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江天勇律师:留下来 因为我想改变它

江天勇律师资料照。(大纪元)
人气: 15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7日讯】江天勇,河南罗县人,北京执业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砖窑案件、北京律师直选、法轮功个案等多件维权行动,也因此在中国一直处于被监控、骚扰和威胁之中。但他仍坚持留在中国,想努力改变中国的现状。以下是2016年春对江天勇律师的访谈实录。

(续前文

记者:您在国内的遭遇,您家人也受牵连吗?

江:2011年我被绑架,当时我妈就被警察一下子打倒了,我弟弟也被打,我被强塞车里面,他们跟土匪一样把我秘密绑架了,关我了两个月,我妈妈瘦了几十斤,吃不下饭……我们搬了好多次家,零九年我送孩子上学,他们不让我去,结果发生冲突,他们一掌把我太太打倒在地,孩子在旁边哇哇哭,这孩子上学放学都能看到我被软禁不许出家门……

其实最开始对孩子的教育,不太在意,在哪都能受教育,我真正觉得孩子必须出去受教育,是她上小学。那一年“六一儿童节”,回家,高高兴兴回来,弄个红领巾回来,说老师说红领巾怎么怎么的。真可恶啊,有个电影叫《启示录》,那里面讲得很清楚,共产党的这种宣誓,或者戴它的东西啊,其实就是给打上兽记,包括它的党徽、团徽,旗子,毛泽东像,红领巾,看起来是个东西,实际是有邪灵的东西在里边。

但你完全不让孩子戴那个,人家都戴你不戴?那孩子就会被孤立起来,而且那东西被宣扬成进步的象征,你能指望小孩子能理解多少啊?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逃离,所以2013年我太太和孩子就出去了,没办法嘛,而且我太太也被骚扰得很厉害。那时他们拿我太太、孩子威胁我:我们弄不住你,可以弄你老婆孩子。这是明的,还有暗的,动不动就问,你孩子几年级呀?准备上哪上学呀?总之他谈话就让我感觉他惦记我的孩子。他们说,我们想让她上学,她就能上学,我们不想让她上学,她就上不了学,而且如果你和我们合作,那点事算啥呀,可以上最好的学校。可以在北京参加高考,那点事对政府算啥呀,不就一句话的事吗?!又威胁又利诱,所以后来我意识到,孩子将来必须得走,不走就是人质,他们走了我才可以放手去做事,我没想离开中国,作为律师一到那边就废了,在这边才真正需要做事。

但2013年7月我被限制出境了,我不能陪家人,孩子现在青春期,正是受教育的时候,我心里也很焦虑,无论怎么说,我都不是好丈夫,也不是好父亲,失职。

中国维权律师梁小军、江天勇、王成和唐吉田(从左至右)分别代理了被非法拘禁在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件,2014年3月20日,他们到洗脑班要求会见,遭拒后被非法绑架,遭受严重刑讯逼供。(微博图片)

记者:您做过大量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和其它案件有什么不同?

江:最早看高智晟他们去东北对法轮功迫害的调查,我觉得事实应该还是真的,但具体的情节有些夸张吧,因为太让人难以接受了。等零八年我自己代理法轮功案子,我才发现,对法轮功的迫害真的是太邪恶了,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后来零九年我在美国国会作证我都说:他们有专门的人员、专门的场所、专门方法、专门资金来专门做坏事,怎么样抓人,怎么样整人,包括酷刑的那一套流水,都是专门的。而且抓这些法轮功和抓其他人都不一样。抓别人,还是把他当成人对待。但对法轮功,一冲进去,除了基本的查抄,什么银行卡、首饰、衣服兜里的钱,上来就是明目张胆地抢,揣到自己兜里,他们不避讳,在他们眼里,法轮功不是人,不要管他,他们没有丝毫权利,法轮功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你要是杀人犯,你要是强奸犯,你要是煽动颠覆的人,警察都不敢这么做。杀人犯都有的权利,法轮功都没有。太难以想像了。

记者:您有一个说法,大意是在中国做律师,继续下去你肯定会成为一个维权律师?就会被打压?

江:对,其实作为一个律师,并不是我们故意要和它做对,所谓不被打压的,现在还没打压的律师,他一定有很多时候在压力中不抗争。他不仅不为自己律师的权利抗争,他把当事人的权利也出卖了,比如不让你见当事人,你受到威胁你就不坚持了,那当事人见律师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你要求依法在法庭辩护,法庭审判长不让你说话,他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他不让你捍卫你当事人的权利你就不捍卫了?那你的职业道德呢?因此律师只要坚持按法律规定去做,他一定会与公安、法院冲突,因为公检法现在绝大部分完全不按照法律去做,普通案件都是这样。还有些案件,是以某官员或某一个组织的名义来打招呼,比如当地为维稳打招呼,你只要不听他的,就是和他做对,他就上升到你跟政府部门做对,最后上升到你跟党做对。当你进一步维护你律师权利的时候,你就会被打压,你得罪了司法局,司法局就不想给你年检了。

记者:您通过什么方式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呢?

江:现在就是翻墙。我第一次翻墙是2004年,一个朋友告诉我用动网通,上动态网,给邮箱发点东西,然后它回一个东西,我就看到外面了,然后我告诉许多人上网翻墙。啊呀,那时完全把看世界的门打开了,才发现以前自以为的清醒,还是被它洗脑洗得稀里糊涂!

早期法轮功的破网有五大软件嘛:动网通,无界浏览,花园,逍遥游,自由门小鸽子,现在就有各种各样的软件了,包括赛风啊,vpn啊,有免费的,有自费的,更多,更小,更灵活,就像无数的小梯子,搭小梯子就可以翻墙。这几年,它们刮民脂民膏,维稳有的是钱,不断增高增厚防火墙,有些软件用用就不能用了,但接下来还有新的可以翻过去,这也是魔与道不断地攻防吧,但防不胜防的,这个大趋势是挡不住的,它就是穷途末路地挣扎。

当你破网之后看到外面真正的信息、看到真相的时候,你看它新闻联播,它报了一个假的,你也能猜测它背后实际是啥样的。比如它说人泄露国家机密,很可能就是这人把它做的坏事说出去了;它对“709律师”也这样,说他们泄露国家机密,和境外敌对势力怎么样合作、渗透,煽动颠覆什么的,都是他污名的一套虚假说辞,所以新闻联播每次对一些人群污名化,你其实都能揭开它背后的真相。

记者:是什么内在的力量让您坚持呢?

江:其实说起来也很朴素,我也不是完全为别人,主要我自己不想这么过日子,我觉得它这一套真的无法忍受,我自己不愿意这么生活,我也不愿意孩子这么生活,我父母他们忍,我经常说,你们忍你们忍吧,我反正不愿跟你们忍,我的孩子不能跟你们忍,我还能做,我还抱着希望。啥时我不抱希望,我就离开,走不了,就等死,要想改变,就留下来,和别人努力一块改变,必须改变,不改变不行!虽然很难,不管怎么难,有一点,是不是要它继续?是不是让它存在下去?如果你觉得难、危险,你不做了,那就永远这样了,一点没有希望了,如果不抱希望,那真就绝望了。你得抱希望,大家一块来,开始人很少,然后人越来越多,它就必然会完蛋。

我希望有一个选举透明的、公众参与的政府,我不会因为参与公众事务就被说成煽动颠覆国家,我想说什么我能说,不会因为我说什么,警察来找我,就把我抓起来。

凭什么对我们这样?我小心翼翼地按照国家法律做,我做的是好事,其它国家的维权的人为什么那么有尊严,活得那么优雅?不像我们这些律师,这么穷,苦兮兮的,哪个国家的律师都不会这样啊,美国欧洲不会,就是台湾、菲律宾也会支持律师啊,这里不仅不支持我们,反而专门打压我们。不过它越打压,也就让我们越认识到,这一套机制只要在,它就是一个惩善扬恶的世道,大家就没办法正常做人,这一切必须改变,必须结束!(全文完)#

采访整理:李慧,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6-07-13 6: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