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袁世凯之子曾营救上万名中国人

人气: 75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4日讯】近年来,随着一些外国人访问南京的“江南水泥厂”,一段尘封的历史被不断挖掘出来。

南京大屠杀期间,当时袁世凯的六子袁克桓等人为了对付日本人,邀请德国人和丹麦人负责该厂,并将该厂变成南京最大的流动性难民营,收留了上万名中国难民和中国军队伤兵。

袁克桓坚持拒绝资助日本人,儿子一度被抓。

袁世凯1妻9妾,共生了32个子女。在他的儿子里,最有才的是袁克文,最有钱的是袁克桓。

袁克桓的生母就是袁世凯家中管理家务的杨氏,在这位母亲的教导下,袁克桓很小就有了不错的经济头脑。袁克桓1913年到英国留学,后回国从商。

袁克桓的原配夫人陈征,是晚清江苏巡抚陈启泰的独生女,祖籍长沙,后举家迁到杭州。

袁世凯全家福。(网络)
袁世凯全家福。(网络)

袁世凯去世后,袁克桓分得开滦煤矿、启新洋灰公司、江南水泥等企业的股票,从这些股票开始迈向实业,上世纪30年代已是启新公司总经理、开滦煤矿中方董事长。袁克桓地位重要,以致他每次从唐山回天津都会引起股票波动。

袁克桓还在湖北创建了华新水泥厂,在北京创建了北京琉璃水泥厂,在上海、唐山、河南卫辉创办棉纱厂,又在上海创建了耀华玻璃公司。

1935年7月1日,江南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是启新洋灰公司的子公司,厂址在南京栖霞山东麓,董事长由曾任北洋政府总理的颜惠庆担任,袁克桓是常务董事长,协理(副总经理)王仲刘、陈范有为常务董事。

抗战爆发后,日本人很快杀到南京。启新董事会最终做出的决定是:坚决不与日方合作,并设法竭尽可能保护工厂。

为了拯救刚刚建立起来的水泥工厂,袁克桓想出一个办法。工厂刚刚与丹麦公司签订了购买机器合同,两成货款未付清,产权仍属外商,袁克桓在厂门口挂出丹麦国旗,又让德国技师卡尔.昆德在厂内悬挂德国国旗。

袁克桓对丹麦人辛德贝格和德国人卡尔.昆德说:“如果你们帮我们保护了这座尚未投产的工厂,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得到巨额回报,你们将成为了不起的人。”

据江南水泥厂主创人陈范有的儿子陈克俭撰文,对于这两个临危受命的外国人,江南水泥公司给予高薪回报,每人每月薪金1000元。相当于公司常务董事月薪的2.5倍,高级职员的14.29倍,一般技工的50倍,普通工人的100倍。

两位富有正义感的外国人毅然地冒着生命危险赴江南水泥厂任职。

他们来到江南厂后,立即投入到护厂工作中。随着难民营的形成,留守组在昆德的带领下,安置难民、赈济救助、建小诊所、阻止骚扰、与外界联络、揭露暴行、组织管理等,给难民以稳定生活,其间无一例死亡。

据有关当事人估算,1937年12月10日前难民开始涌入江南水泥厂,以后随着战事不断,难民成百上千地增加。高峰期最多一天难民2万多人。

据有关史料记载,1938年2月16-17日,1万人;1938年3月初,1.6万人;1938年3月13日,2万多人;1938年3月27日,因难民逐日离去,剩下不足1万人。直到1938年下半年还有少数难民居留在厂区的简易棚。

辛德贝格还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约翰.马吉牧师一起,考察和拍摄了江南水泥厂和栖霞寺一带日本军队的暴行,交给南京安全区主席约翰.拉贝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刘易斯.斯迈思博士。

南京沦陷后,日本厂商觊觎江南水泥厂,1939年11月,小野田洋灰株式会社常务董事与三井洋行水泥部长一起,在天津面见袁克桓,他们语气强硬地与袁董谈合作,袁董顶住压力,没接受他们的条件。

1943年7月14日,日军军部通知袁克桓:因日军在山东张店(今淄博市)制铝的需要,要求征用江南水泥厂制造水泥的设备,必须立即拆卸运往山东。袁克桓并未屈服。

袁克桓用拖延方式拒绝日军的要求,他的大儿子袁家宸一度被关进日本宪兵队监狱。

日军又唆使汪精卫伪政府做出决定,1944年9月,日军进驻江南水泥厂,将设备洗劫一空。

抗战胜利后,袁克桓辞去启新洋灰公司的总经理,专任江南水泥厂董事长和上海耀华玻璃董事长。1948年,尽管袁克桓的朋友们几乎都离开了大陆,但袁克桓想到自己费了这么大力量保护下来的工厂,决定留下来。1956年因心脏病故去,享年58岁。

袁克桓在生活上没什么嗜好,最多就是应酬时打打麻将,从来不去舞场、赌场、马场、妓院。他一生中没有休过假,星期日也不休息,全部心思都用在搞实业上。

但可叹文革期间,袁克桓的五个女儿均被抄家批斗,批斗剃头无一幸免,三女袁家蕖家里被抄得一双鞋都不剩。

1940年,袁克桓与夫人陈征、女儿袁家英合影。(网络)
1940年,袁克桓与夫人陈征、女儿袁家英合影。(网络)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6-06-24 5: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