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地母(6)

作者:宋唯唯 

有近百年历史的老街,见证了多少生老病死又记录了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大纪元)

  人气: 1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桥头腊香的家里,一群妇女坐了一堂屋。她们说着闲话,时不时到阳台上张望一下,等待着鸭母。鸭母不来,堂屋里根本就像一个寂静的,有声无气的鸭棚,莫说一个个话题都开不了头,就连婆娘们好搬弄是非,议人长短的嘴巴,都懒得张开。她们等待着鸭母,要是鸭母来了,摆手摆脚,摇晃着她肥胖的身子,拿腔拿势地走进来,呕哑而畅快的哈哈,空气便立即变得声色起舞了,鸭母是能给所有的人带来快乐的人,而且,鸭母是这样的不好看,又是这样的心底良善,她是所有妇女们深爱的,离不开的,安全朋友

这五月的午后,等到鸭母默默地从满地的太阳光里迤逦而来的时候,这一群妇女刚刚收拾过镇长,正在那里笑得要死。镇长狼狈地从街道上爬起来,快活地骂道:“说了人家去检查工作,还把老子拦截下来,真是活怕你们这群疯婆娘了。”他脚步快快地,边跑边回头骂:“你们也实在太流氓了。”他这委屈得简直像极了一个纯洁的少年郎,妇女们笑得东倒西歪,却仍不依不饶道:“哪个流氓?哪个有你流氓?鸭母,扯住他,说清楚了再走。”

镇长一看,鸭母宽宽的影子从桥头下来了,便赶紧走为上策,一溜烟地发动摩托车,嘟嘟几声,腾云驾雾地跑了。鸭母并不像往日那般,眼见得他踩油门,便作势挽起袖子,露出两截胖手臂,甩着膀子,大踏步赶将上来,一把勾住车尾巴,纠缠笑闹一番。然而她不追上前去,女人们并未觉出哪里不妥,她们欢喜地给鸭母挪地方,端椅子,让她面对着阳台上的河风。这一个下午,鸭母有些神情恍惚,不大说话,笑起来嘎嘎嘎的。没有牌局,一群婆娘们坐着扯闲话,风从河面上吹起,穿堂而过。一会儿,卖坛子卖陶瓷的三嘎子堂客便哭哭啼啼一路喊冤,跌进门来。因为,就在方才,三嘎子吃过了午饭,就把她打了一顿。

此时三嘎子堂客坐在妇女们中间,嚎啕痛哭,哭自己托了女人生,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三嘎子什么时候想把她打一顿,就可以把她打一顿。她这哪儿过的是女人的日子?简直是畜生的日子。她就是舍不得三嘎子的儿子,不然早就一根绳子往房梁上挂了。她若是死了,自然有娘家的人来收拾三嘎子,拆了他,他的陶瓷店,还有他的房子。只是从此以后,谁来疼她的孩子呢?

她的腿上,臂上布着一道道淤紫的青痕,眼角,嘴角都高高肿起,泪流如雨地伸出胳膊,让堂客们轮流看她的伤处,眼见得她们一个个不忍地啧啧咋舌,泪流得更汹了。鸭母托起她的一只手臂,又用手指按一按瘀血处,再揭开三嘎子堂客耳际的黑发,看打下的暗伤,“打得真是不轻啊。”她下了结论。

三嘎子堂客扑到她怀里:“我的干娘,我只有死路一条了呀,娘唉。”她如是地呼唤着鸭母。

妇女们就劝导她了,她们说:“唉呀,你就消消气吧,托了女人生,哪个有不挨男人打的道理呢?”

鸭母噎声噎气地擤着鼻子,咒骂道:“小三嘎子,短他的阳寿啊,杀千刀的啊,下手何事这么狠?这哪里是打人?分明是打猪么。”

一会儿,三嘎子的儿子找来了,他嘴里含着一根完整的雪糕,上来挨挨擦擦地靠着母亲,拉拉她的手,揪揪她的头发,而后,带着哭腔央求她回家去。妇女们问道:“你看看你妈妈,不因为你,她就要去寻短路啦。”那儿子眼里含着泪,吸呼吸呼地吃着那根雪糕。

“你晓不晓得,是谁把她打成这样的?”。她们启发道。

“是三嘎子那个东西。”儿子响亮地说道。

鸭母嗓门粗粗地,吩咐道:“小孽畜,去,去喊你家三嘎子来。”

那儿子从嘴里拿出雪糕,伶俐地反问:“喊三嘎子要给他怎么说呢?我不敢去,我怕他要打我。”

鸭母眼睛一瞪:“你说是老子我喊他来的!”那儿子答应一声,跑了。他母亲带着伤隆重地坐在一群妇人们中间,他并没觉出有什么不幸来。 (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晨晨如今在哪里呢?会去何方投胎做人呢?不过,他肯定依然是聪明的,仁义的,凡事好商量,像给她鸭母做儿子的时候,那样的乖。
  • 如今回想起来,一切都是有预兆的:花开了,鸭子死了;拣了一个弃婴,自己的儿子死了。
  • 青石板沿着古老的小巷径直铺去,石板被岁月凿出了一条深深的蜿蜒的槽印,这是无数的日子里农夫们推着独轮木车,吱吱呀呀走出来的。
  • 清早,烟白色的晨雾里,向着我们的故事走来的女人,皮肤油黑身材矮胖的女人,她穿了一身黑底起花的衣裤,软塌塌的绸子布,开满了大朵大朵的红花。她挎着一只买菜的竹篮,韵律摇摆地走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街上,她是鸭母。
  • 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时节。金色的秋天,大自然将他的硕果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一 份宁静、一份喜悦。这多么像我们沉淀了的人生啊!
  • 【大纪元2月4日报导】台北国际书展专题系列六(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四日电)第十五届台北国际书展今天晚上落幕,统计今年参观人潮四十万人次;虽然较往年少,承办的台北书展基金会董事长郝明义认为,台北国际书展已愈来愈有特色,主办单位做了很多努力,除了设俄罗斯国家主题馆,且扩大推出东南亚区等,都让台北书展走出亚洲区域书展的特色。
  • 天气从略微冷飕飕的凉爽,到持续的干热,现在又开始闷热了,而且早晨起来,发现阴云密布。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 早在1999年7.20以前,当法轮功还在中国大陆蓬勃发展的时候,社会上就有许多的人直觉地感到中共必然会镇压这个看似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的和平气功修炼团体。镇压以后,对法轮功稍有了解的人都会震惊与镇压的野蛮与荒谬。许多人都有这样一个问题:法轮功为什么遭到镇压?以下是笔者思考后的一家之言,仅供读者参考。
  • 女主持人平静地报告完毕。雪松镇静地走上讲台,站在讲桌后,向台下低头施礼,然后正了正麦克,从容坐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