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问责制度出炉 江泽民刘云山难逃

人气: 479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6月29日讯】6月28日傍晚,大陆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基本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于当日召开了会议,习近平主持,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的问责条例。虽然报导没有透露问责条例的具体内容,但却传递了这样的信息,即“对于失职失责造成严重后果、人民群众反映强烈、损害党执政的政治基础的都要严肃追究责任,既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又追究领导责任”,同时要将责任“分解到组织、宣传、统战、政法等党的工作部门,释放有责必问、问责必严的强烈信号”。

暂且不说其它问题,单单近期备受关注的聂树斌与雷洋案,就非常适用问责条例,因为这两起案件都造成了严重后果,老百姓也反映十分强烈,亦让本就无多少公信力的中共再被民众认清邪恶本质。

目前,河北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再审一案已由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审理,而6月25日,大陆财新网曾发表特稿《平反聂树斌案的11年战争》,讲述了聂树斌屈死的前前后后以及母亲申冤二十多年来的艰难险阻。文章最后写道,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表示,一旦聂树斌被归还了清白,她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追责。对此,聂树斌案首位报道者、《大河报》原常务副总编马云龙却并不乐观,因为“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涉及到的背景太黑暗,涉及到的人官儿又太大”,他的三句话总结是“有限乐观,平反在即,追责无望”。

事实是否如马云龙所预言的那样“追责无望”,在问责条例今日出炉后,我们不妨姑且观望。依据大陆媒体报导,聂树斌案背后已知的牵涉到两个高官,一个是时任河北省委副书记、后来被江泽民提拔任国家安全部部长的许永跃,正是有其批示,所以聂树斌才被从重从快处死。另一个是曾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现已落马的张越,正是他在杀人案的真凶出现后,下令不许翻案,并曾在邯郸连住三天,亲自指挥“真凶”翻供。而这个张越不仅与许永跃、马建有非常深厚的私人关系,且还攀附上了周永康,并与背景神秘的盘古公司的郭文贵交情不错。

聂树斌案若想追责,除了层层办案人员外,张越与许永跃是无法逃脱的。但追责到许永跃未必就是结束,因为有消息称,许永跃快速处理聂树斌案的重要原因是为了将其器官移植给中共某外交系统高官。如果这个情况属实,那么能给许永跃下命令或要求其“帮忙”的应来自北京高层。这个高层又是谁呢?

再说说雷洋案。从目前家属公布的情况以及检察机关对涉案警察的调查看,雷洋冤死的系数非常高。如果尸检结果最终确认这一点,那么需要追责的不仅仅是这几名基层警察、辅警,还包括协助他们第一时间掩盖真相的公安局领导,包括让他们在第一时间上央视、公开诋毁雷洋的文宣系统官员。这些文宣系统官员都有谁呢?按照政治局会议的说法,要将责任“分解到组织、宣传、统战、政法等部门”,而在雷洋案中,宣传、政法部门都应该追责。主管文宣的刘云山需不需要承担责任?

如果说聂树斌案、雷洋案还牵扯的只是一地的宣传、政法部门,那么江泽民和中共发起的且持续在中国大地十五年的残酷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惨烈事情,又有多少组织、宣传、统战、政法等部门的官员要被追究责任?截至目前,参与其中的徐才厚、郭伯雄、周永康、令计划、苏荣、李东生等高官,或死或被判刑或等待裁决,而与他们同等罪行且需要追究责任的高官还有不少,如罗干、李长春、刘云山、曾庆红以及元凶之首江泽民。在问责条例出炉后,他们能逃脱吗?

而就在问责条例出炉的前一天,习近平还主持召开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五次会议并发表讲话。会议除了强调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通过法庭审判的程式公正实现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防范冤假错案发生,促进司法公正外,还特别强调“改革是一场革命,改的是体制机制,动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枪干是不行的”,要“形成改革者上、不改革者下的用人导向”。

将二者结合起来解读,大家或可从中品出浓烈的火药味,那就是针对江派等既得利益集团,习阵营真的要动“真刀真枪”了。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6-06-29 11: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