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杀人伪造矿难骗赔偿 为何在大陆频频发生

2014年,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某铁矿发生一起杀人伪造矿难骗赔案,8月19日,沂蒙晚报记者在矿井下拍摄当时的作案现场。此案嫌疑人中就包括此次内蒙古系列案的第一被告人艾汪全,他将因新的罪行再次受审。(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60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山西吕梁正安煤矿发生“矿难”,“艾某千”在井下作业中“死”于顶板坍塌,为了逃避安监部门的追究,矿主拿出八十多万准备私了。但是死者并非艾某千,而是被“矿难”的受害人,电影《盲井》中的情节再次在中国大陆上演,而涉案者有74人中之多。为何伪造矿难杀人案屡屡出现,而且规模越来越大?是什么让这些人魔变?

2003年播出的电影《盲井》,讲述的是在私矿打工的2个农民一心想“发财致富”,将打工无门的外地农民认作亲人带到井下工作,再在下井时制造“安全事故”将“亲人”合谋杀死,再找矿主和“遇难”矿工家属用钱解决事端。

现实版的《盲井》中,这些伪造矿难骗赔的人被称作“杀猪匠”。他们分工明确:有的寻找受害人,有的联系作案矿井,有的井口望风,有的动手杀人,有的则冒充被害人家属谈判索赔。

在这起“矿难”中,艾某千负责为死者提供身份证。他与“母亲”罗某兰一起分得11万余元。在“死”了不止一次后,他露馅儿了。

2014年底,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的大安鑫铁矿发生矿难,一矿工死亡。登记的信息为云南昭通人“艾某千”。随后警方意外发现,死者“艾某千”竟然在两千多公里外的云南有住宿、乘车记录。

警方怀疑这可能是一起伪造矿难骗取赔偿的故意杀人、诈骗案,随着4名嫌疑人被抓,扯出了34人,然又带出74人。一张“盲井式犯罪”的大网逐渐浮出水面。

这74人最大的已年过花甲,最小的26岁。他们于2010年至2014年间,在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六省区杀害17人,并伪造矿难,以骗取赔偿款。他们当中50多人是云南昭通石笋村的村民,交叉组成几个犯罪团伙,他们大多是亲戚、族人,其中杨家六人,陶家兄弟三人,艾姓一族更是多达十多人。

财新网报导称,这74人并不是犯罪嫌疑人最终名单,这个数字还可能增加。

“盲井”式犯罪屡屡发生

石笋村恶名昭著的“盲井村”,其犯罪源头从何而来?有人说“杀猪匠”生意是从四川省凉山州雷波县那边传来的,庙坝镇盛产煤,一些四川雷波县来的矿工把“杀猪匠”生意带来庙坝煤矿。据媒体公开报道,雷波县确实一度流行圈养智障、流浪汉,伺机制造矿难,诈骗巨额赔偿金。

媒体曝光大陆多个省出现假造矿难,杀人,骗取赔偿金案:

2007年10月,赵良伙同龙超兵,岳进平等,将陕西籍工人董发全杀死在河北省邢台市的李家庄煤矿,后骗取赔款。

2008年3月,6名四川籍矿工合伙在矿井内杀害弱智老乡骗取赔偿金。

2008年9月,云南省富源县某诈骗团伙伪造矿难故意杀害智障人,冒充死者家属勒索煤矿80万元。

2009年4月,承德农民杀死智障亲戚伪造矿难骗取赔偿。

2010年至2013年,宁夏石嘴山市10人伪造矿难,先后在宁夏石嘴山市,山西省平遥县、交城县,陕西省白水县、横山县等多地煤矿作案6起,杀害5人,骗款200万。

2011年7月,该煤矿发生一起“矿难”,死者家属索赔38万元,后经盐津警方查实,这是一起蓄意制造的矿难,6名四川凉山籍矿工参与作案。

2012年11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拜城县,发生了一起“盲井”案。被告人赵某洪和同乡兰某金等9人诱骗一乞丐冒名去煤矿干活,然后在井下将其杀死伪造矿难骗取赔偿金68万元,遇害者身份至今无人知晓。

2014年8月,21名来自四川、云南等地的务工人员,在河北邯郸西部矿山组成一个团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杀害4人,诈钱180万元。

现实版的《盲井》为何一再重演?

几乎每一起现实版《盲井》之后,人们都会认定这样的惨剧不可能再发生。但是,内蒙古的这次宣判表明,直到2015年,《盲井》式的杀戮仍然在继续。

据财新网报导,嫌疑人一般会挑选偏远、管理不规范的小矿,其中不乏违法开采、生产的黑矿。

根据规定,矿难死亡赔偿金一个人在100万左右。如果矿难事故上报给安监局,煤监局,很可能要面临最高500万元的罚款,并进行安全整改。矿主为了逃避可能的处罚,出了事故一般选择私了,赔钱息事宁人。

知名评论人风青杨在其博文《现实版的“盲井”到底有多可怕?》中表示,长期以来,在一些小煤矿,矿难一旦发生,矿主甚至是相关部门负责人首先想到的,不是用正常的法律渠道去解决,而是瞒报事故,以“私了”的方式用钱摆平。同时,对死者家属来说,走法律途径过于漫长,成本过高,很多人也选择拿钱了事,并不深究。这种心理为“杀人伪造矿难骗赔”制造了存在的空间。

而更让人心寒的是,被害的打工者不但贫穷,而且大多孤立无援,甚至是死去也没有人会来寻找。弱势者向更加弱势的人举起屠刀,尽管没有人告知他们什么是“丛林法则”,他们却主动地实践了这一切。人性中善良的东西,被追逐利益的火焰焚烧为灰烬。

网路作家李妍在2010年曾撰文《杀智障者伪造矿难是沦陷的人性盲井》称,在中国大陆与“矿”字相绑的人性罪恶已经太多。

在矿藏暴利带来的资本野蛮生长方式里,私人矿主为了攫取更大的利益,往往视矿产安全如无物。无数矿工靠着原始的肩抬背扛,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直到有一天,一坯矿难的黄土将他们彻底埋葬。

当领着微薄薪水的矿工已不能满足资本扩张的血盆大口,那些不具备辨识能力、成本几乎为零的智障人士,又被拐骗至黑砖窑,如奴隶般做着最底层的劳工。

李妍在文章中写道,当这些奴工被同是底层沦落者的矿工们发现后,他们的生命便成为赚钱的工具,然后以被杀伪造矿难的惨烈方式,实现着生命的最后价值。当暴利资本引诱着底层人,以相互杀戮的方式来获取钱财时,这又是怎样一种人性沉沦的悲凉。

而在屡发的矿难背后,一具具从矿难现场抬出的尸体,只是矿主要掩盖真相的“花费”,是当政者不可言说的政绩污点,甚至可能是权钱媾和的最佳证人。于是,无数这样的矿难死亡事件被轻易地掩盖,杀害智障者伪造矿难敲诈赔偿金的下作招数,就自然在这样的土壤里潜滋暗长。

为钱杀人害命 中共让普通人变成了恶魔

网民“别了还来”撰文《谁在推波助澜地使普通人变成恶魔?》中表示,《盲井》电影里只是两三个人作恶,但这起案件中的“杀猪匠”不但人多,而且拉上家人一起变成恶魔,甚至成为当地的“产业”。

“我们没有听说父母、妻儿都去做土匪、黑社会的。电影里演的坏人都想瞒着家人。这群人没有黑社会的味道,只是简简单单地在一起,大部分人起初的目的就是赚钱盖房,他们却为这样的目的做出如此骇人听闻的事,在他们的眼中人命猪狗不如。”

从前有“穷山恶水出刁民”之说,但没有恶魔。如今,这些“杀猪匠”为了达到彻底毁容的效果,还抱起石头多砸几次,让别人无法辨别死者。这样冷酷、残忍,简直就是变态的杀人狂。

发财的欲望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都有。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为什么屡屡发生在今天的中国?是什么让弱者向更弱者举起了屠刀?

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社会不公平越来越多,农民们起早贪黑,辛苦一辈子都盖不起新房;农民工比城里人更勤劳,但还是一贫如洗;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弱势群体出现;病了没钱看医生,老了没钱养老。而中共权贵们有特供,住豪宅,开跑车,看病不要钱,养老政府报销,就连农民申请的低保都要强占。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中共建政后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彻底摧毁,对生命的漠视,导致大陆当前社会道德空前沦丧,“一切向钱看”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人生信条。在这种思想操纵下的人,实际上已经没有了做人的基本准则,完全成了只顾自己私利的“野兽”。

“杀猪匠”的黑色产业链,以杀人赚钱,不过是当今社会道德败坏酿成的一个典型恶果。可以想像,如果任由这种趋势下去,大陆民众将不可避免地陷入人人为敌,自相残杀的可怕深渊。分析认为,抛弃中共,重建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是大陆民众获得新生的唯一出路。#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6-18 4: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