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被迫上调工人工资的背后

大陆部分省市调高工资是被市场逼出来的,实际工资上调后,工人所得实惠有限。图为山东省工人。(STR/AFP/Getty Images)

大陆部分省市调高工资是被市场逼出来的,实际工资上调后,工人所得实惠有限。图为山东省工人。(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2391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毅综合报导)6月1日,大陆山东省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在此之前已经有海南等5个省市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而大陆部分省市调高工资是被市场逼出来的,而大陆税、社保等费用又极其高昂,五险一金上满要占工资总额的一半,实际工资上调后,工人所得实惠有限。

调涨最低工资标准给企业带来压力

据中新网6月1日报导,山东省从2016年6月1日起,月最低工资标准按地区分别调整为:1710元(人民币,下同)、1550元、1390元,非全日制用工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为:17.1元、15.5元、13.9元。

在此之前,海南、上海、辽宁、重庆、江苏等省已在今年上调了最低工资。

中国目前经济不振,企业利润增长缓慢,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企业利润上升6.9%,但增长幅度比前三个月下降近一个百分点。所以调涨工资对企业来讲是一个负面因素。

而实际中国最低工资标准低于世界标准。据香港倡导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中国的最低工资水平定在平均收入的30%左右,而相关指导意见建议定在40%~60%之间。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已建议将平均薪资的40%设为最低工资的参考点。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对此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人工成本上涨较快,企业压力加大。苏海南说:“最低工资是一把‘双刃剑’,调整最低工资标准需要把握好一个度。”最低工资调快了,企业承受不了,职工可能要失业;但如果调慢了,职工的基本生活可能无法得到有效保障,要在这两者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点。

调涨工资为市场所迫

而香港信报6月2日分析了大陆上调工资的原因。

《信报》认为,最低工资本来是职工福利的最低保障额,但在中国,这不是劳动部门从保障工人福利出发,而是市场价格产生变化的被动反映,是被市场逼出来的。

首先,大陆从五年前开始,劳动人口开始逐年下降,前年下降300多万,去年再减487万人,此外,农村和乡镇到大城市打工的劳动人口大幅下降,有企业老总表示:“不涨工资,招不来人。”

另外,很多企业为消除成本的负担,选择搬迁到市郊税费较低的工业开发区,同时也可以降低土地成本,但要挽留增加了往返上下班时间的工人,自然要提高工资。

近来,华为和中兴两家公司从深圳迁出的消息在大陆闹得沸沸扬扬。深圳市长承认,近期已经有1.5万家企业迁出了深圳。还有很多企业只是把行政和科研部门留在了深圳,企业生产的主体搬到了内陆成本较低的地区。这些企业之所以搬迁都是因为深圳房价太高,增加了企业成本,使企业的竞争力下降。

五险一金上满约占工资一半

虽然大陆一些省市上调了最低工资,但是因为大陆五险一金(各种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所占工资比例过高,实际工资上涨部分最后到工人手里并没有多出多少。

据一财网报导,5月25日,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在深圳创新研究院举办的“中国经济结构”讲座上表示,现在总体而言,一个企业如果说要给工人五险一金都上满的话,至少相当于工资总额的50%,光算“五险”也得40%左右,这对很多企业来说是很沉重的负担。

官媒《人民日报》日前发表一篇报导说,以一个工人月薪一万元为例,企业要为员工缴纳五险一金以及残疾人保障基金和工会费等,实际开支是1.6万元,而员工也要为五险一金缴纳个人部分,实际收入只剩下7300元。

王小鲁表示,政府应该分担一部分企业缴纳社保的负担,这笔钱可以从减少不必要的行政管理支出节省出来。王小鲁说:“目前,行政管理支出占了政府财政支出的1/4,比发达国家高了11%,有很多的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

有海外评论人士表示,之所以大陆工人和企业上缴的税收和各种费用比世界其它国家高很多,降不下来,是因为中国的民众除了养著政府行政工作人员之外,还要额外养中共的党务部门的人员,这是一笔庞大的开销,世界其它国家的政党基本都是自筹经费,不用纳税人的钱养著,中共就是一个吸附在中国民众身上的吸血鬼,只有把这个吸血鬼铲除了,民众生活才能真正好转。#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06-02 9: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