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中国孩子遭遇的“毒××”之劫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19日讯】这两天,西安某小学被曝出三年级的孩子普遍因穿新校服“过敏”而导致脖子、后背等部位起大片红疹的消息。尽管校方回应称“近日天气炎热,学生活动量大,衣领与脖子摩擦疑似皮肤过敏”,然而,这种牵强的解释似乎并不具有说服力。而校方所提供的那份写有“甲醛含量符合GB18401-2010标准B类要求”的校服检验报告,也只会让人更容易联想到“甲醛超标”的问题。

事实上,甲醛只是众多致癌物中的一种。而那些无良奸商会在孩子所穿的校服上添加的有毒物质又何止“甲醛”这一项?早在2013年时,上海就发生了一次严重的“毒校服”事件,涉及的中小学多达21所,而这批有毒校服被添加的化学物质,则是另一种名为“可分解致癌芳香胺染料”的致癌物。

除了“毒校服”,中国孩子在学校里所能接触到的还有“毒跑道”。或许越来越多的父母对此并不感到陌生和惊奇,只因近两年来“毒跑道”事件一直就处在持续高发的状态。有媒体对2015年的这类事件进行统计时得出,“10月,苏州元和小学最早爆出‘毒跑道’事件”;“随后,无锡、南京等地也有家长反映跑道‘有毒’”;“截至12月1日,‘毒跑道’至少已波及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具体城市则多达15个”。直到2016年,这类事件也未能从根本上得到遏制。温州、北京、桐城、成都、沈阳这五个城市的小学校园里,都先后发生了孩子因跑道而中毒的恶劣事件。

如果说,只在跑道上玩耍,还不足以对孩子造成致命的伤害,那么一旦校餐有问题,则显然会涉及到孩子的身体健康、甚至是生命安全。从实际发生的情况来看,不少孩子都曾遭遇过校餐中毒的现象。有官方资料显示,2015年学生食物中毒事件的报告起数、中毒人数和死亡人数,分别占全年食物中毒事件总数的18.3%、28.7%和0.8%,其中,27起中毒事件发生在集体食堂,中毒1605人。

由上述这些事件我们不难看出,在中国,为孩子提供的一切生活所需看似丰富,实则不过是些滥竽充数、偷工减料的“毒物”。哪怕其中所含的有毒物质会对孩子的健康造成伤害,投“毒”者也未有所忌惮。学校的校楼如此,校车亦如此,因质量不达标而导致事故发生、甚至造成孩子死亡的悲剧几乎从不曾停演。而这些悲剧能如此轻易的上演,显然与校方、厂商、教育部门、质检部门的完美合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原本应该相互掣肘的领域和部门,如今之所以能称兄道弟的成为一家,其根本原因也就在于一个“利”字。那些惟利是图的厂家、公司为谋求商机不折手段,我们似乎还能理解,而那些本该对老百姓的生命安全负责、对不法奸商的违法商业行为进行监管的政府部门,又如何能把谋取私利放在第一位呢?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黑手所伸向的地方竟延伸到了孩子所在的校园,其盘剥、伤害的对像不过只是这个民族最柔弱的生命。

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中国下一代,且不说人格的健全、精神的饱满,仅就身体健康、生命安全而言,已充满了无数的危机与忧患。也就是说,中国的孩子能活下去已属不易。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受害者不包括官二代以及富二代。换言之,生在权贵家族的子女所享受到的优厚条件与资源,正是其父母通过对平民及其子女的盘剥、掠夺而获取的。因此,中国这些职能部门与奸商达成一致的基础虽然是共同谋利,但说到底,这些利益最终所输往、所流向之处,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受权力庇佑的贪官的钱袋子。

古语有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然而在一党独裁体制下的中国,我们却看到,党所培养的这些无视传统、道义、责任的贪官,早已将自私自利演绎到了极致。尽管他们也同样上有老、下有小,但却从不顾那些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的死活;他们虽然享受着纳税人的供养,但却毫无留情的摧残著这些为税收付出血汗的供养者的下一代。在他们逐利的过程中,孩子可成为牺牲品,投“毒”也不过就是一种手段而已。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6-19 2: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