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343号决议案背后的血与泪

九个疑似活摘器官受害者案例

日前,美国参议院通过了2012年12月奥巴马签署的《马格尼茨基法案》,中国问题专家认为,这个法案通过后,将震慑那些迫害民众的中共官员。图为美国国会大厦(李莎/大纪元)
人气: 56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里,两个军医将一名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在人完全清醒、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

以上这一幕是2009年,辽宁省锦州市,一位在现场担任持枪警卫的目击证人对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国际)所披露。

近年来,来自国际社会的律师、医生、独立记者等第三方的调查取证,研究和欧美国家相关决议案的通过,使得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行。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呼声表决”(voice vote)的方式一致通过了343号决议案,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早在2006年7月,加拿大发布的一份独立调查报告指出,2000~2005年6年间,中国大陆至少4万多例器官移植的供体来源不明;美国资深记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经过多年调查指出,在2000年到2008年期间,至少有6万5千名法轮功学员因遭强摘器官而死。

本文仅列举9位大陆法轮功学员疑似被强摘器官的案例,案例来源摘自明慧网报导或大纪元记者采访(见图注)。

案例一:重庆检察院官员证实江锡清器官被摘除作标本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是重庆市江津区地方税务局干部。

2008年5月14日,江锡清被绑架,非法劳教1年。在其刑满前不到4个月,当局突然通知家人江锡清“死亡”。

2009年1月28日晚上10点多,地方当局通知家人在殡仪馆看遗体,并且,规定家属只能见5分钟;只能看头部;不准带手机、照相机等摄像器材。

江锡清的女儿江莉现居住在美国纽约,她回忆了当年见父亲最后一面时的场景。父亲的遗体从冰柜里拉出后,“我们摸一下父亲的身体,是热的,当时比我们的手温还高。”

江莉手持父亲遗照。(EET)

家人当时都质疑父亲没有死,要求进行抢救,但是几个彪形大汉很快将她们都拉走了。

后来在家人的持续追问下,2009年3月27日中午,重庆市检察院第1分院的处长周柏林对家属表示:你父亲的整个内脏器官被提取作了标本。

当时,江莉的大姐江宏、哥哥江宏斌、小姐姐江蘋还有另外三位亲戚都在场。 他们悄悄录下一段1小时59分钟的录音。

后来,江莉将周柏林证实父亲被摘除器官的这段录音带到海外。

案例二:赵姓警察说器官留做标本

法轮功学员李再亟,是吉林市传染病医院(五医院)水暖维修工人。

1999年11月,李再亟被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2000年7月8日,李被迫害致死。

李再亟(明慧网)

7月8日中午,家属知道消息后赶到市第三人民医院,看到李被停放在走廊里,身上蒙着纸,有警察看守不让到跟前。下午被送到市死亡鉴定中心。

到市死亡鉴定中心,妻子祖春荣到李遗体前只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就被警察粗暴地拽走。

祖春荣看到:遗体已经化过妆;后背呈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是后塞进去的,眼角被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

2000年7月12日上午十点多,李再亟尸体在吉林市江南死亡鉴定中心尸检。在未征求家属同意,他们私自将体内器官全部摘走。

赵姓警察买了很多卫生纸 (是长卷那种卫生纸,有八卷)。

祖春荣问:“买纸干什么?”

赵姓警察说,往肚子里塞。

家属向警察要李再亟的器官,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2000年7月14日上午七点钟,李再亟被火化。

当天上午,整个火化场被警方戒严,就火化李再亟一人,火化场内没有其他死亡人员家属。

案例三:山东贺秀玲遭活摘器官 丈夫欲申诉遭封口夺命

2003年8月,山东省烟台市52岁的贺秀玲因为制作法轮功真相的印刷品被非法抓捕,投入看守所。

2004年3月8日,贺秀玲被从看守所送进烟台毓璜顶医院就医,院方称其患“脑膜炎”。

3月10日,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接到当地“610”办公室(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李文光的电话前往医院探视妻子。

见到妻子时,徐承本惊呆了──原本健康的妻子已经变得完全面目全非,奄奄一息说不了话。

徐承本问妻子哪儿不好,她用手摸胸口,徐扶她坐起,她喊痛,她的左眼已睁不开。贺秀玲吃力地向丈夫指了指自己的后腰。

当晚,徐承本要求在医院陪护,遭拒绝。

第二天(3月11日)一早七点多,“610”的李文光再次打电话通知徐承本赶紧去医院。当徐承本带了些衣服到了医院后,李文光说贺秀玲已经死了。

(大纪元)

徐承本在医院的停尸房发现妻子的后腰被绷带缠绕着。而脑膜炎跟后腰伤口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何那里有伤口需要缠绷带呢?引起了家属的疑心。

贺秀玲的妹妹数年没有与其相见了,她大声哭喊:“姐姐你怎么这样了?你睁开眼看看我,你这么多年没看到我了!”

喊声未毕,贺秀玲的眼中流下两行眼泪!接着亲属发现她的脸上出现很多汗珠。

亲属们赶忙到楼上找医生来抢救。 一名男医生和两名女护士带着心电图仪器姗姗下楼来。心电图纸出来十几公分时,亲属们看到上面是跳跃的曲线。贺秀玲的妹妹大声喊道:“看啊看啊,人还有心跳你们就给送这儿来了!”

医生闻言大惊,一把撕下心电图纸,贺秀玲的亲属上前阻拦,跟医生抢那图纸,该医生带着抢到的心电图纸,夺门而逃。

贺秀玲的遗体在冰冻期间,亲属一直不允探望,只在两次尸检前让看了一眼,就赶紧撵出去,更不许碰触遗体。第一次尸检前,徐和儿子首次见到了冰棺里的亲人。 第二次尸检前,徐承本和妹妹一同见到遗体,当时贺全身赤裸,从咽喉到小腹划开一道大口子又简单缝合上。

2006年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海外曝光。

2006年4月19日,徐承本在网上发文,认为自己妻子被活摘器官致死。

4月20日,徐承本被警方突然抓捕,被关入610办公室开设的洗脑班。数月后,亲人见到徐承本时,原本体重一百七十斤只剩下一百零几斤,像一副骷髅架子,并且意识常常模糊,头脑不清醒。

2008年初,徐承本突然死亡。当亲属给他的遗体穿衣时,发现皮肤已经溃烂,所穿的衬衣和皮肤粘在一起,亲属诧异,找来法医做鉴定,鉴定结果为中毒身亡。

亲友质疑,徐承本遭“610”封口,遭药物迫害后慢性中毒而亡。

案例四:李淑媛遭当场当众解剖

李淑媛,女,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大荒地村村民。

李淑媛(明慧网)

2002年7月6日晚,李淑媛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到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金砬子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约22:30分,遭金砬子村被蹲坑的便衣追捕后遇害。7日,台集屯镇派出所通知各村法轮功家属到村边的河套认尸。

7日上午八点钟左右,李淑媛的家属赶到现场,见河套上约有200~300人围观,还有两辆写有“公安”的白色警车。外圈是围观的村民,内圈是公安、法医、台集屯派出所的人围住李淑媛的尸体。

李淑媛一丝不挂躺在地上,从胸部到小腹全被剖开,肉皮分敞着,白色的肋骨根根支露著,内脏:心、肺、肝、肠、肚等所有腹中的东西全部被摘取掏空,鲜血淌了一地。摘出的器官用四五个袋子装着放在李淑媛尸体旁。当时家人被吓得瘫在地上。法医随后把腹部刀口缝上。

解剖完毕,李淑媛的家人向公安询问,火化时是不是需要死亡证明?

警察说,我给你开一个去火化就行了。警察随手给写了一张“窒息死亡”的验尸报告证明,又说:“心脏没病,脑子没病,我们拿器官去化验。”

随后,两辆白色公安警车带上李淑媛的器官离开现场。

案例五:两名法医拿走了王斌的器官

WANGBIN
王斌(明慧网)

王斌,男,原黑龙江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连续三届当选研究院职工代表。

2000年6月3日,王斌准备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刚到火车站就被抓回,8月3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大庆男子劳教所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王斌因为坚决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多次被毒打。

由于中共中央“610”办公室要来人检查,劳教所要求法轮功学员100%写保证书,但是王斌就是不写。2000年9月24日晚,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冯喜指使3名劳教犯仓双成、宋保成、刘庆辉对王斌大打出手,3犯人共毒打王斌40多分钟,直至把王斌打得奄奄一息。

当晚11点,王斌被送到医院,经值班医生李季彪检查,淋巴动脉被打断,锁骨、胸骨、肋骨被打折十几根,睾丸被打碎一个,手背被烟头重复多次烫伤,鼻孔被烟头插入烧伤,身体多处黑紫,惨不忍睹。王斌于10月4日晚死亡。

王斌被害后,内脏被野蛮摘取,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器官拿走。

wangbin-d
王斌遗体(明慧网)

王斌的妻子到太平间认尸时悄悄拍下丈夫尸体的照片,其被摘除了器官后的前胸缝合伤口令人触目惊心。

案例六:牡丹江市王晓忠器官被全部摘取

王晓忠,男,36岁,黑龙江牡丹江市爱民区兴平路兴平委三组居民。

2001年8月17日晚9时,王晓忠被牡丹江市阳明公安分局来人非法抓走。据说是用被子包着抓走的。抓到阳明分局桦林派出所,十三天后8月29日派出所通知家属王晓忠死亡。

在王晓忠被迫害致死的前一天,他的妻子去探视,王晓忠亲口对她说,公安用电棍打他,伙食也极差。结果第二天王晓忠便死在狱中。

据牡丹江兴隆看守所的人讲王晓忠是在看守所半夜送往医院抢救。但他们却将王晓忠的心、肝、肺等内脏拿出来冷冻,说二十天后出结果。

知情人披露,王晓忠被送到牡丹江北方医院,器官全部被摘取,肚子瘪瘪的,身体上从下颌到耻骨部位整个的一个大拉链似的长长的刀口,遗体上胳膊、腿全呈紫色。

案例七:杜桂兰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

杜桂兰,女,49岁,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

杜桂兰(明慧网)

2004年1月中旬,传出杜桂兰死讯。当万分震惊的家人赶到现场时,只见现场由警察看守,不许家人靠前也不许说话,更不许哭。

警察称杜桂兰从一老式二楼(很矮)跳下身亡(从二楼跳下去不可能致命)。

在没有告知家属的情况下,警察晚上八点多把尸体拉到解剖室做了解剖。

解剖之后才允许家属看,解剖后的遗体令人惨不忍睹:杜桂兰的头部剃光后头盖被揭开;全身一丝不挂,腹部有被绳子缝过的痕迹;后背腰部有一个近一尺长的刀口。

家人问:人死了为什么还要解剖?

当时在场的有警察张志朋、吕建峰和一个市公安局的人。

市公安局的那个警察说:解剖是法律程序。

案例八:“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

杨丽荣,女,家住在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北门街。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

杨丽荣(明慧网)

2002年2月8日晚,警察到她家中搜查,因没搜到什么,就灰溜溜地走了。

作为计量局司机的丈夫怕丢掉工作,承受不住迫害高压,失去理智。次日凌晨,丈夫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杨丽荣喉部,杨丽荣弱小的身体没了力气。

随后她丈夫立即报案,警方赶来现场,将体温尚存的杨丽荣解剖验尸,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内脏时还冒着热气,鲜血哗哗地流。

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说:“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来是在解剖活人啊!”

案例九:验尸结果显示赵春迎的心、脾、胰器官没了

赵春迎,女,54岁,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街。

赵春迎(明慧网)

2003 年4月15日,法轮功学员赵春迎被当地派出所警察于宝山等绑架,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遭狱医王丽君强行灌食浓盐水。不到一个月,赵春迎于2003年5月10日被迫害致死。

2003年5月10日早上七点多钟,当赵春迎的丈夫王福仁接到妻子突然死去的噩耗,与孩子们火速赶到鸡西铁路医院。

遗体停放在鸡西殡仪馆,王福仁看到妻子痛苦的面容后迅速打开其衣服。他震惊了,妻子身上呈现了大面积的青紫瘢痕,双目微睁,面色青紫,头后部有大口子,血迹斑斑,左右肋骨均折两根,胳臂筋骨凸现。

赵春迎遗体,全身伤痕累累。(明慧网)
赵春迎遗体,全身伤痕累累。(明慧网)

事后,通过赵春迎家人的努力,鸡西市检查院对赵春迎遗体做了验尸,发现其头部有刀伤,肋骨被打折四根,全身呈紫黑色,口流血水。

2003年11月15日,黑龙江省司法鉴定委员会给赵春迎做了验尸,发现头部烂了,肋骨折断,而且遗体内的心脏、脾、胰这些器官都没有了。#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6-22 8: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