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平新世界,孩子未来如何胜出?

作者: 东尼.华格纳 译者:宋伟航

(Fotolia)

    人气: 298
【字号】    
   标签: tags: , ,

 

美国的教育体系于现今渐渐开始出现两大成就落差──其实于其他国家一样可见。第一大落差详见于记载,并广受讨论,也是过去十年左右美国教改的焦点所在──便是美国大部分贫穷、少数族裔的孩子所受的教育,相较于大部分中产阶级孩子所受的教育,有相当大的差异──以致成绩也有差距。

第二大落差则是我主张的“全球竞争力落差”。即使是全美顶尖的郊区、市区、乡间公立学校的教学和测验,相较于当今全球知识经济所需的学习、工作、公民等技能,也有很大的落差。

对于第一大落差,全国上下已经在致力将贫穷学校往上拉抬到中产阶级学校的标准──最主要的做法是增加考试,加重校方于推动学生进步的绩效责任,且以多多考试来作评量。不过,我现在也愈来愈明了,即使所谓的“好”学校里,学生一样没能学到二十一世纪最需要的技能。

我们的公立教育体系──不论是课程、教学法、考试项目──是在不同于二十一世纪的年代创立出来的,因应的并非新世纪的需求。也就是说,全都过时,无药可救。

只是,我们大部分人到现在都还没看出这全球竞争力大落后的问题──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固然是因为这样的问题起自基本的经济、社会、政治、技术的变化。过去二十年,这些变化来得极其快速,以致一般人在生活里面感觉不到波澜,体会不到正在塑造人类未来的具体力量到底是什么;这些变化也极其猛烈,我们还没办法看清楚这样的情势,也没有好好检讨年轻人在二十一世纪到底需要知道什么、又该怎么教导他们最好,而美国的未来命运却可能就这样悬在未定之天。

借用汤玛斯.佛里曼的话,我们的孩子必须竞争、胜出的这一“扁平新世界”,于今因为科技屡屡出现飞跃的突破,加上中国、印度、泰国、菲律宾等众多国家经济成长惊人,而有了急遽的变化。不止如此,美国的民主从九一一起迭遭新兴的威胁侵蚀;至于全球暖化,更可能危及我们这一星球维系生命的整体系统。诸如此类的挑战历历在目,加上日后势必会有其他难题出现,我们教育学生的方式若不改变,实未足以迈向未来。

一九八三年的美国,已出现“国家告急”(a nation at risk)这份著名的教育报告,只是因为篇名而略显蒙尘──不过,报告里大声疾呼了美国的公立教育体系“平庸的潮线愈来愈高”──然而现在的美国可比大多数人心想的还要更危急得多。〈无一落后〉法案虽然立意良善,实施起来却等于是把美国的孩子全都拉低,妨碍他们取得学习、工作、公民的最新必备求生技能。

我之所以提出“全球竞争力大落后”的概念,是因研究当今年轻人进入职场需要先具备哪些竞争力,才逐渐理解到的。我想要找出当今的高中毕业生需要知道些什么,才有办法争取到“好”工作,赚得最低工资以上的报酬。我想知道美国的高中、大学毕业生在和其他国家受过良好教育、人数快速成长的年轻人抢工作时,雇主会以哪些条件来看待这些年轻人的“就业准备度”。

另外,身为独立思考的优秀公民说不定会有适应职场的问题,而这问题有多大,我也很感兴趣。许多教育界人士都认为,独立思考与职场需求两边一定有所扞格。因为,一开始我认为──其实到现在还未改变──若是为了迁就就业准备度,而牺牲公民教育,没把学生培养成民主社会拥有良好知识、活跃、自主的公民,对于国家整体而言可能得不偿失。两边务必兼而有之才行。

─ ─摘自:《哈佛大学这样教出孩子竞争力》方言文化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