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散文:五月追杜鹃

文/王金丁

箭竹为开满山坡谷底的杜鹃花,铺上翠绿鹅黄渐层的地毯。(摄影:王金丁)

    人气: 1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鼓足脚力穿过遍地齐腰的矮箭竹,喘着气迎向明亮的天色山景时,耳际响起的是方才攀登棱线时,下山山友的鼓励:“快到了,再拼一下。”“1﹒2K那里就能看到杜鹃了。”

其实,当我走到了小奇莱山坡前,仰望满山斑斑点点的杜鹃时,才知道,从“1﹒2K”到“1﹒8K”虽然只有六百公尺,却是一段艰辛的路程,可在追着杜鹃的跋涉中,只感觉惊喜与期盼。

站在“1﹒2K”水泥标柱旁往远方望去,脚下绵密矮箭竹里的小路,蜿蜿蜒蜒直到小奇莱,悄悄消逝在杜鹃花丛里。满地箭竹顺着广阔的山坡起伏,划过几处黑水塘,为开满山坡谷地的杜鹃花,铺上翠绿鹅黄渐层的地毯,一直到天际浮着白云的奇莱北峰。一边,如金字塔的小奇莱峭斜山坡,静静的缀满洁白或淡红的杜鹃花,一任山风吹拂摇曳。

望着天光山景,满眼杜鹃带着山川气息扑面飞来,让我感觉有一股东西在胸中涌动。也想起了方才背着背包从合欢山滑雪山庄,走进奇莱山登山口没多久,就看到远处山头,雪花般的簇簇白点,似乎在那里等了千百年了,那是高山杜鹃给我的第一眼,质朴含蓄,让人惊喜,往后登山的路程中,踩下的每一步都是惊喜。

接着,再走过一段路,一株粉白杜鹃已站在身旁不远处,像个躲在绿草树叶间的村姑,素朴娇羞,我静静望着,轻步走过不忍打扰她,只把惊喜藏在心里。花叶间,偶有窸窣声传来,早有山友钻到路边草地上了,拿着手机在一排白色的杜鹃花前拍照。于是,我加快脚步,跟着一队登山客走进一片高大的杉木林里。

哪知走出树林时,就撞见了一片壮观奇景,拥拥挤挤的杜鹃已在小路两旁绽放灿烂花朵,迎接我们,花间小路弯曲,看得到的也有几十公尺,感觉到,原来杜鹃也喜欢玩“星光大道”的游戏,把荣耀留在路上,看着我们走过去。

顿时,这里热闹了起来,登山客在路上、花丛间蝴蝶似的飞来飞去,兴奋的拍照,还不时传出惊叹声。抬头望去,岩壁上也长著杜鹃,从各路攀援上去,近处的花朵有些已呈枯萎,越往上就越显得生气蓬勃了。

从山色美景回过神来,才知道,已走到“1﹒6K”的位置了,眼看小奇莱满山的杜鹃就在前面,急着想赶路,却又叫身边景色留住了,不忍匆匆离去。踌躇片刻,还是调整了背包走下土坡,哪知,精神松懈了,脚下一软,整个身体滑了下去。

这趟登山路上,也曾摔过几次。我们穿过“星光大道”后,踮着脚走过一段泥泞土路,白云飘浮在远方山尖,中午的阳光把峭壁照得黑白分明。我寻找峭壁岩缝间的杜鹃时,不觉右脚已踩进泥巴里,下面就是悬崖山谷,还好即时抓住了身旁一株箭竹,才站稳了脚步。这时,我们已警觉,过了这段路就要进入登小奇莱最艰辛的路程了。

果然开始爬坡了,前面山友弯腰驼著背包前行,阵阵山风从两旁高大的针叶林里徐徐送来,虽然流着汗,却浑身舒畅。我们一步步走着,谨慎的让低矮的箭竹从脚根划过。忽然有山友喊著:“小心断木!”只见一节断裂的巨大杉木拦腰横悬路上,我们低着头鱼贯钻过去,此时,路上泥土已现泥泞,想必昨夜下过雨了。前面是一段陡升坡,我们抓紧绳索踩着土阶,一步一步爬上去。喘着气往回望时,只能看见脚下夹道的箭竹里,抓着绳索奋力攀爬的登山客的头顶与背包了。

我们趁机坐在路旁休息,一双双沾满泥土的登山鞋带着沉重的喘息声,艰辛的划过眼前,一位下山山友指著前方的亮光:“爬过棱线就看到杜鹃了。”我们的体力已稍缓过来,这句话让大家兴奋的站了起来,准备再出发。

我抢先迈出第一步,就是这一步让我踩进了一个松土堆里,一头往坡底栽下去,翻了两翻感觉背后有个东西时,我支起上身,才知道原来还是箭竹们挡住了我,顿时,上面传来一阵爆笑声,有人还鼓起掌来,他们放心了。

当然现在,我跌坐“1﹒6K”水泥标柱旁,任谁都会静下来看看周遭的山色的,我掏出水壶仰头喝了一大口,微风从头上斜坡吹过来,走过身边的脚步声是轻快的。现在,大朵大朵的杜鹃花真的贴到胸前来了,无意间发现,一朵禁不起风雨的杜鹃花,孤伶伶的躺在地上,我将它拾起,轻轻放在一丛箭竹叶尖上。

身边到处都是杜鹃花,最吸引人的小奇莱满山的杜鹃也近在咫尺,至此,我已没有赶路的心情了。低下头来细细看着胸前的一朵杜鹃,洁白的椭圆花瓣上的红点,更显鲜丽,花瓣里的黄色花蕊,正意气昂扬的伸出来,仔细看去,才发现花瓣上长满了绒毛,一只飞翔的小虫正从摇曳的花蕊上掉到绒毛尖上,外面的风也跑这儿来玩了,整枝花朵还跟着左右轻轻摆动。抬头望着小奇莱山坡上的大片杜鹃,才意识到,那花朵里可也有另一个广阔的世界。

终于,我站在小奇莱前,饱览了山坡上招展的杜鹃,而环绕身边的、红白花色的杜鹃,正喧闹着天空。赏花者在花丛里蝴蝶般飞舞,忙着用手机拍照。抬头遥望,无边无际、高低起伏的高山平原上的矮箭竹,更显得翠绿了。前方的奇莱北峰,远远地高耸云雾里。

小路那边有人向我招手了,欲告别杜鹃时,想起了那朵掉落的杜鹃花,庆幸的是,回程时看到它还静静的躺在箭竹上,我高兴的捡起来放进上衣口袋里。前方又有同伴喊我了,赶过去时,花儿掉到了地上,我将它捡起来掸去花瓣上的泥土,放进口袋里,跑了几步又掉了出来。一时想到,这小小的口袋,怎装得下杜鹃花里广阔的世界?就将它捧在手里了。

站在山坡上回首,漫天杜鹃颜色迎面而来,似乎也在向我告别。过了季节,花儿也会凋谢的,重要的是,今年五月某一天,我们曾经攀登标高3150公尺的小奇莱山,拜访了高山杜鹃。◇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师父把一块尺把长的木头交给我时,看着我的就是这种眼神:“想刻什么就刻什么,怎么刻可以问问师兄们,也可以来问我。”后来我才了解,师父盼著徒弟们快快进步,什么都要给你,师父说:“要自己去领悟,那才是真正自己的。”
  • 渐渐发觉,掌声里有纯真的鼓励,纯真里带着温馨,包含着共同的荣耀,让宽容、无私的慰藉盈满我的胸怀。
  • 一会儿,他的身体变成了小黑点,在岸上,还能辨出他弯腰的身影,身后一片蚵棚随着潮水退去,裸露出来的蚵架,已高过老渔夫的身体。
  • 早起的市民漫步园林小径,密叶间泼洒下早晨的第一道阳光。我跟着他们的脚步踏上园区东边露湿的木桥,一眼撞见了野溪从山上流下来,从脚下穿过,虽然不见水声,却感觉野溪连系着这个八公顷广阔的园林,隐藏着绵密的生机。
  • 巴掌大的小沙弥还站在樟木平台上,背着双臂,小和尚的光头仰望天空,一袭褂袍飘逸膝前,满身仙风道骨,如玉树临风。我赶紧藏起赞赏的神情,转过头去时,还好艺术家正端详着手中的雕像。
  • 董事长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眼前的高楼丛林,想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下了决定后,转身的姿态俐落而优雅,回到长桌前轻松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响声,提笔在文书上满意的批了后,从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 一个大蒸笼端坐灶上,大口大口的冒着白烟,几个人眯着眼睛围着炉灶忙碌著,有人踮起脚尖捧著水瓢往大锅里加水,灶口,一个妇人弯著腰伸长脖子望着洞里添木柴,火舌一下子燃了上来。
  • 身处喧嚣的城市里,耳里灌的都是热门音乐,常常的,会想起北方小村庄的歌声。
  • 要是叶荫里鸟声喧哗,几个孩子便赶紧使足了劲,抢著将石头掷出去,只见一群麻雀拍著翅膀飞向天空,带走了一阵杂沓声后,树上的芒果该落的都落了下来。
  • 当忆起儿时乡下姐姐们手里抛起的一个个小布囊时,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温馨。可是,现在已不见小布囊游戏了,儿时玩伴也不知奔波哪儿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