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秦昭襄王因得范睢而成大业

默安

秦昭襄王用了范睢这个能人,终于使自己转危为安,使国力日益强大,使外交日益顺达。秦国按照范睢“远交近攻”的计策,果然瓦解了六国的联盟,使“天下来宾”,为秦国后来统一天下,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图:志清/大纪元)

    人气: 40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战国时期,魏国大梁人范睢(睢,音虽)很有才干,但是因为跟随大夫须贾出使齐国,被齐襄王器重,回到魏国后,几乎被相国魏齐当作卖国贼处死。

范睢被打得九死一生,假装死了,躲到朋友郑安平家里,经郑安平上药调养,才保住了一条命。等到范睢能够行动了,郑安平就把他送到山里隐居起来,并且改名张禄。从此,再没人提到范睢了。

郑安平时常下山,去打听国内国外的新闻。有一天,听宾馆的一个小兵说:“今天来了一位秦国的使臣叫王稽。他老问我这个那个的。好像是在寻找能人!”郑安平说:“明天你歇息歇息,我替你去当差。”

第二天,郑安平就去伺候秦国的使臣王稽。王稽一见他很机灵,心里非常喜欢。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地问他:“你们国里有没有想要出来做官的头等能人?”郑安平说:“头等人才可不易找!早先倒有一个叫范睢的,可惜被相国打死了。”王稽说:“死了还说他干什么?我要的是活人!”郑安平说;“活的倒还有一个,他叫张禄,是我的同乡。论起他的才干来,真和范睢一模一样。”

王稽本是受了秦昭襄王的嘱托,来物色人才的。一听说张禄是个头等人才,就很痛快地说:“能不能叫他来见见我?”郑安平摇了摇头,说:“张先生在国内有个仇人,弄得他不敢露面。说实在的吧,他要是没有仇人的话,早就当上魏国的相国了。”王稽说:“请他晚上来一趟:我暗中背着人和他谈谈,总可以吧。”

郑安平叫张禄打扮成下人的样子,夜里上宾馆去见王稽。两人一谈,十分投缘,谈了半宵。王稽叫他一同上秦国去,并跟他约好了五天之后,在边界上的“三亭岗”相会。

过了五天,办完了公事,王稽辞别了魏王。众大臣把他送到城外。王稽急忙赶着车马,跑到城外的三亭岗;每天东张西望的等著。忽然从树林子里跑出两个人来,正是郑安平和张禄。王稽就像捡到了宝贝似地请他们上车,一起上咸阳。

他们进到秦国湖关的时候,碰见了秦国的丞相穰侯的巡查队。张禄知道后,连忙叫郑安平一起藏到车箱里。王稽觉得很纳闷。

原来穰侯就是魏冉,是秦昭襄王的舅舅,宣太后的兄弟。秦昭襄王即位的时候,年纪还轻,由太后执掌大权。她拜她兄弟魏冉为丞相。封为穰侯,又封她第二个兄弟为华阳君,姐弟三个把持着秦国的大权。后来秦昭襄王长大了,怪太后太专制,就封自己的兄弟公子悝,为泾阳君,公子市为高陵君,把太后的势力分散了些。

穰侯、华阳君、泾阳君,高陵君,在秦国称为“四大贵族”。其中最有权力的要数丞相穰侯。张禄曾听说过穰侯的专横和他那排斥外人的脾气,今天碰上了他,怕过不了这一关,才藏起来了。

一会儿,穰侯到了,不仅用眼睛往王稽的车里搜寻,还问王稽:从魏国带来门客没有?直到王稽说没有后,两人才各自上车分手走了。

张禄从车箱里出来,说:“好危险啦!我怕他还要回来搜查,我们还是先上前边去等著您吧。”说着,就同郑安平一同下了车。王稽说:“丞相已经过去了,还怕他干什么?”张禄说:“从他的口气里,我知道他巳经起了疑心。刚才没搜查,过一会儿他可能后悔。我们还是约好离这里十里地的地方再见吧。”说着,他就拉着郑安平往树林子里跑去。王稽只得赶着车马慢慢地走着,心里还直怪张禄太多心了。大概只走了七八里地的光景,穰侯果然派人追上来搜查了。王稽吃了一惊,不由得暗中佩服张禄有先见之明。

王稽带着张禄和郑安平,到了咸阳,向秦昭襄王报告后,就说:“魏国有位张禄先生,真称得起是天下少有的人才。他对我说,秦国在当前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要是大王能用他,他有法子使您转危为安。因此,我把他带来了。”秦昭襄王说:“这是说客的老调,他们总是夸夸其谈,暂且叫他住在客馆里吧。”

张禄在客馆里住了一年多了,秦昭襄王从未召见过他一回。有一天,他听说穰侯要去攻打齐国的刚城和寿城,以便扩大自己封邑的土地。当天晚上,张禄给秦昭襄王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说:“下臣张禄,禀告大王:我在客馆里已经住了一年多了。大王要是认为我有点用处,那么就请给我一个朝见的日子;要是认为我没有用的话,把我留在客馆里又是什么意思呢?再说,我还有要紧的话想跟大王说一说。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大王。万一我的话说得不对,大王只管把我治罪。请别因为看不起我,就把连推荐我的人也看轻了。”秦昭襄王看了这封信,就叫王稽,去约张禄进宫里来。

张禄进了宫中,故意乱走。这时,秦昭襄王就要过来了,宫里的太监怒气冲冲地赶他躲开,说:“大王来了!”张禄回说:“什么?秦国还有大王吗!”正在争吵的时候,秦昭襄王到了。张禄还在那里嚷着说:“秦国只有太后、穰侯,哪里有什么大王呢?”这句话正说到秦昭襄王的心坎上!于是,他就很恭敬地把张禄迎接到宫里。

秦昭襄王叫左右都退下,向张禄拱了拱手,说:“请先生指教!”张禄只说:“哦,哦!”秦王见他还不说话,又说:“请先生指教!”张禄仍然不言语。秦王第三回很真心实意地请求说:“难道先生认为我是不值得指教的吗?”

张禄说:“以前姜太公碰见了文王,出了主意,把商朝灭了,得了天下。比干碰见了纣王,出了主意,纣王倒杀了他。这是什么缘故呢?还不是因为一个受人信服,一个不受人信服吗?如今我和大王还没有多深的交情,我要说的话,可是非常深刻。我怕的是‘交浅言深’,也像比干那样自招杀身之祸,因此大王问了我三回,我都不敢张嘴。”

秦昭襄王说:“我仰慕先生大才,才叫左右退下去,诚诚恳恳地请先生指教。不管是什么事,上自太后,下至大臣,请先生只管实实在在地说,我没有不愿意听的。”

张禄说:“大王能给我这么个机会,我就死了也心甘。”说着,他拜了一拜,秦王也向他作了一揖,君臣就谈论起来了。

张禄说:“论起秦国的地势来,哪个国家有这么天然的屏障?论起秦国的兵力来,哪个国家有这么多兵车,这么强大的士兵?论起秦国的人民来,哪个国家的人民也没有这么遵守纪律、爱护国家的!除了秦国,哪个能够管理诸侯、统一中国呢?大王虽说一心一意想这么干,可是几十年来,也没多大成就。这就是因为秦国只知道一会跟这个诸侯订立盟约,一会儿跟那个诸侯打仗,根本就没有一贯的政策。听说新近大王又上了丞相的一个大当:发兵去打齐国。”

秦王插嘴说:“这有什么不对?”张禄说:“齐国离秦国,相隔那么远,中间隔着韩国和魏国。要是出去的兵马少了,就可能被齐国打败,让各国诸侯取笑,要是出去的兵马多了,国内也许会出乱子。就算一帆风顺地把齐国打败了,也不过叫韩国和魏国点便宜,大王又不能把齐国搬到秦国来。当初魏国越过赵国,把中山国打败了,没想到后来中山国倒给赵国并吞了。为什么呢?还不是因为中山离赵国近,离魏国远吗?我替大王着想,最好是一面跟齐国、楚国交好,一面去打韩国和魏国。离得远的国家,既然跟我们有了来往,就不会来管跟他们不相干的事情。把近的国家打下来,就能扩张秦国的地盘,打下了一寸土地,就多一寸,打下一尺,就多一尺。把韩国和魏国兼并之后,齐国和楚国还站得住吗?这种像蚕吃桑叶似地、由近而远的法子叫‘远交近攻’,是个最妥当的法子!”

秦昭襄王拍着手说:“秦国真要是能够兼并六国,统一中原,全在乎先生的‘远交近攻’了!”当时就决定拜张禄为客卿,依照他的计策去做,把攻打齐国的兵马,都撤回来了。从此,秦国就专把韩国和魏国,当作进攻的目标,开始实行“远交近攻”的政策。

秦昭襄王非常信任张禄,常在晚上单独和他讨论朝廷大事。只要张禄说出办法来,秦王没有不听从的。这样,过了几年,张禄知道秦王巳经完全信任他了,就很严密地对他说:“大王这么信任我,我就是把我的命丢了,也报答不了大王的情义。可是我还不敢全部把我的意见都献出来。”秦昭襄王央求他说:“我把国家托付给先生,先生有什么意见,请只管说出来吧!”

张禄很郑重地对他说:“我在山东的时候,就听说齐国有个孟尝君,没听见说过齐王;可是秦国呢,只听说有太后、穰侯、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听不见说有君王!太后把持着大权,已经四十多年了。穰侯、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全是她的一党,这四个人各立门户,统治著秦国,称为‘四大贵族’。这四大贵族的私人势力和财产,比大王还大、还多呢!大王只是拱着手当过挂名的王,这是多么危险呀!当初齐国的崔杼,把持着大权,把齐庄公杀了。赵国的李兑,把持着大权,把赵主父杀了。如今穰侯仗着太后的势力,借着大王的名义,每打一回仗,诸侯没有不怕他的,每逢讲和,诸侯没有不感激他的。国内国外他都有联络,朝里的人,全成了他的心腹,大王已经孤立了。我真替大正担心!”

秦王一听,汗毛都竖起来了,对张禄说:“先生所说的,句句都是从心坎里发出来的话。为什么先生不早点提醒我呢?”

纪元前二六六年,秦昭襄王就把穰侯的相印,收了回来,叫他回陶邑去。穰侯把他历来搜括来的财宝装了足有一千多辆车,其中有好些宝物连秦国的仓库里也没有。过了几天,秦昭襄王又打发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上关外去住。接着他就逼着太后告老,不许参与朝政。他拜张禄为丞相,把应城封给他,称他为应侯。

秦昭襄王用了范睢这个能人,终于使自己转危为安,使国力日益强大,使外交日益顺达。秦国按照范睢“远交近攻”的计策,果然瓦解了六国的联盟,使“天下来宾”,为秦国后来统一天下,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事据《史记‧秦本纪》等书)@*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七月流火,十月陨萚。火运将逝,水德渐生。天地运行有其定数,人事代谢亦如此。及至嬴秦代周,便如天降洪水,瞬息间席卷神州大地享国八百年的封建王朝。秦始皇即位二十六年之际,赫赫宗周曲终人散,赳赳大秦随即登场,开启了中华绵延两千年的帝国时代。
  • 巴寡妇清与秦始皇,一个是韶华已逝的穷乡寡妇,一个是雄姿英发的千古一帝。两条看似永无交集的人生轨迹,却在某个时刻神奇地交会,不得不教人惊叹历史妙不可言的演绎。
  • 公元前259年正月,距秦赵的长平之战数月不远,四十万大军惨败的赵国之殇尚未抚平,赵都邯郸又出现了一桩异事。《东周列国志》载,城中某处人家, 红光耀天,百鸟翔集,一声嘹亮宏大的婴儿啼声响彻了周边街巷。再看那婴儿,丰准长目,方额重瞳,口中含有数齿,背项有龙鳞一 搭,真帝王之相也!
  • 汉高祖元年(前206年)六月,刘邦择良日、设坛场、斋戒、沐浴、具礼,拜韩信为大将军。拜将之后,刘邦问韩信可有妙计回到关中。汉军兵弱将少,根本不是项羽的对手,因此刘邦也没有更高的目标,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做关中王。 韩信首先指出刘邦东争天下,最大的敌人是项羽,他请刘邦在勇敢、强悍、仁厚、兵力方面与项羽相比,谁强谁弱。
  • 对于千古一帝秦始皇的伟大功绩,唐太宗李世民曾说过:“近代平一天下,拓定边方者,惟秦皇、汉武。”唐朝大诗人李白在诗《古风》中也写道:“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而民国史学家柳诒徵的评价是:“盖嬴政称皇帝之年,实前此二千数百年之结局,亦为后此二千数百年之起点,不可谓非历史一大关键。”
  • 鸿门宴之后,项羽率领诸侯进入咸阳。当时秦王子婴虽然是败国之君,仍是王的身份,项羽不仅没有给他应有的礼遇,反而杀了子婴和所有秦国的王族、宗室和大臣,又一把大火烧了咸阳宫和秦始皇陵,大火三个多月不灭。这场大火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造成了对中国文化的巨大破坏,使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辛苦建立起来的所有档案和先秦以来众多的文化典籍毁于一旦。秦以前华夏文明数千年的记录几乎都被付之一炬。
  • 看,那一个个表情栩栩如生,无一雷同,或跪或站的秦军将士;看,那一匹匹昂首嘶鸣、奋蹄欲奔的战马;看,那一排排整齐、严谨、气势恢宏的队列,漫步在兵马俑俑坑旁的你仿佛穿越到了两千年前的古战场,在北风潇潇战马嘶鸣鼓声阵阵中,亲身领略秦国将士的勇猛!这是怎样令世人叹为观止的千古奇迹!这个奇迹的缔造者依旧是那已做了诸多震古烁今之事的秦始皇帝。
  • 战国末年,诸侯割据的分裂局面被统一的秦王朝所取代。秦始皇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出巡途中突然在沙丘离世。始皇遗诏公子扶苏主持葬礼,使之返都即位。管理诏书的赵高勾结丞相李斯矫诏赐死了扶苏,拥立少子胡亥为皇帝,即秦二世。
  • 后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书坑儒”,并将其当作秦始皇残暴,毁坏历史、文化之所谓依据,不知真正准确史实。为正视听,还原历史真貌,本节将细述“焚书坑儒”史实、原委及意义。
  • 封禅是古代帝王祭告天地的一种仪式。《史记‧封禅书》《论衡》和《韩诗外传》等典籍均记载了自炎帝以来七十二王封泰山的事实,伏羲、神农、炎帝、黄帝、颛顼、帝喾、尧、舜、禹、汤、周成王等, 都曾到泰山封禅。史载黄帝曾至泰山封禅。在大战蚩尤于涿鹿之前,黄帝也是选在泰山脚下,大聚众神。《史记‧封禅书》说,“每世之隆,则封禅答焉,及衰而息”。帝王当政期间要功勋卓著,使得天下太平、民生安康才可封禅、向天报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