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当罪恶越过了红色的底线

俞晓薇:骇人听闻黑幕曝光 我们还要容忍多久

6月7日到9日,在欧洲议会期间,欧洲各国人士签字反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明慧网)

6月7日到9日,在欧洲议会期间,欧洲各国人士签字反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明慧网)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6月13日讯】连日来,欧洲的法轮功学员举行了一系列活动,聚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6月7日至9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大楼前,来自12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炼功、分发资料、征集签名,呼吁欧洲议会议员支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书面声明。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连续多日,法轮功学员支起横幅、讲述迫害事实。

6月7日到9日,在欧洲议会期间,欧洲各国人士签字反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明慧网)

6月7日到9日,在欧洲议会期间,欧洲各国人士签字反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明慧网)

 

6月4日,在德国奥格斯堡市中心,许多民众签名、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斯潘勒先生说:“我从报纸上、电视里看到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人权的事情,法轮功在中国也受到迫害。为什么我要签名?(因为)我觉得这(迫害)是错误的,我得觉醒,我要让自己觉醒。”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利、焚尸灭迹,是这场迫害中被揭露出来的、已知的、最骇人听闻的部分,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活摘罪行曝光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和正义人士向各国政府、民众揭露罪恶,坚持不懈。许多政要、团体和个人纷纷谴责中共的暴行,以不同的形式声援法轮功。从2012年至今,台湾立法院、欧洲议会、澳洲参议院、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爱尔兰议会外事贸易委员会、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陆续通过决议,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等良心犯器官。但是,另一方面,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一些政府不愿得罪中共,在此惊天大案前保持沉默。同时,由于国际媒体对此报导欠缺,许多民众毫不知情。因而在整体上,国际社会未能形成对中共的强大压力。活摘,仍在继续。

针对“活摘”,“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十年来展开调查取证,于今年5月19日公布了一份21万多字的综合调查报告,揭示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以及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

有一位证人是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持枪警卫。他在2002年4月9日目击了活体摘取的全过程。那是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摘取器官的对像是一名30多岁、伤痕累累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两个军医(其中一名军官证号码0106069)未经施打麻药,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肾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师遭受了一个月的严刑拷打、侮辱和强暴。

证人说:“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先摘的是心脏…当时心脏血管剪刀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 啊… … 就一直张著大嘴,睁著两个眼睛,张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仅仅阅读这几行节选的证词,就令人浑身发抖。如此野蛮可怖的罪行,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隐藏在红墙内,是迫害冰山的微小一角。任何一个良知尚存的人,都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而主刀医生对同胞下毒手、盗取器官,杀人竟不眨眼。

中共江泽民集团实施的国家恐怖主义,不仅迫害了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还把医疗界卷入了杀人网络。一批批医术精湛的医生变成了杀人恶魔,走向深渊。第一位向海外媒体曝光活摘的证人安妮,她的前夫曾活体摘取过大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当安妮在十年前现身作证时,他正处于癌症晚期。当时安妮表示,希望自己讲出真相,替前夫赎罪。

美国作家伊森‧葛特曼说:“有一些界线,我们不能越过。而这(活摘器官)绝对是一条红线。”对于大陆医生涉及活摘罪行,葛特曼表示痛心。他说:“把最受人信任的成员变成怪物,这是对社会破坏力最大的一件事。”

近几年,一些海外媒体人制作了表现调查“活摘”及呈现证据的纪录片,将真相更大面积的传播开来。例如,2014年,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推出的《活摘》,获得多项国际大奖,引起了西方主流媒体和主流社会的关注。该片在社交媒体上反响强烈,转播收视率一度创下纪录。德国观众在FACEBOOK上留言说:“真是可怕!”“为了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超出了人的想像力范围,惨烈程度超过纳粹集中营。”

2015年,艾美奖得主肯‧史东完成了纪录片《难以置信》。影片以活摘为焦点,震撼力强,深受好评。史东说:“这个故事不是讲述堕落的人做了什么,而是好人为何保持沉默。”今年6月初,在纽约放映此片时,一些观众流着泪说:“我曾看见过法轮功学员在街头发传单,而我却走过他们,我真的对法轮功学员感到很抱歉,我不会再视而不见了。”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曾经说过:“有人问到:为什么我要关心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杀的事情?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要等到有人为了摘取器官而杀害你时才抗议吗?到那时就太晚太晚了。”
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权威、美国的阿瑟·卡普兰教授说:“在欧洲和美国,器官捐献者都是已经死亡的人。而在中国,他们把你弄死。”“现在不是要讨论,杀人盗取器官是否正在发生,问题就是: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容忍下去。”

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容忍? 围绕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活摘罪行,一份深刻的道德问卷,铺展在每个人的面前。是发出正义的呼声,还是视不关己、冷眼旁观、甚至助纣为虐?当杀戮在黑暗中进行,当邪恶妄图绑架良知,正义的天平前,如何选择?

黑幕揭开,世人见证了阴森恐怖的谋杀、挺身而出的勇气、无畏的调查、不停的呼吁、正义的声援、决议、签名。停止暴行!急迫的呼声,在世界各地响起。为了良知觉醒,为了人类的未来,反思、行动,不应沉默。

 

责任编辑:高义

2016-06-13 1: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