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年偏瘫一念即愈

台湾法轮功学员中正纪念堂前排字“真善忍”(大纪元)

人气: 86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6月24日讯】 据明慧网报导,贵民是一名镇政府的退休干部,在1994年12月的一次车祸后成为偏瘫患者。 1999年2月23日下午,贵民第一次去炼功点,出门时靠人背、扶,回家时偏瘫近五年的他行走自如。

贵民,今年六十三岁。十五岁当上了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任教八年;二十三岁就读西南农学院。大学毕业后回乡工作,先后担任过公社办公室主任(秘书),乡政府公安员;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综合统计站站长;镇政府片区行政主任等多种职务。

1994年12月的一天,他人生中发生了不幸。他骑摩托车与妻子外出,一辆大货车转弯时行错了道,向他们冲撞过来。他和妻子急忙跳车,翻滚到公路边。命保住了,但他神经受损,从此偏瘫。住院医治了半年,没有治愈的希望,主治医生要他回家疗养。

医疗费花了二万多元,镇长不给报销,说不是工伤,还要他到离家十五公里远的地方继续做片区行政主任的工作。经他请求,才调到附近当驻街村干部。他是一个残疾人了,每天去上班都要拄拐棍,还要儿子护送,搀扶。

贵民从医院回家后,最重要、最急迫的事就是求医问药,到处打听名医、药方,谁知越医越糟糕。血压飙升高达一百八十至二百三十,脑血管出问题,引起头部剧痛,疼痛发作时,像要爆炸一样;大小便失禁,小便刺痛,烧裆,痛苦万分。他倒在床上了,左侧肢体麻木,一点知觉都没有了,起、卧、行全靠妻儿搀扶,吃饭靠喂。他在床上躺着工作,接待上门来的村干部,给他们布置工作、指导工作。

他心情糟透了,易急易怒,整天赖在床上动都不想动。正当他痛不欲生的时候,有人来向他洪扬法轮功。他认为自己是国家干部,对于那些东西不能轻信轻听。来人说:“我也有病,是炼法轮功炼好了的。我也是退休干部,还是党员呢,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1999年2月23日,有外地法轮功学员来切磋交流,当地辅导员劝贵民去听一听,说学不学你再作选择。于是当日下午贵民的儿子扶他去了炼功点。一看,他所在镇的修炼法轮功的人还真不少,有退休干部,有在职机关人员、公安警察等等,有的退休干部还带来家属参加,七、八十人个个红光满面,精神抖擞。而他呆立一旁,站都站不稳,感到好自卑,好羞愧。

法轮功学员炼完功,开始读书。儿子就扶他坐在别人身旁,凑著一块儿看书,然后听他们交流切磋。在这个祥和的场里,他感觉人一阵轻松,好舒服。辅导员问他要不要大法书,他一口回答:“要!”他决定修炼法轮大法,订购了全部书籍和炼功带、讲法录音带。

起身回家,走出炼功点仅一百米,他瘫痪的左手突然从裤兜里伸缩自如;瘫软的、知觉麻木的左腿也来劲了。他一阵惊喜,便试着自己走。一走,还行,不要儿子搀扶了,他自己走回了家。

回到家,他试试自己的左手是否有力,于是一掌拍下去,把那条有些破损、坐下去发出声响的破凳子拍散了架;我再试试看手腕、手臂是否有力,就将一箩筐约一百斤重的大米从门口的摊位提进了屋。从此,他自己端碗吃饭,生活、工作一切正常。

真像神话故事一样,一个满腹惆怅、前途无望的偏瘫患者,出门时还靠儿子背、扶,仅发出要炼法轮功这神圣的一念,回家的路上就能独自行走,从此成为一个健康、幸福的人了。第二天他就独自走去炼功点炼功了,并每天如饥似渴的读着法轮大法书。他精进实修,什么高血压、脑血管痛、小便疼,全都消失的无踪无影。原来他是公斤级的酒量,他戒了酒、戒了烟、戒了赌(打牌赌),妻子打趣说,要当和尚了。

他的妻子,家人们见证了法轮大法展现在他身上的神迹,个个百感交集,连声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他与现在的妻子是组合的家庭,双方共有大大小小五个孩子,三代人一大家子凑在一起过日子,以前他们各执所见,难以融洽。修炼后,他哪有不对,妻子就提醒他:每天抱着法轮大法书看,遇事用法来对照,他们的家庭从重重矛盾中解脱出来,越来越和谐、温馨。邻居及亲朋好友们说:“你是怎么管理的?你们这个半路组成的家庭怎么比结发到老的家庭还和睦?”

他年逾古稀的母亲三十岁时就患头痛病,无药可治;中风后留下后遗症,右腿行走不便,靠拐杖。他妻子有额窦炎,腰椎盘突出,肩周炎等等许多的病,他带着她们一起炼功,一起学法,他母亲炼功的第二天头就不痛了,还丢掉了拄了两、三年的拐杖。很快,他妻子的什么病都没有了。

他的母亲性情古怪,吸烟好酒,性情刚烈,有时蛮不讲理,“名声”远近皆知。她修大法后不仅病好了,而且不再喝酒吸烟,待人温和,象换了个人似的,所有见过他母亲的人无不称奇。一辈子生成的秉性,若不是法轮大法的威力,谁能改变得了她呀?

他家的传奇传遍了乡村,很多人因此得法,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

责任编辑:谢正华

评论
2016-06-24 9: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