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地母(3)

作者:宋唯唯
  人气: 2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现在,晨晨爸爸向鸭母汇报:菜籽都放倒了,吃了饭要赶紧找人工来帮忙,将菜籽运上田来,免得晚了露水一重菜籽就湿了。鸭母呢,点头称好,继而向丈夫控诉了千千,清晨当街抢钱。夫妻正说话,千千回来了,一群小丫头在门口扬着手,bye-bye又bye-bye地,要不是爸爸上前邀请她们都来家吃饭,她们还要继续矫情下去,其实不过隔半小时,就又要见面的。千千珍惜地在小手袋里掏了好久,掏出那块苕粑粑,油汪汪地放进爸爸的饭碗里,说是自己专门留给可怜的爸爸吃的。爸爸一高兴就好说话,又慷慨地赏了千千5角钱。冷的苕粑粑吃了会伤胃的,鸭母又在灶膛里燃了一把火,锅里洒点香油,呼呼地将苕粑粑煎热了。等到满屋子跑满苕粑粑的香味儿,千千却眼馋了,她眼看着它被爸爸一双树枝一样的大筷子夹着,胡子嘴巴一张一合的,既自豪又担心,紧着问道:“爸爸,我的苕粑粑好吃吧?”

爸爸笑呵呵地点点头,大嘴巴里嚼得津津有味。千千的眼睛圆滴滴地转,踮起脚来,扒着饭桌,双手扶着爸爸的碗,眉头都皱了起来,她说:“爸爸,苕粑粑是最好吃的,对吧?早上的不好吃,中午的才好吃。”

爸爸这才听懂女儿的意思。孩子们总是这样的,自己手里的不香,馋来的才是好的。中午的苕粑粑用香油煎一煎,再加上又放在爸爸的碗里,三口两口眼看就没有了的,越发显得希罕。由于爸爸的大意,很晚才领会千千的意思,此时的苕粑粑已经缺得只剩一个月牙儿了,到底还是被千千吃光了。鸭母捧着一个碗,筷子搁在大腿上,依在灶门口的门框上,望着这伶俐的女孩儿,神思走得远远的。爸爸也默默看着千千,他虽没有抬头,却早感觉到了鸭母的心思。眼前的这个孩子,这些举动,多么像晨晨啊……

晨晨是他们的儿子,4岁的那一年,六月里一个酷烈的夏日,一个人偷偷下荷花池游水,菱藕缠住了两只脚,被水鬼拖下去,淹死了。那个夏天,鸭母的家里出了好多事情,先是鸭棚里的鸭突然在一天黄昏时全都死在河滩边了,扁扁的嘴巴僵硬僵硬,两脚朝天,白花花的躺满一片河滩。鸭母夫妻二人,蹲在河滩上抱头痛哭。鸭母不顾婆婆的阻拦,跑上街头将全镇的每条街,每个角落都“掘”遍了,家家户户的祖坟都被她掘地三尺,人们被掘得乘凉时连门都不敢开,镇上静悄悄的,狗都不敢叫一声。

这一年,晨晨撒在天井里的花籽全都开了花,红艳艳的鸡冠花,紫色的夜来香,嫩黄的芭蕉,金色的玫瑰,妖冶得反常。六月里鸭母去县城走亲戚,在县政府门口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弃婴看热闹,女婴在人堆里哭得已是奄奄一息了。这是一个刚出生还没有吃奶的婴儿,她睡在一个花襁褓里,躺在冷硬的水泥地上,眼看就要死了。这时候,鸭母迈着重重的脚步,大力推开人群挤进来,女婴突然不哭了,因为她听见了那厚实的、温暖的脚步声,那是她空灵的心田里感觉到安全的脚步,从宿命中一步一步踏过来。女婴这蓦然的安静,一个被遗弃了的婴儿躺在水泥地上的沉默不哭,反而倒将鸭母逼得满心酸楚,她蹲下身,打开襁褓,女婴那双纯蓝色忧郁的眼眸瞬间捉住她的眼睛,她们对视着,婴儿突然张开她花朵一样柔软的小嘴巴,冲着鸭母一笑…….

鸭母将孩子抱回了家。第二日,晨晨趁着家里人来人往的乱子,溜出门去玩,一个人淹死在荷花池里。他浮在午后白亮无声的阳光下的水塘里,小小的鼓鼓的肚皮朝着天…..如今回想起来,一切都是有预兆的:花开了,鸭子死了;拣了一个弃婴,自己的儿子死了。(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早,烟白色的晨雾里,向着我们的故事走来的女人,皮肤油黑身材矮胖的女人,她穿了一身黑底起花的衣裤,软塌塌的绸子布,开满了大朵大朵的红花。她挎着一只买菜的竹篮,韵律摇摆地走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街上,她是鸭母。
  • 阿提克斯对孩子说不要去打扰亚瑟,一定要把自己的脚放在别人的鞋子里,才能够真正理解别人。
  • 美国人艾尔莎•哈特(Elsa Hart)并没有学习中国历史的背景,但对中国文化的好奇与喜爱,她把自己第一本推理小说的故事安排在清朝康熙年间的丽江古城,小说主角也以诗人李白和杜甫命名为“李杜”。这本《玉龙雪山》(Jade Dragon Mountain)获得了一些西方读者的好评,在感受小说神秘与惊险的同时,也打开了通往中国古代历史的大门。
  • 雅士谷(Ascot)是英国东部伯克郡(Berkshire)的一个富裕小镇,距离伦敦西部约25英里(40公里)。以英国皇家赛马会(Royal Ascot)的举办地雅士谷赛马场(Ascot Racecourse)而著称。由于距离温莎不远,所以宏伟的温莎城堡、优美公园和很多高端设施都成了雅士谷居民的近水楼台。
  • 经典名著《杀死一只知更鸟》(To Kill a Mocking Bird)的作者哈珀.李(Harper Lee)的处女作《设立守望者》(Go Set a Watchman)被发掘出来重见天日,于今年7月14日出版,成为美国文坛的历史性事件。
  • 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中提到北海道中顿别町(镇)的民众丢烟蒂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小镇镇民感觉受辱,提出质问。村上今天回应说,发行单行版时地名将做修改。
  • 许多旅人最爱法国花都巴黎,但中国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杨丽环偏爱法国小镇的纯朴风情,尤其是丰厚人情味及自在的生活情调。
  •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东部雄鹿郡(Bucks County)一个名叫普凯西(Perkasie)的普通小镇上,坐落着一位世界级文化名人的故居,这所名为“绿山庄园”的故居主人就是唯一同时获得普利策奖和诺贝尔奖的美国女作家赛珍珠(Pearl S. Buck),她于1973年逝世后就葬在故居附近,按其遗愿,墓碑上只镌刻着“赛珍珠”三个繁体汉字,一生功过但凭后人评说,足见这位美国女作家的个性和对中国的特殊情结。
  • 青山连绵,山外有山,层层绕开去,云雾迷濛处,似乎没有尽头。山气湿润,草木繁茂青翠,生机盎然,鸟鸣山涧,瀑布飞流,野花随处可见,偶尔可见野兔和獐鹿慌张逃串。远离城市的喧嚣,静谧和安宁抚慰了人心,清爽的山风吹拂衣襟,让人心宽神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