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英雄”系列:平生不知谁是我 一夕潮信度佛心(2)

【文史】天孤降古刹 鲁智深行祸亦为善

作者:柳笛
京剧〈山门〉鲁智深挂着大佛珠、笑脸虬髯,下山碰到挑酒的人。(袁荣易提供)
    人气: 9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锄强扶弱,尚可逞一时热血快意,但在行侠仗义之后付出的代价与面对的现实,恐怕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若能随遇而安,善始善终,方不负真英雄、真丈夫之称。那三拳击毙镇关西的鲁智深,付出的是安稳潇洒的人生,面对的是亡命天涯的孤独之旅。

这一段旅途,鲁智深出过家,亦破过戒;杀过人,亦救过人。他是个不在戒律之中的和尚,也是个志在名利之外的侠客,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以什么样的身份行走江湖,甚至看不透自己的本心,不变的都是他舍弃前尘的大勇和无私忘我的侠义。

福从祸中生

提辖鲁达一去不复返,在百姓这儿,他是惩恶锄奸的英雄;但在官府那边,他却变成畏罪潜逃的凶犯。世人怎么看,他眼下是无心思量的,保住性命才是当务之急。他自渭州逃匿,犹如失群孤雁、漏网活鱼,慌不择路跑过数个州府。那通缉的律令也如影随形追了上来,在代州雁门县和鲁达撞个正著。偏生鲁达不识字,当地人高声读罢通缉令,方才明了处境的危险。

五台山寺庙(Zcm11/维基百科)

尘世际遇总是难料,也许昨日被你救下的路人,成了明日助你脱困的恩人。危难之际,街上忽然冒出一个老者,把他拉扯到僻静处说话。竟是半月前他几经周折救下的金氏老父。原来父女俩在回乡路上,在此地遇到一个老友便住了下来,女儿更是苦尽甘来,嫁给当地的赵员外结下姻缘,日子过得富裕美满。金氏知恩图报,赵员外更为他想出一则万全的安身避难之法——于五台山文殊院剃度出家。

鲁达是个粗鲁汉子,无论从形象和性情来说,他与和尚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也亏得他有四海为家的豁达,不须多虑,一口应承下来。这决定看似草率,却要知他乃天孤星下凡,踏上修行之路或许正是命途安排。而他此时灵性未显,出家只当是权宜之计,那么后面屡次打破清规也在情理之中了。

“灵光一点,价值千金,佛法广大,赐名智深。”寺中智真长老的一首佛偈,将鲁达脱胎换骨,变成了鲁智深。

初入佛门的鲁智深,一如懵懂无知的孩童,身在缁衣金经之处,只有通身的不合时宜。拜见智真长老,便自顾坐在禅椅上与长老相对而坐。赵员外提醒后,他一句“洒家不省得”立刻起身。落发时,鲁达舍不得胡须,对净发人道:“留了这些儿还洒家也好。”长老与他摩顶受戒,他也道:“洒家记得。”惹得全寺人偷笑不止。

这般行止全然是一位江湖莽汉,哪有半点出家人的影子?无怪乎众和尚见了他,纷纷认为“不似出家的模样,一双眼却恁凶险”,所以极力排斥。只有智真长老独具慧眼,说他“上应天星,心地刚直”,他日“正果非凡”,力排众议将他收留。

酒肉穿肠过

不出众和尚所料,新入寺的鲁智深果然为文殊院带来诸多烦扰。鲁智深独享“特权”,不参禅、不诵经, 总归他虽特立独行,并未妨害他人。

谁知在山中避世四、五个月后,他久静思动,私自下山去也。在半山腰,他遇见一个挑酒的汉子,酒瘾一犯,顾不得什么清规戒律,强行将他的酒坛抢来,喝个酩酊大醉。他更乘着醉意,褪下袍袖缠在腰间,露出背脊上的刺青,踉踉跄跄、毫无遮掩地返寺。

京剧〈山门〉鲁智深趁挑酒人不注意,抄起酒桶就喝,还把人家踩住。(袁荣易提供)

山寺和尚见了他这烂醉模样,哪个不怒?吵嚷着要施以惩戒。鲁智深旧性未除,大醉之下更是无所畏惧,不待同门杖责,他先动起手来,一掌一拳将其打倒在地。幸得智真长老出面制止,安抚他先睡下,待次日酒醒再仔细教诲。

第二日,智真出于佛家的慈悲,好言好语地劝诫,鲁智深清醒后自知失礼,亦老老实实下跪受教。果然之后的三、四个月,鲁智深谨言慎行,寺中复得清静太平。

谁知某一日天气骤暖,鲁智深又生外心,前事抛在脑后,再次信步踱出山门。

这一次,鲁智深径直到了山下的市镇,自以为寻到好去处,饶有兴致地闲逛起来。他路过一家打铁铺,武人的本性被激发,让店家打了一条六十二斤的水磨禅杖与一把戒刀,比普通人用的兵器重了几十斤。

他又来到市镇偏僻处的小酒店里,这时狗肉、浊酒对他而言也成了人间美味,尽情享用。他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模样让店家看得目瞪口呆。

第二次回寺,鲁智深惹出更大的麻烦。他先是在半山腰练拳,无意中打折了亭柱;上山来见寺门紧闭,拔葱似的拔下栅栏上的木头,将门外两座金刚塑像打得东倒西歪,声响震天。

寺中和尚慑于他的武力,悄悄放下门闩飞也似躲起来。鲁智深入得寺中,有一二百僧人手执著器械严阵待发。鲁智深毫无畏惧,掰下两条桌腿,和众人打斗起来。一时间,寺中大乱,伤者甚众。

最严重的是众僧被他搅扰得苦不堪言,不敢在寺中继续修行。智真长老见祸越闯越大,把他强留寺中也是徒增罪孽,只得安排他去大相国寺安身立命。

倒拔垂杨柳

鲁智深虽然做事莽撞,待智真却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当得知被赶出寺时,他茫然无措地问智真:“师父教弟子那里去安身立命?”这时,智真口送一支佛偈,保他终身受用:“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兴,遇江而止。”便启程奔赴另一修行地——大相国寺。

在赶路途中,鲁智深同样做了几件锄强扶弱的善事,如大闹桃花村、火烧瓦罐寺,正如他拳打镇关西一般,看似随性而为,实则出于道义,履行维护人间正义的使命。

或许正是由于鲁智深一身正气,即使在出家后频频闯祸,智真长老只是点到为止,尽力为他前程考虑;读者看罢也大多莞尔一笑,更觉他憨直可爱。

在大相国寺里,鲁智深同样受到众僧的冷遇,被派往看管菜园,只因那里有二三十个无赖时常寻衅滋事,以他彪悍之躯或可对付;再者把他远远打发了,以免大相国寺重蹈文殊院之“厄运”。

鲁智深甫到菜园,那几个无赖便闻讯前来捣乱。为首的张三、李四以道贺为由,假意在粪窖边作揖行礼,有意引他近身再行捉弄之举。

鲁智深心思警敏,见状立即察觉,却不露声色大踏步上前。那两人以为他中计,暴起进攻,欲抱其双脚将他摔进粪窖中。他们自以为出其不意,鲁智深却后发制人,左右脚交替飞起,反将张三、李四踢入粪窖。他又高声喝骂,威势震慑余众。

颐和园长廊彩绘〈鲁智深倒拔垂杨柳〉(shizhao/维基百科)

原来这群人不过是附近不成器的村民,靠抢夺菜园的一点收成为生。他们见鲁智深功夫了得,忘记跌进粪窖的难堪,真心拜服他的身手和智谋,纷纷愿意弃恶从善,侍奉他左右。

谁料,大相国寺以鲁智深为害,故意远远避之,他却将这群多年骚扰佛寺的无赖一举制服,反为大相国寺除去一害。

次日,这群村民带着酒肉正式拜访他。鲁智深本是刚直豪爽之人,见众人有悔过之意,也乐意化敌为友,与他们聚在一处开怀畅饮。就在大家酒酣耳热时,阵阵乌鸦啼声搅扰众人饮酒的兴致。原来墙边的老杨树添了新巢,每日里都有乌鸦聒噪不止。

村民本打算借个梯子把那乌巢拆去,谁知鲁智深酒意正浓,自行走到树前展现了一桩神迹,也是鲁智深经典传世的故事之一。小说中如此写他:“把直裰脱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缴著,却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将那株绿杨树带根拔起。”

大相国寺里鲁智深倒拔垂杨柳雕像(Gisling/维基百科)

众人见了,只道他是罗汉下世,有千万斤力气,一齐跪拜不止!鲁智深却不以为意,还约众人看他使器械的武功。

鲁智深拔杨树,非是有心炫技,而是醉酒之时,听众人说要拆乌巢做出的本能反应;说要演示功夫,是因为他认为拔树不过是单纯地使用蛮力,而要舞起几十斤的禅杖,需要综合运用武术的技巧和套路,才是真功夫的体现。

鲁智深此言此行,不正印证了智真长老所说的“上应天星,心地刚直”吗?他日“正果非凡”,又岂是妄言空谈?@*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他做提辖鲁达的时候,他就是他;当他做和尚鲁智深的时候,他还是他;当他成为梁山步军统领,他一直是他。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几度出生入死,几度随遇而安,鲁智深携尘世气息走入佛门,又在佛门与尘世之间游走徘徊,最终剥离了执念与樊笼,了悟正果大道。“今日方知我是我。”鲁智深圆寂前如是说。
  • 令人期待的大型穿越剧《雷人水浒》将于2016年新年开播。在口味越来越高的观众们已经对都市言情剧和宫廷争斗剧感到疲惫之际,百分百加拿大制作的二十五集电视剧《雷人水浒》横空出世。这部由北美最大华人制片公司出品、加籍华人执导、角色也全部由加拿大华人出演的系列穿越剧,以其雷人的剧情、雷人的造型,以及雷人的表现手法使人惊叹连连,耳目一新。那么《雷人水浒》到底“雷”在哪里?
  • 中共的“两会”民间称“二会”,每年都会有一些天雷滚滚,很“二”的“提案”横空出世,给那些呵欠连连、鼾声阵阵的代表们起到提神醒脑的作用。今年就有一位政协委员认为,“《水浒》这样的电视剧应该禁播,战争题材的电视剧要有所控制,这些都和暴力相关。《水浒》是旧时代的名著,与我们时代不适应。”
  • (大纪元记者苏泰安台湾嘉义报导)蔡崇镜先生从年青建中时代,由于耳濡目染对陶瓷之美产生莫大的兴趣,从此一头栽进艺术的领域,摇身一变成为古玩收藏家,如今收藏上万件古玩,今(13)日所展出的典藏作品,有人开价3千万元,张医师也不割爱。9月12日(星期四)至10月13日(星期日)于嘉义市立博物馆1楼特展区,展出嘉义市文物学会前理事长蔡崇镜先生收藏陶瓷“水浒传108位人物手绘珐琅鼻烟壶”特展,除艺术品之外,还有另一层历史意义。
  •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点醒梦中人,一切皆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鲁智深旷达洒脱的人生态度令宝玉心驰神往,为日后出家埋下伏笔。
  • 有些戏很神奇,它能顺顺当当、不受阻碍的就这么流传下来,像康雍乾时代《忠义璇图》中的《山门》,又称《醉打山门》,至今仍能见到演出。有些戏运气就不好,例如连谭鑫培都夸赞的好戏《宁武关》(余叔岩、言菊朋皆曾演过),却因中共邪党建政,瞬间中箭下马,当前再也没人敢提起,成了失传的戏。
  • 落拓难隐空门寂,率性独向江湖行。 酒气未阑好仗胆,醉意狂来纵豪情。
  • 小时候家中几乎没有藏书,7岁时第一次读到一百二十回本的《水浒全传》时,是1975年时开始的所谓“最高指示”批水浒批宋江,母亲当时在印刷厂工作,用印刷时弃用的书页装订成一部《水浒全传》,开启了我的读书之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