示有大量活人器官急待处理,中共在突击清理供体库存。

证据6: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验血

大量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虐待后,还被强制验血,而其他劳教人员、囚犯并没有如此被对待。从侧面也证实了中共在建立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的活体数据库。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病人或病人亲属的身份给大陆一些医院打电话询问器官供体的情况,山东千佛山医院医生说:四月肯定会比较多法轮功供体,现在这供体逐渐多起来了。

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生说:最近有一批,4月中旬到下旬有一批。炼功人身体比较好,都是年轻的,20~30岁,没有传染病,没有爱滋病和梅毒。

2006年4月,清华大学附二院玉泉医院肾移植中心李宏辉被调派到肾源多的四川,帮成都空军医院做肾移植,许亚宏主任也称5月供体挺多,两人都承认用法轮功学员供体。

图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流程图(追查国际提供)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流程图。(追查国际提供)

 

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

自1999年之后,大陆器官移植业呈爆炸性增长,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迫害的时间相同。据2010年3月《南方周末》发表的《器官捐献迷宫:但见器官,不见人》披露:“2000年是中国器官移植的分水岭”。“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

追查国际也公布了这份报告所引用证据的相关网页、医生论文等资料的来源,以存档链接的方式全部在尾注(References),直接呈现原始证据实况图片,供读者查询证据出处。

***

黄洁夫做一台肝手术 3个备用肝疑是活人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16年5月19日公布的一份21万多字的综合调查报告,揭示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以及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

这份报告列举了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中国器官移植发言人黄洁夫2005年曾在新疆做过一起肝移植手术时,几小时内从广州、重庆和新疆调来3个匹配的肝脏供体,追查国际通过分析认为,这3个供体实际是3个肝脏匹配的大活人。

报告引述中共官方媒体《乌鲁木齐在线》、新浪网和《中国护士》杂志报导,2005年9月28日下午,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随同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参加新疆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活动时,顺便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演示了一场自体肝移植手术。

原定黄洁夫是做一台异体肝移植,当切开腹腔后发现可以做自体肝移植,于是临时决定改做自体移植。自体肝移植就是,将患病肝脏取出,切去肿瘤等病灶,再将其肝脏移植回原位。

为防万一自体移植失败时紧急改做异体肝移植,需要有备用肝。但是原先准备移植用的备用肝届时过期失效,不能再用。于是,黄洁夫联系位于广州的中山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重庆的第三医科大学西南肝脏医院,分别让他们准备一个备用肝。

几小时内找到匹配肝脏

《当代护士》杂志报导中称28日下午几个小时之内广州中山三院和重庆西南医院就找到了“相同血型和基因位点”的备用肝。“29日下午6点30分,匹配的肝脏就由重庆运来了!《乌鲁木齐在线》报导广州中山医院的三名医护人员也带着转流设备和一个肝脏火速赶到新疆!”。新疆方面也迅速找到了匹配的备用肝。

黄洁夫的手术从29日晚7点一直做到30日早上10点,在观察24小时后,黄宣布手术成功,不再需要备用肝脏了。这时从重庆和广州的2个备用肝运到新疆,用了一天的时间,加上手术及观察的39个小时,就已经大约60多个小时了。

在器官移植手术中,自供体内切取器官并阻断其动静脉血管起,直到用冷灌洗液将其中心降温为止这段时间,称为热缺血时间;从降到低温开始,到移植器官在受体内接通血管开放血流这段时间,叫做冷缺血时间。

中共卫生部2006年发布的“肝脏移植技术管理规范”规定肝脏冷缺血时间不超过15小时。因受冷缺血时间的限制,所以黄洁夫最初准备的移植肝就不可能再用了。

追查国际的报告分析,因受冷缺血时间的限制,从重庆和广州运来的两个备用肝只能是两个大活人,否则别说从寻找肝脏开始,就算手术开始到得到自体移植手术的结果就过了39小时,事先摘下来的肝脏早就失效了。新疆找到的备用肝也是等待的活人。同样,因为冷缺血时间的限制和手术应急需要,必定是事先确定准备好,视手术需要随时宰割切取。

图说:秘密集中营 活人器官供体库(追查国际提供)

秘密集中营活人器官供体库。(追查国际提供)

活人供体器官库

这也佐证,有一个游离于司法体系之外的特殊在押活人供体器官库存在。也就是说,在正常司法之外有一个可随意用来取器官宰割的人群。

因为死囚处决是有严格法律规定的,必须按高院批复的死刑执行时间地点处决,必须有法院和检察院的专人在场,验明正身之后处决,处决之后还要检验。在黄洁夫的手术中,重庆和广州的医护人员能够带着备用供肝活人坐飞机行走,证明这2个备用肝供体是游离于常规司法体系之外的特殊在押的人。

从黄洁夫跨省市调配自如,从器官配型概率看两地选取备用肝成功的速度,可以窥见其储备活人供体数量之庞大。这起被媒体意外泄露的操作过程印证了这一点。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中国大陆医院所说的“活体移植”与国外保证捐赠者安全的活体移植不同:国外活体肝移植是部分肝移植,从供体(主要是亲属)身上取部分肝脏给受体,而中国大量医院是从活人身上切下全部肝脏植给患者,而人只有一个肝脏,其实就是取肝杀人。黄洁夫这一次手术就有三个备用肝,三条人命。因为黄洁夫做的肝移植是全肝移植,一个肝一条命。◇#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6-02 7: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