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地母(9)

作者:宋唯唯 
  人气: 2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等到了腊月,农家嫁娶的喜事便多。乡间的土路上有小伙子骑着自行车,驮着红艳艳的绸缎,吹着口哨飞快地跑。每天,千千都欢欢喜喜地跟着鸭母去乡下。这样的一个冻白的季节,走过平原上每一个村庄,都闻得到酒席的香味。鸭母她真是忙啊,一筐一筐的大肉,一篓一篓的鱼虾,嫩绿的蒜苗菜苔,生姜葱蒜,摆在喜庆的农家小院里,等待鸭母将它们变做欢悦的日子。鸭母是下厨的好手,一个人在厨下,整得出几十桌客人的宴席来。你看她,蒸鱼糕,炸鱼丸,搓肉丸,大灶上上蒸笼,满面的红汗,不时抬起嗓门吆喝着,差遣着小工为她剁姜末,剁鸡,塞柴禾,依然是威风凛凛地,像一员头插花翎的女将军。每到腊月,四乡里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女人还比她更能干,更喜庆,嗓门更讨人喜欢的。

这一日,是在晨晨爸爸的朋友家做大厨。酒席散了桌,已是月上枝头,晨晨爸爸满面酒意地站在人堆里,矮矮地,呼唤着千千的名字,小女孩从孩子堆里冒了出来,她看着似乎长高了,经过一个冬季,她的眉眼也长开了一些,头上梳着两个系五彩丝线的抓髻,穿着一身红绫小袄,是鸭母在裁缝店里新缝的。她的眉心里点着一颗朱砂,月光下她端坐在爸爸的自行车栏杆上,就像一个天宫里下凡的小仙子。腊月里的月亮,是圆圆的,大大的,银白的。

“爸爸,我真的留了红蛋果给你吃!”千千得意地拍拍口袋,“我留了五个。”

“有红蛋果?给我吃个好不好呢?忙了一天,饭都还没一口到嘴里!”鸭母晃着身子,迈着鹅步,跟在车后头。

“那,爸爸吃四个,妈妈吃一个。行不行?”

“爸爸刚刚才吃过酒席的嘛。”

“你吃两个好了,剩的,留给爸爸明天过早。”

“真的只吃两个么?”鸭母问。

“只吃两个。”千千的口气是极有主见,勿庸置疑的。

“小气的女子,养不家的。”鸭母说:“真是不该把你拣回来,让野狗叼走你,让乞丐抱走你。”

“反正,你拣都拣了。”千千很有气度,得意地嘻嘻笑。

“你没有晨晨哥哥乖,晨晨哥哥很小就说了,长大赚了一百块钱,全给我用。”鸭母说。

“我和晨晨哥哥一样乖的。”千千说:“你想吃五个,就全部给你吃好了。”

鸭母满意了,她惬意地走了几步,月光下她的话是很多的。又开口道:“等到你将来长大了,心就野了,又不肯读书,我们要操心死了。”

“我肯读书的,要争气上学,反正我长大了是不去打工的。”千千的志向是很大的,不去打工。

“千千只要心里肯读书,肯定是读得极好的。”晨晨爸爸很有把握地加了一句。

“呵,你要是考上大学,你的亲爷娘就找来了。”鸭母说,“反正,到时候,我们就白养了一场。”

“没有白养,找来了我也不认!我挣钱都给爸爸上茶馆,给你打牌。”千千的声音带了泪。

“憨女子,亲生爷娘哪有不认的?若是有一天,找来了。那是定要认的!”晨晨爸爸说。

千千不能说话了,月光下她沉默着,她的小心窝里似乎已经认同,将来,会有那么一对男女,是她亲生的爹娘,找上门来与她相认…….

然而,此时他们在哪儿呢?他们知道她在这儿吗?静谧的洁白的乡路在月光里温柔地延伸着,延伸到小镇上青石板街上她的家,她的老老的旧旧的屋顶黑黑的家,门前的石板街上布着两道深深窄窄的车辙——如果她不在这里,那么此时应该在哪里呢?凄楚的身世苍凉,第一次潜入孩子的心田。她紧紧闭着嘴巴,小小的身子从自行车横栏上滑溜下来,不知要跑到哪里去。然而,她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月光里她的父亲母亲,一个矮小怀柔的男人,和一个油黑厚实的女人,张大嘴巴,呜呜哇哇地哭起来。晨晨爸爸的眼泪也落了下来。(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孙中山原订于5月25日在黄冈起事。21日,商民演戏,防兵在台前调戏妇女,捕去出面干涉的党人2名,并拟搜查泰兴杂货店总机关。负责起义的同盟会员余纪成、陈涌波遂提前行动。
  •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郭泉的母亲顾潇,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中国作协的成员,创作过很多的作品,涉及范围广括小说、报告文学、电视剧本等,其小说曾经获得文学奖,其电视剧本获得第五届电视金鹰奖。她像全天下的母亲一样爱护自己的孩子,在郭泉被抓走一个月之际,日日夜夜的担忧和无尽的思念使这位原本还算坚强的母亲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崩溃了。她首次向外界披露了自己的心声。
  • 1988年11月25日,在维也纳,联合国通过《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有关国际组织的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
  • 昨天(8月3日),我整个白天都在帮我母亲整理书籍,晚上搬家公司的一辆厢式车搬运了三趟,直到今天(8月4日)凌晨3点半才忙完回家洗澡睡觉。早上送儿子去上围棋课,一回到家打开电脑,浙江绍兴的网友“像少年一样飞驰”给我信息:“索尔仁尼琴先生逝世了”。
  • 今年4月10日至13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在台北主办了2008年会,并举办了“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颁奖典礼暨中国苦难文学暨戒严与后戒严时代的台湾文学国际研讨会”,简而称之,就是“苦难文学研讨会”。
  • 辛亥革命爆发后,发生南北战争。怀有野心的袁世凯则企图依靠各国列强的支持登上总统的宝座。英国公使朱尔典和袁世凯的一番密谋后,由英国驻汉口领事出面,向湖北军政府提出南北停战议和的建议。
  • 和黄任轲争论过以后大约半个月,有一天我下晚自习回到宿舍(上海中学地处郊区,学生都是住宿),发现枕头明显被人挪动过的迹像,枕头底下那本书不翼而飞。这本书叫《蚁垤集》,是许杰写的一部文学评论集,出版于抗日战争期间,纸张品质很差。
  •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陈修文报道】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最后一年 -- 一九八九年,将被永远地载入史册。这一年排山倒海的民主风潮,席卷世界;民主与专制的较量,空前激烈。在欧洲,柏林墙倒塌,东欧共产政权相继崩溃。在中 国,天安门广场坚持了近两个月的学生民主运动,被血腥地镇压了。北京的枪声,不仅震动了全世界,更惊醒了全中国。
  • 江苏女作家陈岚近日在大陆知名网站上发表文章,“嘲笑”一位因为抵抗性侵犯而惨死在歹徒刀下的少女,指冒死反抗强奸是耻辱,应以保命为主。文章激起广大网民的强烈反应,文章刚贴出5天已经有数十万点击率和数百多篇回贴,在网络上引发一场生命与尊严究竟哪个更重要的道德论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