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人:青峨永秀,忠义巴蜀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0日讯】巴蜀源于先秦时期存在的巴国与蜀国,现以“巴蜀”泛指四川(含今重庆)。相传巴国,发源于鄂西,后发展到四川东部等地区的一个部落联盟国家,后照(伏羲的曾孙)是巴人的始祖。西周时期巴人在周武王伐纣时有功,被封为子国。因首领为巴子,而称巴子国,简称巴国。据记载蜀国,又称古蜀国,从岷江上游兴起,周武王伐商纣的牧野之战时,蜀人曾经相助。公元前316年,巴国和古蜀国均被秦国所统一,从此巴蜀便融入华夏正宗,“巴蜀”一词被沿用至今。

在秦国一统巴蜀不久,公元前256年,秦昭王命李冰为蜀郡守。在任期间李冰主持设计并修建了成都北部的都江堰。《史记•河渠书》记载:“穿二江成都之中,此渠皆可行舟,有余利用溉浸,百姓飨其利”。可见都江堰能泄岷江洪水且用之于灌溉,为成都平原成为天府之国并保持了两千多年的繁荣兴盛奠定了坚实基础。

道家的“道法自然”与“天人合一”的理念在都江堰设计修筑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都江堰除了巧夺天工的布局外,更主要的是遵循了“乘势利导、因时制宜”的治水思想,保持了“岁必一修”的管理制度,坚持了“遇难弯截角、逢正抽心”的治河原则,以及实施了“砌鱼嘴立湃缺,深淘滩、低作堰”的引水、防沙、泄洪的治堰准则。

都江堰及其治水理论是中华神传文化在水利工程上的伟大杰作,它在两千多年前独到而精辟治水理论得到了当今世界顶尖水利学专家们的一致赞许。为纪念李冰父子的治水奇功,后人在都江堰建有二王庙,以作世代祭祀供奉之用。

距离都江堰西南十几公里便是青城山。青城山为中国四大道教名山之一,原名为“清城山”,因“清都、紫薇、天帝所居”而得名“清城”,唐玄宗在诏书中因笔误将“清城”写成了“青城”,遂改称青城山。相传道教天师张道陵晚年显道于青城山,并在此羽化成仙。此后青城山便成为天师道的祖庭,寻迹仙踪者络绎不绝。

在四川与青城山齐名的当属峨嵋山,峨嵋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诗经》有云:“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因山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故名峨嵋,峨嵋素有“天下秀”之美誉。据记载东汉明帝永平六年,有蒲公者,采药于云窝,见一鹿欹迹如莲花,异之,追之绝顶无踪”。其后方知为普贤菩萨现像,于是峨眉山就成了普贤菩萨的道场。

普贤菩萨是大乘佛教的四大菩萨之一,象征着理德、行德。普贤菩萨把道场选择在巴蜀之地,可见这是对巴蜀众生的垂青,同时也对巴蜀众生寄予了重德守正的期望。普贤菩萨还多次提及释迦之后,弥勒再生,转法轮之事,或许这正是菩萨为点化当今世人的良苦用心。

离峨嵋不远便是乐山大佛,据记载乐山大佛开凿于唐代开元元年(713年),完成于贞元十九年(803年),历时约九十年。乐山大佛是一尊弥勒佛,佛经曾说弥勒出世就会“天下太平”,佛经还称最后能拯救十方世界众生的转轮圣王,将以弥勒佛身份出现在东土之地,故中国人一直都对弥勒佛十分敬仰,盼望其早日来东土救度众生。

巴蜀一个永远都同神佛密不可分的土地,他能同时拥有佛道两家之圣地,足见上天对巴蜀众生的垂青。在两千多年的岁月中,巴蜀儿女并没辜负上天的期望,每当中华民族的危难关头,巴蜀儿女永远都是放弃自我,敢为人先,其大忠大义之举日月可鉴。

东汉末年刘备为兴复汉室桃园结义,三顾茅庐,终在成都称帝,史称蜀汉。后虽蜀汉归晋,但巴蜀儿女为兴复大汉做出自己应尽的本分,这本分是对汉朝忠义的深刻诠释。其实整个神传三国文化又何尝不是对“忠义”二字的生动诠释呢?

到了唐代安史之乱时,唐玄宗曾入蜀避难。之后又有多位唐朝国君入蜀避乱,如唐德宗避朱砒之乱,唐僖宗避黄巢之乱。两宋时期四川因安定和经济发达一度成为宋朝抵抗金、蒙两国的大后方。公元1259年,蒙哥大汗亲率领4万大军攻取钓鱼城,宋合州知州王坚拒绝招降顽强抗击,蒙哥更被钓鱼城上火炮击伤,后逝于温泉寺,蒙古军因此撤退。直至1279年南宋正式灭亡,钓鱼城才结束了它数十年的抵抗历史。至明末巴蜀又出女将秦良玉,她抗击清军,平定叛乱,战功显赫,被南明追谥为“忠贞侯”,清朝人将其列为《明史‧秦良玉传》,此等殊荣旷绝古今。

1911年6月四川保路运动直接推动了中华历史的巨大变革。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国的国民政府为坚持长期抗战,于1937年11月19日发布《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把重庆定为战时陪都。陪都重庆在抗战中经常遭遇日本的大轰炸,但重庆并没有屈服,巴蜀之地已是民族存亡的焦点。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巴蜀变成了全中华民族的大后方,战时大部分税收与物资供给均来自于此。据统计当时四川负担了国家财政总支出的30%以上,粮食等物质供给也占全国总数的30%以上。在民间卢作孚的民生轮船公司为保存仅有的一点中国重工业基础,为抢救抗战物资,其公司的许多川籍船工与纤夫用血汗和生命,构筑了永远炸不垮的川江航线。

据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的《八年抗日之经过》一书记载:抗战8年中,四川提供了近300万人的兵源充实前线部队,占全国同期实征壮丁1405万余人的五分之—以上。四川出川将士伤亡人数约为全国抗日军队的五分之—,共计64万余人,位居全中国抗战伤亡人数之冠!在整个八年抗战中,随处可以看到川军将士义无反顾,共赴国难的身影。李宗仁将军曾极感慨地说:“如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川军以寡敌众,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

反观红潮中共,因一党私利,随意篡改抗战历史,故意以电视剧丑化国军与川军抗战历史,这让九泉之下的数百万铁血忠魂永不瞑目,中共之邪恶可见一斑。人善人欺天不欺,国军与川军的铁血忠魂必将被上天安排的历史永远铭记,中共邪党定将遗臭万年。从古至今,每当国家民族危亡之际,巴蜀儿女都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对国家民族的大忠大义之责,故“忠义”二字,巴蜀受之无愧!

巴蜀不仅有铁血忠魂的将士,还有众多享誉中华神传文明的文人墨客。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其辞赋有浓厚的黄老玄学思想,班固对其评价是“文章西汉两司马”,可见在西汉司马相如能与司马迁齐名。

唐代诗人陈子昂,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他的《登幽州台歌》一直被后人传颂至今。唐代诗人李白,字太白,其诗歌有强烈的仙风道骨,出神入化,变幻莫测,故称为诗仙。李白的作品想像丰富,意境独到,神韵洋溢,诗句行云流水,浑然天成。“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但得醉中趣,勿为醒者传”、“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等众多诗句已为传神绝句,神韵无穷。

北宋的苏洵及其儿子苏轼与苏辙,均位列唐宋八大家之中。三苏与欧阳修是宋代古文运动的核心,可见三苏对中华文坛的巨大影响力。尤其苏轼在诗、词、散文等方面均有极高的造诣,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神韵外露,与黄庭坚并称“苏黄”。其词风格豪放,《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等已为千古绝唱,神韵悠然,意境至美。

继李白、三苏之后,巴蜀之地人才辈出,其中被誉为大明第一博学才子的杨慎,他的“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被传颂至今,其间流露出的一种对人生大彻大悟之感叹震撼世人,韵味悠长。这就是神传文化独具的神韵,这神韵婉转曲折,振聋发聩且启迪人心。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历史是一条正义不息的长河,你我都是历史长河中的浪花,岁月能抹去历史的创伤,却抹不去历史的正气。神传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重德乃神传文化之精要,重德乃中华文化独具神韵之根本。一切符合道德正义的行为均会得到支持,正可谓:得道者多助。

今天中华民族又到了存亡关头,中华神传文化被破坏殆尽,中华民族被连根拔起,很多炎黄子孙不信神佛信马列。无根的中华儿女与毫无道德约束的红潮新人正以利益和现实至上,相互残害,易毒相食,神州大地险象环生,危在旦夕,巴蜀之地也频遭魔变。在危难时刻,普贤菩萨关于转轮圣王的点化不绝于耳,东西方的诸多预言,如《圣经‧启示录》、《梅花诗》、《五公经》以及《太上洞渊神咒经》等都点出了转轮圣王何时降临人间。

据佛经所言,转轮圣王是拯救十方世界一切众生的唯一希望,优昙婆罗花开之际即转轮圣王降临之时。现优昙婆罗花已重现人间,很多事实证明转轮圣王已现身东土,他的超常法理与神迹福泽中华,无数东土众生受其感化而道德回升。

但红魔为阻止众生得救,它正倾尽一切对转轮圣王及其弟子进行大肆诋毁和极端邪恶的迫害。无数众生被红魔欺骗,面对转轮圣王及其弟子为众生受难,作为忠义为先的巴蜀儿女,他们正利用各自的方式解体红魔,襄助正义。重庆老伯韩良公开劝人三退,成都老伯黄泽荣公开讨伐红魔,无数巴蜀大法弟子不惧红魔虐杀,仍救同胞于危难,这正义无私之举必使青峨二山永秀,忠义巴蜀长存!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6-20 6: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